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4:4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弹剑歌
  4. 第一章 风云夜宴

第一章 风云夜宴

更新于:2018-06-22 19:39:42 字数:2208

字体: 字号:
弹剑歌目录
共1章
  夜。黑,已是此刻唯一的色彩,似有人在以这天地为砚台而研墨,登高远望中,稀疏错落的灯火如同远空的寒星般,黯然,无声,却似得永恒。然而风家堡的夜色却当的上是风云际会了,宽敞明亮的迎客楼,灯火通明,屋中竟无一处不是用名贵的狐裘铺垫,楼外是粉粉舞落的雪花,刺骨的寒气令人们相互交谈的声音从骨髓里已开始打颤,等到冲出口时已像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呻吟,这种鬼天气,恐怕也只有鬼才能呆的住吧。风家堡迎客楼里却是阳春三月,正是温如暖春,只见到一席席珍稀佳肴,酒杯交错,一片片吆五喝六的声音中,一群群或衣着华贵,或考究清爽的人,此时无一例外的纷纷解开胸前的扣子,摊开胸膛,美酒下肚,身体发热,甚至连额头也有了几粒不易察觉的汗珠,陈年美酒的香,花枝招展的侍女胭脂香,珍稀佳肴混合的独特香,岂能不另每一个男儿,胸怀大开,依醉寻香。在这歌舞升平的屋子里,突然传来声声琴音,琴音欢快明亮,声音忽高忽低,初时隐隐约约,渐渐如在众人耳边,只见几名身材窈窕,容貌姣好的女子随着琴音鱼贯而入,而后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左手托着一架琴,面纱外的美目若秋水般清凉,然而始终不离古琴,身上是一件黑色的长裙,裙长曳地不见双足,竟用一只手边走边弹,恍入无人之境。走在她一旁的是一个高大壮硕的汉子,这汉子额角宽阔,鼻根挺拔,一双有神的眼睛如电光一样扫射四方,如果不是眼角有几道细细的鱼尾纹表示他早已不是双十年华,定会惹来无数少女的爱慕。一看到此人,众人纷纷起身稍整衣冠,含笑抱拳,这中年人一双眼睛已满含笑意,抱拳而立,这人正是百年来”三派一堡”风云堡的第五代家主风笑天,而今天正是他四十岁寿辰。此时那几名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的女子已分列两旁,琴音也已戛然而止,被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揽入怀中,风笑天大步向主位而行,蒙着面纱的女子亦紧随其后,风笑天行至主位,蓦然回身抱拳,双目四顾道:”承蒙诸位英雄男儿不弃,在这等风雪连绵,只愿身拥娇妻,手握美酒之时,赶来风家堡与风某共赏这风雪入酒之夜。”此时风笑天脸上的笑似乎更浓了,道:”延误了诸位温香在怀的良辰美景,风某该当自罚一杯,风某先干为敬。’话音未落,已举起桌前酒杯一饮而尽。一名大汉朗声而笑,大声道:”世闻风堡主侠义无双,风流洒脱,承蒙相邀,莫说是温香软玉,即便是那绝色佳人,又岂能令我辈义气顿消,忘记朋友。”众人纷纷附和,皆举杯相敬。于是一时间,连酒香都似乎更浓了些,外面的风雪声,佳人们的胭脂香味,也都似乎醉在这酒香里。G风依旧在呼啸,刀一般无情,似要粉碎这世界才罢休。一个幽灵般的人此刻就伸展四肢躺在雪地上,雪下就是松软的泥泞,他不知已在这里躺了多久,后背下的雪早已融化,后背一片冰凉,雪落到身上瞬间就被融化,这雪神如同一个童心未泯的画家般,在这雪地上画了一个小小的人行图。他的目光不时转动着,时而望着染墨的苍穹,时而被在这风雪天觅食的小动物所吸引,天色是染墨的,连小动物也为这风雪天冒出的人形生物惊疑不定,随即撒腿远去。风一般就看着那道惊慌的白影,嘴角不自觉的升起一抹孩子般的笑,他伸了伸懒腰,坐了起来,望着五尺外的地上那道白影留下的脚印,自己居然跟那只兔子相对凝视了足足一刻钟,不禁哑然失笑。风雪更大更急了,雪花照亮了天地如同白昼,朦胧而绝美。风一般叹了口气,暗暗付道:”如此良辰美景却注定是一个血流成河的不眠夜,世间事真是******太过讽刺了。”自己已在这脱剑山的后山腰,足足等待了两个时辰,再过一个时辰就差不多快到子时了,本已和老爹约好子时准时行动的,如今也不知道老爹能不能从那酒筳歌宴里及时脱身,正值腹诽老爹恐怕早已陶醉在众人的恭维赞美声中,忽然看见山脚下一个黑衣人正向着自己这里急速奔来,四周的雪花亮如白昼,依旧纷飞不停,自己身旁的雪也足足积了一尺来厚了,然而这身着黑夜的神秘人物这般急速奔来,朦胧中赫然发现积雪纹丝不动,雪地上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几乎一瞬间就被飘舞纷落的雪花掩埋。竟是类似踏雪无痕的绝顶轻功,这种绝顶轻功本是脱剑山庄所独有,这黑衣人莫非来自脱剑山不成,可是脱剑山庄明明是在前山,这人却是从后山而来,而且这脱剑山,山势高耸,自成一体,仿佛不屑于与四周高山相连般,孤傲的独立,后山更是陡峭,每多奇石险境,只有这半山腰才稍显开阔,即便是采药人寻常也绝不会无故来此的,何况又是这种冷得令人想骂娘的风雪天,此人多半是有什么图谋,于是边向左侧一块巨大的岩石退去,一边回身抚平留下的脚印,身子方闪入巨石后,黑衣人已到了刚才自己所在的那片空地上,在经过风一般方才躺过的地方时忽然停下了,低头看了看风一般方才留下的雪神人形图后,仿佛沉吟了一下,虽然那图形已被风一般退走时小心翼翼的处理过,但毕竟不如四周雪地那么均匀自然,风一般躲在巨石后的身子已在发僵,这黑衣人如此神秘,只怕定是要做什么秘密的事情,如果被发现自己的秘密将不会是秘密,恐怕换作任何人也会不计一切除掉我的,然而自己根本就没想到会在这种隐秘的鬼地方遇见这神秘人,如果被发现,必定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唯有死战到底,这简直就是天降横祸,无妄之灾啊。黑衣人仍在那边空地,饶有兴趣般踱着步子打量着那雪神人形图,时而四下张望一眼,风一般只觉得这天气都突然一下子沉闷不少,都能感觉到后背上生出的汗珠瞬间冰冷,沿着脊背滑落,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已紧缩,连呼吸都已放缓,良久黑衣人发现了五尺外的一串脚印,原来只是一只兔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继续奔峰顶而去。
字体: 字号:
弹剑歌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