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16:4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大青神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6 11:01:20 字数:6490

字体: 字号:
大青神目录
共3章
  斗转星移,物换人替。

  光阴在日月转换中寂然去走。不知不觉中,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一年。

  当年那道行不高的冷迎梢,因闲逸仙姑送他无名书卷一本,便日夜苦苦参悟,终于在三年间,领悟出五行字门中的‘土’字诀。于是道行便因此而大大提升,又因他为人好善,心境澄明,倒是在四清仙镇中是一个有口皆碑的人物。虽然未入得四清门中,却也在四清仙镇中立了一间修炼的小道场,叫做:紫华门,收教一些小徒,合计一十五个,其中五女十男。

  当时四清仙镇是人道中最大的修仙炼道之地。四清仙镇所在之地原是一座唤作‘碧空山’的大山脉。三百年前,上清太仙得道,因受神相师逍遥仙的指化,识得此为一绝好的风水宝地——不仅是汇风聚水,更是人杰地灵,天时地利。便游说上清太仙将之化山为地,建一个小镇,以兴他修道之法。于是上清太仙便依逍遥仙之言,令手下弟子将碧空山夷为平地,并大举之下,兴建了一镇,又因连他一起之内,有无清仙者、极清仙者、太清仙者一齐在内的四个师兄弟,乃取名叫做四清仙镇。

  又从四清仙者门下千中选百,百中选十六,十六中取二,立二字门,叫做‘阳’字门和‘阴’字门。再从余下弟子中证依照此法,再选出一十三人,各立‘金、木、水、火、土’字门和那八卦中门‘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一十三门,其中八卦定体内灵性,分别是乾为天,坎为水,艮为山,震为雷,巽为川,离为火,坤为地,兑为云。四清门以各人所系的属性收徒,即以那人是属金或者木,是灵于‘阳’字门还是‘阴’字门,又或者是在八卦中的哪一门中最有修炼的天资来收取门生。因此四清门来此拜师习艺的四海人物也不知多少,每年也不知踏坏四清门多少门槛。而且四清门挑选严格,连入门费用也比外面一些尚未名气的修炼堂门多上许多,因此在此门之人是名门望族,天资聪颖之人居多,现在四清门中倒也有千多众。

  偏是冷迎梢不同,他收取入门费用不高,且不按来者属性收取门生。因他在土系属性中更加悟出‘妙’字修真诀,与当时大流修炼之法颇有不同,虽然当时许多修道之人看他道行不高,俱是嗤之以鼻,以之为旁门。在纳养戚青寅第二年时,其妻莫紫烟也产下一子,取名叫做冷不华。第三年间即生一女,取名叫做冷凝霜。那冷不华生得白玉作骨,天水为神,天资迥异常人。冷凝霜也同其兄长天资无异,虽是年幼,但在紫华门中,被同门弟子中称做华龙,紫凤。时年青寅年有十一岁,不华十岁,紫芊八岁。还有‘紫华门’其他弟子俱是八岁岁到十二岁之间不等。修道之人从小即有,只因太清上仙的一句“欲得高道者,需是从幼起之,再从一而终,方得成正道。”

  ‘紫华门’修炼场位于冷迎梢小府后面,也是一块移山为土之地,方圆一百多丈,四周也建了许多的房舍,包括门生的住宿,食用一并在内。道场四周倒全是松柏桦桧,也不知冷迎梢的是把当时生长在小山上的松柏留下,还是将用了什么方法从其他地方移种了这种只有山林才长的树木,总之自青寅记事起,这些树木便一直同他成长。道场中央是用大理石铺成一块相连的平地。却也光可鉴人,人立在其上,可见其影。

  一日,天晴,修炼完毕。弟子们闲作一团,说说笑笑。这个说那边的池塘有鱼好捉哩,那个说这树上的知了也易擒,这个又说那棵树易攀……十五个弟子中,就有一个叫做张子明的小子,排行第七,八卦属性为坎,他不知怎么的就有了兴致,便吆喝道:“喂喂喂,我看大家既然有那么好的雅兴,不如我们来下棋吧。”众人听说都道好,便让凝霜偷偷的从她父亲那里偷了一副棋子过来,摆在一个石桌子上,又从旁边搬来几张石凳,移在两旁。便算开局。

  那叫做张子明的弟子道:“来来来,局都摆好了,谁肯与我下一盘啊。我都忍不住了,好久没有过过瘾了。”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该当不该当。不知其中谁提了个议:“不如就大师兄先起,一个个轮回对战,大家觉得怎么样?”众人闻言即依此计,大师兄李清乐推让不得,只好悻悻坐下,有点尴尬的样子,后来不知又挠头抓发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我下得不好,大家不要取笑啊。”

  众人便围近作观局者,俱不作话。

  果真是如了他之言,不知是他棋艺不高,还是七师弟的棋艺老到。不出半个时辰,那棋局便已经定下,大师兄李清乐便败得一个落花流水的局面。只得起了身,又为了解除困窘,便道:“师父说我是以武道为主,修的是五行中火属性的道行,同读书无缘,再说我又不喜欢下棋,此战不足为记,就算记,也要把它记在我们那曾经玩过家家的沙地上,哈哈。”

  众人不解其意,便加追问。忽然那内中一个女童,身穿荷色罗衫,发顶结盘着丫髻,插着街市中随意可买到的宝蓝玛瑙石的发簪,目清容秀,十分可爱,乃是冷迎梢的爱女冷凝霜,排行第十。十师妹冷凝霜笑而解其迷道:“大师兄的意思是,把它记在沙上,等到有风吹雨过的时候便没有了痕迹啰。

  众人大笑,便在笑声中。二师兄范一祥也生硬地坐了上去,想了想,又坐了下去,笑道:“我的情况和大师兄的一个样子哩,师父都说我在五行中为土,只要好好地跟他修炼,日后尽然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呐。才不要那么一副书生的样子咧,我要身强力壮,爹娘说这样找媳妇才容易。”

  众人又笑,后是三师兄劳大义上阵,不过也是须臾则败北下来。

  “轮到四师兄了,四师兄呢?”七弟子越战越勇,看着那棋局便觉得胜利在望一般,不觉高兴得手舞足蹈。

  其中第八个弟子周子乔指着另一边那个地方的一棵树荫处,带有一点不满的语气道:“四师兄又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了,每次都不和我们一起玩,真不够义气。”

  那排行第十的冷凝霜道:“八师兄,我爹说了,四师兄那是在冥想,不是在发呆。”

  那排行第八的周子乔道:“谁说的,明明就是发呆。功又不炼,就会整天发呆。”

  冷凝霜将脚狠狠地一跺,小嘴一厥,带点嗔怒道:“八师兄你真是不可理喻,我才不要和你说话了。听我爹说了,四师兄有满腹经纶,好厉害的,我就去那里找他过来赢了七师兄,灭了他的威风。”说着,便爬将起来,也顾不得屁股后面的尘土,一崩一跳地跑了过去。

  “来来来,我们不要管他们两个,继续玩,继续玩,不要扫兴了。撇了四师兄,等十师妹把他叫过来了我再和他厮杀一盘。”在说让中,五师兄任作常便在众人推拿中坐了下来,一群人,拥拥簇簇的,便又传出了笑声。

  十师妹冷凝霜一会儿就跑到了四师兄身旁。见他果然是在闭目养神,也许是听见了有脚步声,便转过头来。只是他长得却有一些书卷气息,目清眉朗。身穿的一身简简单的白色素衣物,腰间束一条灰色的布条,头上抹一条玉纶书生巾,腰束一条白玉带,衣着简单大方。唯一与他穿着格格不入的,就是身上很显眼地系着一只碧色的佩环,佩环的另外一端系着一条象征着幸运的家常结,用红色细绳编就。只有在有风吹过,拂动那佩环的的红绳,才让人看起来像是一个颇长诗卷气息的书生。此人正是十一年前闲逸仙姑托付于此的戚青寅,在十五个弟子中排行第四。

  “青寅哥哥,在这里干什么呢?”十师妹走近,很调皮地像往常一样拍了一下戚青寅的肩膀,然后与他并肩坐下。

  “在想,天上是面有什么人在住呢。”青寅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又低下头来,顺手拿起搁在一旁的书卷,却是冷迎梢在从闲逸仙姑赠他的那本无名书卷中悟道之后,自己写编的一策,叫做《修道百法》。

  “我听娘说了,天上面住的是神仙呢,个个都是长生不老的,有很厉害的法术。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冷凝霜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个‘很厉害’的手势出来。

  “那你希望像天上的神仙那样,对吗?有好厉害的法术,也可以长生不老。”戚青寅小心翼翼地问道,目光没有离开苍穹。

  “当然想了,我爹说了,让我好好修炼,等我厉害一点了,把我送到四清门那里修炼。听说四清门那里有好多好多的神仙,我跟那些神仙修炼,然后我就可以变成神仙了。”冷凝霜言之凿凿地说道,又问:“你呢,你想不想?想不想也一样和我变成神仙呀?”

  青寅摇头了摇头,带有点成年人的伤感道:“我不想做神仙。”

  “为什么不想啊?等我们都变了神仙。我和哥哥,还有你,我们三个就可以一起去斩妖除魔,行走江湖了。”

  青寅有点惊讶,道:“也是师父教你的?”

  “不是,爹才没有教我这些呢,这是哥哥对我说的。”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想做什么?”

  “我只想平平凡凡地生活,以后也会娶妻生儿,也会生老病死。”

  青寅没有告诉她。其实他还想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

  冷凝霜惑道:“青寅哥哥,什么叫做娶妻生儿和生老病死啊?那我也要跟你一样娶妻生儿,生老病死。”

  青寅回过头,笑道:“娶妻生儿,生老病死啊,就是说我们以后都会到地下见那阎罗判官去了。”

  冷凝霜一听到阎罗判官就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腰也坐直起来了,想起以前娘在她淘气的时候总是说,“霜儿再闹的话,我就叫地下的阎罗判官过来把你捉去,不让你再见到爹娘了。”于是连忙摆手摇头,急道:“那我才不要娶妻生儿,才不要生老病死呢。我要做神仙。我还要炼很多很多的仙丹,然后都分给青寅哥哥,让青寅哥哥也和我一样长生不老。”

  正在说话间,忽然听得前方有人往这边叫道:“四师兄,十师妹,你们快过来,快要轮完了。”两人回头,见叫喊者是排行第九的女弟子许茹善,八卦属性,为离。

  青寅便站了起来,长长的吁了口气,道:“走吧,神仙师妹,对弈去。”

  冷凝霜也站了起来,有点不解,问道:“什么是对弈?”

  “对弈,就是下棋的意思。”

  一句话说得凝霜更加纳闷了,他怎么知道我叫他去下……对弈的?

  两人一前一后行到了棋盘处。已经是轮到了‘紫华门’排行第十三的女弟子,却是一个唤作郝碧珠的女弟子,正在凝神苦思。反观那个一路意气风发的七弟子张子明却神情自若,稳操胜券在手一般,行棋果断,有机有谋。冷凝霜笑盈盈地站在青寅旁边,定性观棋。戚青寅忽然想起两年前在师父的藏卷阁中看过一书叫做《烂柯经》的古卷,卷中细载有此言:

  博弈之道,贵乎严谨。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在角,此棋家之常法。棋魂有曰:宁输一子,不失一先。击左则视右,攻后则瞻前。有先而后,有后而先。两生勿断,皆活勿连。阔不可太疏,密不可太促。与其恋子以求生,不若弃之而取胜。与其无事而独行,不若固之而自补。彼从我寡,先谋其生,我众彼寡,务张其势。善胜者不争,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乱。夫棋始以正合,终以奇胜。凡敌无事而自补者,有侵绝之意;弃小而不救者,有图大之心。随手而下者,无谋之人;不思而应者,取败之道。须是惴惴小心者,如临于谷。

  待青寅在脑海把这话一一细读时,十三弟子郝碧珠已经败下阵来。她穿一件绛红色的衣裙,发间也插一枚与衣服同色的发簪,清眉秀目,神态可爱,为八卦属性震。她离了石桌,走到一个宽眉明目的男孩身边,却是排行第六的冷不华。轻声叹了口气,道:“不华师兄,我也输了,那棋势恐怕不出几步就会输了。”

  凝霜也问道:“哥,你也输了么?”

  不华淡淡笑了一笑,道:“输了他两子。”又转过头道:“青寅师兄,平时常见你和我爹下棋,棋艺肯定是很厉害的,快来快来。为我们‘报仇雪恨’。”

  凝霜在一旁插嘴道:“哥,不是下棋,是对弈。”

  七弟子张子明在一旁更是有点沾沾自喜之意,插了一句:“下棋也是对弈。”

  众人欢笑,便不等青寅推却,只径自将他推到石凳上坐下。正要收拾好残局,再开一局。凝霜在一旁又开口道:“青寅哥哥,你看子明师兄这么嚣张,不如就这残盘开局,打击一下他的傲气咧。”

  众人见其师父儿女俱是这样说道,便相信青寅是精通博弈之道。便闹哄哄的要以此残局开端,定个输赢。那七弟子张子明也是一个天纵鬼才,在家中也曾读过许多的书卷,见此便暗中深思道:“这样也好,我也都是经常看他和师父对弈,可能棋道在我之上也不为奇,如果我败了给了四师兄,岂不是败了我张家的名气么?如今要以十三师妹之局与我相争,输了大势给我,这样我胜算不就是更加大了么?”如此想着,便不拒不迎,也料想那四师兄不反推,肯定是就此局相开的。

  这样我就是可以大获全胜了。

  不觉嘴角暗暗笑了笑,惬意万分,像是看到了青寅败下的那一个时刻。

  果是如此,青寅也不争不辨,只是依言坐下,细观此局。心中又思忖道:“如果是按照十三师妹那下棋手法,必在七步之内败下,既然如此,我可将计就计,用一个‘一井陷万马’之策,弃我四子,却败他一个全局。”却见围观者都屏住呼吸,不再说话。果然,张子明开始时还洋洋得意,但是却真的是中了那计,便额上见汗如豆水一般,顺颊滑下。不出三刻则败了下来。

  众人在一旁称赞不绝。都说,戚青寅林你的棋道果然高超。

  那七弟子张子明心中愤愤不平,觉得输给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甚是耻辱。便心中来了火,热嘲冷讽地道:“有什么好得意的?又没有门第让你炫耀,连自己爹娘都不知道在哪里哩。自己都不知道,你朝不修真,晚不炼道,每天就只是帮师父评改下我们的修炼心得,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难道你没有觉得羞耻么?白吃白住师父家的,又不交习费,还说识过多少的书,怎么还有颜面赖在师父家不走?”

  本来有点开心的青寅,一下子觉得那一席话像是一把尖刀一样,生生地插入了自己的肋下。不觉面沉似水。孤孤的站在那里。那些话又像是咒语攀附在他身上,见肉即生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茫刺一般狠狠扎入他心里。

  自卑。自责。自愧。

  像是自己隐忍已久的暗病沉疴,一下子被人连血带肉,生生地撕扯开来。戚青寅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切地感觉到那感觉,就像看过的书中描述的那种无地自容,那种隐隐痛楚的感觉,以前那种莫名其妙的那种感,原来是这样的痛如切肤。

  不知是不是闲逸仙姑那颗九转还丹的仙效,还是青寅与生俱来的能力。他晓得自己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本领,虽然自己是对修炼场上那些打打斗斗的道术从不感兴趣,唯独对冷迎梢那一小阁的书卷情有独钟,一般在帮助师父修改评阅其他弟子之余,都沉浸在那个小书阁中,乃从小就博读百卷,不像其他弟子那般尽心尽力地去修炼。因而心境比一般同龄人要清明许多倍,理解忧伤,知晓痛楚的来由。

  是不是我真的应该离开这里。是不是我真的是不知羞耻。是不是我真的是无父无母。是不是,其他人也这样看待我。是不是,是不是……戚青寅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到脑袋一片空白混乱,他似乎听到身后那些弟子们在大肆地嘲笑他。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人在取笑他,戚青寅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跑着。

  而在他身后,冷不华已经和张子明扭打起来了,一堆人在那里劝架。戚青寅甚至没有听到,跟跑在他身后的十师妹冷凝霜和十三师妹郝碧珠叫唤了许多遍他的名字。

  “四师兄!!”没有回应。

  一声、两声,还是没有回应。三声、四声、五声……也不知那两个小师妹又呼又喊的叫了多少声,俱如石沉大海,杳无声息。直至他们二人跑得气喘嘘嘘的,再停下来看时,已经是看不到戚青寅的的身影了。两人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四师兄平时一点也不喜训练,怎么比她们两个训练了半个多月且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修炼入门的人还要有体力。殊不知,此即是那九转还丹的取气强体之奇效。

  两个师妹一路跑过来,也没有在意自己是追到了什么地方。又觉得有东西扎着脚,低头看视,方知道原来两人来到了一个杂草满山的平原,环绕两人的俱是一些没到膝盖之野草,碧草接天。那些野草,两人俱叫不出名字来。凝霜喘气停息,欲要望那方向再度追去,被十三师妹郝碧珠一把拉住,半喘息,半讲道:“师姐,不……不要再追了,也不知……四师兄他……他是什么怪物来的,平时看他一副书生的样子,又没有和我们一起修炼,怎么会跑得这么快,连气都不喘一下就把我们两个甩得那么远。”

  凝霜低头不语,若有所失的样子。忽然又很小孩子气地说了一句,道:“都怪那个臭子明师兄,明明就是技不如人,还那么死要面子,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来。本来青寅师兄就很少和我们一起玩的,现在被他这么一说,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陪我玩了。”顿了顿,又嘟嘴补了一句道:“现在都不知道他跑去哪里了。”

  十三师妹道,有模有样地说道:“师姐不要生气了,子明师兄那样,师父肯定是会教训他的。我们不是快点回去吧,刚才我们追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六师兄和七师兄打起来了呢!”

  冷凝霜一听,便反问了一句。

  不会吧?那我们赶快回去。

  两便拨腿就按原路径奔修炼场。

字体: 字号:
大青神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