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28:49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兄长攻略指南
  4. 第二章 快灭亡的社团也要有招新啦
  八上源信,是白石高中的重要标志之一,不是因为他出众的外形或者超强的读书成绩,是因为他是白石高中棒球队的主力中的主力,从初中起就展现了职业棒球运动员的潜力,等他进了白石高中以后,这家在棒球上几乎毫无色彩的高中也蝉联了两届东京都高校棒球大赛的冠军。

  其本人,在刚进高中的时候就加入了白石高中的三叶火棒球社,现在已经顺利接任成为了社长,三叶火棒球社虽然很业余,但白石高中棒球队的成员也全部是其培养起来的,所以也得到了校方的大力支持。

  不管怎么样,虽然八上源信是一个在学校里很低调、对人也很冷淡的家伙,但是综合上述种种原因,实质上是相当一个校园风云人物,几乎没有女生对他拥有抵抗力就是了。

  当然,风月菜菜子很明白,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女生也不会对这种家伙抱有好感或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至少她担任社长的白石话剧社团里的女士们,都基本无视了学校里存在八上源信这样明星般的男生。

  没错,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得风月菜菜子是白石话剧社团的社长。绝对不是因为她本人拥有什么出众的成绩,只是白石话剧社团里的其他人,实在太不靠谱了,所以只能她上了。

  白石话剧社团,听起来似乎是相当官方的代表白石高中的话剧团,但实际上是个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社团,这个虽然历史悠久但现在加上社长才只有四名成员的社团,这个几乎总是濒临废部边缘但依旧苟延残喘的部门。

  话剧社既不活跃,也没有什么活动,社团开会虽然到得很齐全,但是上台表演的话就没有办法了,现在基本已经淡出视线,到了鲜有人问津的地步。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仍然没有被废除,但确实是个很差劲的社团。

  “喔!千颂,雪奈,船山,居然都提前到场了,真是让人欣慰啊。”风月菜菜子这样说着话,然后走入了社团活动教室。

  “真是的,只有社长大人才会认真的参加新生典礼直到退场吧,为了看八上君的演讲也实在够拼命的呀。”

  风月菜菜子即便不用去看,也知道说风凉话的是肉户船山。这家伙是一个言行与外表相当不一致的人,看上去是一个高高大大的胖子,实质上还真是一个高高大大的胖子,只不过完全丧失了胖子的憨厚,经常会有嘲讽的讨人厌的言谈出现,偶尔也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说出相当经典的论断。

  其实这胖子是极度二次元宅男,曾经想要加入学校里的二次元社团,但是因为实在太高太胖了,社团活动时的服装根本没有适合他的,因为经费原因又不可能去专门为他一个人量身订做,所以只能回家宅着,结果被爸爸妈妈撵来,只能参加一直求贤若渴实质上根本没有招满人过的白石话剧团了。

  虽然是个胖子,而且是个宅胖子,但读书成绩却是相当好,和八上源信是同一个班的同学,而且喜欢动漫的他想象力也相当丰富,是社团里的编剧担当。

  “菜菜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没有想念我啊——”大芳雪奈趁机又扑了上来。

  “切,这种招数已经用烂了啦——”已经受过太多类似的攻击而完全对此免疫的风月菜菜子稍稍侧身便脱离的大芳雪奈的舍生一击。

  丝毫没有顾忌大芳雪奈回首看她的幽怨的眼神,风月菜菜子迅速走到御手千颂的面前,“千颂酱,社团招新计划做好了吗?”

  用毫无聚焦的焦点望着前方的御手千颂很顺从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叠海报,风月菜菜子拿起来迅速扫视。是一份画面丰富多彩、相当有吸引力的社团招新宣传海报,果然很棒,虽然千颂酱有时候会神游物外,但是做事还是相当值得依靠的。

  所以说,看到这里,这个人才凋零的话剧团的现有成员已经全部出场了。是不是感受到了人才凋零的紧迫感,是不是觉得奇葩太多了。没错,这也是为什么风月菜菜子能够担任社长一职的原因所在了。

  “社长大人,话剧团招新通知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贴出去了,我们明天还要继续吗?”肉户船山这样小心翼翼地说话,他是始终坚定在幕后战线的无名英雄,怎么可以突然跑出去向别人发传单啦!这种事一直是前线人员的工作呀!

  风月菜菜子很不满肉户船山的口气,心里觉得宅胖子真是宅到没救了,发个传单居然还有扭扭捏捏,对着他大吼:“当然啦!难道我们还要向以前那样随随便便贴个毫无吸引力的像是诈骗公司小广告的社团纳新通知吗?”

  风月菜菜子“哒哒哒”爬上桌子,站在桌子上挥舞着手中的海报,向她的社员们发表了极其励志的演讲,“我们必须要在放课后的校门口发传单,那时候的人流是最多最密集的,我们要宣传我们的话剧社团,不要总是默默无闻下去了!”

  突然,风月菜菜子低下头这样阴恻恻地对队员们说道:“我们必须在其他社团尚未推出招新活动之前,给这些刚进高中什么也不太懂的学弟学妹迎头痛击,先把她们骗来再说。”

  “我已经分析过了,我们以前实在表现得太弱势了,好像我们少了对方就不行了……”

  “真相不就是如此,我们这个濒临废部边缘的社团,可不就是缺了谁都运作不下去嘛~~”大芳雪奈嘀嘀咕咕地这样说话。

  “不要打断我,大芳同学!”风月菜菜子用外交官式的严正态度果断回击道:“总之,我们必须拿出我们是一个有前途有水准的大社团的姿态出来,必须要让对方感觉到我们这个社团很强很强。最后,她就会觉得这么强劲的社团竞争力一定很大,如果稍有迟疑就可能会失去加入的机会,结果急不可耐地说要参加。”

  “唉,总感觉像是欺诈,这样真的好吗?其实发传单也可以吸引到很多人了吧”肉户船山虽然站在地面上,但仍然几乎是以平视的视角看着风月菜菜子,这样回应道。

  “船山以为我们的海报是有多强力呀!便利店大减价的海报宣传,然后会有一大帮人群大清早拥堵在店门口等待开门抢购?太想当然了啊。”风月菜菜子又很不给面子地回驳道:“总而言之,这个决定是我以社长的身份强制推行的,你们只要服从就可以了。”

  “真是的,”大芳雪奈花痴地看着风月菜菜子不拘一格的风姿,眼中泛着点点闪闪星光这样说道:“菜菜子真是太强势了,我已经不由自主地沉迷了呀——”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