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19: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才杂役
  4. 第一章 宋家庄杂役

第一章 宋家庄杂役

更新于:2017-12-21 13:22:35 字数:3046

字体: 字号:
天才杂役目录
共157章
  天上乌云密布,重重的压了下来,好像触手可及。雷声隆隆,暴雨即将来临。在大通山的山脚,一名少年正在奋力的捆着两堆柴禾。他不时的望向天空,手里的动作无形中加快了不少。

  少年只有十五岁,面目清秀,长发披肩,鼻梁挺直,棱角分明的双唇紧抿。只是那双手,却粗壮有力,与他的年纪并不相符。

  等到柴禾一捆好,少年挑起柴禾,快步如飞朝着山脚下的宋家庄奔去。他不顾脸上汗水如浆,只想着快点把柴送回去。

  看到庄院就在眼前,少年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他加快了脚步。但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一声炸雷,猛然,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满天满地的落了下来。片刻间,他身上的粗布衣衫已经湿透了。雨中的宋家庄,已经看不太真切,少年双手压住前后的柴禾,再一次加快了脚步。

  宋家庄占地上百亩,规模宏大,里面上百栋房屋连绵起伏,外面是两丈高的围墙,把所有的房子全部保护在里面。在靠近东南角的一片区域,有一个单独的巨大院落,里面的建筑宏大,而且全部是青石结构,与其他地方的房屋迥然不同。这是宋家庄庄主宋昊然的住所,其他房屋是宋氏外宗和外姓人居住。

  吕诚挑着柴禾,去的方向就是宋昊然的住所。他是宋家庄的杂役,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从大通山砍两担柴。除此之外就是挑挑水、扫扫地,总之,只要有杂活,他都必须干。

  “诚儿,怎么不早点回来。”在侧门口,有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正在不时眺望,看到吕诚挑着柴禾,他不顾倾盆大雨,马上冲进暴雨中,一脸嗔恼的强行接过了吕诚肩上的担子。

  “爹,没事。”吕诚虽然执意要挑,可是父亲手中的劲力却是他无法拒绝的。

  吕忠是宋家庄的外姓庄丁,三层内劲的武者,在宋家庄的庄丁中也算是中上游,吕诚连内劲一层都没有达到,根本无法抗拒。

  “快回去换身衣服,免得寒气侵体。”吕忠把柴禾挑到了柴房,关切的对随之而来的吕诚说。自己是内劲三层的人,淋点雨不算什么。可是吕诚现在只是个普通人,连内劲一层都没有达到,根本就不算一名武者。

  “没事,等会我跟您一起回去。”吕诚憨厚的笑了笑,只是把衣衫脱下来,在门口用力的拧了拧。他能感受到父亲的爱意,虽然从小他就没见过母亲,可是父亲和两个干爹给他的爱,远超过其他小孩的父母。

  这间柴房很大,里面的柴禾堆积如山,但却没有凌乱的感觉。所有的柴禾一捆一捆的整齐有序的堆放着。已经劈开的柴禾,被捆到方形靠着墙码着。

  “老吕,这柴湿了,不能放进柴房。”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正是分管杂院的宋平。他姓宋,虽然跟吕忠一样都是庄丁,而且没有内劲,可是地位却要高些。因为他姓宋,是宋昊然的外戚。

  “平兄弟,快请进来,外面有雨。这些柴只是沾了点雨水,放在这里阴干一个晚上就没事了。”吕忠看到宋平,虽然心底生厌,但脸上却挂满了笑容。如果不是因为吕诚,他对宋平是不屑一顾的。

  “我就不进来了,老吕,吕诚虽然是你儿子,但庄里谁不都是沾亲带故?有些事你可别让我为难。”宋平皱了皱眉头,他手底下有几个杂役,他的权力也就只能管着这些人。论地位,吕忠或者在他之上,但吕诚却是他的手下,吕忠在他面前,也就不敢有脾气。

  “是是是,诚儿年纪还小,还要请平兄弟多担待。”吕忠比宋平要大二三十岁,可是在宋平面前,就像个晚辈似的。

  “老吕,我知道你心疼儿子,可是你还能护他一辈子?你真要想护他,应该让他早点接你的班。”宋平看了吕诚一眼,叹息着说。

  吕诚也算是宋家庄的外姓子弟,快十五岁了,连内劲一层都没有达到,根本就是个废材。也就是吕忠还把他当成个宝,在他看来,吕诚一辈子就注定是个杂役的命。再过两年,吕诚要是再不能进入内劲一层的话,恐怕就会跟自己一样,永远当一个普通人了。

  听着宋平的抱怨,吕忠只能不时的陪着笑。其实柴禾淋点雨是正常,大通山的天气风云变幻,一会晴一会雨的事常有。但宋平要揪住这一点不放,他也没办法。最后吕忠应承,等发了月例请他喝酒,他这才满意的离开。

  “爹,这个宋平就是个势利眼,你何必对他那么客气?”吕诚和其他几名杂役早就看宋平不顺眼,仗着姓宋,在庄内趾高气扬,经常无端的责罚他们。

  “没事,不就是一顿酒嘛。诚儿,你的内劲修为有进展了没有?”吕忠问,他对宋平低声下气,只是不想让儿子受委屈。

  但吕忠也觉得宋平说的有一点道理,自己应该敦促吕诚修炼了。他今年六十有二,这辈子也没有其他奢望,只要儿子能有出息就行。也不敢有太高的期望,能跟自己一样,成为宋家庄的庄丁就可以了。

  普通人要成为庄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也要有一层内劲。在这里,实力代表一切,像他有三层内劲,才能在宋家庄干一辈子。宋家庄是大通县的三大世家之一,上百年的传承。除了宋家几十名内传弟子之外,还有上百名外姓庄丁。这些庄丁,大多都是一二层的内劲,三层内劲的庄丁只有十来人,至于四层,只有一个,就是庄丁头目孙伯阳。

  这股庄丁力量,在整个大通县都是不容小觑的。要知道,整个大通县有三个世家,除了宋家庄的宋昊然是内劲七层之外,其余的两个世家第一高手,都只有六层巅峰。虽然六层巅峰与内劲七层只相差一丁点,但就是这一丁点,却是难以逾越的屏障。很多人,一辈子都冲不破这层屏障。这也使得宋家庄虽在大通山下,但在整个大通县,却是实力最强悍的。

  吕忠是三层内劲高手,在宋家庄的庄丁中是中上等水平,每个月有三两银钱的月例。如果没有吕诚,能让他的日子过的很滋润。而如果吕诚能达到一层内劲,就可以成为宋家庄的庄丁,无需再当杂役。当杂役是没有月例银钱的,年终的时候,主人家给块肉或者给几尺布,就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离开庄院之后,吕忠父子俩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家。在吕诚没出生之前,吕忠跟其他庄丁一样,是住在庄院内的。成亲安家的庄丁,或许宋氏外族子弟,才会在宋家庄外面建房安家。

  上百年的传承,在宋家庄之外,已经有上百栋这样的独立房屋了。随之而来的,还有酒肆、杂货铺、铁匠铺、包子铺、皮货铺之类的店铺。如果从天空鸟瞰的话,宋家庄跟一个镇子不遑多让。当然,这些店铺,大多都是宋家庄控制的,外来的人想在这里经商,除非请宋家庄入股,否则基本不可能。

  他们的家是一栋很小的院落,一道木制的小门,只比人肩稍宽一些。门也没有上锁,一推就开,进去后,随手拿手旁边的一个石锁顶住,就算是落锁了。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院子,摆着另外一只石锁,还有吕忠练功的两个粗大的木桩。虽然也有院墙,但只有不到一丈高,而且还是土夯的,跟宋家庄的院墙不可同日而语。里面有两个房间,顶上铺着稻草。家不大,但毕竟是自己的,住着亲人,就会感觉很温馨。

  这样的房子在宋家庄随处可见,毕竟谁也不可能都像宋家庄那样,用青石砖瓦建房。在外面单独居住的人,都是从宋家庄内庄衍生出来的,他们的工作还是依附于宋家庄,只不过在外面过着独立的生活罢了。

  “诚儿,你今年十五岁了,如果再不能进入内劲一层,恐怕这辈子都很难再成为一名武者了。”吕忠坐在用木头订的饭桌前,语重心长的说。从五岁开始,他就想让吕诚修炼内劲,可是一直到十五岁,一直都没有成功突破第一层。

  他心里无数次想过,吕诚会不会是天生就不适合练武?要说智慧,吕诚五岁进入宋家庄的公办私塾,十岁之后在宋家庄当杂役,他在私塾的功课倒还可以,成绩名列前茅。要不是他自己能力有限,早就送吕诚去县城上县学了。

  “爹……”吕诚暗暗叫苦,无助的望着吕忠。

  “诚儿,我这是为你好。你要是再不下苦力,以后就真的只能一辈子干杂役了。”吕忠硬下心肠,严厉的说。

  并不是他对修炼内劲不感兴趣,而是他只要一修炼,就无法入定,很快就会“误入歧途”。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天才杂役目录
共15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