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妹妹郑若冰
  4. 第一章 无辜躺进医院

第一章 无辜躺进医院

更新于:2018-03-16 13:20:34 字数:3217

  我是郑楚恒,初三的一个星期五,我像往常一样学完习就去吃晚饭,跟着我那逗比死党:刘友成。

  正在我们走向饭堂的时候,我后面跟着一群人,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凭我感觉应该不是一件好事。

  “前面的人站住!”后面那个最高大的学生喊道,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们学校里混混里的头,赵凡庸跟我都是初三,他是13届4班的,我是13届11班的,我们隔的很远,平时连见面都少。

  “郑楚恒大哥,你惹事情了啊?”刘友成小声说道。

  我因为某些原因迟上了一年学,我比这个学校里的人年纪都稍微大一点,但是我为人很好的,受到了挺多人的夸奖,我也从来不会去欺负人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的性格,几乎不会和别人闹矛盾。这次混混头找上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意图。

  “给我打!”赵凡庸丝毫没有给我半点反应的机会,两个手下抓住了我的手,则赵凡庸一脚踢在了我的腹部,之后就是他手下的各种拳打脚踢,我虽然学过武术什么的,但是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用巧力缓掉一部分力。

  刘友成他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他不敢去叫老师,因为一旦被发现有这些意图的话也会被打。他们这群混混个个染头发抽烟什么的,被除过分停过学,拉到警察局过,赵凡庸还被在这个学校开除过,不知道这么的搞关系又回来了,他就是全校的噩梦,就连老师也怕他。

  “哥?”这时两个美丽的女生往我这边走来,一个是我妹妹郑若冰,另一个是她的闺蜜尚欣欣,她们习惯散步了,因为学习内容很简单,她们比我空闲时间多的多。

  若冰感到很无助,她带着哭腔的说:“别打了啊!”

  赵凡庸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喊道:“我们走!”

  刘友成和若冰把我扶起来,慢慢的走向校医室,则尚欣欣也一同跟着我们后头。

  “别哭,傻孩子,疼的是我!”我看着若冰一直在流泪,我安慰道。

  “对不起,这事是我惹的。”若冰则哭的更厉害了。

  旁边的尚欣欣解释了一些事情给我听:“中午,那家伙来到饭堂直接送贵重的东西示爱,若冰没接受,他的口里就好像说了一句什么我非打死你不可之类的话,哎,他除了不故意伤害漂亮女生以外他什么都敢干。”

  “这么大件事没人告诉我?”我则有点气愤了。

  “对不起,对不起……”若冰一直在跟我道歉。

  到了校医室,校医也是大吃一惊“你这孩子,在我们老师职工心中是那最优秀的孩子之一,善良、乐于助人……(省略各种好处),你居然和别人打架了?”

  “不是这样的!”若冰带着哭腔回答“你知道赵凡庸的吧,校医,他喜欢我,我和郑楚恒是兄妹啦,可是赵凡庸不知道我们的关系,看我们走那么近他不爽二话不说就打了他。”

  “刘友成?你去吃饭吧,别把你饿死了顺便帮我打饭吧,我吃什么你懂的。”我看着刘友成那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干脆让他暂时先离开我一下好了。

  “嗯。”他答应了。

  “你干呆着也没意思,你也回去学习吧,让我来陪哥哥好了。”这时妹妹对闺蜜说。

  “喂,郑同学,轮到你了,快进来!”校医喊道。

  我身上大块大块的肿块,看得都让人恐惧。

  “打个电话给家里人,你晚上回家去大医院看看吧,我这种技术只能给你涂涂药什么的了。”校医也是无能为力了。

  “晚上我陪你去医院好了,别告诉爸妈了。”若冰轻声对我说。

  “不,有些事情必须让他们知道啊!”我的态度很强硬。

  “难道你说你和别人打架?”

  “直接把事情说出来有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说的也是,好吧!”

  然后我随手拿起了校医室里的电话拨通了爸爸的电话,我把事情说了给爸爸听。

  “爸爸立刻出发,你在校门等着!”

  “若冰,你留下来晚自习吧,发生什么事情晚上回家好告诉我了!”

  “呜,我想陪你去嘛!”

  “不能耽误你自己的学习啊!对了,刘友成打的饭帮我拿一下,我在车上饿了吃。”

  “哼,坏蛋。”

  其实我很虚弱的,只是想若冰好好留在学校学习不担心我我才坚持着让她觉得没那么严重,不过她看到那一幕始终会有些阴影吧,虽然我并不太害怕赵凡庸,但是他们人一多,那我就完蛋了,而且那家伙蛮不讲理的,不过他的弱点就是看到漂亮女生会变的特别“温柔”,这家伙的心我猜不透啊,见到漂亮女生就会害羞。特别是我的妹妹,不少人已经认定了我妹妹是校花呢。

  “喂,你的饭,讨厌的哥哥。”等了一会儿,她把饭拿来了。

  “谢谢你,爸爸在那呢,晚上见。”我指了指爸爸的车,向着爸爸的车走去“晚上一个人回家小心哦,虽然你学过武术什么的。”

  “哼!”

  我来到医院,医院那永远不变的怪味令人反感。

  “跟我来,你要全身脱光,不然不知道你伤的程度啊!”医生说。

  “啊。。。”医生应该见多了,而且是个男医生,不过我还是有的尴尬的啊。

  医生看着说:“住院么?伤的很严重啊,打架了?”医生看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了。

  “学校里的混混认错人了。”我苦笑道“住院啊?好吧好吧,听医生的话,你去告诉我爸爸吧。”

  啊,那群家伙真该开除了,都不是读书的,天天来学校为了混到一起。

  我爸爸还是有点钱的,他让我住一个人的那种病房,租了个折叠床。

  九点多了,若冰放学了,妈妈直接开车把她接来了医院。妈妈把刷牙用具什么的都带来了。

  “我要留下来陪哥哥!”若冰当然想陪我的。

  “这里是医院啊!”爸爸并不想若冰留下来。

  “他伤成这样也有我的原因嘛!”

  “乖,回家。”

  “明天星期六了,就让她留下来吧。”我看着若冰有点不开心了,所以我帮她说句话。

  “既然这样的话,照顾好你的哥哥啊!”妈妈给了个眼神给爸爸,像是在说相信他们吧的意思。

  “好吧,你的手机,有事别瞒着我啊!”爸爸也没办法了,只能让妹妹留下来照顾我了。

  不久,爸爸妈妈都回家了,这个房间只剩下我和若冰了,我们打开电视,无聊的看着。

  看了很久,外面有人敲门,若冰去打开门。

  “护士姐姐,什么事儿?”若冰说的话很讨人喜欢,而且声音很好听。

  “嗯,你是他的妹妹么?其实你留下来并不好,你要帮他涂药呢。”

  “唔......”若冰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脸微微红了点。

  护士把药放在桌子那说:“涂完睡觉,现在不早了,病人要休息了。”

  “扶我去洗澡嘛,洗完涂药啦!”我也学着撒娇。

  “自己洗,我只把你扶到厕所。”妹妹害羞了。

  “你想多了。”

  “哼,不怀好意的家伙,厕所有凳子,自己坐着洗!”

  “帮我准备衣服!”

  “好!”

  自从有了性别意识之后,我们基本上都没在一个房间睡过觉了呢,虽然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洗完了,快扶我出去擦药,然后喂我吃药哈!”

  “擦药……”若冰真的很害怕这个的样子。

  “哎呀,我非要让你擦某个位置?帮我涂背上的和腿上的肿块就好了嘛,然后你去洗澡,剩下的自己来,我可是武艺高强的人!”

  若冰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小小声说:“想多了。”

  “啊啊啊,噢,呜……”这是我被擦药的惨叫声。

  “哈哈,哥哥好搞笑啊~”

  “真的疼,还不是你太漂亮惹的祸。”

  “不漂亮你都不理我啦~”

  “唔……”

  “涂完了,我去洗澡,你赶紧涂完剩下的睡觉去,哼,都11点多12点了。”

  “不不不,你洗完澡我要听你讲故事。”我用着那真诚的眼睛看着她。

  “我洗完澡了,想听故事?”

  “我想听!”

  “你多大了,真是的。你想我给你讲什么呢?”

  “语文课本的故事!”哈哈,我在趁机检查她的背诵情况。

  “我没带书。”

  “背呀!”

  “12点啦,快睡觉嘛!我熄灯了。”若冰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嗯,熄灯听故事。”

  “好吧好吧,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

  “咕咕咕……”

  “坏蛋哥哥,听的睡着了,哼!”

  “好听呜,咕……”

  ——————————————————————————————————

  还是改变不了的浓浓的作文气息(捂脸)

  学校学写作文写傻我了,写流水账似的,呜......

  不存稿,写完就发,这是我的个人习惯。(然而我觉得这个习惯并不好)

  作者16年9月要升高一啦,那时候断更是很可能的事。

  ?书评区求批评、求指导,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