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25: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玄兽
  4. 第二章 祖孙

第二章 祖孙

更新于:2018-03-17 14:59:34 字数:2724

字体: 字号:
  言月的家并不是组在镇上,离镇子还有几公里的路途,,而且就住在齐云山的山脚下

  “哦,言月怎么今天到现在才回来!”

  一个头发都略显灰白的老人从屋内慢慢的走了出来,脸上充满一丝笑容

  “爷爷,这就是今天的午餐了”

  言月立即走上前将手中的野兔递给毕苏,将毕苏搀扶进屋内

  “哎呀,言月啊,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还小,就在家里玩不是挺好的吗?还要上山打野兔,山里虽然没有什么魔兽,可是一些野兽还是有的,遇到危险就不好了”

  “没事的爷爷!”

  言月哈哈笑道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况且我只是在山边缘,有没有深入没有什么危险的”

  毕苏无奈遥遥头,自从第一次发现言月出去带回来一一次野兔,毕苏就狠狠的训斥了言月一顿

  毕竟言月的年龄太小,一个进山太危险了

  可是言月心中却是非常的清楚,经过两年的不断的修炼,自己的身体看似瘦弱,可是也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况且他也只是捕猎一些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根本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看着看着毕苏那担心的神色,言月心中一阵温暖

  在前世,言月的一生都是用来专研武道,一生都没有结婚,加上自己前世也是一名孤儿,所一很难体会到这中家的温暖

  “好了爷爷,我不是没事吗?快点做饭把,我可饿死了,你的红焖野兔,我最爱吃了!”

  说这言月变拉着毕苏的手像这厨房走去

  “你这孩子!”

  看着毕苏的背影,言月也是遥遥头

  其实言月也是没有办法,这具身体太过瘦弱,他心中很清楚这身体可是本钱,没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怎么修炼武术

  总不能够每天吃青菜吧,也不可能让毕苏这么大年纪还去打猎吧

  不得不说,言月虽然瘦小,可是却是很能吃,一盘红焖野鸡,他一个人至少吃了一半以上,这和他那身材几位的不符

  毕苏慈爱的看着言月

  自己一生没有结婚,这言月就像他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对待,每当看到言月吃饭的模样就有一种满足感

  “终于吃饱了,爷爷你快趁热吃啊”

  言月的提醒,毕苏这才拿起筷子慢慢的吃了起来

  夜晚总是很宁静坐在房间之中的言月盘膝坐在一个木桶之内,木桶之内盛满了微绿色的液体

  言月进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采集草药

  言月在中药上的成就不必武学第,必定要研究古中国武学,是和中医有这密切的联系的

  “这齐云山的边缘只能够找到这药材,不过对现阶段的我也很不错了”

  言月的身体很差,想要提高身体的素质,言月想尽办法进山采集药草,用来浸泡身体,是的自己的身体的素质不断的提高

  言月十分清楚,现在的他必定只有六岁,虽然有着很多的办法可以迅速的提升身体素质和力量来修炼武技,但那只是拔苗助长,如果使用了那样的方法,他很清楚,必定会对身体照成伤害,流下后遗症,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一丝丝药力随着毛孔慢慢浸入体内,慢慢的温养这体内的经脉

  言月从半年前就开是用这药液浸泡身体,所以别看他的身体瘦弱,可是他自身的肌肤不管是韧性还是防御性都是远超同龄的孩子

  而且这样坚持下来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随着时间越长经脉就越加的稳固、

  练武着都力求将自身懂得经脉贯通,逼出体内杂质,经脉越是稳固宽阔,以后的成就就会越高

  可是越是到最后,就月难以疏通和稳固

  而言月从小就已经开始这方面的温养,对于他来说,只要这样就继续下去,那么两年之后当他开始正式修炼的时候,那时候根本就不存在冲击经脉这一难关,只要顺其自然,那么这修炼的第一个关口就算是突破了

  “呼·········”

  睁开眼,言月呼出一口浊气

  “那凯文所交的吐纳之法的确是yo9u一点的用处,不过与我的内息之法比较起来,还是有着一点的差距”

  经常在树林之中偷看凯文的教学,对于凯文教授的吐纳之法,言月早就学会了

  只不过哦言月前世的内息执法对于只有六岁的他来说很显然太过霸道,所一这时候,运用这吐纳执法还是很不错的

  “现在经脉之中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气流在缓慢的运行,应该就是凯文所说的斗气了把,虽然是微不可查,可是对于现在的来说已经到了能哦股曾受的极限,等什么时候经脉稳定了之后就可以开始正式的修炼了”

  言月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渴望的神色

  “咦·····”

  看见旁边的屋内的灯光还亮着,言月不禁起身穿上衣服悄悄的来到毕苏的门口

  言月浸泡身体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已经差不多半夜了,可是毕苏还没有休息,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透过门缝言月看见毕苏坐在灯光之下,凑着那昏暗的灯光之下正一针一线的将几块兽皮慢慢的缝制在一起

  言月一眼就认出,此时毕苏手中的那几块兽皮正式这段时间以来言月捕获的野兔身上的皮

  此时毕苏手中兔皮很显然是经过认真的处理过,,毛色非常的光滑

  “唉········”

  毕苏轻叹一口气,直起身子敲了敲后背,一脸的疲惫

  “快入秋了,这皮袄刚好可以制好”

  毕苏露出一丝笑容,在他心底,一直都为言月感到惊叹

  言月所表现出来的成熟,根本就和他的年龄天差地远,而且言月的思考方式有时候很是领毕苏惊叹

  将那还未完全制成的小皮袄小心的折叠起来,放入柜子里,毕苏这才带着疲惫的身体躺在了床上

  回到房间之中的言月脑海之中回想这毕苏那缓慢的动作,一针一线那完全是代表这毕苏每一片心意

  言月心中很是清楚,毕苏手中的那件小皮袄肯定已经制作几天了,他无法想象一个老人每天夜里一针一线的提他缝制皮袄,第二天一早就要到出去劳作

  言月不善于表达,可是他的心中却暗暗发誓以后有了机会一定会让毕苏过上好日子

  快速奔跑,耳边带起一阵阵的风声

  时间过的很快两年的时间一闪而过,如今的言月身体经过两年多的温养,已经不是一开始占据是那样柔弱

  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壮硕,可是,如今的言月入境的身体无疑是最完美的每一寸肌肤的线条看起来都是那么柔和,在这柔和之中却影藏这远超同龄人几倍的力量

  “身体不是月壮硕越好,那样反而会影响到,自身的速度体内斗气的流转”

  虽然说是奔跑可是,言月却是显得那样的轻松和自如

  “嗖·········

  ”

  在奔跑的过程之中的言月,言月手掌一翻原本手中的一颗石子向着树林之中射去

  “噗·····”

  树林之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声,一只浑身乌黑的小鸟从树上掉落而下

  就在这黑鸟快要落下之时,一只白皙稚嫩的小手将其稳稳的接住

  ”第五只!今天的收获不错”

  言月家那个还在手中翻腾的黑鸟轻轻抓起放在神兽的背篓之中

  此时的背篓之中已经有了五只不同的动物,这些动物同意列外都海货这,只被是它们的右腿都被言月所射出的石子打断,被放进篓子之中,想逃也没有办法

  这手暗器的手法,对于言月来说十分简单,如今的毕苏年纪也越来越大,再也不能够操劳

  可是日子宗师要过下去,所以言月每天来此,一边锻炼身体一边大写猎物回去拿去买

  “咦,言月!”

  尼亚那略为雄壮的声音响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