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05:13:15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英雄传世刀塔二决战
  4. 第一章 冰天雪地

第一章 冰天雪地

更新于:2017-04-21 11:39:02 字数:2298

字体: 字号:
  2014年5月20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今天是世界告白日,今天也是贴吧切**日。今天更是对任凡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

  DOTA2。任凡酷爱的一款竞技类游戏,从高中就开始玩,已经是资深的老鸟级别人物了

  TI4国际邀请赛,推出了小紫本,任凡就对室友说,要是奖金能突破600万,他就跟喜欢的女神告白。

  于是在这个神奇的日子,一切都那么巧妙的重合了,600万奖金,世界告白日,任凡觉得这是上天在暗示他,缘分要靠自己去掌握。

  明媚的阳光,幽静的小道,任凡手捧鲜花,嘴角露出自己认为最满意的微笑,心跳已经加速到150码,严重超速。

  迎面走来一白裙女生,披肩长发,尖翘的瓜子脸,170左右的身高,绝对属于回头率极高的女生,柳洁,任凡高中就暗恋的女生。

  柳洁好看的眸子眯了眯,走进任凡,在他面前停住,自然的说道“你想跟我表白?”

  任凡张了张嘴,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把捧着鲜花的双手想去伸去。

  柳洁没有接,她皱了下眉头,越过任凡像远处走去,淡漠的话语确如惊雷般响彻任凡的耳膜。

  “你有王子般的微笑,却只剩下笑容。你不该喜欢我这样的女生,因为这样会让你自己变得一无是处,去找你能接触到了女生吧。”

  任凡呆在原地,有种莫名的味道,好像也不是很难过,又好像有点难过,也许这就叫我们爱的是爱情吧。

  任凡长相清秀,身高180,外在条件还是可以的,只是家庭条件一般,父母一个下岗在家,一个是厂里工人,今年大三,明年就要面临就业,上的一个三本大学,也不知道自己未来在何方。

  自嘲一笑,也确如柳洁所说的那样,自己追求她是显得有些不切实际,现实生活不是小说,哪有白富美倒贴**丝的道理。

  将手中的花朵撕开,一颗颗花瓣随着清风飞舞,再见吧校园的爱情,还未开始已经结束,结束的毫无情面。

  “HELLOMOTO"熟悉的铃声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死党夏冯俊打来的。这个时候打来,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什么事情。

  “喂,夏老板!”

  “操,小凡你还不来,都被欺负到头上来了,体育系那帮秃笔已经五人齐,我们这边就等你了,赶紧赶紧,不说了,不说了,你快来。”

  任凡还想说没心情,但是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现在真的没什么心情去玩游戏。

  看了看天空还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总该做点什么吧,想了想还是回寝室睡一觉吧,大梦醒来一切又将美好,这才是**丝的觉悟。

  走了五分钟,上了六楼任凡打开了608寝室,今天是告白日,寝室空无一人除了自己,不是出去陪女友就是出去玩游戏了。

  脱了鞋子,任凡轻轻一跳,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双手枕着头,看着上床板,开始想着心事,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呢,靠着打游戏当代练也不是一辈子的事啊,学的专业也不好,工作都不好找,不想还好一想全是烦心事。

  慢慢的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来了睡意,任凡睡了过去。

  、、、、、、、、、、、、、、、、、、、、、、、、、、、、、、

  然而任凡没想到的是他这么一睡,彻底改变了一切。

  任凡感觉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因为南方的天气还不是很高,所以床上还是有被子的,伸了伸手任凡闭着眼睛想拉开被子,可是入手处一片冰凉,接触到硬邦邦的木板。

  奇怪,任凡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周围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在闭上眼睛,这一定是在做梦,一定在做梦。

  可是感觉还是越来越冷,虽然穿着长袖衬衫,但是两只手臂已经冻的有点发麻。

  终于任凡不能再忍受这样的寒冷,睁开了眼睛,入眼处哪还有自己睡的寝室,自己躺在一张1.5米左右的木床上,还铺了点稻草,这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木屋,还有几处破洞,在冒着寒风,洞口处都结满了长长的冰晶。

  “哈切、、、、、、、、、、、、、”

  打了一下喷嚏,任凡磨了磨双手,抖了抖双腿。这他妈是哪个王八蛋在跟老子开玩笑。

  地上自己一双乔丹的篮球鞋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呼、、、、、、、呼、、、、、、、”寒风不停的吹着,可以想象外面到底有多冷。

  不应该啊,自己身处南方的城市,现在都已经5月份了,应该很热才对啊,难道被搬到了冷库里,任凡顺着几处破损的墙洞往外看,全是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

  咬了咬牙,穿上鞋子,紧了紧衣服,肯定有人在跟我开玩笑,快步走向了木门,伸手,握住了冰冷的门把手,打开。

  “呼、、、、、、、、、、、、、、呼、、、、、、、、、、、”猛烈几倍的寒风,迎面而来,任凡瞬间被冻的全身颤抖。赶紧将木门掩上。

  任凡蜷缩着身体,蹲在了地上,太冷了,他穿的本就少,这一下子简直如寒气入体,任凡觉得身体很多地方都冻的发痒,但是一碰就疼,身体不停的打着颤抖。

  慢慢的任凡能动了,一步一哆嗦的走上了草床上,蜷缩着身体,让自己尽量暖和一点,可是一点披盖的东西都没,也只能靠着一点稻草和自己本身的温度。

  任凡脑子里不停的在想,这到底是哪里,我不是在寝室里睡觉么,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刚才虽然只是短短的看了几眼,但是外面漫天的大雪,和四洲白茫茫的山峰,都显示这根本不是自己原来住的地方,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穿越?”这种事只怕是小说看多了,脑子抽了才会相信吧。任凡是无神论,根本不会相信科学以外不能解释的事情。

  难道我睡着的时间被人卖了。仔细的思考着任何可能,但是他妈的就是没有一种合理的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终于身体微微适应了些,任凡考虑良久,觉得带着这里迟早会被冻死,于是他将身下的稻草全部聚到一起,一捆一捆的绑好,编成了一件背心式的草衣。传进了衬衫里。

  等死不是我的风格,光棍思想的任凡决定先走出这里,时间会解开一切的谜题。

  拉开木门,任凡一脚踏进了雪地里。

  未完待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