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50:1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13章。

第13章。

更新于:2014-04-29 23:10:46 字数:3851

  第13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3年1月2日13:28:15。

  志正元年六月十一日。

  电闪雷鸣,狂风肆虐,暴雨如注。这是一个彰显着恐怖肃杀气息的白昼。

  神州山东济南府历城县南郊鸡公山深山之中的一座古庙,孤独寂寥地接受着风雨雷电的洗礼。此庙残破已久,院内长满了蒿草,庙堂之内布满了蛛网,供桌之上满是灰尘。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一位直挺挺地站立在庙堂正中的年轻男子口中传出。

  此年轻男子用洪亮而且穿透力极强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只见此人身材魁梧,身体健壮,眼神冰冷,一身蓝装、一双重靴。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冠威。

  秦冠威说完话,古庙正堂房梁之上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呕哈哈哈哈啊哈”。

  秦冠威冷冷一笑,镇定自若地说,“你的任何笑声都掩盖不了你内心的胆怯。”

  房梁之上传出怪异的声音:“你在说我吗?”

  “你这是明知故问吗?”秦冠威轻蔑地说。

  “从山下地藏庙,阁下就一路追随在下而来,来至此深山古庙,真可谓劳苦功高。”房梁上传来阴森诡异的声音。

  秦冠威缓慢地将右手伸至身后,触及到“夺魂刀”刀柄,满面冰霜地言道:“你的话太多了。我已经彻底被你激怒。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只不过我想给你一个自己跳出来忏悔的机会。”

  “我为什么要忏悔?”房梁上又传来男人的声音。

  秦冠威短叹一口气,满脸怒色地说:“行迹如此可疑,这难道不应该忏悔?”

  房梁上继续传来那个声音:“忏悔不一定有泪,有泪不一定是忏悔。”

  秦冠威收住怒色,冷冷微笑道:“和你多说那么多,你应该感到知足。好吧!动手吧!手中的兵器才是最好的交流工具。”

  神秘人物诡笑一阵,道:“这是我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对于你如此慷慨的褒奖,”秦冠威道,“我是不是该道谢一声?”

  “动手吧!”神秘人物道,“我真的很想见识见识你的功夫。”

  “那好,我只有用手中刀来和你沟通了。”秦冠威冷冷地说。

  与此同时,秦冠威缓慢地从刀鞘中抽出刀身,一阵寒光使饱经沧桑的庙堂佛像黯然失色。

  庙外电闪雷鸣,狂风肆虐,暴雨如注。庙内气氛紧张异常,空气中弥漫着刀剑寒光相袭的气息。

  秦冠威一抖刀身,寒光挪影。

  接着,他泰然自若地说:“动手吧!我想知道,今天谁可以最后站在这里。”

  神秘人物在庙堂房梁之上用诡异的腔调说道:“这个问题毫无悬念。哼!当然不是你。”

  “此时此刻,我只想知道是你大言不惭的嘴疯狂,”秦冠威稳持钢刀直指右侧道,“还是你手中的兵器疯狂。”

  房梁上又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相信我的话,他们都不会令你失望。”

  秦冠威冷冷一笑,眼睛里发射出寒寒的杀意,愤愤地说:“言多无益,动手吧!”

  “你好像很急于去死啊?”神秘人物冷冷地说。

  秦冠威怒目圆睁地说:“我只想知道今天我能否杀死你。”

  神秘人物狂笑一阵,用异样的腔调言道:“那你恐怕要带着失望去丰都了。”

  秦冠威注视刀尖,稳稳地站着说:“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和你废话,我的刀也不同意和你废话。”

  神秘人物道:“我敢确定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说的倒数第几句话。”

  秦冠威鄙夷地一笑,厉声言道:“你现在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需要知道你已经彻底激怒了我,彻底激怒了我的人除了死,没有其它任何选择。”

  话音刚落,秦冠威手持“夺魂刀”一个飞身,弹跃至房梁之上。顿时,一阵兵器相接之声从房梁传来。

  只见神秘人物面着青铜面具,身穿重紫敞袍,后披黑色披风,手持竹节长刃夺。

  神秘人物招架秦冠威重刀须臾之后,弹退至佛像之上,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秘人物用傲慢的强调说:“你不错,很不错。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哼!徒劳无功!”

  秦冠威冷冷地盯着神秘人物,高声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神秘人物摆出兰花指的动作,冷寒似冰地说:“我不是谁,我只是一个影子。我不会死,因为我从来没有活过。”

  秦冠威愤愤地说:“你到底是谁?”

  神秘人物迅速将竹节长刃夺收于后背,以移形换影之功抽出腰间软剑。

  青铜面具人长叹一口气,愤怒异常地说:“天下女子千千万,更有背叛万万千。这个世界上素冇情义,只有利益。”

  正在秦冠威思忖此话之际,神秘人物持剑来袭秦冠威。秦冠威一个迅速抽身,跃至破旧不堪的供桌之上。神秘人物再次持剑向秦冠威飞身而去,其剑,剑气袭人,使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秦冠威反手以刀拔剑,将重刀平举当胸,目光始终不离刀尖。

  神秘人物一掌向秦冠威小腹袭来,秦冠威知道这是一只可怕的手,却隐隐约约地看到此布满老茧的手掌却隐隐约约地折射着秀气的信息。

  秦冠威暗暗思道:“怪哉。”

  在秦冠威思虑之时,神秘人物之锋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秦冠威之咽喉。剑还未到咽喉之位,森寒异常之剑气已刺碎了雨幕中滚来的通凉至寒的空气。秦冠威眼见剑尖刺来,大惊失色,豆大的汗珠滚下额头。他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背脊已贴上了一根布满蛛网尘土的堂柱。

  神秘人物冷冷地说:“在这个世界上,能躲得过这一剑的不超过六个人。”

  秦冠威聚精会神地说:“我是不是应该为你的评语感到自豪?”

  “你没有任何必要感到自豪,因为我相信你再也没有这样的运气。你即将变成一具尸体,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人即将成为尸体之时,是没有必要自豪的。”神秘人物昂首挺胸地说道。

  神秘人物镇定运气,理顺剑路,霎时,周围方圆三丈之内,却已在剑气笼罩之下,无论任何方向闪避,都似已闪避不开的了。青铜面具人弹跳飞身,持剑袭去。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四溅,似是一截金属落入堂地。

  面戴青铜面具之人扫视堂地,一阵冷笑之后,洋洋得意地说:“我说过,你不会再有得胜的机会。”

  落地之物不是其它之物,恰是秦冠威之重刀。

  神秘人物瞅着落地之刀,放声冷笑片刻,道:“从房梁上现身吧!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相信我的话,你已经无力改变你失败的结局。”

  话音未落,令神秘人物惊骇异常的是,秦冠威手持长柄短身刀快速向神秘人物袭来。秦冠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拨掉神秘人物手中兵器,以出神入化之速度将刀身架在神秘人物的肩上。神秘人物大吃一惊,却已在秦冠威的短刀控制之下。

  秦冠威道:“你是不是感到很吃惊?”

  “我很少感到吃惊,这一次例外。”神秘人物道。

  秦冠威道:“说,你到底是谁?”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里为什么还有兵器?”神秘人物诧异地说道。

  秦冠威说:“这不是问题。只有一句话,不要永远相信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可能会欺骗你。”

  “什么意思?”神秘人物道。

  “这很简单。”秦冠威说,“我假使我的刀落地只不过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真正的危险是从未现身的兵器。”

  “你可真是太狡猾。”神秘人物愤恨地道。

  他的话饱含怒意,这怒意附着在他一字一顿吐出的每一个字上。

  “哼!狡猾?这是智慧!”秦冠威斩钉截铁地说,“自己长着个猪脑子,却怪别人太聪明。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天理?”

  神秘人物用阴阳怪气的口气说,“你好像很得意啊?”

  “我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和你废话。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秦冠威愤愤地说。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我即将和你说再见这就足够了。”神秘人物冷笑须臾,道。

  秦冠威“哦”了一声又道:“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出,你能逃得出我的刀口。”

  神秘人物道:“就在你把刀架在我的肩上那一刹那,只要你的刀身稍稍一动,我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可是,只要你给了我机会,就甭想留住我。”

  “哼!大言炎炎。你自负的话语包藏着你胆怯的心。”秦冠威蔑视地说。

  神秘人物冷笑片刻,说道:“任何说我大言不惭的人,最后见识到的都是自己愚蠢的心。”

  秦冠威冷冷地说:“言多无益,唯行证力。”

  ……

  志正元年六月十一日昼。

  庙外。

  雨过天晴,天边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群山之中的溪流,其两岸尽皆迎着郁郁葱葱的树木,日光照耀,似是披上玫瑰色的丽装。远处东鱼江之上,翻动的波浪闪闪发光,犹如少女之眸,使人心潮激荡。江山似锦,风景如画。艳丽的玫瑰花、山茶花、攀藤花散发出阵阵芳香!狂暴的大自然似乎要把整个人间毁灭,然而,暴雨之后,它带来的却是更加绚丽的白昼。

  ……

  志正元年六月十一日昼。

  庙内。

  神秘人物“唉”了一声说:“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你似乎很有雅兴。”秦冠威道。

  神秘人物道,“雅兴谈不上,我只是随便说说,烘托一下你我相处的气氛。雨过天晴,万灵归复。秦将军,在下要和你说再见了。”

  “如果你的功夫足够好的话,你尽可一试。”秦冠威冷森森地说。

  话音方落,神秘人物一个飞身挪步向庙外逃去。秦冠威大悔自己疏忽大意,忙向庙外追去。他施展功夫到达庙外矮墙之上,却早已不见神秘人物之踪影。正在秦冠威细思之际,他脚下之墙猛地震颤,犹如山崩地裂一般。秦冠威尚未来得及施展轻功离开,已然随着矮墙塌陷进去。矮墙和秦冠威陷入地下须臾,附近古树之上闪出一个黑影,正是那面戴青铜面具之人。此人一阵刺耳的冷笑之声打破了山林的沉寂。

  须臾,神秘人物又用盛气凌人的语气道:“哼!秦将军,秦冠威,在你的世界里只有入,而永远不会再有出。自己长着个猪脑子,却怪别人太聪明。哼!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才是最合适不过。”

  言毕,神秘人物一个弹地飞身,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