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6:01:5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周凯文集
  4. 第7章。

第7章。

更新于:2014-03-11 16:00:07 字数:3854

  第7章。

  作者:周凯。

  定稿时间:2012年7月23日13:48:14。

  志正元年六月初十日昼。

  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县城西街市集外。

  在疏林薄雾中,掩映着几家茅舍、草桥、流水、老树和扁舟。四五个脚夫赶着几匹驮带着货物的毛驴,向市集中走去。一片柳林,柳枝跃舞,极尽秀容,传达着鲁地夏之风韵。路上一顶蓝呢四抬轿子顺着曲折的小路向市集前行着,这轿子轿顶装饰着杨柳杂花,内坐一位妇人。此轿之后跟随着赶脚的、骑马的、挑担的。

  路边的一颗大柳树下,一个身穿白衣手拿折扇的少爷模样的年轻人和另外一个头陀模样的人正在休憩。手拿折扇的年轻人瞅着头陀穿着的人低声窃笑,而且时不时东张西望一下。

  头陀模样的人一脸茫然地说:“小姐,您笑什么哪?”

  被称作“小姐”的人仍旧是笑,与此同时说道:“本少爷没笑你,没、没笑你。”

  “那你笑谁?”头陀模样的人满脸疑惑地说。

  被称作“小姐”的人用扇子挡了挡笑脸,又移开扇子,瞅了瞅那顶远去的轿子说:“你看刚才那个坐轿子的小少妇多恣儿。哦,玉红,你说是不是啊?”

  “哎呀,予馨大小姐,我怎么知道她恣儿不恣儿?我又没坐过。”玉红思忖须臾说。

  予馨扇了扇扇子说:“那你说是坐轿子好玩儿,还是抬轿子好玩儿。”

  玉红听了予馨的话,道:“那肯定是坐轿子好玩儿了。”

  予馨围着玉红转着圈子说:“听说,早晨坐轿子可能会把晚饭颠出来哎。哦,应该是先颠出来今天的早饭,再颠出来昨天的晚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挺吓人的呢!”

  “啊!小姐,您说的好恶心啊!咋会颠出来呢?”玉红脸色乍变呈惨绿色,道。

  予馨郑重其事地说道:“你想啊!坐轿子和坐马车、坐船是不是有类似之处,既然坐马车、坐船都可以颠出来晚饭、早饭、苦胆水之类的,那坐轿子也一定可以颠出来。”

  “哦,小姐,到您出嫁的时候您也要坐轿子呢!”玉红道。

  予馨停下脚步,将折扇合起,说:“本少爷才不嫁人。”

  “那老爷、太太才不愿意。”玉红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予馨盯着玉红的衣服说。

  说完,她又低声笑了起来。

  玉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生气地说:“我就知道你在笑我,刚才你笑的就是我。小姐,你说是不是。”

  “你穿这身行头挺合身的。呵呵!我没有笑你,是在笑你的衣服呢!”予馨笑道。

  玉红说:“那还不是一回事儿。还不是你让我穿的。”

  “走吧!市集就在前面。快去溜溜弯儿吧!”予馨拍了拍玉红的肩膀说道。

  ……

  宇宙之神州山东省济南府历城县县城西街市集。

  历城西街市集是济南城比较大的商业街,位于紫韵坊旁,街市繁华,买卖铺户、街头摊档鳞次栉比。

  集市很热闹,一整条街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子,有卖菜的,卖饰品的,卖布的,卖瓷器的……

  夏风拂动柳枝,红墙绿瓦,雕梁画栋,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好一番热闹景象。

  大清河纵贯历城西街市集,是府城漕运枢纽,商业交通要道。大清河河道一带区域,放眼望去,人烟稠密,粮船云集。人们有的在茶馆休息,有的在看相算命,有的在饭铺进餐。还有“郇家纸马店”,是卖扫墓祭品的。河里船只往来,首尾相接,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有的靠岸停泊,正紧张地卸货。

  横跨大清河上的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木质拱桥,它结构精巧,形式优美,宛如飞虹,故名之为虹桥,又名清虹桥。

  又一阵清脆响亮的吆喝声从装饰品货摊传来,河边的老槐树上的几只鸟儿欢呼雀跃。

  一辆独轮车从桥上驶过,向米粮市场而去。须臾,一只大船行至桥侧,欲从桥洞北去。船夫们有用竹竿撑的,有用长竿钩住桥梁的,有用麻绳挽住船的,还有几人忙着放下桅杆,以便船只通过。邻船的人也在指指点点地似乎是在大声吆喝着什么。船里船外都在为此船过桥而忙碌着。虹桥之上,路人也伸头探脑地在为过船的紧张情景捏了一把汗。

  此地是名闻遐迩的虹桥码头区,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是府城名副其实的一个水陆交通的会合点。

  热闹的市集街道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等等。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扎“彩楼欢门”,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众人之中,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轿子、骆驼、牛马车、人力车、太平车、平头车等形形色色的交通运载工具也成了市集之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予馨和玉红二人在市集街道上悠闲地溜达着,予馨手中的扇子时不时地扇动着。

  予馨长舒一口气,高兴地谓玉红道:“好热闹啊!说实话,好久好久没这么玩儿过了。”

  “是啊!”玉红回答说。

  “咦,怎么有点儿饿了?买点儿东西吃不?”予馨向北远望着说。

  玉红道:“小姐,刚吃饭一眨眼功夫,你就又饿了?”

  “我不仅饿了,还渴了呢!看着什么东西多好吃多好吃,那都是虚的!真正品尝到的美味才是实的。你说是不是呢!”予馨手握折扇道。

  玉红点了点头,说:“好吧!”

  恰在此时,前方不远处的一队五大三粗的汉子殴打一个老汉的景象映入了玉红的眼帘。

  玉红忙指着前方对予馨忙说:“小姐,您快看!”

  “哼!欺负人!玉红,走,教训教训他们!”予馨斩钉截铁地说。

  “他们人多啊!”玉红说,“十多个呢!”

  予馨理了理衣服,高声说道:“走!你练过一点,他们不就是人多吗?走!”

  玉红微微点了点头,随予馨向前走去。

  ……

  菜摊旁,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仍旧在拳打脚踢着卖菜的老汉,嘴里嘟囔着、谩骂着。

  予馨抿了抿嘴,抓着玉红的胳膊高声喊道:“都给本少爷住手!”

  众人住手,将视线转向予馨。

  一个领头的长着络腮胡须的胖脸汉子对予馨说道:“你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予馨冷冷一笑,用扇子指着那胖汉子说:“明知故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胖汉子趾高气扬地说:“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我在此地说一不二这就足够了。”

  一旁的一个老妇人低声向予馨说道:“他们是这一带的地头蛇,这个人外号叫大熊,人称金刚熊。是吓唬小贩收地头税的。欺负人哪!”

  玉红低声对予馨道:“小姐,咱们还是别管了。你看他那身膘。”

  予馨紧紧地抓着玉红结实的胳臂,抬高声音说:“他们为什么要把钱给你?你是谁?”

  胖汉子“哼哼”一笑,满脸的横肉疯狂地抖动着。

  他又捡起摊上的胡瓜咬了一口,嚼了嚼咽掉,趾高气昂地说:“我奉劝恁一句,别狗吃麦苗露羊味,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弄不好是要惹火烧身的。”

  予馨低声在玉红耳旁耳语片刻,对胖汉子道:“看到我身旁的这位头陀师傅了吗?实打实的练家子!武林上响当当的大人物。”

  说完,予馨对玉红道:“长老,收拾收拾这几个不开脸的地头虫。”

  玉红点了点头,向众人走去。

  胖汉子抠了抠鼻子,抿了抿嘴,说:“我的这些小弟也不是吃素的,哼,也都是练过个把月长拳短打的。弟兄们,尅他!”

  话音方落,一场打斗开始了。

  大清河上,货船、客船仍旧不知疲倦地航行着;大虹桥上,马车、驼队依然兴致盎然地忙碌着。

  菜摊处。

  玉红双手难敌众拳,已然是呈现下风。一光脊梁汉子一脚飞来,玉红被踢到在地。众人忙将玉红捆缚起来。

  予馨眼观此状,大惊失色,用颤抖的声音对玉红说:“玉红,是、是我害了你。”

  胖脸汉子“哈哈”大笑,皮球一样的大肚子疯狂地晃动着,须臾,他又一手拿着大蒜一手拿着茄瓜说道:“哼!你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你还替古人担忧!”

  玉红冲予馨大声喊道:“少爷,快跑!不要管我。”

  两个胖脸汉子的手下缓缓地向予馨靠近着,与此同时做着摩拳擦掌的动作。

  一个打手蛮横地说:“小子,只要你叫我们的大拇指头儿一声爷爷,我们就可以放过你。”

  予馨慢慢地向后退着步子,一边退步子一边说道:“就是,就是你叫我老爷爷,我爹也不会放、放过你。哼!你们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那打手面露喜色地说:“呀呵!你说俺摊上事儿了?是嘞吗?哼!你是在自我介绍吧?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走大道走破桥。”

  “知道我爹是、是谁吗?说出来吓熟尔等宵小的脑浆。”予馨一边后退一边低声说道。

  她将一只手攥得紧紧,另一只手紧抓折扇。

  那打手咽了口唾液说:“我不想知道你爹是谁,我只想知道你的脑袋能承受我们几拳。”

  予馨一边退着步子一边冲那两个打手说:“只要你们敢打我,我爹,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会打抱不平的。”另一个肉包子眼的汉子蛮横地言道,“那是自讨苦吃,那是自不量力。哈哈哈!那是愚蠢透顶的!”

  “哼!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的一只脚已经迈进坟墓了。”突然,一个声音从附近人群中传出。

  “谁、谁在说话?”那大惊失色的肉包子眼的汉子惊恐地忙问。

  “过路的。”人群中走出来的年轻男子朗声说道。

  闻听此语,予馨忙回头看。

  只见此人面如冠玉,眼若流星,容貌轩昂,侠姿俊爽,中等身材,身形偏瘦,身着圆领文式袍服,脚着高额硬底飞靴,左拳据于腰侧,右手呈出掌状,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乾宇。

  未完待续。

  新书上传,请各位读者先行收藏。如果有推荐票的话,请考虑《周凯文集》。感谢之至!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