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5:47:5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21章。

第21章。

更新于:2014-12-27 21:20:52 字数:4984

  第21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4年10月8日19:28:40。

  昼。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济宁市六合茶馆。

  身穿长袍的王一全与身穿长袍的朱福勇一前一后地入场。王一全面南而站于逗哏之位,朱福勇面南而站于捧哏之位。王一全、朱福勇两人向台下观众拱手鞠躬施礼。

  王一全说:“感谢大家的掌声鼓励。”

  “谢谢大家。”朱福勇说道。

  “今天人来的不少。”王一全说。

  朱福勇道:“是啊!”

  “差不多是满坑满谷的。”王一全说。

  朱福勇说:“大家都喜欢相声。”

  王一全说道:“你们这么爱相声,我们得豁出命去努力。”

  朱福勇说:“对啊!得报答大家伙的热情。”

  王一全说:“人来的可是不少。”

  “那可是。”朱福勇说。

  王一全点着头说道:“人来的不少,刨去空座算是满了。”

  朱福勇高声道:“哪有这么算的?”

  王一全言道:“这几年穿越小说、穿越电视剧比较多。”

  朱福勇点了点头,说:“这是实话。”

  “铺天盖地而来。质量次的、很次的、非常次的,都有啊!”王一全说。

  朱福勇说:“到底有没有好的啊?”

  王一全说:“我是很厌恶低质量的穿越小说和穿越电视剧的。”

  “这为啥啊?”朱福勇问道。

  王一全说:“尽是胡说八道,不知道文化部门怎么还让他们发行。”

  “你这话可得罪不少人啊!”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切。我得罪的人已经很多了,不在乎多那么几个。”

  “你说这话倒是很豪爽。”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那可说是呢!我是豪放派厨师表演舞蹈裁缝家。”

  朱福勇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称谓?”

  王一全说:“我的头衔啊!社会职务很多。哦,对了,给你说个事儿。”

  “给我说事儿?”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是啊!和你有关的事儿。”

  “还、还和我有关?”朱福勇说。

  王一全道:“对。”

  “啥事儿啊?”朱福勇急切地问。

  王一全说:“我前几天做了个大梦,是关于你的大梦。”

  朱福勇说,“关于我的?”

  王一全说:“是的。”

  朱福勇问:“什么梦?”

  王一全说:“我梦到你穿越了。”

  “我、我穿越了?”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是的。”

  朱福勇说:“往哪穿的?”

  王一全说:“你啊,不像他们大多数那个穿越法。你不是往前穿,你是往后穿。”

  “往后穿?什么意思?”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你脑袋被驴踢啦?”

  朱福勇说:“谁脑袋被驴踢啦?”

  王一全说,“往后穿你都不懂吗?你没读过《(金)(瓶)(梅)》吗?”

  朱福勇高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金)(瓶)(梅)》写穿越这事儿吗?”

  王一全说,“往后穿就是穿越到未来的时间,就、就和科幻小说那样差不离。”

  朱福勇说:“哦,这个意思。”

  王一全说:“勇哥穿越到了一个叫五花肉县县城的地方。”

  “瞧这地方,五花肉县县城,估计县城里边有不少肉联厂。”朱福勇说。

  王一全道:“嘢!对啦!你怎么知道那里有肉联厂?”

  “五花肉县和肉联厂不是有些关系吗?”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勇哥穿越到了22世纪的卤煮市五花肉县县城。”

  “嗬!22世纪的卤煮市五花肉县县城。”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勇哥的官职很高。”

  朱福勇问道:“什么官职?”

  王一全说,“你的官职是肉联厂技术总监的小舅子操刀师傅赵铁蛋的三十五个跟班之一。”

  “嚯!这官职高吗?三十五个跟班之一啊!”朱福勇高声说。

  王一全说:“三个月之后,市委领导把你调走了。”

  “调哪里去了?”朱福勇问道。

  王一全笑着说:“这回可是高级官员啦!”

  “什么高级官员?”朱福勇注视着王一全问道。

  王一全提高声音说:“前列腺县委书记。”

  朱福勇连忙拉住王一全,高声说:“你给我打住吧!前列腺县委书记?我和你什么冤什么仇?”

  王一全拍着朱福勇的肩膀说:“你不只是书记,还是前列腺县政府县长、县人大主任、县政协主席。”

  朱福勇盯着王一全说:“接着说啊!还有吗?”

  王一全一愣,注视着朱福勇说:“你还嫌少啊?差不多行啦!不少啦!”

  “哪里那么个前列腺这地名啊?”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朱福勇朱书记喜欢美食,喜欢吃,也喜欢做。”

  “我倒是很喜欢研究厨艺。”朱福勇道。

  王一全说:“勇哥在任期间日理万鸡。”

  “哦,我还很忙吗?”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那可是很忙啊。日理万鸡啊!”

  “呀!日理万机。”朱福勇道。

  王一全注视着朱福勇说道,“知道什么叫日理万鸡吗?”

  朱福勇说:“你给大家伙说说啊!”

  王一全言道,“日理万鸡就是每天需要料理着蒸很多烧鸡。”

  朱福勇高声“嚯”了一声,道:“真是个馋鬼啊!干正事儿不干啊?”

  王一全说:“勇哥工作很忙,经常思考着如何发明新的菜肴。”

  “我当着一个县的领导,不能那样经常惦记着吃。得给老百姓干事儿啊!”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研究菜肴也是工作啊!”

  朱福勇说:“是工作吗?”

  王一全说:“那当然啦!就在你调任前列腺县委书记、县长、县人大主任、县政协主席整整三个月之际,你的工作出现很大突破。”

  “什么突破?”朱福勇问道。

  王一全说:“你研究出了一个新菜肴。”

  “嗨!又是菜肴。我是来当县长了,还是来当厨子了?”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新菜肴名字很好啊!令人耳目一新啊!”

  朱福勇问道:“这菜肴什么名字啊?”

  王一全手舞足蹈,字正腔圆地朗声说:“这道菜的名字是:大明湖畔的炸藕盒。”

  “嚯!大明湖畔的炸藕盒?乾隆会不会把我打死?”朱福勇高声道。

  王一全说:“什、什么意思?”

  朱福勇说:“别装蒜啊!人家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不是炸藕盒。”

  “我知道那个夏雨荷,你这是炸藕盒。你这是一个菜。”王一全说。

  朱福勇说:“你这梦可真是丰富。”

  王一全说:“看你这话说的,我可是造梦机器。人送外号山东人梦工厂。”

  “真够没羞没臊的。”朱福勇低声说。

  王一全拉着朱福勇说:“你、你说什么?”

  朱福勇匆忙说:“我、我说真、真够美妙的。”

  王一全说:“那可是。”

  朱福勇说:“我在你的梦里边是什么长相啊?”

  王一全说:“嗬!两个字,帅!”

  “你没学过数学啊?帅是俩字啊!”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仨字儿,英俊潇洒。”

  朱福勇说:“嗬!我也不给你纠正数学问题了,我就问你一句话:我怎么个英俊潇洒法啊?”

  王一全手舞足蹈地高声说:“丹凤眼,水杏目,垂肩耳,鹰钩鼻,雪白牙,乌黑发,络腮眉。”

  “嚯!络腮眉啊!”朱福勇高声道。

  王一全说:“就是为了突出你的帅气啊!”

  “帅气就得络腮眉吗?”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络腮眉显着霸气嘛!”

  朱福勇说:“什么霸气?络腮眉和络腮胡子有啥区别?”

  王一全说:“当然有区别,有一个字儿不一样啊!”

  朱福勇提高声音道:“这还掰扯什么啊?”

  王一全说:“有一天你正在街上溜达着呢,看正前方,看到一个熟人。”

  “什么熟人?”朱福勇问道。

  王一全手舞足蹈兴奋地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你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朱福勇连忙拉住王一全说:“你打住吧!都和我异父异母了,怎么还能是亲兄弟?”

  “这就是为了说明你和那人关系好。”王一全道。

  朱福勇说:“嗬!关系好就得说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王一全高声道。“你这兄弟复姓豆沙,大名小枣儿。”

  朱福勇说:“豆沙小枣儿?有叫这名字的吗?”

  王一全说:“有啊!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林子如果大,鸟儿类型多。”

  朱福勇说:“真够会抬杠搞理的。”

  王一全道:“豆沙小枣儿别名岳大群,人送外号东方必胜。”

  朱福勇道,“我听着倒是东方不败的意思。”

  王一全伸出大拇指,说:“呀!你可真是聪明。你怎么知道必胜和不败是近义词?”

  朱福勇说:“我读过小学,我懂这个。”

  王一全注视着朱福勇,伸出大拇指说:“中!中!没说嘞!”

  “行啦!别捧啦!你接着说我那枣儿兄弟吧!”朱福勇道。

  王一全说:“枣儿兄弟还有个外号,叫大熊,非常有才,能力非凡。”

  朱福勇说道:“怎么个能力非凡?”

  王一全说:“有一天,熊哥在被窝里放了个屁,竟然把自己熏晕了。”

  朱福勇高声“嚯”了一声,说:“把自己个儿都熏晕啦!”

  王一全说:“有一天天亮之后,熊哥的床上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情。”

  朱福勇问道:“什么事儿?”

  王一全满面愁色地说道,“窗外刚刚地打了个炸雷,熊哥那儿都凉了。哎,这可咋治。哎,凉了都。”

  朱福勇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一全说:“这是被吓死了吗?”

  王一全提高声音说:“尿床啦!”

  朱福勇高声道:“一个炸雷就吓尿啦!”

  王一全说:“豆沙小枣儿,熊哥,哦,也就是东方必胜,他非常聪明。”

  “怎么聪明了?”朱福勇问道。

  王一全说:“有一天,豆沙小枣儿和一个叫三瘸子的烟鬼开车碰刮了下。”

  朱福勇说:“哎呀!开车刮擦啦!”

  王一全言道:“豆沙小枣儿跳出车来,聚精会神地看了看,又从车里拿出一瓶茅台,对那三瘸子说,“哟呵?你没受伤啊!可以啊!人没什么事就好。老哥,来来来,喝一口压压惊。”

  “还要压惊?”朱福勇说。

  王一全道:“那得压惊啊!三瘸子接过酒,豪爽地喝了几口,把酒递给豆沙小枣儿,“兄弟,这酒着实的不错。来,你也来喝几口啊!感情深,一口闷。来!来!来!”

  “哟呵?这是要喝起来吗?”朱福勇盯着王一全道。

  王一全打着手势说:“东方必胜,熊哥,哦,就是豆沙小枣儿说,“不了,我现在不喝,等交警来了处理完事儿再说。””

  “熊哥这人什么人性啊?”朱福勇高声言道。

  王一全打着手势说:“枣儿哥聪明啊!有句话叫、叫、叫牛魔王对天放屁。”

  朱福勇道,“怎么讲?”

  王一全朗声道:“牛气冲天啊!”

  朱福勇高声说:“什么牛气冲天?损不损啊?”

  王一全说:“这里得给大家伙说一下。”

  朱福勇道:“说什么?”

  “不只是你穿越了,我也穿越了。”王一全说。

  朱福勇道:“哦,你也穿过去了。”

  王一全言道:“对啊!我也穿越了。”

  朱福勇道:“你穿越过去成为了什么人?”

  王一全说:“穿越过去,我是一名厨师,国家一级厨师。特别擅长包面馅儿的包子。”

  朱福勇高声道:“什么面馅儿的包子?那不就是馒头吗?”

  王一全说:“哟呵?你这个智商可以啊!你那药别停啊!”

  “谁吃药了啊?”朱福勇说。

  王一全说:“有一天早晨,刚睁开眼睛,我想起来一件事儿,我要去趟医院,得去一趟。”

  朱福勇疑惑地问道,“去医院干什么?”

  王一全快速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有事儿啊!我、我穿衣服,上厕所,我刷脸洗牙,我……”

  朱福勇匆忙拉住王一全打断他道:“嘿!嘿!你打住吧!刷脸洗牙?你这是刷驴啊还是刷马啊?”

  王一全瞪着朱福勇道:“你看你这个素质。说的这个话,真没有文化水平。”

  朱福勇说:“怎么了?不是你说的刷脸洗牙吗?”

  王一全说:“对啊!有问题吗?”

  朱福勇说:“说反啦!不是刷脸洗牙,是刷牙洗脸。”

  王一全说:“这、这有区别吗?”

  朱福勇愣了片刻,说:“没、没有区别吗?”

  王一全说:“都是四个字,动宾动宾式短语,有啥不可以的?”

  朱福勇注视着王一全说:“你还真会抬杠。”

  王一全说:“我穿衣服,上厕所,刷脸洗牙之后,匆匆忙忙带好钱包、手机、钥匙,快步出门。”

  朱福勇说:“怎么这么急?”

  王一全说:“怎么能不急?我刚睡醒的时候,想起来一件事儿,是急事儿啊!”

  朱福勇说:“对!对!你刚才就说了。到底什么事儿啊?”

  王一全手舞足蹈地言道:“我的前女友感冒了,我得特意买点儿东西去医院看她啊!”

  朱福勇说:“呀呵!你还很重感情啊!”

  王一全愤怒地说:“从那医院出来,气得我一肚子的气。不送还没事,送个礼送出麻烦来了。当着那么多医生护士,不给我留一点儿面子。欺负人啊!真欺负人啊!”

  朱福勇问道:“怎么啦?怎么这么生气?”

  王一全愤恨地说:“虽然说我是她的前男友,但也不至于把我打出来吧。把我打出来了也不要紧,连我特意为她买的东西都扔了出来!实在是太过分了!欺负人啊!”

  朱福勇说:“你到底买了什么?”

  王一全回道:“骨灰盒。”

  朱福勇高声“嚯”了一声,说:“活该!一点儿都不冤!”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