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05:47:2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凶神鬼煞
  4. 第1章 灵异电话(上)

第1章 灵异电话(上)

更新于:2017-04-21 07:43:14 字数:3346

  2008年5月6日,九江,深夜。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万物都开始沉眠。

  观天下小区3栋3楼3003号。

  这户人家主人是一个独居的中年妇女,此刻她也早已睡下。

  女主人显然生活条件比较优渥,也很清闲,否则这200多平米的房间不会收拾的那么齐整而有条理。玄关口的岁寒三友屏风,客厅里沙发座旁堆叠整齐的生活杂志,角落里一处高台上摆放的生机盎然的富贵竹,无不充满女主人对生活的细致心思。

  凌晨,靠墙面的复古座钟准时地敲响了钟声,咚——咚——……一连12声,声声低沉幽深,最后一声直似要穿透墙壁惊醒女主人!然而也许墙壁的隔音效果太好,毫无作用。

  钟声停下,女主人卧室里的无绳座机突然响起:叮铃铃……凄厉刺耳。女主人终究是被吵醒了,下意识地向右翻身却并没有摸到期望的那个人,心里一阵失落。

  点亮床头灯,顿时卧室内亮起一片柔和昏黄的灯光。接过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里却没人回应。一时间,女主人没有出声,话筒里也没有回应,四周寂静无声。女主人忽然觉得有些冷,一模手臂竟起了鸡皮疙瘩。立刻放下了话筒。

  心里怕怕地缩回了被窝,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然而似乎在跟她玩笑,电话再次铃铃作响。女主人猛然拿起电话就喊道:“不管你是谁,再开这种低级玩笑,我可报警了!”

  依旧无声。她再次挂机,翻开通话记录,却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号码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的。也许是刚刚吼了一声,胆气十足,女主人竟然决定自己打过去,看看究竟是谁在恶作剧,本来今天心情就不好,简直是火上浇油!

  回拨电话,她等待着电话回音,然而:“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这是什么情况?女主人再次仔细看了看号码:1…3…8…0…3…5…3…5…8…6…4,这个号码怎么这么熟悉?好梦被吵醒,到现在还是蒙的。女主人疑惑地放下电话,担心等会儿那人还会恶作剧,干脆连电话线都拔了,又躺会被窝,此刻她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闭上眼睛地她,仍然在回忆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叮铃铃……

  铃声再次钻入耳膜,也擦亮了蒙尘的记忆。被窝里女主人瞪直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的她心里早已经开始发毛,在床上浑身打着颤,恐惧极了!

  如何不恐惧?

  明明电话线已经拔了,怎么可能还会打得进电话?

  更何况,13803535864,这个号码不是最近自己刚刚换的手机号码?

  自己给自己打电话,当然是正在通话中了!

  这个电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个个问题,像是一把重锤,一次次狠狠敲打她的心脏,答案让她只觉得心脏缺氧,头晕目眩,根本无法面对。

  足足响了五分钟。女主人像个鸵鸟一样将自己埋在了泥土中,逃避这不可思议的事实。只是她到底还是有些坚强的,五分钟的缓冲时间,也让她心里的勇气一点点积聚起来,她突然从床上窜了起来大吼大叫:“你是谁!”

  房间里回荡着她的声音,床头灯刚刚就没有关上,此刻从被窝里出来,她什么妖魔鬼怪也没看到,只有电话仍旧在响。迟疑了一下,她终究还是拿起了电话,强作镇定地说:“你到底是谁?”

  嘻嘻。

  幽幽地笑声从话筒里传来,那声音仿佛从极深的地狱而来,清冷幽怨。

  呜呜……

  紧接着又是一声声鬼泣悲鸣,阴森恐怖。仿佛幽冥鬼蜮就在这一耳之隔。

  女主人心里越发不安,再次发问。话筒里却传来了一个女声轻唱着:

  天长长,夜凉凉,勿忘添衣裳。

  你的来和去落在我的心房,

  半山月光映半厢。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本是一首特别暖心关怀的铃声歌曲,现在却格外阴森恐怖。

  若是爱你之人,哪怕只是一声简单问好也十分欣喜,若是害你之人,满嘴甜言蜜语你可敢受用?

  女主人心肝发颤,说话都带着颤音:“你究竟想干什么?”

  没有回应,唯有那歌循环地唱着,无日无夜,无眠无休。女主人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仿佛等候着判决。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对着话筒整整一夜。魂不守舍地去梳洗时,镜子里的自己,从没有如此狼狈……

  5月13日上午10点,烟水亭边上某咖啡馆,8号座。

  李金川终于听完事主刘青霞故事,看她脸上惊恐的表情就知道被吓得不轻。眼前的女人时刻用双手环保自己,严重缺乏安全感。双眼无神,不时茫然超四周打量。眼袋沉重发青,就连皮肤都干皱起皮。活脱脱一个饱受精神折磨之人。

  李金川,24岁,职业夜游人,专业处理灵异鬼怪事件。从八岁起就跟随爷爷从事夜游人这个神秘的职业,至今十年,外号凶神。只有亲眼见过他战斗的夜游人才能明白这个称号的由来。

  李金川:“电话用多久?”

  刘青霞:“快十年了,一直没出过什么问题。”

  “号码呢?”

  刘青霞仔细算了一下:“快3个月。”

  一阵沉默。

  刘青霞看了看她的朋友胡琴,又看了看李金川。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却有力。话语不多,语速不缓不急,以她阅历判断,这是个性格沉稳的人,一旦行动,必然石破天惊!

  李金川面色平静无波,并没有对事件做任何专业解释,或许觉得不需要。他从衣内口袋里拿出一个护身符,看也不看,伸手放到刘青霞面前。“这个镇鬼石,戴着。可保无事。”

  刘青霞拿起护身符。这是一块漆黑石块,摸起来有棱有角。只有一面平整见光,刻画着一个八卦符号,线条分明。凹槽处能见淡淡血色。她拿在手上感觉很有分量,也不知什么材料。不知怎的,刘青霞就感觉心安许多,仿佛救命稻草攥紧手里。由衷道了声谢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从那厚度可知,钱不少。她双手递出诚恳地说:“李先生,这是定金,能帮我解决困扰的话另有重谢!”

  李金川点头答应,随后就跟胡琴眼神示意一番,就先行离开。

  看到什么寡言的李金川走了,刘青霞和胡琴仍然未走。刘青霞迟疑问道:“小琴,这个人好神秘,跟普通人真的不一样。坐在他对面我有种不敢说话的感觉。还有这个石头,也很特别,虽然看着很粗糙,但真的不一样!”

  胡琴嫣然一笑:“那当然。夜游人都很特别,至于这个镇魂石,你好好留着,这个可是买都买不到的。”

  看刘青霞一脸疑惑的样子,继续说道:“你看到凹槽里的血痕吗?”

  刘青霞点头。胡琴:“那可不是朱砂,是真的血,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血。青霞姐,放心吧,有他出手,万事大吉!”

  且不提二女,只说李金川虽然年仅24,却已经发丝带雪。国字脸略黑、一字眉、眼眶微陷、眼袋颇重,嘴唇始终闭合。如今正是五月时节,他却一身长袖长裤遮掩地严严实实,不怕天热。常人不知他袖口、腰带、裤脚处都隐藏杀机。对夜游人来说,衣服早已经不只是御寒作用,更是他们武力的一部分。

  夜游人,本就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一个群体。相比于中国偌大十几亿的人群,他们的存在太过渺小。

  却又必须存在。

  李金川坐上一辆酒红色保时捷911,这辆车还是两年前跟爷爷一起去帮一个富商解决灵异事件的酬劳。从到手的那一刻他就爱上了。为此他还专门学习开车,甚至维修。

  坐在车里,李金川找到一个名为程老三的电话拨了过去:“晚上出来吃饭。”

  程老三笑道:“今天吹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听说你去前段时间去赣南了,办完事儿了?”

  李金川:“办完了。”

  成老三知道对方不会闲着找他聊天,连忙问有什么要事。

  李金川:“帮我查13803535864这个号码的主人,女的,死了。”

  电话那头应了一声,过了不到一分钟马上就回答:“查到了。没想到是这个号码。这事儿确实邪门。上一任号码的主人是我们市X中学的教师叫陈秀玉,差不多三年前死亡,档案只说是意外身亡。其实你百度一下就会知道,这个号码好多人都遇到过灵异事件。说是有一天陈秀玉的老同学不知道她的事,就给她打电话了。没想到竟然就是陈秀玉接的。那人就问她近况,结果还真说了,那人吓哭了报警。后来这个号码被封存了,可还是有人半夜打进电话,据说不少人都被吓个半死。”

  李金川:“你打过?”

  程老三:“嘿嘿,当时确实一惊。那时候还没认识你,后来也淡忘了这事儿。怎么,现在这个号码又出来作怪了?”

  李金川也不做答只道:“明天出来吃饭。”

  程老三不敢拒绝,又悄悄道:“局里卷宗我都看过,当初案子确实有猫腻。我看你还是去学校查查吧。等事情全搞定了跟我说说,好久没听你的事儿了。”

  李金川嗯了一声。学校一定要去,不过还得准备一下,否则什么东西都不带,谁都不会搭理他,即使他是夜游人。但这个身份,吓不到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