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32:5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27章。

第27章。

更新于:2014-11-29 19:43:25 字数:2536

  第27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4年4月4日11:24:04。

  志正元年六月十五日昼。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县衙后堂正厅之内。

  济南府历城县知县闫铁男一边把玩着鸡血石一边对身边的师爷说:“最近有啥异常情况吗?”

  历城县知县师爷陈福印沉思须臾,说,“要说异常情况,最近附近的小商贩倒是多了起来。哦,也许,也许是我多想了。我们以静制动,料也无妨。”

  闫铁男踱了两步,斜视房梁说道:“以静制动如果实施不好,就可能成为坐以待毙。你是否知道有一个词儿叫做瓮中捉鳖?我可不想成为那鳖。”

  “老爷放心,不会出啥事的。”陈福印一边给闫铁男扇着扇子一边说。

  闫铁男长出一口气,捋捋胡子,说:“但愿如此。”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傍晚。

  苏予馨带领保镖玉红来到神州山东济南府历城县南城通衢客栈门楼之前。

  苏予馨对玉红说道:“对,就是这个地方。”

  “人家让我们进去吗?”玉红忧心忡忡地说。

  苏予馨说:“我是李大哥的朋友,他们肯定让我进去的。”

  说完,苏予馨就往客栈中走去。

  一名便衣打扮的扬武卫军士拦住苏予馨说:“这位姑娘,你找谁?”

  “我是李大哥的朋友,我叫苏予馨,我来看看。”苏予馨说。

  那名扬武卫军士说:“您在此稍等,请让我进去向李先生通报。”

  苏予馨气得嘟嘟嘴,说:“让我在这等啊?哎呀,李大哥哪里那么多规矩?”

  “小姐,人家让等你就等吧!”玉红说道。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傍晚。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南城通衢客栈天字甲号客房之中。

  李乾宇正在阔幅纸张之上提笔写画着行动流程。

  大壮推门进来,向李乾宇抱拳道:“先生,苏予馨来了。”

  李乾宇忽地愣了一下,匆忙说道,“是她一个人还是跟着什么人?”

  “据客栈守卫说,跟着一个丫鬟。”大壮说。

  李乾宇微微点了点头,说:“所有问题都已经清楚了。哦,让那丫鬟暂时留在厅堂,让苏予馨过来。我正好有话告诉她。”

  “遵命!”大壮抱拳道。

  大壮准备跨步离开。

  李乾宇忙说:“哦,等一下。”

  “先生,还有什么命令?”大壮拱手问道。

  李乾宇说:“等到苏予馨一进来,就向秦冠威传达命令,命令他率便衣卫队秘密逮捕苏进达,暂时秘密关押。哦,先不要查抄苏进达府,暂时派便衣卫队暗中监视。”

  大壮抱拳道:“遵命!”

  李乾宇说:“去吧!”

  大壮快步出门而去。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傍晚。

  苏予馨在大壮的带领下来到天字甲号客房房门之外。

  大壮对苏予馨说:“予馨姐,李先生在里边等你,他有话告诉你。请进。”

  苏予馨点了点头,推开了房门,跨步进去。

  苏予馨向房间跨进第一步之时,房间之中的李乾宇正端坐在高椅之上书写着一封书信的封面。

  李乾宇一边收起信件一边对苏予馨说道:“予馨,你来了。”

  “李大哥,几天不见,一向可好?”苏予馨说。

  李乾宇说:“很好。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苏予馨急切地说。

  李乾宇犹豫良久,说:“此时此地,如果我允许你问我一个问题,那么,你会问我什么问题?”

  苏予馨目光如炬地注视着李乾宇说:“李大哥,您能不能告诉我您到底是做什么的?”

  李乾宇将手中的纸张放在书桌上,长叹一口气,说:“予馨,其实我已经猜到你要问这个问题。”

  苏予馨又向李乾宇走近一步说:“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

  李乾宇长叹一口气,左右踱了两步,轻声说:“我是朝廷派来巡察山东的官员,秦冠威是我的副手,我身边的那些人都是我的手下。”

  苏予馨虽然设想过这种回答,但是,当她亲耳听到这个回答时,她还是感到很惊奇,愣了起来。

  李乾宇注视着苏予馨说:“予馨,你怎么了?”

  苏予馨被李乾宇的问话提醒了起来,恍然说:“哦,没事。我、我是不是再也不能叫您李大哥?”

  李乾宇微微一笑,说:“能!别人不可以,你可以。”

  苏予馨说,“我曾经猜想过你的这种身份,当你自己说出来时,我还是很惊奇。”

  李乾宇沉默许久,长叹一口气,说:“你应该知道钦差大臣的权力和义务。”

  “嗯。我知道。”苏予馨说。

  李乾宇说:“我们已经调查清了所有进入我们视线的问题,即将进入收网阶段。”

  “李大哥,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说说其中的事情。”苏予馨说。

  李乾宇说:“予馨,在我给你说那一系列事情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

  苏予馨犹豫良久,道,“时候到了,我会告诉你的。哦,李大哥,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就告诉我所有事情。我让玉红回家里边告诉我爹娘,就说我住在姑妈家里边了。今晚不回去了。”

  “那么,如果你明天回家时发现你那个原来的家再也不是你的家。怎么办?”李乾宇意味深长地说。

  苏予馨一愣,说:“李大哥,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乾宇说:“哦,没、没事。”

  “我现在就下楼去告诉玉红了啊!”苏予馨说。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夜。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南城通衢客栈天字甲号客房之外,几名便装扬武卫军士尽职尽责地守护着房门。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夜。

  客房之内,李乾宇笔直地站立着,正在凝神注视着那幅固定于墙壁上的山东地图。

  此时此地的李乾宇,表情郑重,目光如炬,头发束起,身着紫黑圆领束袖袍,腰束镶绣物图捷行带,脚着高腰黑布硬底靴。

  “李大哥,你怎么还不给我讲那些案子具体的事情呢?我一直在等着呢!”一个女孩的声音在李乾宇不远处响起。

  李乾宇将目光从地图上移开,进入他的视线的正是苏予馨。

  “好吧!我先给你说燕家坳血案的真相。”李乾宇说。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夜。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南城通衢客栈天字甲号客房之外,便装扬武卫军士们仍然在尽职尽责地守护着房门。客栈之中的柳树枝叶随风起舞,虫鸟啼鸣。

  ……

  志正元年六月十八日夜。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南城通衢客栈天字甲号客房之内。

  李乾宇说,“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

  苏予馨愤怒地瞪着眼睛,攥紧双拳,说:“一群为非作歹之徒。可恨!”

  “今天,我就先说这些。到了明天,我再告诉你另外的事情。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去内室休息。”李乾宇说,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