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7:3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行侠仙缘
  4. 第一章 出师

第一章 出师

更新于:2018-03-15 21:38:50 字数:3354

  清晨旭日东升,透着金色的光芒穿过茂密的树叶,稀稀拉拉的洒在林间的古道上。

  大树下,一个长相活泼可爱的少年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挽起朵朵剑花,灵动的身体时而旋转时而跳跃摸样有板有眼。

  远处,一位白发老翁从古道尽头的木屋里走了出来,一袭白衫配上仙风道骨的摸样整个人显得更加出尘。

  他迈着看似缓慢的步子,却仿佛可以缩地成寸三、两下就来到了离少年只有半米远的地方。

  看着少年飘逸的动作老翁微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看招!”

  他突然发难。脚尖轻点,抛起旁边一根细长的树枝,左手瞬间握住,转身使出一招《秋风扫落叶》。

  少年早有防备,身体向后一翻。一招“鲤鱼打挺”躲了过去。

  “再来。”

  老翁趁少年还未站稳之际,突发奇招。将手上的树枝分为两截,如两条毒蛇同时射向少年。

  少年双脚刚沾地,两节树枝已然近身,现在要躲肯定是来不及了,他索性将长剑往身前一横,“砰”的一声,其中一节树枝被挡了下来。

  不过另一节树枝却不偏不倚刚好打在了少年的胸口上。

  “不玩啦….简直就是欺负人嘛!臭师傅,你既然使这么大力气打我,哼!”少年吃痛,嘟着嘴反手将长剑插到地上,一边揉着胸口,一边大哭大闹起来。

  老翁以为自己没有把握好分寸,一下子就慌了神,上前一边检查少年有没有受伤一边问:“伤着那里了?都是师傅不好,宇儿不哭…师傅明天带你去镇上玩好不好呀。”

  “真的吗?那我要买酥糖,要买泥人,要买……”少年马上收住了眼泪,伸出手指不停的背着自己喜欢的小玩意。

  “没问题,只要你喜欢师傅什么都给你买。”老翁抱起少年一脸的溺爱。

  “太好了。”终于雨过天晴,少年破涕为笑!

  他一把抱住老翁狂亲起来,残留的眼泪、鼻涕、外加口水糊了老翁一脸,这样的攻击任你武功再高也是抵挡不住。

  少年名叫“肖宇”,听老翁说肖宇是他早些年游历江湖的时候在一个悬崖边上捡到的,因为裹他的襁褓中写着肖宇二字所以就为他取了这个名字。

  要说到老翁,他在江湖上可是名声赫赫,自号“丛翁”一身武艺已至化境,有人猜测他老人家只差一步就能窥得天机,超凡入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丛翁就带着肖宇隐居至此,这座山虽不高但也算清净自在没人打扰。山脚下又有一个小镇,生活起来也很是方便。

  丛翁说话从不食言,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兴奋的肖宇来到了镇上的集市。

  镇子虽小,但也热闹非凡。街上人头攒动,吆喝声叫卖声络绎不绝。

  “卖糖葫芦….糖葫芦咯。”一个小贩从肖宇身边经过,手里举着一个大木棒上面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糖葫芦。

  “师傅,我要,我要嘛…..”肖宇拖住丛翁的衣服眼睛盯着糖葫芦再也迈不开步子。

  “好..好..好,真拿你这小鬼头没办法。”

  丛翁拿钱买了一个最大最红的糖葫芦正要递给肖宇,突然听到一声惊呼。

  “驾….驾…”一个身穿官服的男人快马加鞭在集市上横冲直撞,前面一个小姑娘刚好站在马路中央根本来不急闪躲,这要是被撞上非死即伤。

  路上的行人都为小姑娘捏了一把汗!

  说时迟,那是快。丛翁来不急多想,抄起手中的糖葫芦随手一挥。糖葫芦准确、快速的朝马的前胸射去。

  一阵人仰马翻,官差灰头土脸好不容易从地方爬了起来,拔出随身携带的官刀,气愤的嚷道:“是那个孙子如此不长眼?连官爷我都敢暗算,有本事就给我站出来。”

  像丛翁这样的高人那里会和一个小小的官差计较,本打算完事就带肖宇离开,可是年轻气盛的肖宇可是把发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这官差仗势欺人还敢在此大言不惭,这口气他可是咽不下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身为官家的人,竟然知法犯法,只要有小爷我在就容不得你这样的狗官!“肖宇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虽然有些滑稽,但说的句句在理,不卑不吭也让在场的人深感佩服。

  “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看来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了!”

  随着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壮大,官差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他举起手中的官刀,狠狠的向肖宇砍去。

  虽然肖宇人虽不大,但怎么着也和丛翁学了几年本事,这种小喽啰他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任凭官差使出浑身解数,肖宇都可以轻松躲开,半天也没碰到肖宇半根汗毛。

  不大一会,累的气喘嘘嘘的官差终于停了下来,看着依然嬉皮笑脸的肖宇,他算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家大人马上就到,哼…到时候要你好看!”官差说完灰溜溜的冲出了人群。

  “嘿….真是没用,连一个小孩都抓不住。”

  “可不是,我看他的本事也就能留在家带带孩子什么的….”

  人群中,议论声,嘲笑声,….经久不息。

  感受着众人投来赞赏.佩服.羡慕的目光,….意气风发的肖宇心里有些飘飘然起来。

  “好啦..臭小子,你再不走为师可就不等你喏。”不知道什么时候丛翁手里多出来一个大鸡腿,一边说着就要往嘴里送。

  “亲爱的师傅…你怎么忍心一个人吃独食嘛!”冯宇快速挤出人群冲向丛翁。

  额,不对!是冲向丛翁手里的鸡腿。

  “师傅,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么可恶的混蛋呢?我真想把他们当鸡腿一样全吃光。”肖宇一边啃着从丛翁手里抢过来的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丛翁摸着肖宇的头,看着远处落到山巅的日头,柔声说道:“宇儿,难得你有这份侠义心肠,好好跟师傅学本事,以后的天下还不是你们这帮孩子的。”

  “师傅你就放心吧,徒儿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冯宇说完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已经所剩不多的鸡腿。

  夕阳下,师徒二人的背影永远被定格在那一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昔日的少年长大成人,今天是肖宇十八岁的生日。清晨和往常一样他早早的来到大树下练起了剑法。

  肖宇那张刚毅的脸庞略带些许憨厚,头上插着一枚羊脂玉发簪,身穿一件白色的绸缎衣袍,腰上系着同样雪白的玉带,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一把精细的长剑,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身影是那样的潇洒不凡!

  如今的肖宇深的丛翁真传,一手的剑法使得出神入化,而且已经把丛翁的成名技《裂天功》练到了第五层。

  丛翁远远的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肖宇,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儿大不中留,是该放手的时候了!

  “宇儿,别练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有话和你说!”丛翁的声音在肖宇的耳边响起。

  屋里,丛翁正襟危坐!

  刚进屋的肖宇就感觉到了丛翁从未有过的严肃,还没来的急开口….

  “宇儿,你过来。”丛翁先打破了沉默。

  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肖宇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十八年了!你应经长大成人,是该出去见见世面的时候了,为师没有别的东西相赠这本《裂天功》的心法你带着把!此后你就是以我丛翁徒弟的身份行走江湖,切记不可持强凛弱,坏了我老人家的名声。”丛翁说完把随身携带的心法给了肖宇。

  肖宇一听就蒙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傅!你这是要赶我走吗?不要,我想一直陪着师傅。”他低着头根本不接丛翁递过来的心法。

  丛翁拿起肖宇的手,再次将心法交给了他:“哎,你也知道,师傅都一大把年纪了《裂天功》还一直停留在第八层,十数年来毫无寸进!也该四处游历一番,说不定会有奇遇。”

  “师傅,你的武功天下间谁人能敌?何必非要突破那虚无缥缈的第九层呢?”

  冯宇见师傅毫不妥协眼泪忍不住涌出了眼眶。

  丛翁从小就疼爱肖宇,那里看的他如此伤心,伸手将肖宇扶了起来。

  “宇儿,你可知道这个世界哪有你想象的那般简单。或许我在武林中算个人物,可是武林之上呢?”

  “武林之上?”肖宇不解。

  “对,我们只能算的上是武者,真正的强者他们凌驾于我们之上,也就是传说中的圣人!”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人存在吗?”肖宇一直以为圣人只是传说中的人物。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别说圣人或许圣人之上还有更高的存在!武无止境,你要好自为之。”

  丛翁说完,拉着肖宇一起走出了木屋。

  “宇儿,男子汉哭哭啼啼的可是不像话,为师答应你,只要你达到圣人的境界,终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的。

  丛翁说完就走了,头也没回,他的心里不好受,要是让肖宇看到自己落泪那就太没面子了。

  离别苦!可是天下那有不散的宴席?想要幼鸟完全的成长起来有的时候只有放手让他去飞翔。

  肖宇瘫坐在地上,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挽留自己的师傅,他是多么想追上去….可是他知道,他不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肖宇想通了、也许他饿了、也许其它原因,反正他站了起来,同样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