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3 21:41:1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三国四义传
  4. 1

1

更新于:2017-04-21 17:10:38 字数:2955

字体: 字号:
  汉永康元年冬十二月(公元167年),恒帝崩,太后窦妙遣大将军窦武迎汉章帝玄孙,年仅十二的刘宏进京。次年正月二十入宫,次日祭告天地继统,改号建宁,史称汉灵帝。此时正值汉朝凶景,干旱蝗灾延年不绝,朝庭不但不加振济反而横征暴敛,致使百姓饥脬遍野,民不聊生。至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有巨鹿人张角自号天公将军,裹胁流民造反,沿河八州响应,从者五十万,中原一时板荡。因其附拥者皆头系黄巾,故称黄巾之乱。噩号传至京都洛阳,京师震荡,灵帝召集百官议策,侍郞皇甫嵩入宫独奏,言今天下之乱乃中涓卖官弼爵过甚,致有能者不得上位,贪赃枉法者不能守,请遣军中宿将统军平叛,帝准。又请开内库并内苑御马以为众将赏,帝亦准。皇甫嵩退,常侍张让进言并州刺史董卓有勇有谋,统军镇压羌人平定边陲战功卓著,令其带边军平叛既可,并内苑御马,内库存银皆经年所蓄得之不易,请驳皇甫嵩所奏。帝不准,只令董卓领游击将军衔,统西凉军平叛。次日帝于大殿诏令北中将卢植统军,皇甫嵩领左中郎将,朱儁领右中郞将相助共讨黄巾。并广发诏书,诏令各州府整军备战,待平定之后论功行赏……

  话说东汉末年,灾谨连年,百姓难以维生,又兼苛政甚虎终致官逼民反。叛军头裹黄巾,杀官夺城,势力急速扩张。其中有一支黄巾军于数日前进入幽州地界,幽州牧刘焉发下榜文,在州县各地招募义勇。

  这一日涿县县衙所处街道斜对面的客栈正照常营业,这是一间平平常常的客栈,占地一亩半左右,沿街的部分都由土墙隔着,内里是个两进的客房,里间是宾房,外间一侧为马廊,另一侧是通铺,过了影壁,是栋两层的酒楼。此时尚未到饭点,这店中小二正坐在临街的桌前看着街景。这时候,从对面来了两人,直直就冲小店过来。小二见这二人有进店的意思,忙起身迎接,这二人顺势就坐在了那桌上,点了壶老酒,再叫了份猪耳肉,并上胡豆,催着立时上桌。

  这些都是常备的,切切弄弄一次就上齐了。两人就着酒菜互叙家世,上了菜后小二并未走远,坐在店门另一侧的桌旁偷听。也就这时,往衙门方向来了辆独轮板车,那人推着车一直来到店前,将板车依着店门平平放停,车上堆放的军械衣被一目了然。那推车人是个红脸大汉,有着将近两米一的身高,身段极奇魁梧。

  那人进了店,想寻个可看得见行李的坐位,偏巧独那桌有人。正想要另寻个桌位时,那桌上主位上坐着的那人似乎看到他的想法,起身行礼邀请同席。这大汉也不矫情,欣然入座,小二当既给添了碗筷。

  入席定,主座上这人开口说道,“我姓刘名备,乃是中山靖王之后,这位英雄如何称呼?”

  入席的这位回说:“我姓关名羽,字云长。正要去县衙里投军,又怕投了军后行动不便,所以想在投军前先喝碗酒再去。”

  刘备听他这一说,就把他和旁边张飞想自己招募义勇去投省城,这关羽本就是去投军,心存以命博官的想法,现在有了更好的这机会自然欢喜,与他二人各抒己见。

  原来这刘备不但是皇室宗亲,少年时还曾去京城游学,拜于卢植门下,颇认识些豪门子弟,而这卢植正是此次征讨叛军的敌前总指挥,可谓是县官加现管,根正苗红得紧。而张飞则是本地的富户,家中田产颇丰。除外还在本县开了间肉铺,平日里宰些猪牛贩卖些肉,到了收成时还有田地收笔粮秣,可谓财大气粗。关羽孤身投军,身家也就这一板车,见这两人一个有名,一个有钱,如今有意拉他入伙自然已在心中愿意,三人就在此中把未来给细细谋划一番。

  三人正欢谈着,店小二提了壶酒摆上桌面,要请三位喝酒。三人不解其意,小二对着刘备问:“阁下可是刘备?”

  刘备面露疑惑,点头称是。

  接着他又问了关张二人的姓名。他嘴上问着,手上也没闲着,问一人的同时就将对方盏里的酒水泼去,重新斟上新酒。一圈行完,自顾自地上坐。

  三人不解其意,见他上坐,都有些恼了,就等着看他想要做什么。只听这小二问道:“我听三位欲从军杀敌,我亦有此心相随,不知可否?”

  话音未落一旁张飞脱口哼道:“我们这是去上战场,是去杀人,你小子小身板能干啥?”却是张飞看这小二自斟自坐,已经不喜,后来又见他直呼众人的幼名,摆明无礼,心中更是不爽,所以直接开口拒绝了。

  小二也着了急,“我曾游历四方所学所知,知你所不知,而且上阵杀敌,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莫非诸位上阵杀敌只是为了功劳,怕我分薄了你们的功劳?”

  拜托,这上阵杀敌是拿刀砍人,你会再多有个屁用,而且从刚才的举动就能看出这人也不是什么知书懂礼之辈。只是小二这话直责本心,刘备见双方杆上,怕伤了和气,开口和事道:“既然小二哥也有心杀敌同去也无妨,就是不知掌柜的是否肯放行?”

  小二回道,“这无妨,我去打个招呼。”

  小二立时起身,到掌柜面前诉说离去之意。这掌柜既是店家,一直就站在柜台里,自是看得见听得清这桌上的全部,此时正被小二忽如其来的霸气震得外焦内嫩,一时搞不清小二这是刮了哪路阴风。小二也不跟他请示,只是述说,他一时找不着地方训斥,话梗在喉中不知道怎么吐。

  当下小二就跟店家约好过几日来结算工钱,得了对方应承后再次回到席间。先前刘备叫小二去问店家本意是让店家断了他的念头,哪曾想店家自己先没了念头,一时间也没了计较。见小二回到座上劝酒,全都默默拿起酒盏喝上一口,这一喝,喝出了大事,终成就了桃园四结义的美名。

  这酒里的道道略解释下就能明白,原来古时候运输不便这酒运到店铺时是还没兑水的。这兑水的活是店家自行操作,其中比例也是有规矩的,兑多了砸了自己的招牌,兑少了砸了别人的招牌,这刘关张三人都是爱喝酒的,焉能不知其中道理。这小二上的就是那没兑水的老酒。

  这老酒不兑水,这酒劲浓中带苦,常人是难以下口。但是,相对于爱酒之人却反而成了灵丹妙药。按说这老酒不是没有,只是好酒之人却买不到,你加钱也不行,店家不兑了水就是不卖。所以刘备三人来了后也习惯成自然饮那兑了水的酒。

  如今三人尝一口小二上的这壶酒,当然就明白小二的心思,他这是要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三人自不会傻了吧唧告诉店家,只是这心里有鬼,嘴上就软,有道人敬了我一尺,我回人一丈。

  只是,这小二来店里已经有月余,刘备张飞都见过的。往日里来光顾时只当他是小二,自然不会问姓名来历。此时对方叫得出你姓名,你却认不得对方,如何好意思开口询问,只待来日放长再做计较。

  四人就着那壶酒再聊了一会儿。酒尽,张飞提议道:“我的庄子就在城外,不如去那边再细谈。”刘备、关羽点头说好,那店小二便起身要用工钱跟店家结算,被刘备拦住,张飞在一旁称自己的家财最丰,付了酒钱。

  结了酒钱,小二再次向掌柜告辞,也不收拾酒菜,不取行李,就这么随众人离了酒店。

  到了张飞庄上再摆酒席,小二年纪最幼,坐于下首,张飞将主座让给刘备,与关羽昭穆而坐,一夜相谈甚欢。次日将庄上猪牛宰杀做祀,烧黄纸香烟拜为异姓兄弟。刘备年二十八最长,拜为大哥,关羽次之,张飞再次,此时正是义灌宏宇之时,这不知有何用处的小二顺势也并列其中排行老幺。

  之前叙年齿又报了次姓名,三人才知道小二姓陈名世军,徐州人氏。年仅十六尚未表字。数月前为躲避黄巾祸乱,辗转到此,暂时投身店家谋口饭食。

  四人祭拜完天地,开始收拾军械、钱资。张飞借着地主之势,带着众人游走在村中各户间,变卖或出借些土地得银用做军资。又得到发小、同姓二十六人并庄上健仆共三十人充当下手,随后众人分作几路在县中各处招募义勇。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