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27:0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真一界
  4. 第二章血果的秘密

第二章血果的秘密

更新于:2018-03-17 08:19:26 字数:2431

字体: 字号:
  看到贝特斯吐血阿斯达的笑容显得更加浓郁了,他们已经斗了近百年,看到彼此出丑都会忍不住以各种方式狠狠的打击一下。

  “唉,我没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暮光大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简单的几个字能把你伤成这样又能让我的实力大进,可想而知制造这几个字的人实力是怎样的恐怖?最低也应该达到能把魔法分层的地步吧!”阿斯达叹了一口气,如今出现的这十几个字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测。

  “你是说大陆之外还存在着别的界面?这怎么可能!”贝特斯目瞪口呆地说道,他很想反驳阿斯达的话但刚才出现的十四个字又让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信不信由你,我敢肯定写这十四个大字的人一定一个创世者!”阿斯达非常坚定地说道,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种感觉古树的出现会解开他心中的疑虑。

  贝特斯陷入了思考之中,阿斯达也继续体会着刚才的感悟,他们既然已经斗了上百年彼此间的感情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表达不出来的了。古树?他们看到过吗?血果?不要命的人才会说自己看到了血果,他们俩都是活了好几百岁的老人精,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幼稚的错误呢?

  看着这颗血红色果子,卡尔喜悦过后也是有着很多的疑惑,猛烈的摇了摇头卡尔把那些不属于他的疑惑抛到了九天之外。不管如何果子到了手里先尝尝味道才是真的。

  这奇特的果子卡尔是不敢再直接咬一口了,怎么样才能把手中的果子塞到肚皮里,让惹人烦的肚皮不在乱叫这是卡尔如今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就在这时暗红色的血果脱离了卡尔的右手飞到了卡尔的正前方,对着卡尔脑门射进了一道红到已经发黑的精光,卡尔的脑袋头疼欲裂昏死了过去。

  射过精光之后的血果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硬了,落在地上直接成了烂泥一般的果酱,在果酱之中隐藏着的淡蓝色戒指此刻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昏死的卡尔双手抱着双臂整个身躯都在颤抖着额头上的冷汗直流不止,此时在他脑海里看到的景象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他看到的天是红色的地也是红色空间还是红色,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尸体,穿黑色衣服的人和穿白色衣服的人在不顾一切的打斗着,从一开始的相互试探到了最后的以命换命。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了一群魔兽也加入了战斗,那群魔兽数量极其的多最少也有几亿只,穿黑白衣服的人不再继续打斗,共同抵抗着多了他们几百倍的魔兽大军。

  魔兽实在太多了根本杀不完,穿黑白衣服的队伍在迅速的缩小着,从一开始直径一万米的圈子缩小到两千米再到一千米、五百米……最后毫无疑问他们的尸体全部都被这些魔兽生吃了。

  黑白大军覆灭了,魔兽并没有消停下来由一条长约三十米的大蛇向一只老鼠进攻开始魔兽也乱了方寸,猎人和猎物的身份在魔兽中不断的转换着,几亿只魔兽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剩下了不到千万,就像淘汰赛一样每一个实力差的或者自我保护意识差的都要被淘汰出局。

  又过了半小时有幸生存下来的魔兽只有四只,分别是一条长着翅膀的黑龙,一只巨大的红鸟,一只龟壳可以住几千人的老龟还有一个身上布满暗白色花纹的老虎。

  “从今天起你们要忘记以前的名字忘记以前的力量,我会赐给你们崇高的一切去帮我守护着人类的和平,冥龙从今天起为青龙,烈焰鸟为朱雀,灵龟为玄武,天虎为白虎,记住了吗?”不容任何反抗的声音在血红色的天地中想起。

  黑龙、巨鸟、老龟和老虎都在对着声音的来源吼叫着,意思很明显他们非常愿意守护人类的和平,更准确的说是想得到发出声音这人的力量!

  “嗯,回去之后稍稍让人类感受一下你们的力量吧,但不要太过火,若以后人类再次挑起大战你们就让人类彻底消失吧!”神秘的声音再次想起,不过这次之中充满了悲伤,仿佛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

  随着声音的消失暗红色的力量瞬间包围了在战场幸存下来的四只魔兽,它们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从它们的吼叫声中可以听出现在它们非常的痛苦,可眼中还残存着的一丝喜悦让卡尔感觉这是不是太做作?

  血红色的天地消失在卡尔的脑海中,一幅比天堂还美的画面出现在卡尔的脑海,那里有花有草,蜜蜂蝴蝶在花瓣上嬉戏,地上的羊儿牛儿在吃着鲜嫩的小草,水中的鱼儿在愉快的玩着鲤鱼跳,一位七八十岁的白发老者坐在茅草屋前的石桌上喝着水。

  白发老者仿佛看到了卡尔一般和卡尔对视了一眼,这让卡尔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我不是在做梦吗?难道他能看见我?”

  “小家伙出来吧,没想到得到血果的竟然是一个毛头小子,看来是我太过自信了。”白发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端起石杯喝着水。

  听到白发老者的声音卡尔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吐沫,这不是别的正是刚才在战场上出现的声音,卡尔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间有上调了几分。

  “他叫我走出去我这不是在做梦吗?血果是什么?我得到的那颗不能吃的果子?”卡尔心中有着众多的疑虑,他不敢不听白发老者的话,他怕白发老者发怒杀了自己,刚才地狱式战场出现的声音明显是眼前这位白发老者发出的,而听他在战场上说话的口气明显是一个非常无情的人,卡尔已经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尝试性的走了几步,卡尔发现自己真的能走,但卡尔没有丝毫能在梦里走路的喜悦,嘴角还略微有些发苦,“这一定是梦这一定是梦……”卡尔在心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可现实并不如让他如意。

  白发老者左手一挥,卡尔就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立刻被抛到老者的面前,摔了一大个跟头的卡尔惊慌的看着眼前的白发老者:“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不是在做梦?”

  白发老者笑眯眯的盯着卡尔:“小家伙你这一连串的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还是一个都不回答?”

  卡尔如果刚才是惊慌现在就是绝望了,虽然卡尔只有八岁但白发老者暗藏在话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一切都是梦”。

  “回答第三个好了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不是梦?”卡尔鼓起勇气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对着白发老者说道。

  白发老者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非常惋惜,白发老者以非常怜悯的目光看着卡尔:“唉,很遗憾这一切都是现实,而且在这里我动动手指就可以杀死你。”卡尔的心思白发老者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八岁孩童的心机比起眼前这不知道活了多少钱的老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