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1:46: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沌仙盟
  4. 第四章 十年后

第四章 十年后

更新于:2018-03-18 19:51:53 字数:3244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是十多年过去,而曾经的那两个胖乎乎的小孩子更是在岁月的洗礼下长大成人。

  十年之前,流鸾雪在触摸陨石之后,直接昏迷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出现在富丽堂皇的皇宫中,经历了一场昏迷之后,流鸾雪多少在昏迷的状态下回忆起了之前响水村发生的一切,小小年纪也接受了这一切。

  只是和以前那个活泼的胖小子相比,他的性格也是如同那些失去亲人的孩子一样,变得沉闷寡言。倒是梓涵月,在来到皇宫后,虽然有过一阵低沉期,不过在他父皇的关爱下仍然保持着当初的活泼。这倒让他的父皇感到十分的欣慰。

  也许是为了怀念抚养自己的师父,所以后来性格转变的流鸾雪却对医术有着莫大的兴趣,整天浸泡在御医房的药书阁中。

  而流鸾雪这种转变则一直伴随着他成长。

  今天帝国的皇宫中格外的热闹,原因就是今天是帝国皇帝失而复得后最宠爱的芊阿公主的生日,或者说是她的成人礼。

  纤阿正是梓涵月的父皇在带她回宫后给她的封号,纤阿:在古代民间中是用来形容满月的月光的,而满月象征着团聚,月光又是象征着思念,因此用“纤阿”表达她父皇对能找回自己失去的女儿的高兴喜悦之情。

  作为身份尊贵的公主,自然会有很多的皇室贵族的子弟会去参加在宫廷内举办的庆贺宴会。帝都中居住的皇室贵族可不少,当然他们不可能住在象征着皇帝唯我独尊的皇宫内,而是居住在帝都中繁华的地区。

  于是在这天,光是皇宫中用来停放马车的地方都已经是挤满了整个广场。

  华灯初上,盛大的庆贺盛宴也即将开始。

  此时此刻。公主的寝宫中,梓涵月安静的坐在梳妆台面前,看着铜镜中映照着的自己的脸颊,向来不爱装扮的梓涵月,在看向铜镜中的自己是也是忍不住的吃了一惊。而她的身后则站着一个妆容华美的女子,光是从其浑身散发的高贵气质上来看,就绝不可能是宫娥,只是从她的妆容上来看,明显是一个已经嫁为人妇的贵夫人。

  “心姐姐,好了没?”梓涵月语气中略带焦急的问着自己身后的替自己装扮的贵夫人。

  “妹妹别急,就快好了。”贵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忙用手扶正由于自己妹妹心急而弄歪她刚给她插在秀发的一支珠花。

  “涵儿妹妹,过了今晚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这么心急?一会儿晚宴上可莫要失了皇家风范。”贵夫人一边略带谴责但更多的带着疼爱的训着自己的这个妹妹,一边用心的替她打扮着。

  贵夫人名叫心玉,封号琴心公主,最擅长弹奏古琴。是梓涵月入宫后最疼爱她,也是在这勾心斗角的后宫中最把她当妹妹看的公主。因此梓涵月回宫后,最信任的除了自己的父皇之外,就是这个把她真正当妹妹看的姐姐了,只是这个最疼爱她的姐姐已嫁入名将之后,虽说玉心没有梓涵月那般如仙女般的美貌,却也是倾国倾城。

  因此皇帝知道她们姐妹情深,特意下旨让她提前回宫,和梓涵月相聚,若不是这次晚宴,姐妹二人还真难有几次相见的机会。

  “哪有…”听见自己姐姐这么一说,梓涵月却是像被踩着小辫子了一般连忙反驳。只是这语气中却有那么几分心虚的成分。

  心玉听见她的狡辩却是极为会心的一笑,自己妹妹的心思哪里会逃得过她这个当姐姐的慧眼?虽说她站在她的身后,但是她却从铜镜里头看出,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这个傻妹妹可是整个脸都红了起来,比脸上涂的腮红看起来还要娇艳几分。

  想起此,心玉也是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怕是在担心门外的那个沉默寡言的人因等的太久而抛下她去别处解闷去了吧。毕竟她们光是从开始装扮到现在就已经花了几个时辰。若是他一直老老实实的在外面等的话,那他在门外站的时间也够长的。

  “好妹妹再耐心等一下,就快好了。”琴心公主耐心的安慰着自己这个已经有点急躁的妹妹。

  自从这个妹妹回到皇宫之后,竟然能一直将那个男子带在自己的身旁。毕竟后宫是一个敏感的地带,尤其是皇帝独尊的思想,以及后宫生活的人的特性。更是使整个皇宫中连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都没有,那个男子竟然能一直居住生活在后宫,而且还能在皇宫中四处行走。不过那个男子确实不凡,深有自知之明,所以这十年来在后宫中倒也没有惹出什么乱子,甚至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待在宫中的御医阁中。

  说实话,父皇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妹妹却是疼爱的连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都有点嫉妒,当然这种嫉妒并没有带有丝毫的不满。

  朱门外,流鸾雪早已在门外站了几个时辰,他第一次感觉原来女孩子化个妆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刚开始他还能站在门外耐心的等待,后来直接靠着门柱上闭目养神了。待他再次睁开眼,已是很长时间过去了。虽然等的过程并不是很痛苦,但是流鸾雪此刻却感觉自己的双腿很酸麻。

  原因就是因为站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当他睁开眼后不得不用他师父生前交给他的一些方法来揉捏双腿以起到活血的目的。

  再加上流鸾雪这十年中在药书阁中对各种书籍的各种翻阅,积累的丰富医学知识,很快就不再感到麻木了,只是在想到朱门内的妙人儿时,平静的心也是翻起了阵阵的涟漪。

  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守卫在门外的宫娥,流鸾雪自顾自的说道:站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她们腿不酸吗?

  说完,流鸾雪直接转身,步伐稳健的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约莫一刻钟后,沉重大气的公主寝宫的朱门终于被打开,刚打开的那一刻,就看见一个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少女穿着华贵的衣服向着门外走去,步伐张合间,匆匆之色更是显露的一干二净。

  这名少女正是如今皇帝最疼爱的公主——纤阿公主。今天的一切装扮都是为了今晚他父皇特意为她举办的晚宴。

  如此的晚宴,也是让梓涵月内心非常高兴。毕竟这意味着她长大了。同时也意味着她可以选取自己钟爱的意中人了,当今皇帝也正是有这个目的而特意举办的晚宴,要知道其它公主都是他直接下旨成婚的,成婚前连她们未来的夫婿是什么模样,她们也许都未曾见过,当然也有个别也受皇帝疼爱的公主,就比如纤阿公主。

  不过此刻,梓涵月脸上幸福的表情在走出朱门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却是深深的被失落取代。

  难道雪哥哥又去药书阁了吗?梓涵月在心里失落的想到。自从十多年前,她回到皇宫中,雪哥哥就发生了许多变化,变得不爱说话了,变得更喜欢看医书了,但让梓涵月感到没变的是他还是自己的雪哥哥,因为他还是那么的关心自己,爱护自己。虽然自己的父皇足够保护自己。

  而她反而是比在没回到皇宫之前更加依赖他了。甚至在这十多年中更是越来越喜欢去药书房,坐在蒲团上,专门去看他读书时专注的样子。

  “妹妹,怎么啦?”当感觉到梓涵月脸上失落的表情时,玉心公主也是立刻就发现了。自己妹妹的心思哪里会瞒过她这个自小玩到大的姐姐?更何况她这个妹妹从小到大,在父皇的疼爱与精心呵护下,就让她的内心变得非常单纯善良。

  只是马上她就听到了自己这个妹妹发出的换了笑声。

  不用想,定是那个少年出现了。

  流鸾雪今天穿的是一袭白衣,当然白衣一贯是他的穿衣风格,因为长期呆在药书房的原因,白色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他最爱的衣服颜色。

  而流鸾雪的手中托着一份精致的点心和用青花碗装着的粥。

  “雪哥哥~”梓涵月在见到流鸾雪以及他手里端着的东西的一刹那,不自觉的就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语气中充满了激动与感动。

  看着经过一番装扮显得更加美丽,对着自己灿烂的笑着的梓涵月,流鸾雪一刹那间有些失神,而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美丽下午。

  “雪哥哥!”看着突然发呆的流鸾雪,梓涵月的俏脸上不自觉的浮现两抹娇红的云霞。连眼神中都是秋波流转。

  “嗯?”流鸾雪这才从失神中反应过来。

  “臣参见纤阿公主。”流鸾雪将手中的托盘往左一托,随后身子微微一弯,行了一个礼。

  “雪哥哥,你又来这套了。”说完马上接过流鸾雪手中的东西,阻止流鸾雪。

  “公主,还是让我们来吧!”旁边的宫娥见状忙要帮忙,公主贵为千金之躯,她们哪敢让她亲手去接?

  “兰儿,落儿不许动!这是我雪哥哥亲手给我做的,还是让我亲自来吧。”听见自己贴身丫鬟要帮自己,梓涵月赶忙出声阻止,语气中难掩的兴奋,这可是她雪哥哥亲手给她做的,她可不许别人动。

  这份急躁使得在她身后一直注视的琴心公主也是无奈的对这个妹妹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