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9: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笑傲仙途
  4. 第一章 少年陈小鲜

第一章 少年陈小鲜

更新于:2017-04-21 12:41:32 字数:3594

字体: 字号:
  仙黄村,一个有着两百多户人家的村子,背靠仙黄山,人们依山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虽不富裕,却也可以自足,人们的生活一直平静的有如一汪潭水,不曾起过一丝波澜。在这样的村子里,孩子们永远是最悠闲的一批人,他们上树掏鸟窝,下水捉虾米,只要平安长大,那样就可以接过父母的锄头或者樵刀抑或猎弓,重复父母的生活,一辈子一代人就一如既往的重复下去。当然总有例外,哪怕一群鸡里面,总有一个特别的,所以陈小鲜就是这个村里特别的那一个。陈小鲜,十三岁,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照顾他的爷爷陈老三,陈小仙是陈老三十三年前捡来的,也是陈老三一把屎一把尿辛辛苦苦带大的,要说啊,这个陈老三年轻时是这青山村最厉害的猎手,当年也是有着大把姑娘指着人来说亲,可是他一概不答应,当时人们还好奇,这个陈老三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所以一直不肯成亲,后来却是听说,说这陈老三年轻那会在山里打猎,看到了什么仙子,惊为天人,一见钟情,从此立下誓言,非仙不娶,当时人们还在暗地里嘲笑了陈老三好久,骂他痴人做梦,一个凡人却对那些传说中的仙人动起了心思,当然了,村民是最管事的,也是最容易忘事的,后来时间久了,人们有了别的谈资,也渐渐不在关注这件事了。本来仙黄村的人们都以为陈老三会就这样孤独终老,但是他却在十三年前抱回了一个婴儿,也就是陈小鲜,虽说陈小鲜是他捡来的,但是陈老三对这个陈小鲜倒是宠爱有加,好吃好喝都给了陈小鲜,自己却简衣朴食了。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在这样的村子里虽然物质不是十分充足,但父母都还是宠着孩子的,要说陈小鲜特别,特别就特别在陈小鲜上私塾,要知道在这样的小村庄,上私塾还要去到镇上读书,路途远,而且学费也不是这样的小村庄人家受的起的,所以整个村庄也就陈小鲜一人在念书。其实要说啊,小孩子哪有喜欢念书的,陈小鲜也不例外,话说他六岁那年陈老三要送他去私塾,陈小鲜是哭的死去活来,但是意外的是,向来对陈小鲜宠爱有加的陈老三却硬是将他送去了,半年才能回来一次。这也让陈老三生活一下变的拮据起来,本来陈老三在仙黄村是称得上富裕的,因为他只要进山总能带着满满的猎物回来,所以他每天都会搞点小酒,但是自从陈小鲜上了私塾,他就很少喝酒了,虽说他五十刚出头,身体还尚是健壮,也总能打到猎物,但是陈小鲜的学费确实是一笔很大的开支。算一算今天是陈小鲜回来的日子,陈老三将今天刚捕获的一只雉鸡,从笼子里逮了出来,晚上给陈小鲜做顿好的。“回来了,回来了,三爷爷,小鲜哥回来了。”村里小孩子跑过陈老三的门口喊道。每次陈小鲜回来,村里的孩子总是很兴奋,因为陈小鲜回来了,他们就又可以听故事了。没过一会,陈小鲜带着一群尾随他的小孩子就出现在门口,陈老三停下正在给雉鸡拔毛的手,抬起头看着在门口咧着嘴朝他笑着的陈小鲜,看着穿着一套半新长衫,背着一个硕大野猪皮做的背包,个子已经有一米六多的陈小鲜笑骂道:“臭小子,回来了。”陈小鲜嘴咧的更开了,回道:“臭老头,回来了。”这是两个人都习以为常的对话,陈老三叫陈小鲜都是臭小子,而陈小鲜也不叫陈老三爷爷,只是叫他臭老头,有的时候感情并不是语言多么亲热,而是那份亲热彼此都能感受到就好。陈小鲜跟陈老三打过招呼,便将大皮包往地上一丢,说道我带大牛他们去玩。说w完便便跑的没有了踪影。陈老三看着转眼空荡荡的门口,嘀咕道:“这臭小子倒是越长越好看了,真是随我啊~不知道以后这臭小子能不能给俺找个仙子当孙媳妇啊。“被期望可以祸害仙子的陈小鲜此时正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下面坐着一群仙黄村小孩。只见那个陈小鲜摇着一个不知道在哪摘来的大树叶,清了一下嗓子,道:“嗯,今天你们小鲜哥准备跟你们讲个我们仙黄山的故事。“下面的小伙伴一听顿时嘈杂了起来,这就有位小伙伴叫到“仙黄山?仙黄山有什么故事,小鲜哥,你不会没故事了,在跟我们扯犊子吧“陈小鲜灵动的大眼一翻:“孙二牛,你知道个屁,仙黄山怎么就没故事了,老是就你丫的废话多,这个故事可是我刚在我们县志上看到的,你丫的还想不想听了。要是再废话,小爷就不说了。“下面的小伙伴一听,陈小鲜要撂挑子,这怎么行,纷纷声讨孙二牛,孙大牛更是直接给了孙二牛一个“板栗”。笑道:“嘿嘿,小鲜哥,别生气,你说你说。“陈小鲜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们谁知道为什么仙黄山叫仙黄山吗?“小伙伴都摇头,陈小鲜一挥手上的树叶,道:“县志上说,咱们仙黄山是出过妖怪的啊。”看着底下小伙伴们惊讶的样子,陈小鲜满足的接着道:“话说几百年前,咱们这仙黄山里有一条黄鳝修炼成精了,据说啊,这条黄鳝修行几百年,长的那是得有几米……啊,不对是有几十米长,一张嘴可以将一只野猪吞下去,那只妖怪就在这山里翻云覆雨,据说啊这黄鳝精尤其喜欢吃人肉,那时候,那些误入仙黄山的人,好多都被这妖怪吃掉了,搞得我们这附近的村庄是怨声载道,所以我们这方圆几十个村子便联名向官府报告这件事,官府得知后,便重金聘请了一个有着大法力的仙长进山除妖,这个仙长在仙黄山里找寻了几天几夜,终于发现了这条黄鳝精,这仙长便施展大法术,与这妖精大战了一场,奈何这个妖精实在狡猾,仗着地利不断逃遁,仙长又是追了几天几夜,终于将妖怪给收拾掉了。这之后我们仙黄山才又重归安宁。“听完陈小鲜的描述,孙二牛叫道:“骗人,哪有黄鳝可以长到十几米长。“陈小鲜听完不满的道:“孙二牛,人都可以蠢成你这个样子,黄鳝怎么不可以长到十几米长,再说了,这可是县志上说的,我还记得县志上是这么说的。’仙黄生妖,作恶,遂邀仙人以除之,仙人苦寻多日,得,遂大战,妖不敌,乃遁。仙长回,言黄鳝成精,取物,复入山,再无音讯,自此,仙黄山复宁’。“陈小鲜毕竟小孩心性,受不了孙二牛的质疑,所以就将县志上看到的给背了下来。这时孙大牛说到:“小鲜哥,你别生气,俺家二牛就是欠揍,你别理他,不过小鲜哥你说了一大段文章,可俺们听不明白啊,你知道那位仙长是怎么打败那只黄鳝精的吗?“陈小鲜郁闷了,孙二牛那小子老是跟自己抬杠,不理就不理了,可这孙大牛虽说比自己还大一岁,但可是自己坚定拥护啊,人家问了,总不能说县志上根本就没讲吧,那样子面子不是丢大了。陈小鲜转念一想,联想到自己之前看的那些仙人小说扯到:“要说嘛,那位仙长可是带着一把宝剑,那把宝剑是可以飞的,那位仙长就是用那把宝剑一下子斩下黄鳝精的脑袋的。“这时又有人问了:“小鲜哥,那你说那个黄鳝精能吃吗?还有还有,那个黄鳝精会说话吗?“那边小伙伴又问:“那他们在哪打的,咱们去看看好吗?“……诸如此类,陈小鲜只好发挥自己三寸之舌,胡扯海编的把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糊弄过去,知道村里传来各个家长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才作罢。陈小鲜也终于解脱回家,看着桌子上烧好的雉鸡,陈小鲜一把抓住一个鸡腿塞进嘴里,狼吞虎咽道:“哎呀,老家伙,好久没吃你烧的饭啊,还是那么好吃。“陈老三因为陈小鲜回家,难得的打了一壶酒,在那里正就着鸡脖子,喝着这种劣质的老酒,也是津津有味。陈小鲜又问道:“老家伙,你在仙黄山打猎有遇到过妖怪吗?“陈老三咪了一口酒道:“妖怪?里面应该有吧,仙黄山那么大,老家伙还从没敢进入里面啊,但是妖怪应该是有的吧,因为有仙人怎么会没妖怪。“陈小鲜想起村里关于陈老三单身的传言,故意捉弄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见过仙人,仙人长的什么样啊?““仙人?仙人长的那叫一个美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样子像仙人?““是貌若天仙吧?““哎,对对对,臭小子念了书就是不一样啊,对了,话说先生最近都教了你啥啊?“陈小鲜扒拉一口饭道:“哎呀,老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这几年我该学的字都学会了,先生现在都不给我上课了,就是给了一大摞书让我自己看,对了,先生说我已经毕业了,下半年不用去了。“陈老三听完陈小鲜的话,说到:“小鲜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私塾吗?”陈小鲜一愣,倒不是因为陈老三的问题,而是因为老家伙叫他“小鲜”而不是臭小子,从未见过老家伙如此过。陈老三喝了一口酒,看着陈小鲜问道:“那你说说人活在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陈小鲜一头雾水,不知道老家伙为什么如此问,还是说道:“人活在世上,当然为了修身,治国,平天下了。“陈老三听完摇摇头道:“那是凡人的梦想,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虽然他们也是人,但是他们却可以与天同齐,与天相争,他们虽然也是人,但却被称为仙人!“看着被他吓得张大嘴的陈小鲜,老家伙咕咚咕咚喝下一大口酒后继续道:”我陈老三年轻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当那跳出轮回之外的仙人,可是折腾了一辈子,终究是没有希望了。但你不同,你还年轻,你有的是希望,老家伙将你送去私塾,读书认字,并不是想你考取什么功名,我是希望读书识字为你以后求仙之路做好铺垫啊。只要你能当上仙人,老家伙自己就是死也心满意足了。“说完陈老三就倒在了桌子上,别误会,只是喝多了。陈小鲜痛苦的摸了摸额头,老家伙一大把年纪还这么让人操心。不过转念一想,仙人啊?倒是可以试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