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3 09:51: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时光囚笼
  4. 第二章 测试之时

第二章 测试之时

更新于:2017-04-21 14:47:52 字数:4174

  其实之所以这些人测试完了还不离开,有闲心留下来调侃方小茹,就是因为方小茹样貌娇小可爱,对男人有极强的吸引力。

  这些人说着调笑的话,多半都有些想要引起方小茹注意力的念头。

  这时候看到有男人突然出现,在方小茹的身边,与方小茹十分熟稔亲热的样子,自然就有人不爽了。

  于是他上前,想要碾压叶无辰,以此展现自己,让方小茹知道,自己比那个男人可靠多了!

  “兄弟你不是卧龙城的吧?”叶无辰摇摇头,无奈的问道。在卧龙城,跟自己有仇的人不少,但无论他们多么讨厌自己,也不会有人敢这么公然跟自己说话。

  “谁是你兄弟了?你跟谁称兄道弟呢?”那人先阐明了自己不屑于叶无辰为伍的立场,然后承认道:“没错,我不是卧龙城本地人,我叫冯天。”

  “姓冯……”叶无辰略微思索,打量了一番来人,点点头,笑着问道:“你从枫叶镇来的?”

  冯天闻言就呆住了,自己只说了个名字,叶无辰怎么就连自己从哪来的都知道了?

  看出冯天的困惑,叶无辰指了指他的袖口说道:“我和你家人做过生意,对你们家的家徽有点印象。”

  冯天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袖子上被母亲缝上了家族族徽,恍然的同时感到有点害怕。因为这种细节,就连冯天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叶无辰竟然能够看得出来,这说明他的眼力极好,能够记得这是枫叶镇冯家的家徽,又说明他的记忆力极强。

  然后冯天注意到了另一件事情:叶无辰说话的时候,一直是一幅高高在上,长辈指点晚辈的姿态。但自己心中竟升不起任何不快,仿佛被叶无辰教训,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自觉低人一等的心态,让冯天更加惊悚。

  这是一种在大家族成长后,自然生成的警戒,本能在提醒冯天,不要轻举妄动。

  但冯天身边的人,可没有他的见识,一心只想着讨好冯天,于是嚣张的对叶无辰叫嚣道:“小子,知道怕了吗?冯家可是枫叶镇第一大家族,识相的就赶紧滚……呜呜……”

  那人还没说完,就被反应过来的冯天捂住了嘴。他初始还有点困惑,对冯天拦住自己感到不解,不过很快的,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惊骇。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几人所处的测试高台边上开始聚集了一大群人,让原本已经变得萧条的高台,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这些新出现的人,显然并不是为了前来参加测试的,他们没有任何登上高台的意思,只是隐约将叶无辰簇拥在中央,眼中尽是期待。

  这群人黑压压的聚成一片,看上去就极有压迫力,让冯天和他的同乡呼吸都停滞了两拍。

  看着这群人,冯天的心中有所明悟——他们不是来参加测试的,而是来见证叶无辰通过测试的!

  难道说眼前这个迟到的家伙,真的是来达成完美成就,刷新两百年来无人能够完成的记录?这么想着,冯天心中再没有半点找茬的念头,对于方小茹的那点想法也被他自觉掐灭。

  看出冯天态度的变化,项孤凡点点头,非常满意。

  一边的方小茹并没有意识到两只好斗的公鸡已经在暗地里交过手,她的注意力全被新出现的浩荡人群给吸引住了。她再次拧了一把叶无辰,悄悄问道:“你怎么叫了这么多人?”

  项孤凡也很无奈,“他们自己跟过来的。”

  “嫂子好!”

  “嫂子辛苦了!”

  看到两人聊起了悄悄话,人群里便有人开始起哄。

  这让方小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而叶无辰一下子就不觉得跟来的众人烦人了。这贱人笑嘻嘻的响应号召,一把揽过了方小茹的腰,得意洋洋的挥挥手,进一步助长众人的起哄声。

  “你到底是来玩还是来进行测试的?”

  就在叶无辰春风得意的时候,有幽幽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把叶无辰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穿着青衫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看到这个老者,冯天和许多接受过测试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老者他们都见过,正是凿晶板项目的主考官,醒龙学院的孙教习!

  冲着叶无辰而来的其他人虽然没见过这老者,但也从老者身穿的青衫判断出来者的身份,于是停下了起哄,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眼中还闪烁着狂热的目光。

  高高在上的教习,权力甚至大到能决定一国皇子的命运,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从高台上走下来了!而且主动和一个考生搭话了!

  “老头,我知道你把飘叶步锻炼到真意境界了,但下次过来的时候能不能发出点声响,不要这么神出鬼没的吓人好不好?”叶无辰没好气的问道。

  叶无辰没大没小的态度再次震惊了众人——这小子就不怕教习恼羞成怒,给他穿小鞋,故意找茬,不让他通过吗?

  然而孙教习别说愤怒了,反而笑呵呵的说道:“行,下次出现前,我一定先放鞭炮,打五六盏灯,弄得七彩缤纷的,充分引起你的注意!”

  冯天几个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教习竟然在开玩笑,而且是年纪这么大的老爷子,竟然在开玩笑!这还是之前见到的那个不苟言笑的老者吗?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已经轰然倒塌,孙教习注意力全在叶无辰身上,急切的追问道:“先不说这些了,小子!你成功了吗?”

  听他们的对话,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了。

  “当然!”叶无辰知道孙老头亲自下台找自己,就是为了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完美通过测试,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块圆筒,随意的丢给了急不可耐的孙教习。

  看着飞在空中的晶板,孙教习如临大敌,甚至动用了真气,空气在离体真气的作用下产生涟漪,而空中的晶板也受到影响,仿佛进入泥沼一般减慢了飞行的速度,然后被孙教习准确摘下,捏在手中。

  将晶板紧紧地抓住,孙教习迫不及待的开始检查。他越看,脸上的喜色越浓。

  由宗门发给众人的,是高半尺,直径一寸的圆柱形晶板。测试要求学员在晶板上,挖出一个直径半寸的凹槽。只要能挖到三分之一,就算合格,而挖通整个晶板,才算是达成完美。

  与别的测试有各种评级的情况不同,这项测试只有失败、合格和完美三种结果。因为凿通和没凿通,完全是两个概念,成品的价值可谓是天壤之别!

  这晶板是宗门秘法傀儡的核心部件,傀儡的动力源将被放置在晶板当中,通过阵法符纹为傀儡的各个部件提供动力。打通的晶板能够用在高级傀儡的制作当中,而没打通的晶板,则只能用来制作低级傀儡。

  这个测试,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愿意尝试,就是因为这件事说起来容易是真的容易,只要你能有耐心和毅力,花一年的时间,总是能达到合格的标准。

  但说难,是因为想要达成完美极为困难。

  首先,凿晶板这项测试对于力量的掌控有非常严苛的要求。

  想要凿动晶板,用力过猛或者用力过轻都不行,只有力道恰到好处,在晶板表面引发特殊频率的震动,晶板才会被撬动。

  完美掌控力量已经很困难了,但完成挑战的真正难点,在于挑战者需要有极强的耐心。

  因为当你好不容易使用了完美的力道,你也会绝望的发现,自己只是在晶板上磨出了一层薄薄的晶屑,这层晶屑是如此之薄,只凭肉眼完全无法分辨。

  而想要凿穿晶板,你只有一年的时间,因为产出一年之后,晶板就会定型,单凭蛮力,再也无法凿动。

  于是想要凿穿晶板,你需要花上一整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停息的,使用完美的力道一点点敲打晶板。

  这是一件极其困难和枯燥的事情,因为没有停息并不只是修辞,而是真的连觉都不能睡,所有的时间,都必须用完美的力道敲打晶板。

  为了做到这点,你需要有极强的体力,或是做到能够一边敲打晶板,一边休息。

  也就是说,为了达成完美,一个人需要完美掌控力量,具有足够的耐心,忍耐无限重复的枯燥动作,然后花上一整年的时间,连睡觉都必须放弃,来打通晶板。

  这一年间的压力是极大的,因为这一年时间几乎不能出错,因为多失误几次,之前的时间就算是浪费了!

  那些真正的天才,绝不会浪费时间,做这么一件没有效率,回报也非常低的事情。连觉都不能睡,这不是虐自己吗?有这功夫不如多领悟两层剑意,多突破两层功法!

  这也是为什么两百年来,天才辈出,却始终无人能将这项测试达成完美的真正原因!

  这两百年来,也只有叶无辰这个疯子,才会真的在这项测试中达成完美!

  孙教习拿到晶板就赞叹连连,沉醉其中,因为这晶板不仅仅是凿通了,内层的晶壁竟然都经过打磨,呈现出完美的圆弧!这可不是花时间就能做到的了,这必须要对力量的控制达到匪夷所思的境界,才有可能完成。

  这必须是无数次重复,无数次细心体会,才有可能磨练出来的控制力!

  在对力量的细微控制领域,孙教习都得承认,叶无辰可能已经超越自己了!

  “老头子,我这一年可是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敲这个破玩意儿,造成的声响严重扰民,可没少被街坊抱怨。”

  孙教习并没有猜错,叶无辰这三年忍受了令人发狂的枯燥,经过数不清次数的重复,这才完成了这么一件完美的作品!

  想到自己这三年来的努力和艰辛,叶无辰就心疼自己。

  第一年的时候,叶无辰将其他四项测试均尝试了一遍,结果他悲惨的发现,自己的悟性和根骨都不属上佳,也没有炼丹和阵法的天赋,虽然这四项测试都有把握合格,但挑战完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心很大的叶无辰拒绝承认这一事实。

  “无法在剑决、功法、阵法和丹法上达成完美,那我选择最简单的凿晶板总可以了吧?”

  然而第二年,等叶无辰终于每一次敲击都能做到完美,甚至睡觉的时候都能敲击晶板的时候,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然后追求完美的叶无辰不得不又拖了一年,在一年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把晶板凿穿了。

  虽然现在表现得很淡定,但是成功的那天叶无辰兴奋得连翻了三十个跟斗。

  叶无辰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这个死老头拿着这么一个完美的东西,还不让自己过关,那叶无辰说什么都要整死这个老头!哪怕他是醒龙学院的资深教习也不好使!

  “我一年来顶着巨大压力完成的这个测试,要是再像去年一样说我不过关,那我可就真的要跟你拼命了!”叶无辰毫无顾忌的威胁孙教习。

  冯天等人怎么都想不到有人敢威胁教习,光是听完叶无辰所说,就感到双腿发软,仿佛自己才是得罪教习的那个,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但教习对于叶无辰的不敬毫不在意,甚至看着项孤凡的眼神,就好像慈祥的爷爷看着自己最成才的后代,异常满意的点点头道:“这么完美的成品,怎么可能不过关呢?”

  对于孙教习来说,手中的这块晶板可是稀世的宝贝。打通晶板的过程中,没有动用任何真气。这使得晶板没有受到任何污染,只要能够完美刻画符纹,用这块晶板做出来的模块,对于能量源的利用率就会是最高的!

  孙教习有把握用这块晶板做出地阶的傀儡,甚至挑战伪天阶的傀儡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作为一个傀儡狂人,爱屋及乌,孙教习看着叶无辰也是越看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