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4:41:3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16章。

第16章。

更新于:2014-06-29 16:55:14 字数:3483

  第16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3年4月5日16:16:16。

  志正元年六月十一日。黄昏。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玉函山燕家坳。

  阚越与覃冲拔出佩刀似是两只纸鸢从墙上风驰电掣般飞跳下来。两个人影闪过,阚越、覃冲二人飞身来到被称作“霸哥”的那人两三丈远之处。霸哥等人被吓得面无血色,连退好几步。

  阚越紧握佩刀,手指霸哥厉声而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你是人是、是鬼?”霸哥一边伸手去握刀一边战战兢兢地说。

  阚越冷冷一笑,高声说:“我是你大爷。”

  “你、你胡说,我、我大爷早、早就死了!”霸哥哆嗦着手臂吞吞吐吐地说。

  覃冲保持高度警戒地说:“识相的,放下手中的武器,跪地受缚!”

  “如果想见血,你们尽可以动手!”阚越目视前方之霸哥而道。

  恰在此时,此院落与房屋之中的人手握刀柄,尽皆会聚到霸哥之身后方。

  霸哥用颤巍巍的手擦了擦脑门的汗珠,面具警戒之色地又缓缓地后退了两步。

  常胖子向霸哥附耳说道:“霸哥,我们该怎么办?”

  “跑!”霸哥哆嗦着脑袋低声说。

  常胖子疑惑地说:“霸哥,我们这么多人为什么要跑啊?那得多丢人啊?”

  那霸哥猛地一愣,似是恍然大悟,紧接着低声说:“对啊!我们二十多个人儿呢!怕他个鸟蛋?”

  阚越又向前跨了一步,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嘴,厉声高喊道:“嘀咕个甚么玩意儿?”

  “商量完了吗?”覃冲提刀,向前跨出一步,跟上阚越,冷冷地说道。

  霸哥猛然抬头挺胸说道:“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别叽歪!你没资格问!”阚越厉声道。

  覃冲向阚越使了一下眼色,对那霸哥说道:“问吧!你可以问,但是,我们不一定愿意回答你。”

  “哈哈哈哈!”霸哥一阵狂笑,说道:“看你个小盛样!”

  “别废话,你要问什么?”覃冲冷冰似铁地说道。

  “你们说是二大还是二十大?”霸哥较方才抬高声音说道。

  阚越一愣,面露轻蔑之意地说:“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啦?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知道。”

  霸哥冷冷一笑,用手弹了弹了明晃晃的刀身,镇定异常地说:“小时候,我的脑袋确实被驴踢过,可是没有落下病。这真可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阚越鄙夷地一笑,说:“别扯淡。你想说什么?”

  霸哥扭了扭手腕,笑了笑,一边打着手势一边说:“那次被驴踢过之后,我的头痛病就好了一大半。得多谢那头驴啊。”

  常胖子伸出大拇指说道:“霸哥福大命大造化大。霸哥的大爷现在是太上老君的车夫。”

  霸哥点了点头,说:“胖子,你说得靠溜。”

  “什么他娘的乱七八糟的?吹牛连眼都不眨。”阚越冷冷地说道。

  霸哥长舒一口气,煽情地说:“驴大夫是个好大夫,真可说是我的再生父母,重长爹娘。”

  阚越“呸”了一声,异常不屑地说:“人不要脸,竟然还谝。”

  霸哥愤怒地高声吼道:“你说的是我吗?”

  “你个孬孙,你看我是在自我介绍吗?”阚越厉声道。

  常胖子躲在霸哥身体侧后方吼道:“你露啥味?你以为你是谁?不要点儿熊脸!”

  覃冲用手指着常胖子愤愤地说:“癞皮狗插扫帚,你充啥大尾巴狼?”

  “你、你拽、拽啥拽?”常胖子结结巴巴地说。

  “你算哪根儿葱?滚!”覃冲厉声言道。

  霸哥对常胖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又瞥了一下四周,淡定地说:“还是那个问题:你们觉得是二大还是二十大?”

  “什么意思?”覃冲瞪着霸哥等人说道。

  霸哥扭了扭脖子说:“你们是二,我们是二十。蠢货,还不明白吗?”

  阚越沉思须臾,鄙夷地说道:“二十又能咋样?一群乌合之众!”

  “虾兵蟹将,残兵败将。”覃冲抬头仰视天空镇定异常地说道。

  霸哥又猛地拉着常胖子后退几步对他附耳低声说:“他们好像不怕啊!”

  常胖子眼球提溜溜转了几圈,低声说:“先打吧!让所有人一起上,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霸哥点了点头,卯足劲儿对其余手下说道:“所有人都给我动手!擒住这两个毛贼,重重有赏!”

  话音方落,霸哥的众多手下一边抱拳一边高声回复道,“霸哥放心!”

  只闻得其声洪烈,振聋发聩。眨眼之间,众蒙面人各自挥舞着佩刀似是猛虎下山、巨鲨出海一般向阚越、覃冲二人袭来。转瞬之间,刀阵森然,杀气毕现。

  阚越对覃冲高声快速说道:“覃冲,动手!”

  覃冲快速点头,弹地而起,飞脚踢向一个袭来的蒙面人。

  阚越和覃冲对付众多蒙面人,此场面激烈异常,金属兵器相撞之声,众人呼喊(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霸哥和常胖子在一旁一会儿观望一会交谈。众蒙面人围攻范围之内的阚越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那时节也来不及思索,也无需理会他们在说什么。

  阚越挥起长刀,单脚点地,似是一个羽箭冲向那霸哥。阚越对准霸哥右臂用大力气挥刀斩去。常胖子眼见大事不好,一把将霸哥推开。阚越万分生气,伸出左掌,猛地向常胖子脑门便是一掌。“砰”的一声响,身体肥硕的常胖子翻身摔了个跟斗。重重摔在地上的常胖子吼声如雷,肥拳捶地,泥坑顿现。

  霸哥醒过神来,挥刀来斗阚越。常胖子来不及擦去脸上的血迹,挥舞着兵器又向阚越扑来。

  霸哥只顾阚越,没有留神在众人兵器围攻之下的覃冲。覃冲冲破众人夹击,移身动形,一脚踢向霸哥后背。他这一脚使了七成力,将那霸哥踢得在地上翻滚了五圈儿才停下。霸哥停下之后,猛烈咳嗽起来。咳嗽一次,一口鲜血喷迸出来。霸哥几名蒙面手下匆忙过来照看其首领。

  阚越一边斗着常胖子一边高声赞道:“覃冲,真有你的!踢得好!”

  话音方落,另外几名蒙面人似是发了疯的豹子一样,高声呼喊着来斗覃冲一人。

  常胖子刀劲儿十足,只不过准确率甚差。常胖子较阚越身材肥硕甚多,不几个回合便已经是气喘吁吁。常胖子回望身后空地,似是想后退几步稍事缓息。

  常胖子一边侧身后逃一边气喘吁吁地高声对阚越说道:“我这热得满头大汗,要到后边草地上歇息歇息。”

  “一点儿熊脸不要!”阚越一边追击一边厉声道。

  按下阚越这边不表,暂看覃冲那边。

  覃冲手脚灵活,心急眼快。一名蒙面人挥刀斩向覃冲脖颈。覃冲不慌不忙地侧身开,右手挥刀直砍另外挥刀邻近的蒙面人手臂,左手自上而下斜掠,“嚓”的一声,斩在刚才斩向自己脖颈的那人腰间。这一斩,他特地多用几成力。那被手掌斩中之蒙面人六神无主地向前冲出几步。只见此蒙面人脚步蹒跚,眼神无光,缓缓地住下脚来。再看他的裤子,已经是潮湿一片,其所立之地,已经成为人造湖泊。原来,他惊恐过度,才至于此。几名蒙面人受伤倒地,几名蒙面人怯懦徘徊,几名蒙面人纵跃奔逃。唯独剩下几名蒙面人坚持和覃冲厮杀。

  按下此处暂且不叙。再看阚越与常胖子那边。

  阚越抢先常胖子三招,左手一挽,已抓住了常胖子后襟。常胖子大喝一声,其声洪烈,直刺天际。阚越右手持刀,以风驰电掣之速夺下常胖子手中兵器,猛抛于远处井沿附近。

  眼看阚越将要取胜,却不料常胖子咸鱼翻身,似是神灵突然附体。常胖子竟一把下掉阚越手中武器,将阚越抓举起来,高举过头。常胖子高擎着阚越缓缓地在地上转着圈子,阚越也随着常胖子的转动而转动。

  这一举动当真非同小可。只见那已然受伤在地的霸哥兴奋得拍手叫好,挣扎着爬起来,欢呼助威,一蹦三尺高。

  常胖子向霸哥投去灿烂的笑容,兴奋地说:“霸哥,小的一会儿就会把这货转晕。”

  “你可别把你自己个儿也转晕喽!”霸哥用关怀的眼神看着常胖子说。

  常胖子一边转动阚越一边说道:“没事儿,咱就是练这个的。”

  霸哥重重地点了点头,猛烈晃动拳头呈兴奋之状说道:“好胖墩儿!真他娘有你的!没给老子丢人。”

  “霸哥,您放心,有我在,这个把人还不够塞牙缝的。”常胖子得意洋洋地回道。

  霸哥擦了擦嘴唇上的血迹,猖狂地说:“好!说得好!”

  他万分得意地舒展舒展身体,又说:“我以为这小子多他妈厉害,原来这么不禁打!真是面捏的。真的是很让我失望。”

  常胖子放声狂笑,用九牛二虎之力气紧抓阚越左腿,快速地转起圈儿来。突然,常胖子环眼一瞪,将阚越向东边石墙狠狠地甩去。

  “好!甩得好!”霸哥高声挥舞着拳头高声喝道。

  此时之他,已然变得血脉贲张,激动异常,似是整个人都要沸腾一样,甚至身上的衣服都在为了配合他的欢呼雀跃而荡漾起舞。

  被猛甩出去的阚越,一声断喝,双掌齐出,推住石墙。如此两掌,才免得血肉模糊之下场。

  常胖子根本没有继续往东边石墙处再看一眼,只是气喘吁吁地看着正在被几名蒙面人围攻的覃冲,放声狂笑须臾,傲慢非常地道:“一个已成肉饼,一个就要成为麻花。”

  常胖子“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之后缓了缓神异常满足地说道,“痛快!真他娘的痛快!”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