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4:19:2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护世录
  4. 第三章 初遇可馨

第三章 初遇可馨

更新于:2018-03-15 18:17:59 字数:3336

字体: 字号:
  战神在神界时,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平时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众神也天天被他玩弄,但一旦触及他的职责问题,战神就会无比认真地去做这件事,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拼命保护人类,他已经把这个作为了自己的职责来对待。

  比如现在......

  “你小子会不会动脑子啊,你才刚来没几天,一架几十万的直升机就没了,你说说这该怎么办,你...”

  云天站在靠墙处,而在喋喋不休的中年男子就是actv的张台长。

  云天早已用神力屏蔽了耳朵,看着台长不断翻动的肥唇,觉得人要怎么长才能将唇变成这样,整个脸的比例都乱了,与张台长交流时,估计大部分人不是看着他的眼睛,而是盯着他的唇,因为实在是太抢眼了。

  “喂,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啊。”张台长见云天走神,大声提醒道。

  “对,对,都是我的错,我不好,我该死。”感觉到台长在和自己说话,云天解除对耳朵的屏蔽,立马就蹦出了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之前张台长说了什么,反正认错准没错。

  “你也知道错啦?想让我开除你?想得美啊你!你就在这给我工作,也别当现场记者了,免得给我惹事,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当资料员,在能还清飞机钱之前,你就给我在这里做牛做马,每个月只有生活费,年底奖金全扣!”张台长歇斯底里。

  “是,是,我不好,我该死。”云天没诚意道。

  张台长听到云天的话,虽然还想说他点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云天出去,自己还要处理驾驶员和摄影师的死后对其家人的通知呢,还好有合同规定了直升机上发生的意外由驾驶员负责,这驾驶员一死,所有责任赖到他身上就死无对证了,这件事很容易就不了了之,想到这里,张台长脸上泛起了笑容。

  云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的电视打开着,正放着自己与蝎狮搏斗的场面。

  “这次的事件死亡五十多人,画面中的这名神秘男子在击杀怪物之后,被中央军包围,进行一番挣扎之后,逃进大楼消失了踪影,造成了数亿元的损失......”

  云天对这世道又进行了一番鄙视,本大神保住你们的命,你们不知道谢就算了,居然还统计出了损失,想他赔啊,那边还有架直升机要赔呢,想想就觉得逗。

  “云天你来了,被台长训的怎么样?”红枝看见云天来了,急忙问道。

  “没啥,只是奖金全扣,每个月只有生活费而已。”云天开玩笑道。

  “啊,全扣啊,每个月那点生活费怎么够,要不你来跟姐姐住,姐姐保证不亏待你哦。”红枝挑逗云天。

  “好啊,到时可请姐姐手下留情啊。”云天也以玩笑回应红枝。

  红枝感觉有点不对劲,之前的云天很少跟人说话,而且有人跟他开这种玩笑他很容易就当真,都是匆忙拒绝,估计是之前刚来不熟悉,有点放不开吧,想着红枝就释怀了。

  “话说回来今天真不可思议,出现了一只未知生物不说,居然还出现了一个那么大的生物匹敌的人类,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红枝道。

  “是啊,现在政府在想办法移走怪物的尸体,那么巨大估计只能分解运走了,真不知道是外星袭击还是政府的秘密实验。”一个职员插话道。

  “那个男人也是,估计怪物就是冲着他来的,还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坏,最后居然还跑了!”另一个职员道,标准的没营养的办公室闲聊。

  作为当事人的云天在一旁听了,有点忍不住了,死撑着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但是他打败了怪物不是吗,咱应该多谢谢他才是啊。”

  “谢什么啊,谢他砸了那么多房屋?”

  云天心里那个气啊,自己那么费力保护的人就是这么谢他的,别神界没派人过来,他先把人间给灭了。当然,他只是想想,这些已经坏掉的人,不能成为他滥杀无辜的理由,还是有好人存在的。

  “云天,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红枝见云天满脸通红,关切地问道,其实她是不知道云天在憋气。

  云天听到红枝的慰问声,顿时那个感动啊,自己面前不就有个好人嘛。

  红枝见云天不说话,又说道:“今天你先回去休息吧,直升机上估计都吓坏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云天也觉得今天没啥必要留在这里了,穿越之门每次开启都要三天时间准备,暂时不会有危险。

  “谢谢。”云天谢过红枝之后,准备回家。

  外面天色已暗,云天走在街上,向着家走去,但他并不急着回家,他在观察着这个世界:母亲为孩子系紧围巾;路人随手捡起垃圾丢进垃圾桶;女友拉住闯红灯的男友;扶老人过马路的少先队员......

  云天觉得,这一切,很美,他过去在神界就经常观察人们的行为,虽然有恶,但也不乏这样的美,他常常被感动,他为了守护这种美而与整个神界作对,现在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云天一路吸取着正能量,心情十分好,之前的负面情绪早已消失。

  云天侧身拐进一个小黑胡同,这是回家的捷径,过去的云天一直从这里走。云天在黑胡同之中走着,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别跑,居然吃霸王餐,都什么年代了!”男人的叫喊声。

  “不就一碗面嘛,大哥你们至于追我几条街吗?”女人调皮的声音。

  不一会儿,云天前面的拐角处出现了一个女人,女人大概二十来岁,身着红色运动服,穿运动鞋,后面的头发扎成一个大马尾,前面的头发呈刘海撇到一边,面目清秀可爱,正喘着气,向着云天的方向跑来。

  云天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什么个情况?

  女子跑到云天的旁边,拿起地上一个大篮子,自己躲进去,将篮子倒扣起来。

  “这位大哥帮帮忙,好人一世多福,谢谢啊。”

  不一会就有三个男人从拐角处出现,不见女人的踪影,带头的男子向云天走来,问道:“小兄弟,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红色运动服的女人?”

  云天愣了一会才说道:“嗯...刚刚是有个女人跑过去,穿着红色运动服,嗯,就是这样。”

  女子躲在篮子里,心里那个汗流啊:大哥,你这撒谎技术太烂了吧。

  那男子听了之后,叫上另外两个人,向云天身后的方向跑去。

  女子躲在篮子里,心里又是那个笑啊:这也能信?智商果然是硬伤。

  云天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吃饭不给钱可不是好人会干的事,自己为什么就想帮着这个女人呢?

  女子见那三个男人走了之后,从篮子里出来,对云天说:“谢谢你啊,他们追我好久了,死活甩不掉。”

  “哦。”云天准备走了,自己今天竟然帮一了个吃霸王餐的人,看来是累坏了,居然好坏不分,赶紧回家休息。

  “哎,大哥...”

  “嗯?”云天转身。

  “我没地方住...”女人扭扭捏捏。

  云天倒,这女人什么意思?想自己带她回去过夜是怎么的,不过是帮个小忙难道是要以身相许吗?

  看云天犹豫,红衣女子接着说道:“我叫可馨,我的房子被今天的那个怪物砸坏了,当时我正在跑步,但我所有的财产都在房子里,现在都没了...”

  可馨说着低下了头。

  云天听了,一股内疚的感觉由心头涌出,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害人家没地方去了,只能叹口气,对着可馨说道:“好吧,我先收留你,直到你找到新的住处,你有工作不?”

  “我在一个影楼工作。”可馨回答。

  “那你每月交给我工资六分之一的房租,我给你一个房间使用。”云天毕竟不能没理由就收留人家,交房租正好能缓解经济危机。

  “好,那就这么定了!”可馨跑到云天身边,双手握住云天的手使劲摇。

  “哦,对了,你可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啊,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还想着嫁人呢。”可馨换了个十分欠揍的表情。

  云天心里暗道:不随便,我咋没看出来呢,想嫁人先改改你的性格吧,不然谁敢娶!

  “对了,大哥你叫啥,以后咱可就是室友了。”

  “我叫云天。”

  “云天?好名字,我喜欢。”

  云天嘴角一阵抽搐,一个小丫头还对他的名字品头论足起来了。

  云天在前面带路,可馨在后面兴奋地蹦蹦跳跳。

  云天的家在城西的一处公寓之中,房屋空间不大不小,之前的云天很爱干净,房子相当整洁。云天进屋,指着一个房间的门说:“那就是你的房间,自己去看看吧。”

  可馨立马去看她的新居了,推开门,发现这间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其他什么也没有,相当干净,可馨点点头,也算是满意,至少有个地方睡了。

  “明天我去配钥匙给你,平时我要上班,不怎么在家,你可以使用除了我的房间以外的地方,其他没有什么要求。”云天提出了室友条约。

  “放心吧云天大哥,我才不会去翻你的小黄书呢。”

  云天的脸立马就黑了,用力关上可馨房间门就回房间睡觉去了,黄书?他战神才没空去理会那些东西。

  可馨看着这一幕,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害羞了还,真好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