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08: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木灵风暴
  4. 第三章 灵郁弃美,徐峰收美

第三章 灵郁弃美,徐峰收美

更新于:2018-03-16 07:52:39 字数:2116

字体: 字号:
  赵灵郁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体内的那股气已然消散,血种子隐隐有了一丝变化,但具体是什么,赵灵郁自己也说不上来。

  “美女,你要靠我一辈子吗?”赵灵郁发泄了那股闷气,此时心情格外舒畅,不禁出声调侃道。

  这看似和谐美好的场面顿时被打破。“啊?”王玉儿抬起头来,直视着赵灵郁,脸愈加红了,此时的王玉儿对赵灵郁已经完全不复之前的冷傲态度,反而有了一股小家碧玉的感觉。这让赵灵郁不禁在心中感叹:“古人诚不欺我,女人心,果真是海底针。”

  “你,,你刚才,,到底怎么了?”王玉儿对赵灵郁一副关切而又好奇的态度。赵灵郁顿时来了调戏良家小妹的兴趣,把脸凑到王玉儿面前,饶有兴趣的盯着王玉儿,王玉儿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往后退了几步,慌张的道:“你,,你干嘛!”赵灵郁不依不挠,朝着王玉儿走去。

  王玉儿此时背靠着墙,心口有小鹿在乱撞,不知不觉,在她的心灵深处已经走进了一个恶魔,这个恶魔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不过这倒是她误会赵灵郁了,之前发生的事完全就是赵灵郁无心之为,有九成是因为赵灵郁体内的血种子,剩下的一成则是赵灵郁真的想征服王玉儿。

  但是,赵灵郁不可能跟王玉儿说明真相,毕竟,在赵灵郁心里,王玉儿此时还被划在外人之列,赵灵郁不可能与一个外人来分享自己的秘密。等到什么时候由外人变成内人了,那就不一样了。赵灵郁心里不禁YY起来,嘴角挂上了邪邪的笑,一步步向着王玉儿逼近。

  到了近前,赵灵郁一手扶上了王玉儿身后的墙,身体往前靠了靠,王玉儿闭上了眼睛,脸蛋红扑扑的,紧咬着下唇,双手攥着衣角,有一种任你侵犯的味道,赵灵郁嘴唇逼至王玉儿耳根处,轻轻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紧接着催动“血闪”进入了徐峰所在的包厢,只剩王玉儿一人在外面。赵灵郁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的瞬间,王玉儿已经睁开了眼,嘴唇微动,似有话要讲,又闭上了唇,就这样看着赵灵郁消失在了自己眼前,眼角有一丝晶莹顺着脸颊滑落,“他好神秘,又是眼睛会发红光,又是会凭空消失,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竟然敢那样对我,之后还一走了之,逃卸责任吗?我不会让你如愿的。”王玉儿在外面胡思乱想了一会,却是未再进入包厢,也忘记了给里面的人打声招呼,就这样乘着电梯离去了。

  包厢内。。。昏暗的灯光在闪烁,却是徐锋专门打造的“浪漫主题”。此时,在房间的正中心,摆着一圈红色的玫瑰花,构成一个心型图案。徐峰正单膝跪在地上,手捧鲜花,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一个身穿粉色吊带裙的女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没错,徐峰正在表白。

  因为房间很大,而且灯光昏暗的缘故,俩人都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已经多了第三个人。赵灵郁悄悄的在旁边找了个沙发坐下,静静的看着房间里上演的爱情故事。

  “徐峰,你知道吗?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被你感动,但是,我又不得不像之前两次那样拒绝你。请你放弃吧,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那女子媚眼如丝,显然对峰有些情意,但却三次拒绝峰,其中必有问题”,赵灵郁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立刻展开了分析。

  “不,昀儿,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在离开你的时间里,我每时每刻不再想你,吃饭吃不下,睡觉睡不着。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你,你就是我的一切,失去你,我也没有存在的意义。昀儿,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徐峰眼里充满了渴求。“呃,,,峰还有这么肉麻的时候,真是难得一见”赵灵郁默默的看着场中的情景,没有出声。

  “对不起!”徐峰口中的昀儿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说了这么三个字,就准备夺门而出,可是徐峰哪里会让她得逞,只见徐峰一个箭步冲出,拦在了昀儿身前。“啧啧,好家伙,这速度,快赶上我用血闪了”赵灵郁继续看着热闹。

  且说徐峰拦在昀儿身前,紧紧的抱着她,强吻了上去,昀儿起初还在反抗,用手轻推徐峰,可是这力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反抗无果后,昀儿放弃了挣扎,反而迎合着徐峰的侵犯,就这样。俩人享受着最后的一丝温存,谁也没有去破坏。

  良久,唇分,徐峰贪婪的拨弄着昀儿的秀发。“昀儿,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昀儿靠在徐峰怀里,埋着头,似羞,似怕,羞的是徐峰吻了她,怕的是下一秒就要分离。

  “峰,其实早在你追我之前,父亲他就把我的婚姻给安排好了,他想把我当作政治工具,与江氏联姻,从而稳固自己地位,甚至还有升官的可能。”昀儿说着,又开始抽泣了。徐峰轻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慰。

  “说起来可笑,我也想过和你私奔,可是父亲的脾气我非常清楚,他绝不允许别人忤逆他,哪怕是他最亲近的人,包括他的女儿我在内,若是我跟你走了,他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来报复。明面上看,父亲的势力不怎么样,可是别人不清楚,我却清楚,父亲他一直与‘掩月帮’有密切的合作,父亲利用‘掩月帮’来除去自己的竞争对手,‘掩月帮’也利用父亲的权力来发展自己的势力,不然你以为曾经只是一堆小混混组成的‘掩月帮’是如何发展成家喻户晓的大势力的,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其背后必定有大靠山,而我父亲就是他们的靠山之一。”

  “什么?靠山之一?他们还有其它靠山吗?”徐峰不禁露出一丝惊色。别人不知道,徐峰可是清楚的很,昀儿的父亲可是这个虽小却不失繁华的城市的副市长,这个大一个官却只是掩月帮的靠山之一,可以想象这掩月帮的势力之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