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20:3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预言者1:十重梦境
  4. 第一重?壹?梦初

第一重?壹?梦初

更新于:2017-04-21 14:45:32 字数:2475

  肖墨自顾自地在黑夜里走着,头上戴着兜帽,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的是《东京食尸鬼》的OP。他认为越黑越阴的夜,听这首《unrabel》就越带劲……

  不远处传来一长一短的鸣笛声——是火警,或许是哪幢大楼又着火了吧。啧,又是哪个傻逼吸完烟随手乱丢。肖墨心里这么念叨着,他本人是个极其平和的人,生不气来,别人也生不了他的气,唯独一点,他对吸烟的人深恶痛绝。吸烟本身并没有什么口诛笔伐的必要,普通人也不会用道德去捆绑吸烟者,然而,他——却是对此咬牙切齿。至于原因,不可而知。

  肖墨快速地走离现场——他不喜欢跑,因为他觉得跑就跟逃没两样,那是无比丑的行径。当他一心想着远离这个令人厌恶的火灾现场时,塞着耳机的耳朵里却听来几句闲言碎语:

  “据说,里面这家旅馆是个黑店啊,专门坑外地人的钱……”

  “就是,就是,不知道哪个倒霉鬼——死在里面!”

  “看搬出来的尸体来看,似乎只有两个人啊,是住客吧?”

  “嘿嘿,我看出来啦,这是来开房的小情侣啊!啧啧啧,床上就不要抽烟了嘛……”

  ……

  几个词汇快速输入肖墨的脑袋里:旅馆、住客、床。好熟悉,好陌生……怎么回事?肖墨对自己说。不管啦,赶紧走开,烦!

  然而,刚才的画面依然不由自主地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演,仿佛他之前就看到过一样。太扯了!我竟然有预言的能力?呸,电视剧看多了吧!他开始有点鄙视自己,竟然无聊到脑洞这些。呵呵。他的心脏对大脑伸出了长长的中指。

  如果有人说你是孤独症,你会不会挥他一拳?不会啊,因为孤独症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然而,肖墨会,因为即便他自己意识到自己是孤独症,他还是不愿这个词语由第二个人说出口——那一点都不帅!

  回到公寓,洗完热澡,泡上泡面,打开电脑,输入账号密码,登陆游戏……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似乎是演练了N多遍,以至成为一种公式,就像1+1不管等于几,在数学课上永远等于2。

  玩累了,他就躺在床上,思考一些内容。思考累了,就歪歪脖子,瞪着窗外光亮里的黑。瞪累了,他就掏出手机拨过来拨过去。拨累了,他就会大骂起来,骂这个社会,骂自己,骂房东,骂电信。骂累了,他才发现,他真的很无聊,无聊到连无聊本身都不愿意跟他有点什么……

  闭上眼睛,睡去。一个电路哧溜一声钻入他的脑子里,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入梦了。梦里,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广场,很多人,还有滑板,气球,车,大屏幕,音乐……好乱,肖墨不管,反正他的梦永远都是参差不齐的,反正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也什么都忘记了——什么?他竟然能自主意识到他在做梦?

  接下来的几天,肖墨还是早九晚五,既忙碌又空闲地在杂志社上班,写一些有的没的文字。他知道,他真正想做的,上头根本不会批,谁会愿意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花费大量的资源呢?你算老几?

  要问他身边的同事——他一个也叫不出名字。只知道,他是小张,他是小李,她是小赵,她是小黄,他是——小王吧?假如你身边的同事成十上百的,并且各个名字都是喜凤啊、丹啊、明啊,你记得住啊?

  所以,肖墨的朋友圈是拒绝同事加入的。那么,他有朋友吗?有个屁啊!所以,他也就没有朋友圈。

  肖墨走啊走啊——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哦。他还唱起来了。他觉得孤独是上帝对某些人的眷顾,因为这种人毕竟是极少数,既然能做极少数,那肯定是无上光荣的。想到这里,他不免得意地戴上了兜帽——因为他是《绿箭侠》迷!

  不觉间,他来到了绿城广场——瞧这名字取得,什么鬼!他心中嘟囔着。广场依旧有好多老头老太太在那里“噼噼啪啪”地跳舞,有时候,他也会驻足看上一看。喝,今天怎么有这么多放气球的?气球节?肖墨走进了人群,看到一个卖气球的大姐把一大堆气球绑在婴儿车上,她的孩子正躺在里面咿呀咿呀地唆着奶嘴,有的喝有的看,多美,他都有点羡慕这个孩子了。

  不远处,是几个练习滑板的年轻人,那是一种新型的滑板,一只脚一个板儿。这种玩法,他似乎在网上见过,叫什么名字,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突然,一个潇洒的身影从他的身旁掠过,刮起一阵不小的气流。他心里感慨道:年轻真好啊,区区人类竟然能刮出小三级的风……

  正当肖墨要离开时,整个广场沸腾了——不,与其说是沸腾,不如说是恐慌。原本歌舞升平的广场,一下子变得阴冷无比,大家一个个都仰着脖子,手指还指着空中。怎么了?天上出现UFO了?于是,他也做了一回看客——顺着众人指的方向望去。不好!刚才卖气球的大姐的气球堆都飞了——这也不值得所有人都去看啊——靠,气球堆拴在婴儿车上,也就是说,婴儿车被升上天啦!危险啊!刚才那位大姐发了疯地追在气球后面,因为这个广场特别大,所以气球飞出了老远……

  广场、滑板、气球、歌……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熟悉?我哪里见过?肖墨喃喃自语,他无暇顾及周围张皇失措的群众,也毫无心思去打110、119,他的心思全在追忆刚才那个场景究竟出现在何时……我去,梦!是梦!肖墨想起来了——半个月前的一场梦。他开始冷汗直流。“怎么回事?为什么梦里的场景会在现实中重演?还是说,我根本还是在梦里?”他用手捂着耳朵,使劲挤压着自己的太阳穴,希望能用疼痛去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他累了,累了。

  一时间,无数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翻滚:梦到站在角落里尿尿,醒来果然尿床了;梦到期末考试拿了“三好学生”,果然第二年的时候如愿以偿;梦到初恋会用写信的方式跟自己分手,果然,他的表白信和“分手信”是正反面;梦到……啊啊啊啊!这下,不止脑海翻滚了,他整个人都在地上翻滚。

  可惜,人们都跑去追那个气球了,地上躺个犯羊癫疯的,whocare?

  回到公寓,洗完热澡,泡上泡面,打开电脑,输入账号密码,登陆游戏……还是这一套动作。不对,还有更重要的事。肖墨赶紧把游戏关掉,打开网页,在百度首页里输入一长串汉字。他从中找到了最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似曾相识症。“什么?我有精神病?”他大叫一声,接着又仔细看了相关介绍,把这个所谓的“似曾相识症”研究了个底儿朝天。那晚,他没有睡觉,一直盯着电脑,查阅各类资料,甚至还进入了一个叫做“幻觉记忆”的群。

  就是这个群改变了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