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3:32:4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死人契约
  4. 迷雾林的山猫

迷雾林的山猫

更新于:2017-12-19 20:03:54 字数:4866

  《死人契约》

  两个山村的娃误打误撞成为盗墓者,从此展开一段冒险之旅!

  第一章迷雾林的山猫

  “那片林子叫迷雾林,打我记事起就有了。很大的一片林子,每当日落的时候啊林子里总是一片薄雾就像天上的云一样,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吧每天跟着我爷爷进去放羊,摘野果子顺便打点木柴。每次都不敢进去太远,传说里面有狐狸精!你三叔就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了魂,当时全村的人都去找了愣是啥也么找到。”张老头说到这吧唧了口旱烟,眼神里充满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

  张老头住在村东头的一间破草房里,两个儿子都因为抗日死在了前线,现在靠着政府救济着生活。我们村三面都是山,唯独这村南边不远处是一片原始森林,也是村里的另一种经济来源源。

  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像我们这靠着林边的村子就只能去林子里伐木挣钱,后来退耕还林村里大部分耕地都被种上了经济林木,村里的人一看林子指望不上了就只能去县城里做工谋求生计,一年也不见得回来两趟。村里剩下的都是些像我这样半大的孩子,不上学天天在家收拾着仅剩的几块地。

  今天轮到我和二娃子去看玉米地,村里人不多就一百来口人。除去出去的大人也就剩下些老弱妇孺和我们十几个半大的孩子在家看着这几块玉米地,我是村里最大的孩子刚好十八岁二娃子十七岁。

  我和二娃子都是孤儿父母都因为伐木被倒下的大树给砸死了,村里像我们这样的娃子还有几个,也和张老头一样靠着政府和村里人帮衬着活着。

  我和二娃子草草的在村长家吃了几口饭,就拿着砍刀和手电筒直奔玉米地。虽说这几块地都有木篱笆围着,但是林子里也时不时的会跑出来野兽,像野猪,野兔之类的跑出来霍霍庄稼,大人们都出去打工了只好让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来看着。

  来到地头我就和二娃子上了高脚木屋,这木屋是村长和以前没走的大人们搭的,四根木桩子在四角做支柱,都是些十年以上的上好松木。然后再一米半左右的高度用些细木搭出个平台,上面有干草和从村里带来的被褥和凉席,四周都是木头板子做的墙防止刮风下雨,除了南边冲着林子的那面没遮住用木板做了个木门,这也是为了方便观察林子里的动静,顶上用的是泥巴和玉米杆做的顶。

  现在是夏天,搭的这么高除了可以防止野兽和蛇虫之外还可以防潮。我和二娃子在破锅里点上火除了可以防止野兽,也可以用来照明,又在上面搭个架子烤玉米吃。我正和二娃子翻烤玉米,突然听见不远处有吃东西的声音,我立马和二娃子拿起砍刀打开手电筒,顺着木梯爬了下去。

  “三哥今天想怎么吃?”

  以前隔三差五的就能逮到几只跑来偷吃玉米的野兔和野鸟,我对二娃子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说:“小声点,别惊动了它!今咱们烤着吃。”

  说完就在声音不远处关闭手电,趴着向前前行。我和二娃子慢慢的前行,爬了了几分钟就听那声音已经近在咫尺。我拽下二娃子示意他停下,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待会我打开手电筒照着它,你趁它眼睛暂时失明的瞬间一刀拿下!”

  二娃子点点头示意可以,我摸出手电筒并轻轻的数数字,数到三我立刻打开手电筒照向声音的方向。二娃子一看灯亮了像只离弦的箭“嗖”的一声蹿了出去,对着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乱砍,只听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痛苦的叫了一声便不在动了。

  我一看被二娃子砍倒了也爬起来跑了过去,到跟前一看我和二娃子都傻了眼。原来是一只山猫抓住了一只大老鼠在吃,好嘛!我和二娃子一看不仅不能吃还得找地给这只大山猫埋了,因为听村里的老一辈说这山猫是好东西可以帮助庄稼除害,万一要是给弄死了该给找个地头埋了,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表示尊重还可以震慑那些被打死老鼠的灵魂。

  我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的,但是这山猫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地里的老鼠十有八九都是山猫给逮住的,埋了它也是理所应当。二娃子一看今天的野味算是泡汤了,只好提起快被砍成两段的山猫像木屋方向走去。

  “三哥,这野味算是泡汤了。我去找地给这山猫埋了,你去把屋里的玉米给拿下来免得回去连素的也吃不到。”

  说完二娃子就跑到第三块地头用砍刀挖坑。我应了句便向木屋走去,上了木屋把玉米拿下来。

  “还行,没糊。”

  我拿起玉米狠狠的咬了一口,又冲着二娃子喊道:“二娃子,好了没?我给你照路,玉米好了快回来吃!”

  “来了三哥!你给我照着点路!”

  我拿着手电筒给二娃子照路,二娃子屁颠的爬上木屋拿起玉米就啃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吃完了玉米,喝了口水就和二娃子躺在凉席上吹,正吹着呢听见远处传来了一种很凄厉的叫声,像小孩一样的叫声,我和二娃子没理会因为这其实就是发春的山猫的叫声。只是没一会的功夫那声音就不是一个了,好像有十几只山猫在发春。二娃子听得吵的慌便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石头扔了过去,但是那声音不仅没散好像更多了,叫的你心烦意乱。

  “娘的,哪来这么多死猫,三哥手电筒给我,我下去驱散他们,要不然今咱们是睡不好了。”

  我点点头把手电筒递给他,二娃子抄起砍刀和手电筒就要下去。我一想不行,那么多山猫万一要是被抓破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

  我一把拉住刚要下去的二娃子说:“这么多山猫,万一你把它们惹急了抓着你就不好了,我看这么办,我身上有弹弓,你照着亮我们用弹弓驱散它们。”

  二娃子一听回答道:“还是三哥脑子好使。”

  我掏出弹弓包好弹子,二娃子打开手电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照去,这一照不要紧差点把我俩吓死。就在埋刚刚那只死山猫地方聚集着很多各种样式的山猫,手电筒一照山猫的眼睛发出翠绿的光,像是萤火虫群一样飘忽不定的闪烁着,直看的我俩头皮发麻。

  我把二娃子一把拉进木屋,又把木门给闩起来,二娃子不干了他小子是我们村里胆子最大的,什么事都想看看,以前村里谁家移祖坟我们都吓得躲在村长家,二娃子却跑到跟前看挖死人。

  “三哥你拉我做什么,我还没看够呢,这么多山猫,是不是给那只山猫哭丧来了?”

  “啥哭丧,你看它们的眼神都巴不得把咱俩吃了。我寻思着是不是我俩砍死的那只是他们的首领,这些山猫是来给他们首领报仇的。咱们呀还是躲躲为妙”

  “啥首领呀,几只山猫而已。它们要是敢来我一刀一个全给它们剁咯!”

  二娃子拿起砍刀一边笔画一边说。我总觉得哪不对劲,从来没听说过这山猫还有哭丧的。

  “行了,行了。我看不妙,咱们抓紧回去报告村长!”

  虽然二娃子不愿意,但是我是他三哥,在这个落后的村落里一些习俗就像法律一样。俗话说的好“长兄如父”!

  “待会我打开门你打开手电筒,我俩一起跳下去不准停留直奔村子,听到没!要不然下次逮鱼不带你去!”

  二娃子一听不带他去逮鱼立马就急了,拉着我的手就说:“三哥别呀,我听你的就啦!”

  “好,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下去。”

  一

  二

  三

  “跳”

  我和二娃子“嗖”的一下跳了下去,刚落地我就拉着二娃子直奔村子跑。可是没跑几步我就发现前边的路上也有好多山猫,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像极了一群野狼,那翠绿的眼睛看的我是冷汗直流,我心想不好,这还真是找我们报仇的。我一把拉住二娃子掉头就直奔南边的林子跑去,我俩一边跑就听见后面一群怪叫声,越离越近。我看马上要被追到了拉着二娃子用出最后的劲,拼了命的跑向林子,到了林子里我对着二娃子喊道:“前面,前面,前面那个大树,快上去!”

  幸好我们都是林子边长大的孩子,爬树对我们来说简直比吃饭都简单。我们刚上树山猫群就围了过来,在下面嗷嗷直叫。我们用手电筒打量着这群山猫,它们个个都是要吃人的模样,我和二娃子喘着粗气,手里死死的握着砍刀。这会二娃子也怕了,边喘着大气边说:“我的娘呀,这还是猫吗?我看,我看都快赶上狼了,三,,,三哥你说怎么办呀!”

  “别急,咱们手里有刀。它们要是,,要是敢上来我们就砍了它们!”

  下面的山猫不停的叫着,眼睛里的绿光闪烁着,但是它们却不上树,我和二娃子趁此机会恢复下体力。我们就这样和山猫对峙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出现了一只大的出奇的山猫叫唤着慢慢靠近我们躲着的这棵大树。二娃子一看山猫这是要上来,举起砍刀准备着,我也举起刀拿好手电筒密切注视这只带头的山猫。

  只见它慢慢的慢慢的顺着树干往上爬,一边爬一边还叫唤着,它每前进一步我的心就跳的越快,快到脚下时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我们上的这棵树是棵大槐树,茂密的叶子遮的一点月光也没有,两米高的地方有两个树杈,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我蹲着的这个树杈还算比较粗,二娃子的那个树杈比较细,他人虽然不胖但是也够呛。

  “待会你挥刀的时候轻点,别把树杈给搞断了。”

  “知道了三哥,你瞧好吧。现在我歇的差不多了,这帮畜牲要是敢来我一刀一个要了这帮畜牲的小命,我要让他们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话音刚落,就见那只大山猫一下跳了起来,直扑向二娃子!二娃子一手抓住树杈另一只手举起刀就砍了下去,那山猫的脑袋正好撞上了刀口,就这一下半边脑袋就没了,像个石头一样重重的摔了下去,嗷嗷的直叫在地上打滚,不一会的功夫就死了。

  我一看还真行,这样就不怕它们上来。不过我却低估了这些山猫,只见它们眼里闪着绿光,嘴里嗷嗷直叫,一起向树边靠过来,我一看不好!它们打算群攻。

  我冲着二娃子喊道:“二娃子快到我这来!”

  二娃子会意小心翼翼的爬我这个树杈上,幸好这树杈够结实不至于承受不住我和二娃子的重量,二娃子在我前面我在他后面打着手电筒观察着山猫的一举一动,它们一个一个的爬上树,把五人粗的大树挤的水泄不通。前面几只带头的大山猫,慢慢的接近我们,在它们眼里我们就好像两只超大的耗子一样,刺激着它们的神经。眼看就快到脚边,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手里举着砍刀,随时准备给二娃子没砍死的山猫补上一刀。就在我心脏乱跳之时,带头的几只大山猫一起跳了起来直冲我们扑来,二娃子一看目标太多大喝一声就在空中胡乱挥舞着砍刀,我一把抓住他免得他掉下去。

  一边用嘴含着手电筒,还得观察着没死趁机溜过来的山猫进行及时补刀,在这个偌大的林子里,山猫凄厉的叫声连绵不绝的在林子里回荡,二娃子举着砍刀在空中胡乱挥舞着。不时就会有鲜血夹杂着一丝丝肉末溅到身上,发出一股恶心的腥味,加上我们身上被山猫咬的,抓的的伤口流出的血只会激发这群肉食动物更加兴奋的往上爬,我和二娃子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和这群山猫搏斗,也不知过了多久二娃子快要坚持不住了便对着我喊道:“三哥,我快撑不住了!这山猫怎么还有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先再撑一会我想想办法!”

  “你快点想呀,咱们可不能死在这,被这群畜牲当饭吃了!”

  正当我急得头都快炸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在灯光看不见的地方有两个绿光点忽明忽暗,我下意识的用手电筒照去发现原来那是一只浑身暗黑的大山猫,只见它型如草狗般大小,下巴处有一撮类似胡子一样的毛,躲在一棵树下嗷嗷的叫唤着。我心里一阵惊恐这家伙简直是成精了,就是它在指挥着这群山猫,这家伙才是首领。

  我扯了下二娃子说道:“我看到它们的首领了,你在撑一会我想办法解决那个首领!”

  “那好,三哥你要快,我快不行了?”

  我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

  “张真你行的,张真你行的!”我心里不住的暗示自己。

  我猛地一睁开眼睛,把手电筒的光照到那只大黑猫身上,大黑猫下意识的蹲下身子。就是现在!

  我举起砍刀用尽力气把刀甩向大黑猫,两秒钟后只听“嗷”的一声惨叫!大黑猫便一命呜呼了,其余的一看首领死了,个个吓得四处逃窜。

  我和二娃子一看危机解除了,瞬间整个人都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这一软不要紧浑身无力的我俩再也只撑不住从树杈上摔了下去,还好离地不高下面又有一层厚厚的树叶。我和二娃子连惨叫的劲都没有了,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才勉强的支撑起身体。

  捡起地上的手电筒一扫,顿时胃里像经历暴风雨的大海一样。一地的山猫尸体,有掉半个脑袋的,有掉整个脑袋的,有的被砍成两段,有的被开肠破肚,总之是恶心至极。

  我和二娃子扶着大树吐了好长时间才互相搀扶着往木屋走去,到了木屋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进木屋闩上门,两个人连忙喝起水来,这才一下子瘫倒在凉席上睡了起来!直到日上杆头我和二娃子才醒来,我俩收拾好东西就匆匆茫茫的往村里跑。

  在路上我一直在回想昨晚的事,真是奇怪了?难道这群山猫真的成精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