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56:3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道情途
  4. 第二章:降临(下)

第二章:降临(下)

更新于:2018-03-15 19:48:54 字数:3444

字体: 字号:
  “好词,好艳,好艳词!将一首好词改成一首艳词,仙子果然雅兴。”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就像一个躺在草丛中偷听到一旁美女独自倾诉那般调皮的说道。然而这样熟悉的声音,温柔到能让人落泪。

  被如此调笑的仙子却顾不上羞恼和脸红,她不可置信睁大了眼睛,惊讶的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源头!

  那一刻,一个遮掩住阳光的身影就那么在仙子泛起泪光的眼瞳中闪现而出……

  世间纷扰,真心难言,一抹胭脂是绯红。转眼间,前尘百年,能惹的一个冰美人如此,即便相别百年,即便今天有可能留在这里,自己也有种赚到了的感觉。捂了捂还在流血的伤口,青年翻身而下。

  而下面的众人更是惊诧不已,就在他们以为魔神巨鸟就要啄食仙子元婴时,令全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魔神巨鸟锋利的鸟嘴没有残忍的去啄食仙子的身躯,而是俯头下去,好似在臣服一般。接着,一刻不停的,一个飘逸的身影从魔神巨鸟庞大的身躯上翻身而下,落到仙子的面前。

  黑色,俊逸,出尘!这是那道身影瞬间给人的感觉,虽然没有看清相貌,却是印象深刻。而在黑影降临的瞬间,魔神巨鸟也展开了庞大的双翼护住了高台,让在下方仰望的人们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个修为高深的长老神识一扫下,却如触到墙壁般的被阻隔在魔神巨鸟的羽翼之外。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啊!”张大的瞳,那原本面对死亡与残酷都古井无波的仙子,此刻却动容的蹙起眉头,满溢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的不肯流出。

  错觉吗?!仙子不敢拭去眼中模糊了视线的泪水,她怕!她怕一旦看清了真实,那不过是自己心中所幻化出的虚假梦境。

  黑色的身影在靠近,仙子的心也越发跳动的剧烈。

  是他吗?长高了些。仙子亦不敢闭上眼睛,她怕一闭上眼睛,一切就会如被挤碎的泪般破碎,所以她只能这般含着大大的泪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走过来的黑影。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你走之后,便喜欢上了这凡间的诗词,现在倒是和从前的你一样,借景生情的随口念出来。

  “我不是说过吗,你的眼泪只属于我。”黑色身影瞬间闪到仙子的身前,用食指拭去仙子眼中模糊了视线的泪。然后又瞬间回到了原来走动的位置,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泪滴被啄食,视线也清晰起来,黑色出尘的身影不过是个青年。青年此刻的步伐已经走到了仙子的身前,他看到仙子雪白足裸上那贯穿着的黑色圆柱,眉毛微微的一皱。

  黑色青年俯下身,捧起仙子的雪足,双指举重若轻的捏碎了连接在绝仙石上的锁链。然后便在仙子雪白的脚背上深深的吻了一吻。

  “呀——!”仙子顿时脸色绯红。但心中却在说:是他!真的是他!会这么做的只有他!

  “看来没有伤到神经脉络。”看到仙子脸上泛起的红晕,青年狡黠的说道。

  坏蛋!仙子心中这么说道,却泛起一丝的甜蜜。是真的!他真的来了,像约定那样。原来自己是如此迫不及待的等着这一刻,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思念着他。她动人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像一眨眼他就会消失掉。然而刚刚还在仙子脚边的他,下一刻又已经瞬移到了仙子面前,伸出的纤长手指如君王般轻轻勾起仙子精巧的下巴,又如臣子般俯身下来,轻轻吻去仙子已经温热的泪痕。然后在仙子的咫尺轻声问道:“痛吗?”

  嘴唇抽动,泪水打转。

  “痛的……!”仙子本是冰冷坚强之人,性子更是倔强。可是无论怎样的女子,一旦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也会有想要撒娇诉苦的柔心。

  “等一下,我帮你出气。”青年说道,俯身将仙子的娇躯横着抱起。

  而仙子呢?此刻的她是多想说些柔和的话呀,可是本来千丝万缕的思念与百感交集的情愫所化作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化作:

  “你不该来的。”

  这句话太过深刻了,埋怨,担心,忧虑……,其中所揉杂的千般情感又岂是文字叙述能表达清的。

  …………

  “你该冰冷到底的。”青年却用与仙子一般无二的口气说道。他说这句话是有根据的,他其实一直都在魔神巨鸟的背上,他本可以早些露面的,但是如果早一步出现,那岂不是错过了冰仙子吟诵艳词的旷古美事。

  女子没有回答这个回答,而是伸出手想要推开他。仙子鼓起最后一丝力气让自己残忍一些。她知道如果今天他这么做了,他将面临的是什么!她不想他再为自己——成为修仙界的公敌!

  “没事的。”青年传音道。然后他神念一动,原本已经在低头的魔神巨鸟却又将巨大的鸟头低了一些。

  “你怎么会!你难道入了魔道?”口气中竟带了以往那股责备之情,真是怀念啊!

  “是啊!我为你入了魔,就罚你倾这一世来渡我。”还是那样带着份无视天下的随意,叫人分不清话语的真假。

  眼泪,又是眼泪!仙子在听到这句话后眼泪再也忍不住的簌簌落下。那原本准备最后一次将他推开的玉手再也没有了勇气,再没有了力气!她的手,颤抖着抚向青年的脸。

  “你——!你就是这样,总是经由我的眼泪,夺走我的心。”这一刻,千年冰山开始融化了。仙子终于放下了最后的力气,将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彻底瘫软在青年的怀中。任他就这样抱着自己。

  两人没有说话,用的是发自内心的传音,这也是专属于修仙者的浪漫吧。

  “可是?”显然仙子还在为青年担心。

  “一切有我。”

  “嗯……!”刚刚还有些彷徨不安的仙子就那么小女人的嗯了一声。如若有人看到了此刻仙子动情的表情,一定会不可置信加吃惊不已,羡慕嫉妒恨的在喜悦与绝望中挣扎。

  青年横抱着仙子,站起身来。与此同时,魔神巨鸟收回了翅膀。如拉开幕布般将舞台展现出来。

  刚才有魔神巨鸟庞大的羽翼挡着,下方的众人只看到了一个写意的黑影。现在魔神巨鸟羽翼一收,众人终于看到了他们想要看的。

  那傲然而立于高台之上,怀抱美人的黑衣男子。此刻,众人无论是元婴期大修士,还是低级弟子们,全都发出齐齐的惊呼!

  “是魔神分身?”

  “不对!那是修士?!”

  “是他——!”

  “这个人是——”

  “璃洛!”有些老一辈的修士一眼便认出了黑衣青年。然后便是满眼的震惊与诧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魔神巨鸟怎么了?!怎么不攻击他!?

  面对下边众人的诧异,指责,疑惑,愤怒,这个叫璃洛的青年只是带着彻骨的萧然,傲然而立。

  但无论怎样,他肯定是来坏事的!众修士皆都明白这一点,双手纷纷放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上。

  璃洛将仙子抱得紧了些,“看来今日要血染你的长裙了。”

  仙子听此,眼中略过浓浓的担忧,她本就知道他不该来的。现在终于要面临这一切了,虽有不忍和担心,却已坚定了信念。她会陪着他!百年的等待,已经让她刻骨铭心的明白了这一点!谁知璃洛却趁机在仙子的上下浑圆之处各自摸了一把。

  “呀!”仙子脸一红,用看色狼的眼神白了璃洛一眼,随即便将头深深埋入璃洛怀中。虽已有了共赴生死的决意,但面对如此千万人的目光,被他如此非礼,仙子也只顾得上羞涩。

  “唉——!”璃洛心中叹了口气,顺便吸了吸鼻血,明明是为了安慰你,为了不让你担心,不让你看到我与你师门间厮杀,你却当我是色狼——!要不说仅凭历史的轨迹就判断一个人是流氓的话,未免片面了些。啊,不好!说漏嘴了!

  至于鼻血吗?我想想……!对了,用专业术语说,就是刚刚和魔神巨鸟一番斗法后的内伤所致。

  ……!

  总之,经过短暂的波折,仙子也不再担忧,而璃洛也正了正神色,望向下边黑压压的人群。

  “鼓荡的风啊!你若吹不起美人的裙摆,就安静下来吧!此刻的灵力波动将由我来接管!”感受到下边千万名修士如刀割般的灵力波动,璃洛却这样说道。他怀中的仙子却是脸又一红,“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改改!”

  “你不满意啊?明明很大气呀?!那我来个优雅版的。”——“鼓荡的风啊!你若吹不起亭亭玉立下的隐隐含羞,就安静下来吧!此刻的灵力波动将由我无情的掌管!”

  听到这里,仙子哭了。不是因为气恼,而是“他依旧没变!”的感动。他就是这样,即便面对千钧一发的生死时刻,他也要用染血的面庞逗自己一笑!仙子没有感叹“修仙界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是真诚感谢宿命的牵线!

  罢了,任他胡闹去吧!即便自己与之陨落于此,自己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多年已过,璃洛仍然疑惑命运为何将自己推入修仙界,而这份疑惑也不会止于此。但是,有一点璃洛是清楚的。那就是——当机遇来临时,自己没有错过!

  “师尊,他是谁呀?为什么大家都是这样复杂的神色?”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一个童子打扮的孩童用稚嫩的声音问向自己身旁的老者。也只有这样涉世未深的幼童,才会在这样的时刻问出这样的问题。

  “他是璃洛。”老者用有些沧桑的声音答道。

  “璃洛是谁?”

  “他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