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03:3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花千骨之时间逆流从头开始
  4. 第一章: 时间逆流重上路,东方身份被识破

第一章: 时间逆流重上路,东方身份被识破

更新于:2018-03-17 20:36:34 字数:5118

字体: 字号:
花千骨之时间逆流从头开始目录
共64章
  当一个人做出决定,心也就慢慢平静了,只需去做,然后等待结果。此时已经成为妖神的花千骨正是这种心态,此时她已经痛苦到了极点,只想让自己痛快地死在白子画的剑下。

  花千骨回忆自己的一生,大多数竟是快乐的回忆,即便她被毁容后浑身是伤的发配到蛮荒,她也是乐观的活着,尽管她被白子画关在海底十六年,她还是把它理解成是师父在保护她,就算是她因糖宝的死沦落成妖神,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痛苦的活着,但最后的最后白子画宁可剜肉削骨也不愿承认他爱她的事实时,她终于做出了死的决定,但她实在没有勇气自己动手。“好,既然你为了天下苍生这样绝情待我,那么就由你亲手杀了我来成全你的大义好了,这样也不枉我们曾经也是师徒一场。”

  ......

  一切事态都如花千骨预计的向前发展着,最后鲜血四溅,雨滴顺着她脸颊滑落,轩辕剑没柄而入。

  白子画见花千骨就那样奄奄一息快要死的样子,白子画再无生的欲望,逆转真气就要与花千骨一起去死。

  “白子画,你还是不肯爱我么?”她始终不明白,为何在她心中神圣过一切的东西,他却如此轻鄙?

  白子画空洞无声的看着她,不是不爱,是不肯爱。正是因为太重要,所以不能爱。

  花千骨用力伸出双手推开他:“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一起死?”

  白子画整个呆住了,他有什么资格跟她一起死?

  花千骨的声音突然空灵而诡异,犹如尖锐的弦音在搔刮耳膜。

  “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时间瞬间停止,所有人都惊呆了。然后白子画就看到所有的一切仿佛都逆流而行,无数漂浮的微光重新聚集回自己体内。左臂剧烈的开始疼痛起来,他甚至听到皮肉生长的声音。

  颤抖的拉开衣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块疤痕再次好好的印在自己手上。

  花千骨凄惨的笑,耻辱是么?我非要让它永生永世留在你手臂上,日日夜夜锥心刻骨的痛着,内疚着。

  看着白子画震惊的神情,花千骨终于不忍心看白子画伤心难过,开口对白子画说到:“师父,你不要难过,这不是结局,这只是开始,是我们的重新开始,只要你后悔刚才所做的一切。时间就会倒流回我出生的时刻,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新开始的。”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然后时间开始倒转,所有人,所有景物如视频倒带般飞速后退,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退回到那个重新决定花千骨命运的时间点。由于此次时间倒转威力巨大,甚至改变了与花千骨前世今生相关联的某些事件的因果。

  原来花千骨并不想死,而是用自己的死为代价换来了时空的逆转,并在即将死亡时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三十多年前自己出生前夕,见到了满脸欣喜等待孩子降生的父母-----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宿命,不会让任何悲剧发生的,绝对不会。花千骨躲在暗处,斩钉截铁的说到。

  于是花千骨用延缓出生的办法改写了过去自己的命运,不仅强化了自己的神之身,而且将净化后的百年法力传给了这个时期的自己;更是在自己魂魄转世的瞬间加以阻止,这样一来也就躲过了天煞孤星的命数。

  做完这一切之后,花千骨长长的舒了口气。不一会房间里传出婴儿的阵阵啼哭之声,花千骨偷偷来到窗外,想要看看孩子,顺便跟自己告别。当看到孩子那机灵可爱的样子,花千骨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希望你能平安快乐的长大,再不要经历我所经历的痛苦,再见了小骨。说完冲孩子微微一笑,婴儿花千骨仿佛听到了一般,微笑着回应。

  花千骨同样微笑回应,然后身体化作光中碎片带着对婴儿自己满满的祝福消逝在空中,就这样一切都由现在重新开始,而接下来的一切也将会和上次有着不一样的发展与结局。

  ......

  花千骨的命格被妖神花千骨改变之后,命数是出奇的好,没有了煞气的伴随本来事件好事,更何况有祥瑞之气的代替,可是妖神花千骨太想改变自己的命运,给了自己太多的祝福,祥瑞之气太盛。所谓物极必反,太多的祥瑞之气是现在花千骨无法承受的,时间长了也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伤害的,果不其然一岁时,花千骨就得了一场怪病,找了许多大夫都无法看好,最后一位得道高人给花千骨带上一条阴气很重的暗灵珠项链,说是这样可以中和一下强大的祥瑞之气,并叮嘱花父一定要在十二年后将花千骨送往茅山学道,只要学到法术就可以驾驭这强大的气息了。

  经过这件事花千骨总算是躲过一劫,可花千骨的娘亲却因为操劳过度撒手离开了花千骨。终于平安过了几年,眼看就到送花千骨去茅山的日子了,花千骨的父亲还是没能逃过死亡的宿命,也离开了花千骨。

  花千骨听从父命,独自一人向着茅山出发了。

  “奇怪,明明茅山就在眼前,可为什么总是在原地打转,难道是鬼打墙。”从不怕鬼的花千骨此时不由得一阵冷颤。

  后来经花千骨超度的鬼魂指点去了瑶歌城异朽阁得到了天水滴,才终于到了茅山主峰,当然也是遇到了轩辕朗,得到了勾栏玉,只不过这次的勾栏玉里没有幽若的魂魄。

  经过一晚的相处,花千骨和轩辕朗结拜成了兄弟,花千骨终于又有亲人了。分别后,花千骨继续向山顶进发,来到山顶大殿前,眼前的一切,花千骨感到震惊与恐惧,一声尖叫响彻八方。

  没错,是满山的死人,修罗场一般。

  拿着茅山清虚道长给的东西和交代的话,走在前往昆仑瑶池的路上,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才到这里,居然满门被灭。”拿起那跟纯白的宫羽放在眼前端详------哎,师父没拜成,居然直接当了掌门,真是滑稽。

  ......

  “你这个臭书生,为什么总跟着我。”花千骨冲身后那个书生喊到。那是两日前花千骨遇到的偷窥狂。

  “不要老叫人家臭书生,很不礼貌的好不好。”那书生回话到。

  “那叫你什么??偷窥狂?”花千骨说到。

  “关于那件事,我很抱歉,我发誓,我会对你负责的。”

  “少来,这句话你都说过几十遍了,再说小心我揍你。”说着就向那书生举起来拳头。

  “哈哈,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比以前开朗了不少。”书生笑到。

  “你在说什么,说的好像我们之前认识似的。”花千骨回到。

  “在下东方彧卿,敢问姑娘尊姓大名。”那书生追上前来,边走边和花千骨说到。

  “哦,东方公子,请你不要在跟着我了,不然你会倒大霉的,我们就此别过吧。”花千骨快步向前走了几步。

  可是那书生还是一路跟随,花千骨无法摆脱纠缠,只好由他一路跟随。其实花千骨并不讨厌他,反而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很快就和他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几天下来,花千骨发现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自己是越来越佩服他了。“你好像什么都懂啊,真是厉害。”

  “呵呵,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都可以问我。”

  “对了,这个。”花千骨突然想起来,摘下戴的挂坠,“这是异朽君给我的一个说是可以破符咒的东东,最近老是在发热,有时候晚上还会发光,怎么回事啊?朗哥哥让我不要戴了,说是不好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你帮我看看……”

  “天水滴么?发热了?”东方彧卿拿在手中一边看一边扬起嘴角,已经差不多了呢。

  “你看见里面那个红红的东西了么?”

  “看见了……”

  “这是用异朽阁秘术给你种下的灵虫。”

  “啊?虫?就是像放蛊那样么?”

  “不是,这和蛊虫不同,它的作用比较多,种类也分很多,异朽阁有时候会把它植入人体探听消息,或者用来杀人。”

  “好恐怖……”花千骨吓得退了两步。自己居然带在身上那么久。

  “没关系,这个只是一般的灵虫,用你的血种的,吸你的精气成形,只会听你的御使。有一些小小法力,但是也不是说有多厉害。你总是一个人,路上作个伴,当宠物养着玩也不错的。有刀么?”

  “啊?干吗?有匕首。”花千骨把腰间的金色小刀取了下来。

  东方彧卿笑笑,在花千骨手指上割了一刀。

  “疼……”

  东方彧卿把血滴在天水滴上,血很快都渗了进去。

  “这样虫子可以快点破茧而出。”

  花千骨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这个真的可以孵出虫子来么?

  不一会儿整个已经变得通红的天水滴表面开始出现裂缝,跟小鸡破壳似的,两条比小拇指还细的浑身透明的小虫子从里面费力的爬了出来,身上还连着一道道的血丝,颤巍巍的一边挣扎一边匍匐前进。

  “啊!出来了!天啦!为什么会有两条”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两条小虫子,激动得手舞足蹈的。这是她的小虫子耶!她有属于自己的宠物咯!

  “两条,怎么会这样。”东方彧卿不解的摇头。

  只见两只小虫躺在石头上喘气,不一会两只小虫睁开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对方,简直一模一样,就连动作都出奇的一样。两只小虫同时伸出小手,想要抚摸对方,就在两只小手接触的瞬间绿光大震,两只小虫被光芒笼罩其中,待光芒消失时,两只虫竟然融为一体,变成一只体型较大的虫儿。

  “哈,我知道了,是你血的缘故。”

  “怎么讲。”花千骨疑到。

  “千骨,你知道吗,灵虫本来是没有魂魄的,因为你血液的缘故,这只灵虫才会有了魂魄,之前的两只分别是三魂和七魄,二者合一成为全新的个体。不得说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东方彧卿说到。

  这其实是妖神花千骨对她的第一个祝福------就是赋予糖宝魂魄。这样一来糖宝就不会轻易消失了,或许这样,之后的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妖神花千骨是这样想的。

  “爹爹,娘亲......”小虫突然开口叫到。

  “啊,真是太棒了,没想到它还会说话。”花千骨兴奋的说到。

  “它是妖精,当然会说话。”

  “可是为什么要叫我娘亲,它又不是我生的。”花千骨不好意思的说到。

  “是你把它孵出来的啊,再说它本就是你的血肉嘛。”

  ??看着花千骨那超囧超无奈的表情,东方彧卿笑得脸都快抽筋了。“好了,你就别郁闷了,快给这可爱的小虫取个名字吧。”

  “名字吗,我从没取过,叫什么好呢,看你那么小,那么可爱,就叫你糖宝好吗?”

  “糖宝,我叫糖宝,爹爹,娘亲。”糖宝呵呵的笑着同意。

  “我是你娘亲,他不是你爹爹!”花千骨指正道。

  “爹爹,爹爹!”糖宝看着东方彧卿笑。

  “我怎么不是它爹爹啦,等我办完要事,到时候自然会去找你,娶你为妻。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花千骨一脸无奈,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啊!

  “由于它拥有魂魄,所以法力比一般灵虫要强,再加上你血液的神奇力量,你再为它一次血,几天后它就可以修成人形了,这样你们在路上也会相互有个照应。”东方彧卿说到。

  “真的,不知它会变成什么样。”

  “这个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哦。”

  花千骨和糖宝嬉闹了一宿,第二天,东方彧卿在集市上买了两匹快马,也不知道在马儿耳边咕哝了些什么,刚刚还很野很暴躁的马儿顿时就变得很温顺了。

  花千骨学得很快,开心的骑着马儿绕圈圈。这下速度会快很多,而且可以少受颠簸之苦了。

  “糖宝,要帮爹爹照顾好娘亲哦!”

  “恩,知道!”糖宝坐在花千骨耳朵里,手里还拽了花千骨的一缕发丝荡秋千,泪光闪闪的跟东方彧卿告别。

  东方彧卿伸出手去抚摸着花千骨的头,那样温柔的神情那样清雅的笑容,让花千骨都看呆了。

  “保重,好好拜师学艺,到时候了,我自然会去找你,娶你过门。”说着把已经修复好了的天水滴挂在花千骨的脖子上。

  虽然很无语的听他唠叨过很多遍了,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花千骨却有点脸红。没有答应也不再反驳的赶着马儿风也似的跑远了。

  东方彧卿看着花千骨远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不知这次会怎样,不知这次你的命运会不会改变,但愿这次放你离开不会让我后悔。

  正思索间,只见花千骨调转马头向回驶来,不一会就回到当地。东方彧卿正要问她为何回来,只听花千骨神秘兮兮的说到:“谢谢你帮我这么多,不知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东方异朽君。”

  东方彧卿半天无语,然后笑着说到:“好吧,你是怎么发现的。”

  “果然是这样,我只是怀疑,所以想诈你一诈,没想到竟是真的。”花千骨高兴的说到,也不知是高兴自己的智慧还是什么。

  “不需要什么代价,这是我之前对你的承诺。”东方彧卿满是歉意的说到。

  “之前,又是之前,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花千骨不解的问。

  “千骨,你知道吗?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并不是单一的,而是由无数个平行空间组成的,所有空间都已相似而略带偏差的事件组成,时间进程也有早有晚,而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在这无数空间自由穿梭的人,我在另一空间害你惨死,并且影响了这个空间,所有我要在这里履行我的承诺。”东方彧卿这样说到。

  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以上所说只是东方彧卿自己的理论,并没有经过证实。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怕影响花千骨内心的平静。东方彧卿一直都记得之前的事,他并没有因妖神花千骨以死换来的时间倒转而影响记忆。

  “那这么说这件事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你不用对我履行什么承诺。”花千骨说到。

  “不说这个了,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要不要我叫属下护送你去昆仑山。”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后会有期。”花千骨说完就再次上路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花千骨之时间逆流从头开始目录
共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