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1:4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河洛图
  4. 第一章 太子刘恒

第一章 太子刘恒

更新于:2018-03-17 18:00:20 字数:2980

字体: 字号:
  第一章太子刘恒

  “盘古生,天地开,不周崩,女娲炼石救苍生。贤三皇,德五帝,夏商周,继我华夏真圣明。周东迁,诸侯乱,七国争,嬴秦西起扫六合。楚汉三国南北朝,隋唐五代两宋清,百年乱世异族侵,幸我高祖起中国,祸事荡平事休息。而今盛世五百载,愿我国朝海晏清。”一群小孩子欢快地唱着歌谣从二十多岁的白衣公子身边跑过,那青年微笑着看着这群孩子,心中感慨万千,他是刘恒,当朝太子。

  自百年战争以来,当朝太祖乘势崛起中原,再次一统天下,因本朝皇族同样姓刘,故取国号为汉,意为继承华夏正统,至今九州已经太平无事五百余年,正如歌谣里所唱天下海晏河清、歌舞升平,因此有人就劝谏当今圣上举行泰山封禅大典,祭告天地,表彰功德。要知道,封禅并不是每一个皇帝都有资格做的,只有秦皇汉武这样雄才大略的君王才有机会登临玉皇顶,当然宋真宗这样的例外。然而当今圣上得位却说不上光明正大,并非嫡长子正统人选。登基后虽勤政爱民,但却因皇位来路不正一直为人诟病。这也是为什么皇帝十分急切地想要封禅的缘由,泰山封禅天地正名。

  “快来看啊,波斯的地毯”,“小哥,你看,这是大秦的玻璃杯子,很金贵的”“来来来,身毒的舞眼镜蛇,客官你闻所未闻”……忘了交代,刘恒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帝都长安西市,只从百年战争之后,蒙古人独霸天下的局面被击碎,整个天下又回到了以往的形态,北方草原分布四大汗国,西方又回到了诸多小国林立的时代。与中原接触较多的国家大多数已经俯首称臣了,当然也有少数一部分国家仍持独立姿态。由于天下太平,政策开明,越来越多的番邦之人来到中原经商,学习,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固定的外贸交易地点长安西市。虽然以长安为代表的北方城市现在仍在实行坊市制度,坊市分离,但刘恒也听说江南之地已经遍地是商铺了。

  刘恒正想着,突然注意到那群小孩子里有个脏兮兮的,低头猫腰的孩子,他感到一阵好笑,一把把那个小孩子提了起来,其他的孩子一见惊呆了,吓得四散奔逃,边跑边喊“不得了了,有坏人抓小孩了”。刘恒脑门一圈黑线,我长得就这么像坏人吗?不管其他,刘恒轻轻地用另一只手擦去提着的孩子脸上的灰泥,那孩子大概有十一二岁,现在就像一个犯错乖巧的小猫一样垂着头,不敢用正眼去看刘恒,也不敢说话。刘恒一边帮那孩子清理,一边轻柔地说“十七,你又不乖了,害得我好担心啊”,被叫做十七的孩子听完后头更低了,他不怕父皇的打骂斥责,就害怕大皇兄的温声细语,好言相待。十七是当今周皇后的儿子,名叫刘恪。刘恒是病逝的孝纯皇后的儿子,而这个孝纯皇后就是周皇后的亲姐姐,所以二人虽然不是一母所生,却为一母所养,但不知怎么回事,周皇后对待十七反而不如刘恒亲,好在十七聪明懂事,也没有出过什么大乱子。

  提到周皇后不得不说她的另一个儿子十五皇子刘忪,十五虽与十七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却有不一样的习性,十七自幼聪颖好学,深得皇帝喜爱,而十五却生性顽劣,喜欢舞枪弄棒,不务正业。刘恒突然想到十七一向乖巧,不会私自跑出来玩的,一定是有人和他一起出来的,便问“十七,你是和谁一起出来的”,十七的脸霎间就红了,“是十……哦,不,是我自己跑出来的,不关十五哥的事”,刚说完,十七就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可惜已经晚了。刘恒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那你十五哥在哪儿?”“他……我不知道啊”,刘恒看出了十七的犹豫,他知道这孩子从小就不会撒谎,一说谎就紧张。“说他到底去哪儿了?”刘恒佯装发怒,这一招对付十七一向很有用。“他去比武招亲了,他说让我自己和这群小孩玩,他没空理我。”强权之下,十七全都交待了。

  “比武招亲?十五很喜欢会打的女人吗?”正想着,不远处突然发生了一阵骚动,一个约摸十五六岁的少年满头大汗右手携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正朝着他们跑来,后面紧跟着一群家丁打扮的人,手里这群人同时大喊“别跑,站住,放了我们家小姐”“强盗抢亲啦,快抓贼啊”“抓住这个负心汉”……当然他们手中也不忘拿着刀枪棍棒这样的经典装备。果不其然,不顾形象跑来的少年的正是我们的第三位主角十五,“哈喽,耐司徒米特有”很显然十五也是老远就看到了刘恒他们俩,所以热情地用洋文和他们打招呼,只是完全不和现在的搭配好吧。“十五哥,你好棒啊,你刚刚说的什么啊?”十七的小眼睛立刻闪出崇拜的小星星。“那是,是我学的好,当然也是安老师教的好”,十五又开始翘尾巴了,在一旁不为所动的刘恒想起了十五的那个安老师,这个安老师是个外国传教士,原名安东尼奥,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于是就赐给他一个汉人的名字——安慕希,当第一次听说安慕希这个名字的时候,刘恒总感觉哪里怪怪的。“那你抱着的那个女子是谁啊?”刘恒突然注意到十五还抱着一个女人呢,“对啊,十五哥,这是一个新娘子吗?”“哦,不好意思哈,竟然被你们发现了。十五用闲着的一只手揉揉鼻子,“是这样的,我刚刚去打比武招亲擂台,你们我是谁啊,最后当然是我赢了,我这人主要是想比武,不想招亲,但是人家姑娘死活不愿意,要死要活的嫁给我,所以到最后我们俩就大打出手,当然我趁机逃跑了”。刘恒一指他怀里的女人,“是这个人吗?”“不,不是这个,这是我半路顺手抢过来的”,你妹啊,这新娘你都顺道抢,怎么这么个性啊,就连身为大哥的刘恒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刘恒有些无奈,“大哥,十七,现在我们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什么?”刘恒和十七同时发问。“那就是……快点逃跑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说罢,立刻向前跑去,刘恒立刻抱起十七追了上去,后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哦,不要啊,额的神啊,额的波斯地毯”“不要啊,俺还要俺嘞玻璃杯子嘞”“我的天呐,眼镜蛇咬到我了”……一路上三人不知道撞倒了多少的摊位,后面的家丁撞倒的更多。“我说为什么我们要和你一起跑啊,我和十七又没有抢人家姑娘”十七也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你们这群没义气的,还是不是亲兄弟,我们要有难同当啊”,“那你把人家姑娘先放下来好不好”,“哦,好吧,我给忘了”,我们知错就改的十五立刻就把姑娘丢给了后面紧咬的家丁们,“还给你们,你们家的新娘子真漂亮。”,接着吹着欢快的口哨转身就跑。后面的家丁们先是一愣,赶紧接住新娘,但十五的行为很明显激怒的这些忠心耿耿的家丁们,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咬的更紧了。“十五,我没你这个这么丢人的弟弟”“亲爱的大哥,别不要我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场无聊的追逐战似乎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了,场面几度混乱,就来十五都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去了。就在刘恒停下来休息的片刻,一道黑色的身影忽然闪出,刘恒下意识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孩子。“殿下,别怕。是我,卫益。”刘恒仔细一看,果然是卫益。卫益是一个孤儿,从小担当太子刘恒的近身侍卫,可谓是刘恒的心腹亲信,信任万分,他来到这里,必定是有重大事情发生了。“卫益,何事找我?”“殿下,有密函。”卫益说完立刻递上一枚蜡丸,“帮我抱着十七。”把十七交给卫益之后,刘恒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蜡丸,取出一张小纸条,上面短短数字就让刘恒感到强大危机的威胁。“卫益,你把十七交给我,另外你去找一下十五皇子,安全地把带他回宫,我有急事,先回宫了。”“是,殿下。另外韩先生已经在外面准备好接应了。”韩先生就是十岁起担任太子侍读,是刘恒的另一心腹大将。

  现在我们该知道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上面确实只有寥寥几个字,“昨夜子时三刻,崔相遇刺,生死不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