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50:3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学院诡忆
  4. 第一章 冬夜的师大 乌鸦唱起了亡歌

第一章 冬夜的师大 乌鸦唱起了亡歌

更新于:2017-08-31 11:24:25 字数:2296

字体: 字号:
  那是一个初冬的夜晚。这个季节,北方的天空总是黑得特别早,虽然还没有降雪,但足够的寒冷已经让人们不敢在外久待,都早早地收工回家享受屋内暖气。北方师范大学,路上,路灯昏黄,光圈晕散开来,只照得见下面小小的一方地,到下一个路灯之前是长长的一段黑暗,在这中间只看得见模糊的轮廓。偶有人影在灯光和黑暗中交替闪过,个个行色匆匆,都巴不得暴露在凛冽寒风中的时间越少越好。

  两个女生背着书包,紧紧相互挽着对方的手臂,迎着风缓慢地在通往化学楼的路上艰难前行。她们用厚厚的手套、围巾、耳套、帽子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只露了眼睛在外面,也被风吹得睁不大开。

  “好冷啊!”其中一个女孩儿隔着包在脸上的围巾瓮声瓮气地叹道,声音显得有点模糊。“是啊”,另一个女孩儿将一只手捂在脸上,无济于事地挡挡风,“你说其他教学楼的自习室今天咋爆满,愣是找不出俩空位来,不然谁吃饱撑了到这么远的化学楼。”“就是,要不咱回宿舍吧。”先前的女孩儿有点打退堂鼓。“算了,都走了这么大一圈,也不差这点,再看看吧。”读过大学的人都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考研复习进入白热化,自习室占座无异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尤其在是北方师范大学这样的重点大学。

  化学楼是学校里离宿舍区最远的一栋楼了,孤独地矗立在西北角上,呈工字型构造,7层,设有电梯,但速度奇慢且经常出故障。长长的走廊两边大部分是紧闭的化学系实验室,连窗户都被黑帘封死看不见里面,除了一楼的3个大阶梯教室以外,二楼以上的每层都星星点点地散布着几个小教室,供日常教学使用。因为处地偏远且可用教室分散,所以晚上来此上自习的学生并不多,找到空位的机会也大。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化学楼了,举目望去,它仿佛一只怪兽蹲在黑暗的风中,静静等待送上前来的猎物。

  “我怎么觉得有点渗得慌,小洁,咱们还是回去吧。”其中一个女孩儿放慢了脚步,有点怯怯地说,一边可怜巴巴地望着同伴,一边把她拉得更紧。被唤作小洁的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她往目的地迈出了步子,“没事,咱看看,要是有座就上自习,没座就回。”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温和平静,其实心里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快速从她们面前略过,近得都可以感受到它带过的气流。“啊!”她们同时叫了起来。“啊!”接着的这一声苍老又沙哑,可以肯定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发出的。定睛一看,原来是只乌鸦,扑腾腾地扇动着翅膀,落在了化学楼前的树梢上,然后仿佛被点穴似的,一动不动。

  “吓死我了,这死乌鸦,没事儿乱叫什么。”胆小点的女孩儿一手按着起伏的胸口,一手紧紧拽住小洁。“呵呵,咱们也该习惯了,这些乌鸦可是学校的老住户了,说不定比我们的年岁还大。”乌鸦可是北方师范大学的一大特色,这城里其他学校还真看不见,包括一墙之隔的邮电大学。看这一路的地名儿,什么小西天、太平庄,连学校的同站名也叫狮子坟,就知道旧时这是个什么地方。坊间传言一般学校都建在坟地上,因为人多阳气重才能压住邪,看来也不是没来由的。于是,旧时的老住户——乌鸦认地儿,每到秋冬,便黑压压地在学校的上空横行,占据树的最顶端,此起彼伏地扯开嗓子叫,大家都已见怪不怪,也乐得跟它们和平共处。不过它们一般是集体高空飞行,这只落单超低空滑行的乌鸦倒是有些奇怪,小洁心里暗想。

  越靠近化学楼,小洁心中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仿佛有两道冷冷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像两把刀子扎在心窝,寒冷又刺痛,追寻这目光,竟是来自那乌鸦,她不禁一哆嗦。

  刚要再跨近一步,一样沉重的黑色重物带着疾风突然砸落,一声巨大的闷响,温热的液体飞溅到脸上,小洁木然地睁大眼睛,只见面前的地上,匍匐着一个人,黑色的长发散乱地裹在脑袋和背上,像无数条蛛丝裹住的猎物,但在那堆发丝掩盖中居然也透出两道令人背脊发冷的寒光。暗色的液体从那人头部的位置快速摊开,有意识一般地努力向小洁的方向爬行,没有一丝声息。身体仿佛中了定身法,什么也动不了,喉咙好像被有力的大手紧紧掐住,快要窒息了。“啊!~~~~~”随着乌鸦凄厉地啼叫,两个女生终于用尽全身力气一起喊出了声“啊!~~~~~~~~”,伴随而来的是喉咙里一阵撕裂般剧烈的疼痛和浓厚的血腥味。这种叫喊声已经超越了人类的分贝和音频,偌大的校园竟然有了回声,原本停在树梢休息的乌鸦们也倾巢出动,遮天蔽日地在校园上空乱撞。好像已经有人急急匆匆地向这边赶来,但小洁的身体如同被抽了骨头一样没有一丝气力,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赶来的人们只发现3个女生躺在冰冷的地上。其中1个扒开掩盖的头发一看,已经断了气,脑壳摔得都变了形,但眼珠挂在眼眶外部,直挺挺地盯着前方,形状可怖。另外2个可能是吓晕了,身上和脸上溅得有血渍和脑浆。大家手忙脚乱地报警、叫救护车,议论纷纷,人声嘈杂,一下子热闹起来,可谁也没注意到化学楼前的树上,还停着一只乌鸦,以审视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

  奇怪的是,不久天上就飘起了零星的小雪,越下越大,逐渐将大地的一切覆盖起来。冬天的第一场雪竟然就是在这样诡异的夜晚悄无声息地来临,满世界纯洁的白色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只是风异常的刺骨,并夹杂着一点淡淡的腥味。人们都说,那年的冬天,真是好冷。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新闻也会变成旧闻,被更多新发生的事情淹没,直至消逝。这件事也同样如此,人们只热热闹闹地议论了两周,诸如那个女生死前被人侵犯过,想不通才跳楼自杀云云,随后便被遗忘在脑后,只是偶尔闲聊才谈及。并且,大家对于大学每年发生几起非正常死亡事件也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随着知道此事件的学生一拨拨毕业,各奔东西,谁还想得起有这样的一个夜晚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