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7: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之无限吞噬
  4. 第一章 终于学会武技了,哈哈哈

第一章 终于学会武技了,哈哈哈

更新于:2018-03-15 19:09:49 字数:4482

字体: 字号:
  寂静的森林里,一棵大树旁边,张明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他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两眼无神的看着天上悠闲的云朵,脸上满是羡慕。

  “不行,现在可没时间悠闲,明天就要考核了,我一定要在今天学会‘烈焰爪’,不然明天就真的丢脸了。”张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子。

  轻轻挽起右手的衣袖,他的右手在不自主的轻轻颤抖着,皮肤上是一条条暗红色,像是被烫伤一样的恐怖伤口,手臂经脉内好像有千根细针在不停的扎着,弄得张明的右手又痛又痒。

  张明叹了口气,今天的训练强度太大了,右手已经到达极限,这是最后一次尝试了,再不停下来的话这条手臂估计会废掉。如果这次还是不行就得等下次手臂恢复了,张明可等不了那么久。可千万不要出意外,张明给自己打气。

  站在草地上扎个马步,张明深吸一口空气,将右手倾斜下按,五指弯曲,呈爪状。如同苍鹰的爪子,看起来充满力量。

  “喝”张明怒吼一声,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的整个右手开始变得通红,“滋滋”的声音在右臂响起,像是在烧红的铁块上泼上一盆冷水。白色的蒸汽从手臂上不断冒出,一缕缕的白色真气如同一条条小蛇,缠绕在张明的手臂上。一条条青筋冒起,他的皮肤如同被煮熟了一般,红色的手臂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不断的将元力注入右手手臂中,他的右手手臂颤抖的更加厉害,几乎就要失去知觉了。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一点就成功了,坚持下去啊,不行,元力快要超出自己的控制力了。张明紧咬牙关,脸色铁青。混蛋,难道又要失败了吗。

  张明心里焦急万分,五年的成果就看现在了,如果这次还不成功,他将失去成为青龙元士的机会。张明红着双眼怒吼到“混蛋,给我燃起来啊。烈焰爪!”

  好像是听到张明的不甘的呐喊,他的右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就在张明手臂上的元力快要消散的时候,他的右臂如同汽油桶里丢进了一粒火花,“轰”的一声一团红色的火焰突兀的冒了出来,迅速蔓延他的整个右臂,红色火焰在他的手臂上开始剧烈燃烧起来,还伴随着“啪啪”的爆鸣声。

  张明的整个手臂都被红色的火焰覆盖着,五个指头处的火焰更是几乎已经凝成实质了,形成五个看起来像苍鹰爪子一样的利爪。

  张明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不过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似的,激动的盯着右手的火焰,眼睛里满是炽热。

  张明打量了下自己身旁高大的树木,暗暗点头。

  右手如同闪电一般抓向树干,“噗哧”一声,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布满火焰的右手直接穿过树干,恐怖的力量将树干的中间捅了个窟窿,不过古怪的是右臂上的火焰并没有点燃树木,也没有沿树干向周围扩散,只是维持在一定范围内,在张明手上燃烧着。

  “嘶~”张明倒吸一口凉气,右臂上的剧烈疼痛使张明右手一抖,火焰很快就熄灭了,将右手从树干上的窟窿中抽出来,看着还冒着烟伤痕累累的右手,张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元士,指修炼元力的修士,元力存在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在空气中,在海洋里,甚至在泥土之中,元力无处不在,但普通人却感觉不到,只有拥有元力属性的人才能感应。而元士的修炼就是将散布在外界的元力吸收进体内,让元力和身体细胞完全融合,在战斗的时候元士调动身体各个细胞内的元力,通过武技释放出来。

  张明十岁成为元士,而修炼这个武技,张明背负上狂妄自大的恶名,而今天,他终于学会这个让众人谈之色变的超难武技,“烈焰爪。”

  仔细观察下树干上自己击穿的那个碗大的窟窿,发现被自己手臂接触到的木头都被烧成黑炭了,张明满意的点点头。

  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就已经有这么大的威力了,再说自己只是后天巅峰而已,等到自己达到先天境肯定会发挥出烈焰爪的全部威力的,不枉我顶着无数嘲笑选择他,烈焰爪的威力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张明兴奋的想到。

  “这烈焰爪我已经修炼了五年,顶着众人的嘲笑一直没有放弃,今天终于成功了,我也有自己的武技了。”张明有些感慨的低声说道。

  张明看了看不断抽搐的右手,满脸苦笑。右臂的一些皮肤已经变得漆黑。因为对火焰的控制不够到位,他右臂的皮肤已经被烧焦。张明皱起眉头,今天的修炼强度的确太大了,不过明天可是元士考核,这手臂应该能恢复吧!

  张明脸色一白,脚下一个趔趄,背斜靠着树干,喘着粗气,这烈焰爪消耗太大了,张明身上的元力已经完全用光。

  看了看还在冒着烟的树洞,微微撇撇嘴,这五年来自己从决定修炼烈焰爪的那天起就一直被众人嘲笑,其中有自己的同龄人也有自己的长辈。不过张明并没有放弃修炼烈焰爪,因为他知道这是青元部落最强的进阶武技之一,张明冷笑着。

  烈焰爪,灵阶上品武技,极难修炼,目前在青元部落里会烈焰爪的只有九个,不过现在是十个了,灵阶上品的武技是大家梦寐以求的极品武技,但烈焰爪确是一个例外,因为它让人恐惧的难度。

  武技分为灵阶,虚阶,破阶和洞虚,总共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对修炼者的要求都不一样,比如现在的张明,就算你拿洞虚武技给他修炼他就算练上一百年也练不出来。毕竟他的境界实在太低了,根本无法提供高阶武技所需要的恐怖元力,就是灵阶高级的烈焰爪,后天巅峰的张明使用起来就已经很勉强了。

  洞虚是四阶武技里面最强大的,据说只有仙人才能修炼,不过张明没有见过所谓的仙人,对传说中的洞虚武技不了解,但他知道青龙部落目前最强的武技也只不过是虚阶高级武技。

  “真是一个废物,一个灵阶高级的烈焰爪竟然也要修炼五年才学会。”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张明旁边响起。冰冷的声音让人脑后发凉。

  张明回过头去,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青年。原本满是笑意的脸瞬间变得阴沉无比,他冷声说道“张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叫张羽的是一个偏瘦的青年,看起来比年纪比张明大十几岁,身穿黑色长衫,背上背着一把一人高的巨剑,他的眼睛是诡异的火红色,好像火焰在瞳孔中燃烧一样。火红的瞳孔里只有疯狂的杀意。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一个雕像。

  盯着他那火红的诡异瞳孔,张明的眼睛一阵刺痛,好像眼珠在被火烧着了一样。面对那个青年疯狂的杀意,张明不为所动。

  “明天要进行元士考核,我来看看你这根废材有没有参加的可能。”张羽背靠着树干,阴森的语气让人头皮发麻。

  张明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伸手摘下一片树叶,用淡淡的语气嗤笑着说到“你不要太狂妄了,虽然我资质却实不如你,但是我绝对不会比你差,总有一天,我会比你更强。”

  张羽瞥了张明一眼,大笑起来。“就你吗,你凭什么能比我强,你已经落后太多了,甚至比同龄人还不如,你觉得自己还能赶上我?”张羽的笑脸比哭还难看,虽然在笑,却给人一种哭的古怪感觉。

  “以你现在区区后天巅峰的修为,究竟是如何让你口出狂言的。”张羽讥笑道。“你应该知道吧,任老头当年仅仅是花了两年就学会烈焰爪了,他的天赋可以说是极高,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有学会那个武技。你是冲那个武技去的吧,难道你以为你的天赋会比任老头的天赋更高?”

  张明没有理会青年的嘲笑,轻轻一笑,说道“他是他,我是我,他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张明握紧布满恐怖伤痕还在不停颤抖的右手,“张羽,杀了父亲和母亲的那些家伙,我一个也不会放过的。”张明的声音有些低沉,但语气却很坚定。

  那个叫张羽的冷酷青年瞳孔微微一缩,并没有开口嘲笑张明自不量力,而是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张明,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一阵沉默…

  “那些家伙太强,现在的我根本不是对手,不过父母的大仇交给我吧,至于你,安稳的过完这一生吧!”张羽看着天空的白云,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悲伤。

  张明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沉默不语,他太弱了,根本不配提起报仇。

  张羽嗤笑一声。“明天的考核不要再给我丢脸了,虽然你已经把我的脸丢光了。”张羽用那火红的眼睛盯着张明,好像在看一件死物,冰冷的瞳孔没有一点感情。

  “下次见面希望你能强大起来。否则我会废了你的元力,让你变成一个普通人。废物还是不要进入元士的世界比较好。”张羽冰冷的语气没有一点变化。

  “你不会有机会的。”张明微笑着说道。

  “第一轮考核结束后,你在这里等我。我会让你变强,当然,我也是有目地的。”张羽诡异一笑,说完周围的空气一阵扭曲,张明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凭空消失在原地,草地上只剩下张明一个人。

  张明低声笑了笑,说道“这个家伙还是像以前一样惹人讨厌啊,不过我会很快强大起来的,就算我现在弱又怎么样,你等着吧。”说完迈步向林外走去…

  青元部落,这时一个坐落在深山中的小镇,在小镇的一个偏僻角落里有一个院子。看起来很是萧条,与小镇格格不入。

  小院里,张明躺在院子的草地上,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眼中痛苦之色一闪而过。

  张明和张羽是兄弟,在张明五岁那年,张明的父母却被人杀死,兄弟两人从小就背负仇恨长大,张明没有什么朋友,家庭的巨变让他的性格变得冷漠寡言,很难和其他的同龄人玩在一起。

  院子中的草地上,张明盘坐在草地上,张明可以“看”到自己心脏中的那个小蛇一样的古怪东西。这只小蛇通体漆黑,看不清它的具体样子,有没有眼睛也看不到,只是黑乎乎的一条。这古怪小蛇并不是很大,它就居住张明心脏的血液中,诡异无比。

  这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一只生物,可是张明曾经见过它动过。虽然只是一扭身子,但是张明还是察觉到了。

  这只小蛇好像是张明身体的一部分,它的一举一动张明都非常清楚。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张明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条小蛇在张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发现它的存在是六岁的时候,在刚开始的时候张明非常害怕,毕竟自己心脏里有这么一个古怪东西,还躲在自己心脏的血液里,不管是谁都会头皮发麻恐惧不安,何况是个几岁大的小孩子。

  不过张明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方面是因为张明性格孤僻,没有什么朋友,另一方面是张明从小就很聪明,他知道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只能作为自己的秘密,他可不想给自己惹来什么麻烦。

  不过这么多年来张明已经习惯它的存在了,甚至把它当成自己的朋友一样了,每次张明孤单一人的时候,他就喜欢用各种方法让小蛇动弹,可是都没有成功过。

  诡异小蛇除了那一次外,每一次都是一动不动的。

  不过那一次的情况有些特殊,那天张明受了重伤,在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小蛇诡异的一动,然后张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全部好了,张明大为惊异,他隐隐猜测,这可能和小蛇有关。

  “喂,我全身都痛死了,快帮我治疗下,明天还有考核呢。”张明自言自语的说着。可是心脏里的小蛇一点动静也没有。

  张明苦笑一声,难道这次自己的伤不够重吗,要不再往身上补一刀?

  张明整个人趴在地上,用四肢撑着身体,像一只乌龟一样,这古怪的姿势是小蛇第一次动弹后出现在张明脑海里的,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平时摆出这个姿势除了看起来像傻子外没有一点用处。不过张明却想试试。

  心脏里的小蛇终于有反应,微微一抖,一股血红色的奇异能量从小蛇身上疯狂涌出,瞬间充满张明的身体。

  张明全身的皮肤都变得通红起来,滚烫无比。不过他好像没什么感觉,轻轻的呼一口气,这家伙终于再次动了,看来真的是在重伤状态下它才会发挥一下作用,不过明天没问题了,有小蛇在。

  迷迷糊糊中,张明在院子的草地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