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43:4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夜说鬼话
  4. 新书第一章 最后的卡门氏族

新书第一章 最后的卡门氏族

更新于:2017-04-21 15:27:04 字数:5970

字体: 字号:
夜说鬼话目录
共1章
  昏暗的光线透过桌面上的魔法灯,洒落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内。

  一张简易的,略显破旧的木桌,一张小床上,只有一层薄被子。破旧的书架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子此刻正聚精会神的埋头看着什么。

  冯默稍显疲累的伸手抚了抚额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该死,到底怎么样才能将他召唤出来呢?”

  自言自语的说完,有些不甘心的再次埋头,翻弄着桌子上一本厚厚的,看起来有些昏黄,似羊皮纸做成的书籍。再有三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氏族选拔会,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冯默便不能继承来自家族的一切,到时候将被收归公国所有,他也会沦落为乞丐。

  “这到底是那个千刀万剐的混蛋制定的条款,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法律意识,简直比封建主义剥削还要可恶。”冯默头疼的揉按了两下太阳穴,心里实在恼怒。

  原本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跟着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考古学家去发掘什么众神遗址,结果却被莫名其妙的带来了这个世界,冯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本他也就是个默默无闻,毫无作为的考古学家,说到底,也就是个半吊子混饭吃的主。要不是冲着这份看起来清闲且时不时还能出去旅游一番的职业,他冯默也不会花光家里老辈留下的所有积蓄混进这支考古队。没想到第一次出去考古,就被一件古物给莫名其妙的带来了异界。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窝在帐篷里,手里拿着一台笔记本正看片呢。也许领队的知道这货也就是个混饭吃的主,也没啥本事,倒是很爽快的给了他一份闲差。帮忙看管发掘出来的古物。

  冯默当然乐的这般,心里还暗自得意。

  “有钱就是能办事,稍微打点打点,这么清闲的事情还不是就交给我了!小爷有钱,就是任性呐!”

  不过随后发生的事情,就让冯默高兴不起来了。

  他瞥见了一件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块厚不足两厘米的石块,长方形,像是一本书的样子,通体鎏金,上面还刻着四个梵古大字,听他们那些考古老家伙说上面四个打字写的是什么众神图谱。

  冯默一时好奇,就偷偷拿起来看。

  他拿着使劲瞧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啥,倒是对上面的金皮儿颇感兴趣,要是能刮下来那还是能值不少钱,现在的金价可是水涨船高,说不得万把块就到手了。

  一不小心,手里那杯滚烫的咖啡洒落。

  “嗤嗤”一股青烟夹杂着一股塑胶胡臭涌了出来。

  “我的电脑,你大爷的三条腿啊,我新买的电脑啊。该死!”

  冯默一阵破骂,咖啡洒落在那石牌上,忽的冒起一阵强烈的白光。

  还没来得及细想,一脸气急败坏的冯默就给这白光给刺激的昏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身边熟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

  “唉,想不到我冯默光明磊落二十年,连小偷小摸都从来没有过,可是难得的社会好青年,祖国未来的顶梁柱啊,到头来却是要背着个偷盗文物亡命天涯的名声,嘿嘿,不过说到底,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吧。”

  魔法灯昏暗的光线照射下,冯默那张已经完全变了样的脸尽显小人得志的猥琐,不过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的模样。倒是很有一番帅气,不过配合着他现在的表情,却说不出的猥琐。

  摒弃心中的YY,冯默现在却有点焦头烂额,本来被带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很担心,没想到迎来的却是他一辈子都在梦寐以求的生活,没想到穿越之后的生活,却比他原本想象的要好的太多,借尸还魂般的穿越,却身为一族族长之子,那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潇洒,平日里玩玩乐乐,没事就闲逛,饿了有人伺候,冷了有人照顾,这日子别提有多爽了,还有个长的水灵灵的小侍女等着晚上暖床,冯默那过的叫一个舒爽。

  据说自己是身为卡门氏族最后一员,秉承公国爵位,虽然是那种不入流的爵位,却也比起那些一辈子劳碌只求温饱的普通平民要好的多,说来也悲催,作为卡门氏族最后一员,当然也就只剩下冯默这个冒牌货一人而已。

  他所在的家族,据说原本是公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没落了,当然大家族都会有很多旁支,而他这支却是最低最不受欢迎的一支,根据他脑海里的记忆,三年前,冯默那未曾见过的便宜父母无故失踪。

  冯默穿越过来之前,卡门家族最后一个血脉,卡门·伏默作为卡门族族长之子就成了顺位继承人,作为卡门一族,历代都是高手辈出,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偏偏出了他这个异数,不会斗气不会魔法。完全表现的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作为子爵,虽然是最小的爵位,好歹也有一块封地,这个小子爵大人日子过的却是一年不如一年,连上缴公国税都成了困难。

  按照这个世界公国律法,三年不交税率,就会被废除爵位,贬为平民。

  当然,要是有足够的实力,也就另当别论了。

  卡门·伏默不堪忍受领地内民众的鄙夷,还有来自各家族的侮辱,最终在考核来临之前选择了自杀,却是被冯默给占据了身子,在这异界重生。

  “你倒是一死百了,丢给我一堆烂摊子。”

  既然得了这个身份,冯默自然没过几天舒爽日子。

  不过他那里会什么魔法斗气之类的,武侠小说玄幻小说他倒是看了不少,但是让他修炼,他那里知道怎么修炼,再说得到的记忆中,这卡门·伏默好像也不能修炼这个世界的魔法斗气,三天之后的考核到底该怎么办呢?

  焦头烂额的翻看着手中的羊皮书,冯默一丝办法也没有。

  “少爷。。您歇了吗?”

  小屋外,一声柔柔弱弱,虐显羞怯的声音传来。

  冯默嘴角不由浮起一丝笑意。

  要说这卡门·伏默也是一悲剧,明明身在福中却不知福,身边有这么个绝美漂亮的小侍女,却还要自杀,活了这么久,连人家小手都没碰过,倒是便宜了冯默这浪货,才来几天,就开始**人家小侍女,弄的小侍女现在看了他就脸蛋红红,羞怯不已。

  “哦。是拉蜜儿啊,少爷还没睡觉呢。快进来!”冯默嘿嘿笑着,催促这小丫头进来。

  那有些破旧的门吱吱呀呀响,略有些迟疑的样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羞怯的往里面瞧了瞧,待看到冯默那副嘿笑的脸,顿时有些羞不自禁的垂了垂眼帘,接着一双秀腿迈了进来。

  这小侍女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年纪,一身紫色长衫裙,有点类似于旗袍,却有着古典雅致的垂领,拉蜜儿一双秀目水灵,身材在那衣裙下显得凹凸有致,标准的身材,黄金的比例,虽然穿着有些严实,但是透过脖颈,露出的一小节玉腿,那凝脂一般的肌肤犹如婴儿般细嫩,此时面对冯默这头饿狼,微露娇羞胆怯的模样,顿时让人心生无边怜爱。

  这般人间绝色,在冯默那个世界可是见都未曾见过,心里不住的鄙视那卡门·伏默眼睛是不是长在了屁股上,手上却是很快有了动作。

  一把接过小侍女手中的餐盘,将拉蜜儿拉坐在自己怀里。

  “嗯。”感受这腿上娇躯的颤抖,还有那身不慎羞怯的**,冯默这头完全还是处狼的家伙忍不住舒服的叹息了一声。

  拉蜜儿听他这猥琐至极的叫声,顿时羞红了脸颊,粉嫩的脖颈都布上了一层粉色嫣红,羞不自禁的埋下了头,身子很是僵硬的坐在冯默腿上。

  “小蜜儿,是不是答应少爷要来暖床了呀,小蜜儿真乖,来少爷奖励一个。”冯默看着怀中少女娇羞的模样,顿时色心大起,嘿嘿笑着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吧唧了一口,心满意足的回味着嘴角那有些淡淡清香的味道,小侍女就像是一朵娇艳的花儿一般,浑身都有一丝丝香气一样,让他怜爱不已。

  “少。。。少爷,不要这样。拉。拉蜜儿不是答应少爷暖床的。”

  拉蜜儿僵硬的身子正了正,抬起头看着冯默说道,娇羞的脸上嫩红,看了他一眼就垂下了头。

  冯默却是背着嘿嘿笑,手不老实的拉着她的柔夷,装作一脸失望的叹息道:“唉,小蜜儿不听话呐,少爷真伤心,既然这样,那你回去吧,少爷要睡了!”

  拉蜜儿见他一下子板起脸,顿时慌了神,娇躯有些僵硬的扭过身子,有些急切的说道:“不是的,少爷,您别生气好吗,不是拉蜜儿不愿意,只、只是。。。”说了半天,声音却越来越低。

  冯默见有戏,心里顿时嘿嘿直乐。

  “只是什么?拉蜜儿你快说呀,哦。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唉。看来少爷是多想了,少爷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既然我的小蜜儿有心上人了,那我就放你走吧,可怜爱情就是这般,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少爷我只能独自悲叹了。”说着,冯默一脸悲伤的样子,眼珠子却灵动的转悠。

  “不是的,不是的,少爷,拉蜜儿从小就伺候少爷,那里有什么心上人,拉蜜儿的一切都是少爷的,少爷不要赶我走,拉蜜儿很听话的。”一听他这么说,拉蜜儿顿时急了,也顾不得身子上哪一双咸猪手在游动,扭动着身子想要解释。

  那里知道冯默此刻心里那个爽啊。

  “拉蜜儿知道,少爷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拉蜜儿愿意和少爷在一起,就算。。。就算!反正拉蜜儿就是要一直跟在少爷身边,伺候少爷!”

  “为了她好?”冯默心里奇怪,我说什么了吗?

  看着拉蜜儿小脸悲戚,大有垂帘欲泣的样子,顿时收起了**之心,这样的女子,在他那个世界可是绝种了,心里顿时怜爱。

  “傻丫头,少爷逗你玩呢,你看,少爷我哪里生气了,来,乖,别哭呀,少爷扮鬼给你看好不好,别哭别哭,少爷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越说,拉蜜儿却是眼泪下来的越快。看的冯默心疼不已,这妮子,**两句就羞哭了,看来以后要慢慢来呀,时间可是有的是啊。

  “呜呜。少爷不要安慰拉蜜儿了,我知道少爷是想赶我走,是要给拉蜜儿自由,可是拉蜜儿不要,拉蜜儿就喜欢呆在少爷身边,就算少爷一无所有,拉蜜儿也不要离开少爷,拉蜜儿会魔法,拉蜜儿能养的起少爷的!少爷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这妮子,说什么胡话呢。这么可爱的妹纸。我怎么舍得赶你走。

  不过冯默倒是听出来她的意思了,心里顿时一暖,虽然做了便宜少爷,但是这样的小侍女,又可爱有懂事,上那找去,顿时手忙脚乱的安慰起来。

  “拉蜜儿不哭,乖,少爷怎么舍得赶你走呢,将来少爷发达了,就娶你当老婆好不好!”嘿嘿,小妮子先预定下来,可别让人给捷足先登了,冯默心里想着。

  拉蜜儿却是听了他最后一句话,心里顿时一突,一股难言的喜悦充斥而来,粉颈羞红,眼神中似一汪秋水荡漾,微波涟漪。泪珠在眼眶里晃悠,却不在落下。

  看着冯默脸色着急尴尬的安慰自己,拉蜜儿心底涌起一股温暖,似柔情似爱怜似缠绵。小嘴轻轻呼出一口气。有些羞怯却很大胆的直视这冯默说道:“少爷,拉蜜儿是属于你的,永远都是,少爷放心,拉蜜儿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拉蜜儿要一辈子都跟在少爷身边,伺候少爷是拉蜜儿最喜欢的事情!”

  这妮子,说的话真叫少爷感动。

  冯默心里感叹,此等女子,何处求来!心里慕的涌起一股豪气,既然来了,不在这里留下一抹浓彩,妄为男人。

  心中有了计较,冯默心里原本有些积郁却是一扫而空,搂着怀中柔软温和的娇躯,看着眼前的绝色佳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自己再也不是那个混吃等死的人,以前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了,现在的自己已经重生。

  “小蜜儿放心,少爷我还从来不吃亏,哼,考核是吧。等着吧!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看着眼前男子涌现的豪气,拉蜜儿心绪柔蜜,那璨若星辰的眸子泛起丝丝迷醉的神采,小脑袋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上,身子柔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相依靠着。

  很不合时宜的,一身咕噜声打破了这原本的温馨。却是冯默那不争气的肚子开始发出了抗议,说实话今天一天也没吃东西了,一直窝在小屋里研究书籍,连吃饭都给忘了,冯默什么时候这么专心做过一件事,想着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小自恋。

  拉蜜儿坐在他怀里,自然听的真切,小嘴轻轻一抿,俏笑嫣然。

  “少爷,不要担心了,快看。拉蜜儿给您做了最爱吃的澤骨汤,少爷可是最爱拉蜜儿做的这道菜呢。”说道这里,小妮子大眼睛眨呀眨的,很是期待的将桌子上的餐盘端了过来,却没有站起身子,就这么**的坐在他怀里。

  冯默鼻子抽动,要说拉蜜儿还真是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又会做饭又会打理家务,还长得娇媚嫣然,要是能给少爷暖床就完美了。

  饿了一天了,冯默也不客气,端起汤碗就咕噜咕噜喝起来,看着拉蜜儿一脸甜蜜羞怯的注视着自己,心里就涌起一股温暖。

  “来。拉蜜儿。你也尝尝!”说着,将汤碗凑到拉蜜儿小嘴边,小妮子却摆了摆头。

  “少爷,拉蜜儿吃过了,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肯定很饿了,你快点喝下去吧!”

  拉蜜儿身子娇柔,却显得有些憔悴,身子上的幽香飘散,冯默却是皱起眉头嗅了嗅。

  “拉蜜儿,是不是对少爷撒谎了呀?你今天都吃什么了?”

  “没有呀,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少爷,您别管了,快喝汤吧!”被冯默注视着,拉蜜儿有些慌乱的撇了撇头,不敢看着他,小手有些交织不安的样子。

  “说谎,我记得我们家好像没什么钱了吧,这泽钴汤你是怎么弄来的!”说着,却是注意到小妮子手上有些淤青的样子,急忙将她的袖口拢起,那洁白如玉的手臂上,却有着不大不小几处明显的淤青。

  见冯默脸色难堪,拉蜜儿顿时慌了神,也顾不得羞怯,哆哆嗦嗦的凑过小嘴在他脸上亲嘬了一下,脸蛋儿红红的,解释着:“少爷,没事的,拉蜜儿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受的伤,您还是赶快喝汤吧,要是凉了就不好喝了!”

  这泽钴汤算起来,有点好比冯默那个世界的鱼翅鲍鱼之类,就算是在贵族中也算是一道比较奢侈的菜肴,自己现在可谓是一贫如洗,顶着个爵位却是连领地税收都没有,那里有钱吃这东西,再联想到这几天自己一只在专研手中的书籍,也没注意到拉蜜儿有段时间都没来照顾自己了。

  这妮子肯定是跑出去捕猎泽钴兽了,这种魔兽虽然是作为食材,但是本是它的实力却也很强。拉蜜儿一个小侍女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捕到了这泽钴兽。

  看着拉蜜儿一脸急切想要得到自己原谅的眼神,还有那手上的淤青,冯默心里顿时有种流泪的感觉,以前那里有人这般对他好过。

  闻着拉蜜儿身上一丝淡淡的酸味,再看她那有些憔悴的脸颊,这妮子怕是这几天都吃着泡菜果脯,却是将好不容易弄来的澤骨汤给他喝。

  “来,乖。少爷不是怪你,你看,这么大一碗汤,少爷可是喝不完的,唉,你也知道,少爷又懒,喝这么多汤,晚上肯定要起来上厕所,我又不想动,怎么办。拉蜜儿帮少爷喝了吧!嘿嘿,要不然少爷喂你好不好,嗯。你看我手里拿着书,还有一只手端着碗,要不少爷就吃点亏,用嘴喂你好不好!”虽然脸上贼笑着,却掩盖不了眼里的怜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声音里的一丝颤音。

  拉蜜儿绝顶聪明,那里不知道少爷已经看出了问题,见他这般作弄。却是怜惜自己,想要将手中的澤骨汤分给她喝,心里的柔情就比那蜜汁入口还要甜腻蜜口。

  见他真要凑嘴过来,娇羞的拉蜜儿脸皮那有那么厚,深情的白了冯默一眼。却是乖乖的张开小嘴喝了一口,眼神瞥见冯默嘴角的一丝汤汁,有些好笑有些俏皮。

  嘴里还含着汤碗边,温柔的伸出小手给冯默擦着嘴角,眼眶有些晕红。

  “少爷,你再喝一口吧,汤快凉了呢!”说着扭过头,将汤碗使劲往冯默嘴边凑。

  冯默这厮贼笑,收起心地那丝感动,望着汤碗上那明显的唇印,嘿嘿笑了笑。很龌蹉的将自己的臭嘴给盖了上去,拉蜜儿见了,那里忍得住这般脸皮厚的动作,顿时羞意上涌,直把头都低到了冯默的胸前。心里却是如吃了蜜一般滋蜜。

  两人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分完了这一碗汤。期间冯默那双手可是占足了便宜,拉蜜儿出去的时候脸上的羞红就没有退却过。

字体: 字号:
夜说鬼话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