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13:19: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三个农村青年的创业与爱情
  4. 第一章 青梅竹马

第一章 青梅竹马

更新于:2017-04-21 09:15:49 字数:4709

字体: 字号:
三个农村青年的创业与爱情目录
共96章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北方的一个村,在村的北面,离村有4,5里的地方都是大山,西面离村十多里也是大山,东面是一片小山坡,村的南面是一片很开阔的平原,南面离村20里地是县城。这个村不算大也不算小有7个生产队。村的中间是第三生产队,约有五,六十户人家,村的中间有个小院,小院里的房子都是解放前盖的。这家户主名叫张德贵,妻子名叫贾桂英,生有张大成,张二成(后改名叫张自强)俩个男孩和张慧兰,张慧芳俩个女孩。在院子中间有一堆黄土堆,黄土堆上,有六个孩子正在土堆上“捏泥人”“摆家家”。现在的小孩玩具多,不像过去的小孩没得玩。俩个小男孩,大一点的叫张大成,岁数小一点的叫张二成,大成旁边的女孩叫陈春燕,春燕家和大成家中间隔着100米宽的自留地;下面有俩个岁数比较小的小女孩,是大成,二成的妹妹,叫张蕙兰和张慧芳,另外俩个女孩是东边不远的邻居,过去小孩玩的“摆家家”是小男孩扮演老公,小女孩扮演老婆,用砖和泥土堆成一个像房的样子,用土或砖垒成院墙,就是一户人家。

  这是一个跟春燕个头差不多的女孩指着春燕说:“燕子,你太霸道了,总是你当大成的老婆,这会让我当一回”。舂燕说;“不行。”俩个小女孩争执起来,燕子抓起一把土扬个过去,女孩虽被迷了眼,站起来抓住春燕的头发,俩个小女孩打了起来,大成拉开了他们,迷了眼的女孩哭了起来,大成忙用衣服给女孩擦了脸。女孩哭了起来,泪水和泥土混成一团。

  那个女孩说:“我告你妈去!以后再也不和你玩了!”

  春燕说:“你尽管告,不告是小狗”。

  那个女孩哭着跑了,其余的孩子继续玩。这就是大成二成的童年。

  转眼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燕子和大成总是相跟着上下学校,有人欺负燕子,大成必定出手帮忙,以后就没人敢欺负燕子了。转眼到了上初中的时候,初中设立在公社,离他们村有七八里远。大成和燕子和邻居的孩子总是早上带着饭去,中午开饭时学校会给免费加热。燕子有时候拿好的饭就给大成吃,大成也不矫情。

  到了初中二年级,燕子小时候长得本来就好看,初二的年龄,女孩子的身材都变得苗条,丰满,长的更水灵,更好看,燕子也不例外。有时候同学那燕子和大成取笑,大成和燕子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任由别人说,有几个公社领导的孩子,学习不好,爱惹事,看燕子长的漂亮就来挑逗燕子,大成警告

  了那几个同学,那几个同学仗着人多,又是领导的孩子就不听大成的警告,大成身材高大,英俊,平时回家帮着父母干活,又练过武功,很有力气,看几个孩子不听劝告,上去就抓住公社书记领导的孩子,打了几个耳光,又一脚踢到在地,并踩住了身子。另外几个孩子见领头的被打,上去帮助,上一个被打成拽住打了几下,后用手拽倒,踩在脚下。另俩个也被大成打倒,踩在脚下。然后大成拿来了长条凳子压在了四个孩子身上。

  大成坐在上面问:“以后敢不敢了。”

  几个孩子不服气说:“大成,我要告校长。”

  大成一只脚踩住了凳子另一只脚踩住了凳子说:“敢不敢了,告不告了!”见几个孩子不求绕,又用脚狠狠的踢了一脚。这回几个孩子撑不住了说:“大成,我们不敢了,放了我们吧,我们不告你”。

  大成说:“真的?如果告,怎么说?!”

  那几个孩子说:“再告,任凭你再打!”

  大成拿开了凳子,放开了他们。这几个孩子没告诉校长,但回家父母见到自己的孩子鼻青脸肿,就问孩子怎么回事,王书记的儿子是个刺头就说:“我骑车不小心摔下了坡,弄成了这样”。

  王书记的老婆说:“骑车就能弄成这样?你总是和人打架了!”又检查了身体,发现孩子都是皮外伤,没大碍就说:“你以后学点好,别总和人打架!身体也没受什么大伤,以后别闹了!”

  这时,另外几个孩子的母亲到了王书记家,把实际情况说了,王书记说:“你们四个人打人家一个人,结果被人家打了,真给你老子丢脸。”王书记是战争年代的老革命,参加过抗日战争,也是硬汉子心里说:“四个人打一个人,就成这样,真他妈怂包。”随后说:”孩子没有大伤吧,小孩子打架正常,没什么大伤就不要去学校闹了”。

  三个女人见王书记这么说了,也就走了出去,王书记老婆也送了出去,在院子里四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会,公社李主任的老婆不是善茬,又不通情理,非要弄到学校,最后李主任老婆说:“明天你们只要跟着我,我跟校长说。”第二天早上,大成又等着燕子,燕子说:“大成你昨天打了公社领导的孩子,他们的家长肯定不会草草了事,你别去了,我给你请假,就说你腿伤了,走不了了,校长要是叫了我,我和他们说去”。

  大成说:“不怕,是福跑不了,是祸躲不过,走吧”。

  果然到了上午第二节课,有一个老师说让张大成去校长办公室,燕子要跟着去,别老师拦住了,大成在后面跟着,把染了红墨水的白纱布套在了头上,并一瘸一拐的进了校长的办公室,校长只有小学文化,靠溜须拍马才当了校长,见四位领导夫人都要讨说法,只得让老师叫大成来。

  一进校长办公室,校长说:“张大成,你可知错?”

  大成说:“他们四个耍流氓,调戏女同学,我看不惯上去制止,被他们四个打了,头也破了,腿也伤了,胸口也疼,校长你得给我做主,让他们带我看病!”

  大成把头包了,一瘸一拐也是给校长一个台阶下,让四位家长看了,都有伤也就不了了之。

  不想校长听完大成的话,上去就给大成当胸一拳,又踢了几脚,并说:“我让你胸疼,腿疼!”

  大成被打倒在地,嘴里妈呀妈呀一个劲喊疼,校长又要打,王书记老婆拦住了说:“小孩子打架,教育几句,何必认真打、这孩子被你们打得也不轻,我看就算了。”

  校长对大成说:“张大成,事情就这么算了,赶紧滚!”

  大成这会是真疼,知道能站起来,就是不站起来,嘴里直喊疼。

  王书记老婆说:“校长,你是校长是搞教育的,都是孩子,应以说服教育,化解矛盾为主,我们来是了解情况,没说让你去打人,出了问题你可要负责,还不快把孩子抬到公社医院看看。”

  校长心里十分憋屈,心想:“给你们这群领导夫人解解气,没想到弄的猪八戒照镜子,俩面不是人。”见张大成直喊疼忙喊了年轻教师,老师让大成站起来,大成时间长站不起来。老师只得背着大成到了公社医院。

  到了乡卫生院,医生看了半天说:“校长,我们没有设备,这得到县医院拍个片子才能看出来。”

  没办法,校长又和公社借了车,拉着大成到县医院,头部,胸部都拍了片,医生看了照片说:“没伤到骨头,可能伤到了筋,有淤血,可能得住几天院。”

  医生问:“大成,你是怎么伤的?”

  大成说:“是学校校长打的。”住院的家属也问,大成到处说是校长打的。

  县医院以及县城传开了,学校校长把学生打的住了医院。公社离县城不远,学校校长打学生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公社。公社王书记派人做了调查,校长打的学生是五几年前老区长,张德贵的儿子。王书记把校长叫来狠狠批评了一顿,最后说:“你知道你打的学生是谁的孩子吗?是老区长张德贵的儿子,你赶快买点礼物,去给张德贵赔礼道歉,不然小心你校长的位置不保!”

  校长听了吓了一身冷汗,忙上街买礼物。

  其实,燕子见大成上午没有回来,中午在学校吃过饭,就向老师打听清楚了,心里着急,下午没上学就回了村,到了大成家,把情况说了。张德贵和大成娘也很着急,二成说:“爹娘,我先去县城看看我哥,看看情况。”春燕也要去,被张德贵拦住了“你女孩家家的大晚上去不方便,二成去就行了!”

  二成一路小跑去了县医院,找到了哥哥的病房,问大成哪儿疼,大成见老师在就说:“头,胸,腿到处疼。”趁老师出去的时间说:“我啥事没有,我现在跟你先回去,我想找郑狗腿的晦气,我也能吃能喝,住上几天,你千万别让春燕来。”

  二成问为啥。

  大成说:“春燕来得陪床,咱们自己掏钱,这会得让郑狗腿破费破费。”

  二成笑着说:“我给你教训一下郑狗腿。”

  大成笑着说:“千万别,等我回去,商量一下再说。”

  二成说:“哥,真的没事吗?”

  大成又笑着说:“真的没事,天黑了,你快回去吧。”

  二成又一路小跑的回了家,春燕也一直没走,等消息,二成便说了情况,大成娘这才放心。

  春燕说:“我明天就去县医院”。

  二成赶忙说:“我哥没让你去,说你去了,怕让你赔偿,让你花钱。”

  张德贵让二成送春燕回家。

  第二天早上,郑校长手里拿着糕点烟酒,进门就赔礼道歉,张德贵不冷不热的批评了一顿,大成娘贾桂英,看张德贵说的差不多了,就扮起了红脸说:“大成他爹说一说就行了,都是半大小子,郑校长也不好管理,只是以后下手轻一点就行了,郑校长也认了错,就不要说他了。”

  郑校长说:“张区长批评的对,虽说也无妨,我接受批评。”

  张德贵说:“我也知道郑校长的难处,我看那小子没啥事,就让他回来,回头我和王书记过个话就行了,你也忙安心工作去吧,只是你带来的礼物你带回去吧。”

  郑校长说:“我带来了,还拿回去,只要老区长和嫂子不怪罪就行了,说着就赶忙走了。”

  过了俩天,张德贵让二成接大成回来,二成去了医院把父亲交代的话说了,“咱就走吧。”

  大成说:“现在就走,便宜了那郑狗腿,我让他怎送我来就怎么送我回去。”

  大成和老师说:“我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我想回去养病。”

  老师说:“我也问过大夫了,可以出院,咱就走吧。”

  大成说:“我的腿还疼,这么远你能背我回去。”

  老师没办法,只得打电话给郑校长,郑校长借车送大成二成回了家。回到家,大成爹娘忙查看大成伤的情况,这时春燕听着汽车响,也问伤情。

  大成说:“我没事”。说着走了几步,跳了跳。

  张德贵说:“你能走就走着回家了,还让汽车拉你。”

  大成笑着说:“谁让郑狗腿打了我,不是你叫我回来,我还想住几天,每天都有菜,有肉,馒头吃。”

  大成娘拿出郑校长送的糕点让燕子吃。

  燕子说:“让兰子和芳子先吃吧。”兰子和芳子抢过来就吃。

  燕子回了家把大成回来的事情说了,燕子娘说:“这个大成真不是个善茬。”这几年也多亏了大成,一早一晚和你上学,你爹和娘才不会接送,不管去多晚,娘知道有大成在你不会吃亏。”

  燕子赶忙说:“爹娘也认为大成是个好后生?”燕子娘没有说话,叹了口气,做家务去了。

  过了俩天,二成见大成闷闷不乐,心情不好,就说:“哥,这几天,你总不说话出什么事了啊?”

  大成说:“一想起,郑狗腿打我,我就来气也没个好办法。”

  二成说:“姓郑的认识你,你去不合适,不如交给我我替你出气。”

  二成第二天的下午,课余活动时间,跑出了学校,一溜烟跑到了公社,又问了郑校长的家。就在郑校长必经之路的墙角躲了起来,等了半个小时,见郑校长来了,二成走了出去,照着正校长的自行车走了过去。郑校长见是个孩子,刚想捏闸,二成一脚踢倒了车子,郑校长也飞了出去,来了个嘴啃泥。嘴和脸都出了血,二成走了过去,没等郑校长站起,二成重重的给了他几脚,嘴里说这:“我让你不长眼,欺负小孩。”

  然后一溜烟的跑了。二成跑了一会,半路大成迎了出来,大成问:“你没事吧。”二成笑着说:“我一点事都没有。这回保证让那老小子三天不能来学校。”

  大成二成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郑校长被打了,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路过的人认识郑校长忙扶了起来。送到公社卫生院,包扎了伤口,看腿和骨头没啥事,也就让人送回了家。郑校长一路寻思,谁家的小孩这么厉害,十来岁的孩子下手这么重,一路上问起来,郑校长说:“骑车不小心,摔了下来。”

  大成和燕子照常上学,看校长三天没来学校,到第四天校长才来学校上班,额头上垫着纱布,腿一瘸一拐,大成见那样心里窃喜。回家的路上,燕子

  问“大成,看把你乐的,你我说实话,郑校长是不是你打的?”

  大成一口否认说:“要我打,郑校长能绕了我。”

  燕子说:“郑校长活该,总是打学生,这次也让他尝尝被打的滋味。”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三个农村青年的创业与爱情目录
共9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