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40: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末法时代的佛修
  4. 第一章 张强

第一章 张强

更新于:2018-03-17 18:34:52 字数:3141

字体: 字号:
末法时代的佛修目录
共2章
  “各位旅客你们好,本次列车已到达终点站浦江站,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按次序下车。。。”

  张强起身离开了餐车,站在车厢联结处,等待列车停稳。踏上站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看着一张张或兴奋,或疲惫,或新奇,或喜悦的面孔涌下列车向着出站口再次汇聚,张强很想抽上一口烟缓解一下胸中的憋闷,窝在车上六天,感觉自己都快发霉了,然而穿着制服当着这么多旅客的面实在不雅,按下这个念头,张强起身向着车头走去,那里检车们正忙碌着准备卸下机头,换个机头将车体拉进车库,张强和检车打了个招呼又再次踏上了列车在车厢里从头到尾在巡视一遍。

  旅客们已经走完了,车厢里是忙着收拾垃圾的保洁员们,张强主要就是看一看有没有粗心大意的旅客拉下了行李,现在不像以前了,人们把利益看的都比较重,总有些人不是很愿意拾金不昧,巡视完车厢果然发现了一个旅客拉下的拉杆箱,张强把行李箱拉到餐车,喊来车长,打开执法记录仪,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拉杆箱,可惜没有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便让车长登记了下里面的物品开客运记录交了站,旅客会不会回来找,张强就不知道了,因为现在好多旅客并不知道行李在车上不见了可以找铁路公安报警也可以联系车站失物招领处,张强清晰的记得有一次带一个马大哈旅客去失物招领处认领行李看到了一大堆估计被主人遗忘了很久的行李。

  散给车长一根烟,点上,问到:“哥,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车长郁闷的深吸了一口,说:”今天要进库看车呢,等明天出乘的车长来接车才正式下班。“

  ”好吧,下次再约咯,明天我回老家了。”

  “好的,下次再宰你。”

  “走了,再会。”

  “再会”张强背上背包,带上警帽,紧了紧八件套武装带往乘警支队走去,不远,就在1站台,张强他们停在12站台,回到单位,先在单位填了返乘签到单,将装备交给枪库值班的老师傅,再在装备单上签好字,问了一下单位最近的情况得知最近没什么大事,也没什么大活动然后去了自己所在的大队,大队长汪洋不在,最近浦江开往京都的普速列车盗窃案频发,大队长带了几个小兄弟蹲车厢抓现行去了,张强给教导员杨彪说了一下这班出乘的情况,总体平稳,就是西都和兰都最近站台上不太平,有团伙趁旅客上下车拥挤伺机行窃,张强驱赶了好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没旅客丢东西,这条信息张强已经在微信群里说过了,提醒其他还在线路上的兄弟注意了,回来主要是详细给领导汇报一下。汇报完毕,散了根烟给教导员,自己点了一根,张强向教导员表示这班休息期间想回趟老家,教导员翻了翻交路表,看了一下张强下班的出乘时间是三天后,点点头同意了,说了些注意安全,好好休息,记住按时回来出乘之类的,张强放下烟,立了个正,敬个礼说:”收到,保证完成任务。“教导员杨彪没好气的笑骂一句没个正形,赶紧回去洗个澡吧,都馊了。张强笑嘻嘻的走了,能回家,还是很开心的,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去了呐。

  去更衣室换了便装,其实就是脱下了夏执勤衬衣换上了一件短袖T恤,张强背着包乘上地铁去了租住的地方。如果你在地铁上看到缩在角落里,身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味道,下半身穿着正装,皮鞋,上半身短袖T恤的人,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刚刚出乘回来的铁路人或者要出乘的铁路人。到了租住的地方,洗了一把澡,把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张强出门觅食去了,十二点多到的浦江站,由于租的地方有点远,现在已经两点多了,张强早就饿了。吃了饭回来把洗好的衣服晾好,张强闷头就睡。

  睡到大概五点多,张强爬了起来,收拾收拾去了离租住地大概两个站头的地方,那个地方有回老家的大巴路过,路上张强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给他留了个位子,这种大巴是正规运营的大巴,如果在车站买票,从浦江到江城需要100块,如果按司机给的名片给司机打电话不从只需要70块,而且不用从车站走,只要大巴车路过的地方都可以上车,工资不多,所以张强很乐意给司机打电话。上了车,张强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由于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位子还是很空余的。铁路人的生活,尤其是跟车跑的工种很是好玩,像乘警,客运,检车,别人放假,我们上班,别人上班,我们放假。所以节假日期间,各位有铁路小伙伴的朋友你们仔细想一想,是不是很难把你的铁路小伙伴约出来,不是他们不给你们面子,是他们真的在上班,你在家里给他打电话,接电话的他不知道在祖国的哪片土地上跑着呢!

  车上,张强打开支付宝,余额宝里静静的躺着4000块大洋,这个月由于暑运总是在上班,六天休一天,六天休两天,六天休一天,三天休一天,六天,然后这次休三天,休息日又由于太累总是在睡觉,都没时间花钱,唯一花的就是买烟吃饭的钱,有心的朋友注意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跑车的铁路人大部分抽的都是利群,以前十三,现在十四的那种,不是八毫克的,因为利群劲大,实惠,最是提神,熬夜值班和浓茶最配,当然年纪大点或者餐车里的工作人员抽的会好点,因为他们收入高,逢年过节我们也会改善一下,拿包硬中散散,讨个好彩头。这个月又不用交房租,房租是三个月一交,一个月1000块,一个单间,所以这个月4475块的工资张强基本都存下来了,回去交给父母,家里的债务又减少了4000块。

  张强的家境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太差,父母是农民,农闲时期在门口打打短工什么的,在农村普遍不重视教育,小伙伴们读到初中纷纷出去打工挣钱的环境下,张强的父母愣是咬着牙把两个儿子供上了大学,虽然欠了一屁股的债,但是两个儿子工作后,家里条件就有了很大改观,没错,张强还有个弟弟,张宏,现在在家里一个镇上的供电所工作,可惜是个农电工不是正式的,工资只有2000来块,可是张强的父母很开心呀,因为两个儿子毕竟吃上了皇粮,也是铁饭碗了呐,村里的那些孩子虽然工资很高,但是也是很辛苦,两个儿子虽然工作也很辛苦,但是赶不上他们在制衣厂里没日没夜的辛苦呐,而且儿子们这工作是旱涝保收啊。所以,这个债背的值,但是张强不是这么想的,说起来张强也是很顺的一路走过来,大学跌跌撞撞进了一所211大学,虽然是边疆的,大学毕业签工作,边疆电力公司,准备留疆了,张妈不愿意了,因为太远了,而且在张妈眼里,边疆是啥地方啊,沙漠,一片大沙漠,儿子留那干嘛?吃沙子咩?正好新闻联播上放着国考开始报名了,一个电话刷过去,张强老老实实的听妈妈的话,报了名,一次就考上了浦江铁路公安局,成了一名铁路警察,没办法,国考中,工科只有铁路公安系统和海关,边检系统可以报,好死不死的是张强的专业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只有铁路公安系统可以报考,所以张强有时候会恶意的猜想,是不是文科生不好找工作,所以国考都紧着他们招啊,就怕他们失业,无业,然后用笔杆子和嘴皮子各种倒是非,扰乱祖国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嘿嘿嘿,这样默默地给文科生泼下脏水还是挺好玩的。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张强被分到了浦江乘警支队,成了千千万万在列车上的执法人员中的一员,说起来大家都不信,张强自己到现在都不信,,然而事实就是以前自己嘴里吃拿卡要,待遇丰厚的警察同志,会这么辛苦,工资还只有4475块,再看看浦江的房价,额,算了,两眼泪汪汪。不过这个工资在浦江不算啥,在江城算是中上啦,所以张强的打算就是把家里的债还了,回江城买个房结婚生子算了,浦江居之大不易,不是我等凡人能站稳脚跟的。

  三个多小时后,车子缓缓的驶下了高速,张强下了车,弟弟已经靠着电瓶车在那等他了,招呼哥哥上了车,就往村里骑去。回到家,张妈招呼大儿子坐下,去下面条,张爸甩了根烟给张强问这次在家呆几天,得知两天后,有点小失落,因为第三天晚上就要出乘了,所以张强只能在家呆两天。稀里哗啦吃完面条,把4000块转到了张爸的卡里,聊了一会天就上去睡觉了,临睡前,张妈说明天是初一,说给张强许过愿了,要张强明天一早陪她去趟村里的庙让菩萨看看,张强也没问是什么愿,应了下来,洗洗就睡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末法时代的佛修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