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1-23 14:19:3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沌仙盟
  4. 第四十三章 紫光

第四十三章 紫光

更新于:2016-06-25 20:42:33 字数:3143

  流鸾雪在钟敏慧手中出现长剑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忍不住将目光凝聚在那把剑上面了。

  那把剑通身泛着紫色的光芒,尤其是剑刃部分更是耀眼。

  剑,自修真界诞生以来,就一直为大部分的修真者所喜爱,更是将其称为“百兵之君”,对于剑,也有不少修真者以剑论道的。更是在灵韵大陆的修真史上,因为对剑的痴狂,而最终证道成神。

  留下来了不少被冠予带有赞美之词的剑痴,剑魔,剑神的传奇故事。

  流鸾雪虽然踏入修真界不就,但是也知道一些关于剑的基本知识。

  剑由剑身和剑柄两个部分组成。

  剑身包括:锋,脊,从,锷,腊。剑锋与剑脊恐怕都应该明白,所以主要说说剑身部分的从,锷,腊。

  从,就是剑脊两边坡状部分,不同从的设计能够给敌人造成的伤害就不同,有的凌厉的用剑者喜欢在从上开槽,这样就能对对手造成最大的杀伤。

  剑锷,就是剑刃,基本上一把剑的给人的第一眼的威慑力就是看剑的剑刃。而钟敏慧手中的剑的锷泛着冷光,明显就是一把好剑。

  至于剑腊,则是剑与剑脊的合称,这里就不做多的解释了。

  剑柄包括:茎,格,首,箍,缰,穗。

  剑柄虽然也有划分,但是就不细说了,但是剑柄最重要的部分却是剑格,因为这关乎着用剑者的使用。

  任何一名用剑的修真者就得考虑用剑是敌人对自己可能造成的伤害,而剑格则能让修真者在出招的过程中,尽量减少这方面的顾虑。

  看到流鸾雪的目光,钟敏慧也是知道流鸾雪对自己手中的剑就极为中意,且也是懂剑之人。

  “这把剑名为紫光,是我一次历练得到的,这次就送给流公子吧。虽然说不上有多珍贵,但是作为流公子比斗时的武器应该是足够的。”钟敏慧拿着手中的剑说道。

  “这怎么行!我恐怕还收受不起啊!”流鸾雪赶紧说道,虽然他内心的确蛮喜欢这把紫色长剑的,但是流鸾雪也是知道这样应该已经是脱离了凡俗中打造的武器,是属于灵器级别的了。

  而且看钟敏慧注入其中的灵力判断,这把长剑恐怕应该是中品灵器了。至于流鸾雪的剑却是连下品灵器都算不上,只不过是凡俗世界中的铁匠打造的算是极为锋利的武器罢了。但是和灵器相比,恐怕就无法相抗了。

  因为只有灵器才算是修真者的真正武器。

  通过图志,流鸾雪也是知道修真界中武器等级的划分标准。

  灵器,圣器,神器。灵器等级最低,神器等级最高。

  即使灵器等级最低,但他的价值对于大部分的修真者来说仍然是个天价。所以他们用的最多的不过是法器。

  什么是法器?修真者修天地之间的灵气,在自己体内产生了灵力,那么修真者就会利用自己体内的灵力来祭炼自己的武器,久而久之这武器就沾染上了天地的几分灵气,这种武器要比凡俗中的武器厉害一些,但是和灵器相比,却又差的远,所以被称为法器。

  在流鸾雪的印象中似乎易寒和他师妹手中的武器应该就是法器。

  如今钟敏慧直接送给了自己一把灵器,流鸾雪还真有点不愿接受,毕竟他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如果是一把法器,恐怕流鸾雪早就收下了。灵器,对于他现在的实力和身份来说实在是有点珍贵了。

  “流哥哥你就收下吧,反正你也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不如你就先将就用吧。”苏梦霜直接就要流鸾雪收下。

  “不行,如果这把长剑,是一件法器而不是灵器的话,那我肯定愿意收下,可是这长剑等阶是在是太高了,无功不受禄,钟姐你还是自己留下吧”流鸾雪再次推阻道。

  “哈哈,没想到流公子竟然这么坚守自己原则,既然如此,那这剑我也就不送你了。不过,不如这样吧。这把剑就暂时借你使用,待你比斗结束后再送还给我,反正这剑是适合你们男修真者使用的,留在我这也没有用,就先借给你吧,如何?”钟敏慧见流鸾雪执意不肯接受,只好换种说法,让流鸾雪先收下剑。

  “这…”流鸾雪也是犹豫了起来,他却是蛮喜欢这把剑的。

  “流哥哥你就先收下吧!”苏梦霜再次出声说道,一边说着的同时一边从钟敏慧的手中接过剑直接塞到了流鸾雪的手中。

  “那,我就多谢钟姐了。”说完流鸾雪直接朝钟敏慧抱剑行了个谢礼动作。

  “哈哈,白衣紫剑,倒也蛮配的。”钟敏慧欣赏的看着流鸾雪说道。

  “好了,既然流公子还有比斗,不如,今日就散了吧。流公子,归剑日再见!”说完,钟敏慧直接带着苏梦霜和她的师妹们离去。

  临走时,苏梦霜还依依不舍的看了流鸾雪一眼。

  后山,一座庭院之中。

  一名身穿白衣的此刻挥舞着一把紫色的长剑,那少年一挥一舞只见,总会有紫光在空中化出轨迹。轨迹的不断变化,白衣青年舞剑的规律似乎也是越来越难以观测,渐渐的,连地上的枯叶也随着他舞剑而起舞。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日头渐渐被西山掩没的时候,那白衣少年才停止了下来。

  此刻流鸾雪心情是极为高兴,握着手里的紫光剑也是越握越感觉顺手,尤其是注入自己的灵力的时候,更是感觉自己和剑称为了一体。

  灵器比法器更强的一点就是因为能够注入灵力,发挥出更大的威力,而法器虽然能够发挥不小的威力但是终究威力有限,且得每次使用过后不断祭炼。但灵器只用将灵力注入进去就可以了。

  “有了这把灵器恐怕我比斗获胜几率也就更大了吧。”流鸾雪此刻信心满满的说道。刚才在舞剑的过程中,流鸾雪一边运转《道诀》中所记载的口诀,一边凭着自己感受的天地意境而寻找自己剑的轨迹。一挥一舞之中,流鸾雪对于招式的变化也是多了一丝自己的感悟,所以让他也是此刻增添了几分赢得比斗的信心。

  如今,流鸾雪的实力在蕴丹后期也是非常稳定。而且随着他的修炼,他也是对于体内金丹的运用更加的心应手。

  正如蕴丹对应的境界一样:蕴丹就是将灵力在体内的丹田处能够凝聚成一颗灵丹,这颗灵丹将会成为以后修真者循环自身灵力的节点。

  灵力蕴藏于金丹之中,流于身体百穴,流鸾雪此刻已经能够做到对体内金丹的灵力收自如。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就是流鸾雪此刻心中的感觉。流鸾雪对于修炼也是越来越感觉这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了。因为,这个过程,仿佛他能开发出一个巨大的宝藏一样,而他享受这种过程。

  另一边。

  云清山的山巅之上的论道台,此刻正坐着二三十名满头白发的老人。

  “各位道兄,自五十年前相别,距今已经又是五十年过去了啊,不知不觉中与各位道兄已经是五十载未曾相见了。”

  坐在山巅论道台正中的白发老者,留着白花花的头发,和蔼而又亲和的对着坐在他之下的众人说道。

  “昆兄客气了,修真追求长生,虽说难以圆梦,但是又有几人曾对自己的修炼岁月后悔过?记得当年我们来到你这方小世界的时候,昆兄不过是破体境界,如今早已是超越了在座的众人,成为了半神的存在,执掌着这方小世界。”

  道台下,同样是一名白发的修真者,不过那白发中还夹杂着几丝灰白,看其年龄,明显要比那坐在那道台上的人要年轻一些。

  同时,在他的口中也是道出了那老者的实力——半神!

  这名老者正是整个小世界中唯一的一个半神,同样也是这个小世界的真正掌权者。

  “既然蓝华宗、妖门、宝衣坊、丹兵阁、魔截教、玄门这五大超级门派的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这五十年一度的论道大会,也和这比斗一样开始吧!”

  那坐在主位的白发老者,看着在场的众人,中气十足的说道。

  “还请昆兄宣布!”蓝华宗、妖门、宝衣坊、丹兵阁、魔截教、玄门的众人也是齐声说道。

  虽说来自蓝华宗、妖门、宝衣坊、丹兵阁、魔截教、玄门的人他们的门派都是超级门派,但是,这方小世界,却有一个半神的存在,论地位,也可以和他们门派掌门的身份平起平坐,对于在场的众人,更是远远高出。

  不过也可以从他的口中得到另外一个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信息,每五十年的比斗,不仅有后起之秀参与,更是有老一辈的参与,不过,他们却不是比斗,而是论道。

  何为论道?讨论天道,交流感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童子,传我口谕,比斗明天午时准时开启。”那名半神般的存在,对着站在自己旁边的一名不过十一二岁的儿童说道。

  “是,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