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6:14:2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29章。

第29章。

更新于:2014-11-29 21:32:00 字数:2237

  第29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4年9月4日19:29:09。

  志正元年六月十九日昼。

  神州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大狱戊号大堂之中。

  神州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大狱戊号大堂正坐端坐的是身穿官服的秦冠威,副座端坐的是身穿官服的郝成栋。

  十名文书小吏分居左右两侧,左侧五名文书,右侧五名文书。文书桌案之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秦冠威快速拿起惊堂木,重重地拍在桌案之上,向众扬武卫军士高声道:“带人犯!”

  话音未落,手戴手铐、脚带脚镣、肩负枷锁、身穿囚衣的一人被带到大堂摁跪在地。

  秦冠威厉声说道:“济南府长清县原知县富三山何在?”

  “小人在。”镣铐枷锁在身的富三山狼狈不堪地回道。

  秦冠威怒视富三山厉声说:“你说龚晨良是何人?堂上威严,不可胡言。”

  “是!龚晨良是我酒场上的一个朋友。此人是长清县富贾,家资颇丰。”富三山道。

  郝成栋说:“快快说出本年六月初九日凶杀案的前因后果。”

  “回大人的话:龚晨良之五姨太牟氏年轻貌美,(风)(流)成性。因为罪人与长清县富贾龚晨良的非凡关系,经常有来往,所以可以频繁见到他的成群的妻妾。一段时间之后,我逐渐便与龚晨良的五姨太眉来眼去,最后勾搭成奸,多次做下苟且之事。”富三山道。

  秦冠威说:“你为何要杀害龚晨良及其车夫老崔?”

  富三山说,“因为我和牟氏暗中定计,要做个长久夫妻,而且要侵占龚晨良家产。龚晨良的五姨太牟氏在龚晨良被杀半个月之前已经(诱)(惑)龚晨良写下文书,文书上写当龚晨良不在家时家产由龚氏代管。”

  秦冠威直视富三山正色说道,“牟氏(诱)(惑)龚晨良写下文书是你的主意吗?”

  富三山毕恭毕敬地说:“回大人:牟氏(诱)(惑)龚晨良写下文书是小的出的主意。都怪我财迷心窍。”

  “继续往下说。”郝成栋道。

  富三山说,“为了躲避律法制裁,我命令心腹手下假借鬼怪之名,杀掉龚晨良和车夫老崔以及马匹。做成阴兵杀人、厉鬼作祟的假象。”

  “你和济南府原知府苏进达有何关系?”秦冠威说。

  富三山吞吞吐吐地说:“这、这、这……”

  “这什么?这不是作死吗?”秦冠威厉声喝道。

  富三山神魂不定地说:“小人说,全说。罪人曾、曾是苏进达的心腹手下。他曾对小人有大恩。”

  秦冠威说,“六月十四日夜,在你的长清养廉宅,你和龚晨良的五姨太牟氏再次幽会。你的正房妻子前来捉奸。可有此事?”

  富三山惊诧万分地说,“这、这你们怎么知道?”

  秦冠威冷寒似铁地瞪着富三山厉声说:“别废话!我们知道的远不止这些!”

  富三山颤颤巍巍地说,“是,是。小的全都说。我的正房妻子是居住在长清县县城的安平侯的亲妹妹,那次正是她带着她娘家的亲戚前来捉奸。”

  郝成栋拿起一份文案看了须臾,问道,“你对历城县原知县闫铁男有何了解?”

  富三山思虑须臾,说:“闫铁男老贼贪婪成性,道德败坏,从一开始的稍微办些实事一步步堕入腐败深渊。”

  秦冠威道,“说下去。”

  富三山道:“闫贼久贪成“精”,胆大妄为。到后来,闫贼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银票金额的“本领”。对于别人送的达不到心中标准“重量”的红包,甚至会厚颜无耻地当面呵斥。”

  郝成栋看着一份文书厉声说,“关于闫铁男以狼肉为食物、以鹿血为饮料之事,你有何了解?”

  富三山身体猛地一颤,战战兢兢地说:“闫贼骄奢淫逸,厚颜无耻,败坏纲常,常以为以狼肉为食物、以鹿血为饮料可以壮阳补肾、延年益寿。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秦冠威急切地说。

  郝成栋看着犹犹豫豫的富三山说:“现在可以为你减刑的只有你自己的言行。你的生命掌握在你自己的口舌之上。”

  富三山沉思良久,道:“我、我曾受邀参加过闫贼举办的婴儿宴。就是我所知道的,闫贼至少吃过十三个婴儿。”

  闻听此语,郝成栋、秦冠威怒目圆睁,大为惊诧。

  秦冠威满面冰霜地说:“你是如何得知的?”

  富三山说,“我曾几次亲眼见过闫贼吃过婴儿宴。他曾劝说我们也尝一尝,可是罪人不敢。就在前些天,他曾亲口告诉我,他已经吃下十三个婴儿。”

  郝成栋严肃地对负责记录的十名文书说:“左右文书,此处一定要记录详尽清楚。”

  十名文书小吏异口同声道:“是!”

  ……

  志正元年六月二十日昼。

  神州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大狱丁号大堂之中。

  神州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大狱丁号大堂正坐端坐的是身穿官服的郝成栋,副座端坐的是身穿官服的秦冠威。

  郝成栋快速拿起惊堂木,重重地拍在桌案之上,向众扬武卫军士高声道:“带人犯!”

  话音未落,手戴手铐、脚带脚镣、肩负枷锁、身穿囚衣的一人被带到大堂摁跪在地。

  郝成栋高声道:“济南府历城县原知县闫铁男何在?”

  闫铁男无精打采地说,“罪人在。”

  “闫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秦冠威用奇异的眼神看着闫铁男说。

  闫铁男哆嗦着双手向秦冠威作揖,吞吞吐吐地说:“小人该、该、该死,罪、罪、罪该万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无耻老贼,你也有今天?”秦冠威怒目圆睁,指着闫铁男喝道。

  闫铁男体弱筛糠地说:“我、我……”

  郝成栋厉声说,“闫铁男,你的名下有多少别墅宅院?”

  闫铁男疯狂地震颤着说:“回、回大人:十、十五处。”

  郝成栋猛拍桌案,厉声斥道:“不对!是二十五处!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告诉你,既然我们敢在这里审你,我们就有足够的底气与证据。你这无耻蛀虫,你骗得了谁人?”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