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5-27 16:00: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弑秦
  4. 第三章, 拜师浮屠

第三章, 拜师浮屠

更新于:2018-03-14 18:56:52 字数:2819

字体: 字号:
  柯枯豹眼一挑,瞥了赵耻一眼,继续说道:“这些痨子的侠士,自命不凡,打着‘诛奸除恶’的旗号,实是想得到你父亲收藏的兵书,你父亲已死,所以便在你身上下手了。

  听到此,赵耻赫然明白:“原来他们是要我爹爹收集的兵书,怪不得妈妈常对我说,千万要保管好爹爹的这些兵书。”

  柯枯瞧着赵耻脸上神情变化不定,心中偷笑:“嘿嘿!小子,你着了老夫的道啦!”心中计较已定,佯做难态,又道:“老夫行走江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那些臭虱子不停的在我耳边聒噪,抛开别的不说,我若收下你为徒,那些臭虱子想得到你爹爹的兵书,不巴巴的整天在我身边乱转,那老夫我哪有宁日呐!”

  赵耻心一横便道:“那就把它毁掉。”他心想就是因为这些兵书,不仅害了爹爹,更是连累的母亲都抬不起头,不如毁了省事,再也害不着人了。想罢,伸手往怀中一掏,取出一个包裹来,打开来看,里面整整齐齐叠放了本破旧的书。正是其母林月如放在他身上的,并告诉他这部书是他爹爹最为痴迷的书,千万要保管好。

  而这部书赫然便是失传已久的《孙子兵法》。

  柯枯见此,心神一动:“赵括这痨子的宝贝兵书果都传给他儿子了,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双眼炯光照人,激动之色现与脸上。

  忽然,赵耻猛地抓起兵书,就要将其撕毁。柯枯眼快手疾,伸手一把扣住赵耻手腕道:“使不得。”

  “这害人的东西,留他何用!”赵耻道。

  “如此宝贝你竟说它害人?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它哩,毁了岂不可惜!”双眼却在那兵书上游个不停,看到只是《孙子兵法》,虽说这部书是千古奇书,失传已久,但尚不是他想要的,不禁小有失望,心中更是疑惑,问赵耻道:“怎么你爹爹只有这一部兵书么?”

  赵耻被他这一弄,心中已有怒气,但他还指望着拜其为师,便压住气沉声说道:“不是,不过妈妈就交给我这部,说是爹爹最爱看的。”

  “那你妈妈可跟你提过《鬼谷子》么?”

  “没有!”

  柯枯心头一震,俩道八字浓眉几欲凝到一起,他心想:“不应该啊?我查了这么久,那《鬼谷子》确实被赵括找到,难不成竟和他一起藏入长平地底了么?”心念一转,嘿嘿一声冷笑,目光一变,冷历如刀,罩定赵耻全身,道:“小子,你可不要骗我,你爹爹那些兵书,早被人视为鱼肉,早晚都要得到,尤其是那本《鬼谷子》,你藏在身上,可有杀身之祸的。”

  《鬼谷子》一书乃鬼谷道人王诩所著,据传此书包罗万象,大到行兵布阵,小到水利冶炼,算术星卜,学术辩论,应有尽有。更关键的是,此书还有对武道独特见解,陈述了道与自然合二为一,天地万物,尊为其道的武理。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生克之道,也尽在其中。此书一出便被誉为是‘智慧的禁果,千古第一奇书。’但自鬼谷道人消失于世间,此书亦跟着消失。

  有人传,鬼谷道人是悟透了虚妄,成就大道,即虚妄大道,以飞升为仙,那部《鬼谷子》也成了天书,随之而去。

  古往今来,不仅是各国军候将领极想得到这部《鬼谷子》,武林中人也是极渴望得到的,柯枯便是其中之一。以他的武功,足以笑傲武林,但他自觉跟鬼谷子所说的大道还相差甚远,故一心求之。

  柯枯退隐江湖,便是去找寻《鬼谷子》了。几十年里,不仅踏遍了中原各地,西到秦国巴蜀,东到辽东,甚至远走关外,最终查得一丝消息,原来这部《鬼谷子》已被赵括找到。于是匆匆出关,返回中原,但此时赵括已死,柯枯心想如此神书赵括必会留给自己的子嗣。途径安阳,恰好听到赵括儿子被关在了摩天岭的消息,遂星夜前往救了他出来。

  赵耻被其刀一般的目光罩住,浑身不自在,竟有些颤肃,战兢兢的回道:“我确实没听说过这部书的,妈妈从未对我提起,想必是我爹爹不爱读,没有收藏呢。”

  “如此神书,岂有不爱看之理,当老夫是傻子么?嘿嘿......”柯枯冷厉的目光在赵耻身上游了一圈,忽然变的平和,说道:“那便好,那便好,免得招人惦记。”心中实是怀疑,故先将其稳住,再伺机调查。计较已定,于是又道:“老夫暂且收你为徒吧!”

  赵耻双眸一亮,犹似银河飞星,大喜道:“师傅您肯收我啦!多谢师傅!多谢师父......”赶忙跪下,‘咚咚咚’连磕了三个拜师响头。

  柯枯眼一瞥,道:“起来吧!老夫把话先说在前头,当我的的徒弟,可不能丢了我的面皮,更不可背叛老夫!从今日起,我便教你运功吐气的法门,待你熟稔之后,再教你外家功夫。”

  赵耻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称好。

  柯枯又朝他手中《孙子兵法》看了一眼,竟是一阵心痛,无奈摇了摇头道:“这本书你收好了,莫叫人抢了去。”

  赵耻犹在兴奋之中,点了点头,道:“是!”将其用原来的包裹好了,揣进怀中,当下无话。

  话说这天荡山自然灵气颇丰,这对吐纳修炼内功来说,效果极好。柯枯年轻时便在此山上修行过。他说到做到,当下将吐纳修炼的法门传给赵耻,先让赵耻记熟,直到烂透于心,然后做了一遍演示给他看。

  赵耻从未接触过内功心法,哪里能看得明白?根本就是云里烟里,满头雾水。

  柯枯一遍演示完毕,已是不耐烦。瞥眼见赵耻那迷离而又渴望的眼神,火气又生。但转念一想:“要想得到《鬼谷子》,必须得到他全部的信任,罢了,罢了,老夫且来认真教你。”遂忍住火气不发,并重新演练一遍。这次他把动作放慢,在开穴吐纳,闭气还原等重要点上一一停顿,好让赵耻看的清楚。赵耻一心想学成早日救得母亲,亦十分用心,果不负所望,这一遍之后,他已能完整的演示出来。

  柯枯好生吃惊,暗叹这赵耻真是块练武的料,要知武道一途,最难的便是内功的修炼,就等于建造房子时的打地基,打好了地基,接下来的路自是水到渠成,打不好地基,爬的在高也会有摔下来的的时候。忍不住想要在点拨他一下,便道:“吐气要匀,闭气要稳,丹田在打开一些,你再来一遍。”

  “是!”赵耻点头,闭目端坐,再次演示开来。这一遍下来,竟将方才柯枯所提,一一改善过来,吞吐闭合,收放自如。

  柯枯简直看的蒙了,这小子竟是一点就通,一学就会,难不成还真是武学奇才。便叫赵耻到身边来,伸手一把扣住其背心,用力一举,将其举过头顶,另一只手便在他全身一阵拿捏,心下暗道:“好小子,这一身筋骨当真奇佳。”脑中灵光一闪,突起一个阴邪念头:“如此一个武胚子,若是习了我独创的心法,那可就......嘿嘿,老夫权当做善事,好好教你一教。”

  当下,也不待赵耻反应,姘起中、食二指,在他身上各大经脉穴位一阵点戳。初始,每一指戳下,赵耻浑身一抖,便觉被人用针刺了一下,酸痛难当,直到柯枯停手,已觉这身子不在是自己的了。过得好一阵,这酸痛感才渐弱下来,柯枯眯着眼,又对他道:“你动一动筋骨试试。”

  赵耻抖抖筋骨,一阵‘咯咯’脆响,竟是灵活以及。这一动下来,先前的酸痛感全部消失,反倒显得轻松异常,这才明白原来是师父给了自己好处了,心想这肯定会有利于自己习武的,兴奋的同时,对师父柯枯也是更加的信任。

  殊不知,柯枯方才替他打通的乃是体内隐藏的‘奇筋暗穴’,正常习武不需要打开,之所如此,便是为了使赵耻后面能修习自己所创的心法而打下基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