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2 23:25:0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最吕布
  4. 第一章 天狼啸月,英豪出!

第一章 天狼啸月,英豪出!

更新于:2017-04-21 09:39:09 字数:4435

字体: 字号:
最吕布目录
共99章
  绿森森的林带,在湛蓝的天幕下,显得肃穆,端庄,壮美!那擎天巨树俏头的碧叶,连成一片,摇曳万里,把林海上淡淡的白云赶来赶去!

  林海之外是一片碧绿的草原,一眼望不到尽头,似一条绿色的毯子一直扑到天边,迎接着贵宾的到来。

  远处的放牧人,赶着大群的牛羊,在青青草原上放牧清唱。偶尔抬头望天,脸庞处吹佛过暖暖的风,携带起淡淡的绿的清香。

  这是哪里,哪里能够有如此“天苍苍,草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的绝美精致?呼伦贝尔大草原?鄂尔多斯大草原?祁连山大草原?

  不,都不是,这里是一片历史的净土,也是一片后世的忧伤之地,这里是昔日的山西植被,曾经的山西黄土高原!

  农历辛丑年,东汉延硒四年六月十五黄昏。并州五原郡五原县城外塔尔湖桥东,有一座名为吕家堡的地方,堡内的气氛颇为喜气洋洋,到处是一片催锣打鼓的喧闹声。

  吕家堡由吕家先辈越骑校尉吕浩领着手下军士所建。他们在此处固守边关,开荒农耕。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战事的减少,渐渐的他们的妻儿老小也大多搬迁了进来,形成了一个似堡类村的小据点!

  吕浩死后,吕家堡堡主由其子吕良继任,而他的官职也传给了吕良。吕良在吕家堡处事公正,不偏不倚,也时常乐于帮助贫瘠弱小。被手下的兵士与军嫂们亲切称之为吕堡主。

  今天是吕家堡的大喜之日,人人脸上都带着丝丝喜气。因为堡民们接到最新的消息,吕堡主的夫人吕黄氏怀胎十二月,几经波折,终于产下麒麟子,母子平安无恙。

  先前吕黄氏怀胎之后,十月临盆间,吕堡主从五原县城内请来数位接生婆接生麒麟子,奈何数位接生婆苦等半月,黄氏没有丝毫临盆之状。左等右等,急切之间,徒余无可奈何。吕堡主与夫人更是愁白了几丝清发。

  如今天幸怜悯,吕黄氏诞下麒麟子,唯有普堡同庆,欢心狂舞,才能抒发那两月间压在堡民与堡主心中的阴郁之情。

  吕良原先正在吕家堡内巡视防务,听到消息,几乎是飓风一般奔向了家中。

  一路之上,熟识之人纷纷为其送达祝福,他都含笑点头,算作回应,但是脚步丝毫没有停顿。

  他快步的走进院落中,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一双冰眸,显得狂野不拘,邪性魅惑!

  “良哥,快来看,我们的孩儿!”

  一名女子欢快的语音传来,她的语调,轻灵而优美,柔和而动听,就如同茉莉花的清香典雅,颇有些江南女子的柔媚多情。

  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傜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她的身材有些娇小玲珑,温柔绰约的气息不停的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她此时正满面柔情的搂着一个小婴儿,如同搂着一件绝世珍宝,舍不得撒手一分一秒,脸上挂满了母性柔和的光辉。

  “来,让我抱抱!”吕良初为人父,却依旧显得有些毛毛躁躁,伸手就欲将幼小的婴儿换个安睡的臂弯。

  黄氏为夫君的毛躁行为有些面皮发红,但还是顺从的将小婴儿交到了吕良手中。眼中带着柔美的光,看着这对父子的深情拥抱。

  小婴儿的皮肤白皙,长的细皮嫩肉,晶莹的仿若璞玉洗濯。他的头稍稍显大,嘴角微微上翘,仿若很高兴诞生于这个世界。他的脸憋的红红的,两只小眼睛眯的很紧,像两条细细的线。两根眉毛像画眉鸟的刀背眉眉线,粗粗的,软软的。他睡的很安详,丝毫不去管“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

  吕良一寸一寸的注视着怀中的婴儿,血脉相连的气息让得他眼眶微微发红,这个孩儿,出生的太不易了!

  “孩儿叫什么名字,想好了吗?”吕良将头抬起,望向了柔美的吕黄氏。

  “没,妇道人家,不会起名字!就等良哥起名!”

  黄氏柔柔的说道。

  在汉代已经确立了父亲为孩子取名的绝对权威,比汉代早了数百年的《离骚》中就道:父亲仔细揣测我的生辰,于是赐予我相应的美名!作为一个以《礼记》中“三从四得”为毕生准则的良家女子,黄氏自然不想让丈夫的地位被别人看低!

  “孩子出生的时候,有什么特殊之处没有?”吕良体会到了贤妻的细腻心思。故而把起名之事一肩挑了下来。

  “让我想想啊!”黄氏弯着腰低着头想了想,随后微笑着道:确实有几件奇异的事呢!听接生婆婆说,他出生之时脐带自断,双目有神,两拳紧握,站立落怀呢!

  吕良心中欢喜,激动道:我儿神人也!莫非武曲星转世?

  黄氏也为儿子出生之时的异象自喜,不过她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微微有些不满道:接生婆婆不知怎么那般不小心,孩子接生的时候应是把纱布忘了取出了。幸亏孩儿乖巧,用小手把纱布抓出来了!

  “你是说孩儿出生之时手中握着一块布帛?”吕良讶异的问起。

  接生婆都是他特意用银钱聘请的经验丰富的老婆婆,按理说绝不能有丝毫差错。更遑论接生婆不止一个,而是有几个人同时在旁了!难道说,吕良突然间想到一个可能,这个想法使得他的心脏都快了三分,一种忐忑与激动的情绪“咚咚咚”的在他身上惊起。

  “我儿手持布帛降生,莫非是上天赐帛?天生布帛?”

  “是呢,小孩子手中紧紧抓着布帛,都说孩子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他倒好,是贴身小布帛。若不是他抓住布帛,说不准遗留在我体内,就有后疑之症呢!”黄氏说着说着就是一阵后怕,微微发白的脸庞更显的楚楚可怜!

  吕良忙是安慰起妻子,等妻子平静下来,才是道:我儿出生时手握布帛,不如取名叫做布儿,名字就叫做吕布如何?

  “好啊,全凭夫君吩咐!”黄氏捏了捏吕布的小脸蛋,呵呵笑了起来:布儿,你有名字了,你有名字了!

  脸庞上微微发痒,放佛有几只调皮的蚂蚁在上面爬动,吕奉献想用手去止痒,准备伸出自己的一只成年人的手给蚂蚁来个“弹指神通”,他的手顺利的伸出去了,而后快速的缩了回来。因为他的手摸到了一只巨手,一只比他成年人的手大的多的手!

  一只小手摸到了一只大手,吕奉献的手摸到了黄氏的手!

  等等,我在做梦!那梦到的是电影里的绿巨人?还是漫画里的大人国与小人国?

  吕奉献相信他是在梦中,所以他状着胆子不信邪的又摸了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摸到。因为黄氏已经把手收了回去,正满面笑容的看着他。

  “我就说嘛!是做梦!还是再睡会吧!”吕奉献想要翻个身继续睡懒觉,却是发现他全身好像有一种光溜溜的被看光的感觉。

  他鬼使神差的睁开了眼睛!

  “啊!!!”一声稚嫩的咿呀声从吕奉献的口中传出,他的眼睛有些干涩,心脏扑通通的跳个不停!

  在他眼中,一个巨人美眉正面带笑容的注视着他,使得他有一些惊恐,又有一些好奇。

  他用眼睛扫视了一番四周,发现他正被另一个巨人给抱在怀中,这个巨人是个男的,看穿着其在巨人国中应是武士一类的武职。

  最后他注视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才哭笑不得的发现原来他弄了个天大的乌龙,这不是巨人国,还是普通的人类国度,只不过:他变成了一个婴儿!

  婴儿?有没有搞错?好不容易长成成年人!难道又要做一次祖国的幼小花骨朵?而且看穿着,还是古代的幼小花骨朵?莫非我穿了?

  吕奉献来自于后世的新世纪,原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样貌普通,家世平凡,性格中庸。大学毕业之后,找了个普通公司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工作,属于仍在人群中掀不起一丝涟漪的“透明人”。而且大学学的还是英语系,不过在古代,除非明清,否则见到英国人的机会几乎就是零概率。

  幸亏平日喜欢阅读些历史战争,游戏攻略类的书籍,尤其是三国,更是他的最爱!还有,记得穿越之前不甘平庸,正计划和几个好哥们一起创业,创业网站浏览的很勤快,创业点子在脑子里停留也很多!却在黄粱一梦后来到了这样一个时代。

  这会是三国时代吗?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朝代如繁星,如果要吕奉献做出一个穿越者自主穿越朝代题,毫无意外,他必选三国!

  吕良看着怀中小吕布脸庞上露出的沉思表情,眼中还时不时冒出唯有成年人才会具有的睿智之光。心中突然间有些打鼓,我家小娃莫不是妖星转世吧?莫非不是神将?而是妖星?

  想到这里,吕良原本和煦的脸庞阴沉了下来,手心处微微发抖,那是恐惧还有一丝犹豫不定。

  他只要轻轻一放手,怀中的小婴儿落到地上一定会被摔死,他也可以推脱失手所致。反正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但是家业被这个小妖星弄破了就全完了!

  正犹豫间,黄氏看出了吕良的精神不定,她连忙一下把孩子夺过了手中,柔声道:良哥,你的手在抖着,还是我抱着孩子吧,别一不小心摔着了!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得来的麒麟儿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良以为心中的那一丝狠毒想法被妻子看穿,顿时满面羞的通红。他想要告退,又有些不甘心的想要查明到底吕布是不是妖星转世。

  他竭力回忆起以往看过的典故:其中有一句箴言道:妖星转世者,不会哭,亦不会闹,凶悍之势,幼时即成矣!

  吕良快步走到黄氏身旁,从她怀中半抢过婴儿,一双粗糙的手就是毫不留情的击打起吕布的屁股。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拍打声,响亮而悦耳。但是对于吕布(以后皆用吕布之名)来说,这就是耻辱!以往从小到大,他何曾吃过如此大亏!

  而今来到这一个陌生的朝代,成为了一个陌生的人,却要受到屁股的虐待!

  吕布自从长大了,懂事了之后就信奉“男儿流血不流泪”这句勇士的箴言。然而这一刻,吕布落泪了!

  不是因为屁股之上的疼痛,而是因为他想起了远在另一个时空的家人与朋友。兢兢业业,小心翼翼将他从小养到大的慈爱父母。虽算不上太漂亮,但是永远在他心底某个角落封存的初恋情人。还有正准备结婚,与她谈婚论嫁的那个美丽温柔大方的她!一起长大,熟悉的快要穿一个裤裆的好哥们!你们都还好吧?

  “啊!!!”吕布的眼泪吧嗒吧嗒的不停落下,哭喊声止也止不住,而在婴儿状态下,他唯一发出的哭声就是:哇哇哇!!!

  放声大哭,哭那些逝去的青春,哭那些幸福的过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哭吧哭吧哭吧!使劲哭!”虽然吕布在放声大哭,但是他的父亲吕良却想要放声大笑,他想大吼:我的孩儿会大哭大闹,他不是妖星,是神将!

  ……

  夜幕敲打起远处寺院的钟声,降临了。今晚的夜,风凉丝丝的,一轮皎洁的圆月正冉冉升起,那银色的月光映着几丝羽毛般的轻云,美妙极了。

  在那一片碧绿的草原与森林的交汇处,有一座低矮的青山,在青山的山顶处,此时,正有些异象的场景浮现着。

  一匹高大威武的雪色白狼,正抬头远眺着天空中的一轮银月。它的表情宁静而安详,好像在朝着银月做着某种古老而又神秘的祭礼仪式。

  而青山的下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草原之上,是浩浩荡荡的灰色野狼群。它们漫山遍野,它们神情同样安详而宁静。密密麻麻的狼群,少说也有几万之众,它们就这样诡异的站着不动,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仰头望月!

  “呜!!!”一声苍劲有力的狼嚎从雪色白狼口中发出。

  “呜!!!呜!!!呜呜!!!”此起彼伏的狼嚎声,追随着它们的王者的声音,对着银月纵声狂嚎着。

  雄壮而有气势的狼嚎声在大草原上回荡,在森林中传唱。弱小的动物在狼嚎声中瑟瑟发抖,强大的虎豹在狼嚎声中选择了静默。五原县城之中也传来了远远的狼嚎声,这一夜,县城的居民失眠了大半!

  而在五原县城十余里地外的吕家堡,却有一个小婴儿哭累了之后睡的很安详。

  天狼啸月,英豪出没!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最吕布目录
共9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