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4:39:0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超级领主系统
  4. 第01章 变故

第01章 变故

更新于:2018-03-18 14:54:47 字数:2695

  出了湘北大学不到一百米外,有一家薇妮咖啡馆。

  咖啡馆内,面对突然到来的女友母亲,王浩紧张的说道:“阿姨,我和菲菲是真心相爱的,我也一定会好好对菲菲,我会给菲菲幸福的。”

  郭晓玲平淡的喝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随手放下了咖啡,这杯店里最贵的“蓝山”咖啡,在她看来还是太次了。

  用纸巾擦了一下嘴角,郭晓玲看着对面的年轻人,摇头笑道:“王浩你说的这些话,你觉得有意义吗?”

  “你家的情况,我都派人打听过了,你家是农村户口,你是独子,父母也都是下岗工人,你爸妈现在就靠摆摊卖早点为生,他们能够供养你读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你难道还指望你父母给你买车买房?那不现实。”

  “就你这样的情况,你觉得你可以给我女儿什么幸福?”

  “你知道我女儿每个月的生活费是多少吗?你知道我女儿每个月花在衣服鞋包上的钱是多少吗?你知道她每年出国旅游的花费是多少吗?你凭什么去养她?凭什么说要给她幸福?”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想说你会努力吗?醒醒吧年轻人,你养不起我女儿,也配不上她,如果你真是为我女儿好,你真的爱我女儿,你真的不想我女儿吃苦,那你就应该聪明一点,离我女儿远一点。”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问问自己,你大学毕业后需要多少年才能买房买车?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女儿一个奢华的婚礼,这些你可以给吗?”

  “菲菲还小不懂事,可我这个做妈的不能不为她考虑,不能不为她以后的生活着想,我也不想我以后的女婿还要靠我出钱救济。”

  郭晓玲缓了一口气,敲了敲桌子,淡淡的说道:“实话说了吧,我今天是可以不来的,因为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决定,我已经为菲菲做好安排了,菲菲现在应该已经在前往德国的飞机上,菲菲会从你的生活里消失掉。”

  “我会来这里和你谈谈,是菲菲求我的,我也是来给你上一节课,让你提前明白这个社会的残酷性。”

  “我话就说到这里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去找菲菲,也希望你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王浩紧紧抿着嘴唇,握紧的拳头里,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到了血肉里。

  手上疼,心里更疼。

  王浩站了起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阿姨你说的对,你说的话我也都记住了。但是,您也别忘了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这一辈子,总有运高运低的时候,没准哪一天我就走运发财了。”

  郭晓玲笑了一下,笑容里带着一丝不屑,良好的修养没有让她出言讽刺,只是淡淡的说道:“想发财,那可不容易,那你要好好努力了。”

  话说的很平淡,但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轻视与傲慢,深深的刺痛了王浩的心。

  王浩朝着郭晓玲一鞠躬,直起腰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会努力的,直到有一天,让您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要让我后悔?说的真好听,我等着看。”郭晓玲笑了,笑容里透着一股蔑视。

  要让她郭晓玲后悔,他以为他是谁?

  王浩不再多言,转身走出咖啡厅,出门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门口的劳斯莱斯,这是郭晓玲来时乘坐的座驾,售价上千万。

  仅是这辆车,就算王浩正常工作一辈子,也是买不起的。

  郭晓玲说话难听,可是道理却没错,没钱怎么给女友幸福?王浩无法反驳。

  王浩和孙菲菲是大学同学,两人相识四年,恋爱两年。

  按照孙菲菲的要求,两人对外界隐瞒了这段恋爱关系,只是没有想到,就在即将毕业的时候,被孙母知道了他们谈恋爱的消息。

  王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脑子里想的都是孙菲菲,越想越心疼,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来,心疼到无以复加。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王浩还以为是孙菲菲打来的,连忙接通了电话。

  “王浩,我是赵文杰,我和你说过了,你是斗不赢我的,菲菲是属于我的,我告诉你,你们俩的事情是我通知菲菲妈妈的,你没机会了,以后就由我照顾菲菲了。”

  王浩这才知道,两人的事情是被赵文杰打的小报告,这一刻愤怒的情绪充斥满了王浩的胸口,王浩愤怒的嘶吼道:“草你妈,你这个混蛋,我一定要弄死你。”

  一把将电话挂断,红了眼的王浩朝着学校里冲去,要找赵文杰报复去。

  赵文杰也是大四学生,还是富二代,一直都在追求孙菲菲,也一直都被孙菲菲拒绝,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赵文杰知道了两人恋爱的消息。

  赵文杰用了一些手段,想要拆散两人,只是都没有成功,一不做二不休,就把这个小报告打到了孙母的耳朵里。

  拆散这对恋情的赵文杰可没有偷着乐的打算,而是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在王浩的面前好好的装逼一次。

  听到电话里王浩愤怒的嘶吼声,就算被骂了,赵文杰也感觉很爽,挂了电话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满学校找赵文杰的王浩,突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母亲打来的,王浩红着眼睛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通就传来母亲沙哑的哭泣声:“儿子啊,你爸爸被人打了,我们家的房子也被人拆了,你快回来看看吧?”

  王浩浑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吃惊的问道:“妈?房子怎么会被人拆掉?我爸有没有事情?”

  “呜呜呜,你爸还在重症病房里,现在还昏迷不醒。”

  “妈,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王浩挂了电话,哪里还顾得上报复,回到宿舍里收拾了一下行李,带着一个背包就离开了学校。

  湘北市距离老家三江市不过五百多公里,乘坐高铁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到了。

  下午三点,王浩就到了三江市,再转坐巴士,一个小时后到了双龙镇。

  在双龙镇第一人民医院,王浩看见了鼻青脸肿的妈妈肖萍。

  一看见妈妈的样子,王浩就心疼的眼睛都红了,眼泪也跟着落下来。

  “妈妈,他们也打你了?”王浩没想到连母亲也被对方打了。

  肖萍摇头说道:“妈妈不要紧,快去看看你爸吧。”

  王浩点点头,被肖萍拉着手,去了重症病房,但是只能隔着玻璃看着病床上的父亲王国庆。

  王国庆伤的比较重,全身多处受伤,脑袋上也绑着厚厚的白纱布。

  看着父亲受伤的凄惨模样,王浩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紧了紧抓住母亲的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妈,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肖萍摸了一把眼泪,说道:“好,我们到旁边说去。”

  两人到了旁边的座位上坐好,肖萍哽咽着把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白了就一句话,有一家公司要买地办厂,但是价钱出的又太低,按照他们给出的补偿方案,他们家至少要亏三十万。

  连土地带房子,原本价值八十万,但是现在对方只肯出三十万。

  有些家庭比较怕事,已经把房子卖掉了,但是大部分家庭不肯吃亏,这件事就僵持住了。

  房子不肯卖,各种坏事也都跟着来了,断电,断水,半夜有人砸玻璃,泼粪水,丢野狗的尸体,等等。

  对方没招了,只好来硬的,就在今天凌晨,夫妻俩在睡梦中被人从房子里拖出来,随后遭到了殴打,肖萍被打晕了过去,王国庆体格健壮,和对方打了起来,但是也因为这样,所以肖萍只是轻伤,王国庆却是重伤。

  至于两人的房子,也已经被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