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9 01:24: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修仙天魔路
  4. 契子

契子

更新于:2017-04-21 16:28:05 字数:2316

  “巫卡,那几个孩子怎么样了?”一位面目慈祥,满头银发的老者对着一个黑袍老者问道。

  “变化倒不大,只是身上的光芒越来越盛了”黑袍老者恭敬的答道。

  “哦,好吧!巫卡你先去吧”银发老者满脸愁容。

  这位银发老者名唤巫奇,是巫人族的长族长,而黑袍老者名唤巫卡是巫人族的巫师,擅长占卜之术。

  最近族里发生了一件怪事让族长巫奇颇为担心,族人里面最为强壮的三个青年前几天腹部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光芒,而且最近越来越盛了,他们三人都是族里最为勇敢的战士,如果族里没有了他们三人那们全族都将会被邻近的金枪族所掳掠,到那时所有的巫族人都会沦为金枪族的奴隶。

  巫族是神风大陆数以亿计的部落之中的一个小部落,在神风大陆各个部落都以捕杀山脉之中的野兽为生,但是由于山脉之中野兽众多并且野兽生性残暴,所以捕杀野兽危险无比稍有不慎便会命丧当场。

  所以各个部落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便开始抢夺其他部落的猎物,并且将其部落的族人掳掠使其成为自己的奴隶,以其女人、孩子相威胁让其为自己捕猎,所以导致神风大陆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战争。

  “*,他妈的!这算什么鸟事啊!最近族里的人看我都像看怪物一样,晦气!”一个皮肤黝黑,身体魁梧的男子一个坐在草屋里抱怨道。

  此人名唤巫战,巫族最勇敢的战士之一,为巫族立下了无数的战功,可就在六天之前巫战突然身体像荧光草一样发起了微光。

  一连过了几天这光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茂盛了,现在巫族的族人都怀疑巫卡遭到了某种诅咒,而对巫卡绕着道走。

  “快点,巫卡!金枪族那帮孙子又来抢夺我们的猎物了”门口急匆匆的跑进两个青年这两个青年身上都与巫卡一样发着茂盛的光芒,“什么?巫风,巫天那帮家伙又来了,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啊!”巫卡愤怒的带着两人向外走去。

  话说巫卡三人出去看见它部入侵,便带领全族冲了出去,由于金枪族这回可是有备而来而巫族又是仓皇备战,所以双方交战没多久巫族便落了下风,就在巫族快要失败的时候。

  突然,山中万兽齐鸣,大地各处都冒出了白色的雾气,而更奇异的是所有的雾气都向着无卡三人汇聚而去,三人也在瞬间感觉到力大无穷,随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巫族大胜金枪族,金枪族全族沦为了奴隶。

  就在那一夜,整神风大陆在巫卡等人发生的事情在近万人的身上出现了,有过了几日雾气逐渐消散可是那近万人却依旧能够感受到那雾气的存在,只是没有那么浓郁了。慢慢的人们发现将这些物质吸进体内可以增强实力,所以这些人便努力的吸收雾气。

  从此神风大陆的天变了......那些能够感受到雾气的人将这种雾气命名为灵气,并且由于吸收灵气实力开始暴涨,所以这些人便开始带着自己的部落进行掠杀,数亿的部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便被整合成了几千个。

  在十年后出现了四位强者,他们各自割地为据,将天下分为五州,大陆以东为青州,以南为明州,西边为崇州,北边为雲州。中部为中州。

  由于长期杀伐有一部分人由于戾气太重而变得嗜血,这些人在后来便被人们称为“魔”,而他们便跟随他们的两大魔王雄踞崇州和雲州,而那些并未丧失本性的人便自称“正道”雄踞青州、明州。而中州便由正道与魔道共同占有。

  十万年后.........青州,青城。

  王林一个躺在家后的小山坡上,静静的看着天边那如血的残阳,心里思绪万千..........往日这个时候正是他玩的最快乐的时候,可是今天他如何也快乐不起来,因为今天下午父亲告诉他,他明天就要离开家跟王叔叔去青城了那里的归元宗正在招收弟子,父亲让王林去试试。他万分的不想离开爹娘去修那所谓的“道“。

  道是什么?道能带来什么?修道有又为了什么?王林一无所知,他只知道,父亲为了能让自己修道将自己家中所有的积蓄都送给了归元宗的下来招收弟子的”周大仙”。

  王林父亲王毅是一个魁梧的汉子,和王家村的大多数男人一样,靠打猎为生。

  六年前的一个雨夜,在女人痛苦的的分娩声中,王林出世了。可是福祸相依,在王毅还没来得及为儿子的出世而高兴的时候,王林的母亲却在产下王林后永远的离开了儿子和丈夫。

  王林想告诉父亲他不想去修道,但是他看见父亲在告诉自己可以去归元宗时,那充满了兴奋和期待的眼神,他沉默了。因为王林觉得父亲不是在看着自己而是在看着希望,所以他选择了沉默,一个人跑出来趟在小山坡上不想让父亲看到自己的懦弱。

  他很想哭可是他的心底却又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许哭因为他是一个男子汉,是这个家的希望,所以他不能哭,他要坚强。

  王林就这样在一个人在小山坡上静静的度过了整个下午,抬头望去西边那如血的残阳已经被繁星所替代。王林拍拍身上的土向家走去。

  刚进家门时一股香气顿时迎面扑来,王林知道这是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鲤鱼的味道,要是在以往他肯定早扑了进去,可是今天他却没有往日的一丝欣喜。

  “林儿回来了啊,今天一天跑那去了”一个男子笑吟吟的在厨房喊道,听得出来他的心中十分的开心,此人正是王林的父亲王毅。

  “出去玩去了”王林静静的"都快要修道的人了还这么贪玩,以后怎么成就大道啊”王毅边将一盘兔肉往桌上边放边说道。

  王林又想告诉父亲他不想离开父亲去修所谓的道,可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快坐下吃饭吧!”说着给王林接过来一个板凳。

  “哦!”王林坐了下来。

  “来,尝尝这个”王毅将一块肉夹到了王林的碗里。

  “林儿啊,去了之后要努力的修道,你王树叔家的二牛五年前也去了归元宗,上回回来.帮你王树叔去打猎的时候一个人竟然杀死了一头剑齿虎”你王树叔可吹嘘了好一段时间呢,真想不到我儿也要上归元宗了”王毅发出一阵感叹。

  “恩,知道了父亲”王林答道。

  晚饭就在王毅对未来的憧憬和王林的万千思绪中度过。

  这一夜王林彻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