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37:1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祖
  4. 0002章 仓颉造字

0002章 仓颉造字

更新于:2018-03-17 15:31:32 字数:4845

字体: 字号:
  0002章仓颉造字

  二日一早,秦钊做为新任的族长,除了留下满族妇幼,以及两个强壮的族人看守部族以外。带领部族剩下的,加上他自己二十八个族人一起集结在洞口。面对满族妇幼的担心和期待,他们即将出发。

  “阿叔,虽然我现在已经是族长了,但是对于打猎,毕竟不如你了解的多,你可知道那个地方经常有猎物出现?而且,还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秦钊任由他母亲亲自为他绑好身上的兽皮。对着扶翼问道。

  “族长,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有经常打猎的地方,不仅有猎物,而且很少会出现猛兽。以前老族长就是带领我们经常去这些地方打猎,不过,这些地方出现的猎物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我怕再过一阵子,猎物都不会出现了,所以,我们今天不仅要打猎,还要去找新的场地。”扶翼嘴里的老组长,也就是秦昨天刚去世的父亲,说到这,扶翼眼中就有些黯然。虽然,人们经常被饥饿困扰,要为生存努力。不能有太多的伤悲。可是,人毕竟是有感情的,何况,上一任的族长,还是因为扶翼而死。

  “今天就必须要找新的狩猎地方吗?”秦钊皱着眉头向着扶翼问道。

  “族长,必须要近尽快找狩猎的地方了。我们现在的狩猎地点,猎物已经越来越少了,除了被我们族里猎杀掉的意外,很多猎物已经逃离那个地方了。而且,狩猎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好找的,要安全,还要有充足的猎物。想找到这样的地方,需要时间,本来昨天老族长就要带领我们去找的。可是还没开始,竟然就遇见了昨天那头猛兽……”扶翼还没开口说话,倒是站在他跟前的另外一个族人开了口。声音中蕴含悲伤。

  眼前这些汉子,就论资排辈来说,全部都是秦的叔辈。而秦,则是他这一辈年纪最大的。算上今年,他已经过了十六个飘雪的日子。

  这极北之地,很久很久才会下一场雪。而且一场雪,一下就是五六个白天黑夜。这极北之地头顶的上太阳,好似只提供了照明,却没有一点温度。这些雪,到了下次又将下雪到时候,都还要剩下三四层。更多的,慢慢的累积,越堆越高。秦钊还记得小的时候看见的一个高山,现在基本都已经埋在雪里了。

  不过还好,虽然极北之地生存恶劣。可是,秦部族所在的地方,倒是很好的地方,一来地势较高,二来树木不是很多,有时候雪量很多,也被挤压的崩塌到其他地方去了。而且极北之地冰雪常年不化。堆积的倒是很厚实,不管是人,还是猛兽猎物,行走在雪面上,到不会掉进雪里。

  “拓拔阿叔不用悲伤,开辟新的狩猎地方,肯定会出现危险的。谁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猛兽,和危险。为了给族人找到新的狩猎点,我阿父的牺牲是值得的。”嘴里虽然如是说着,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对于父亲的去世,秦怎么可能一点都不难过,昨天夜里,背着别人,他可是在自己的石屋里,默默流泪的好久。他还能想起,小时候父亲对他说的话语:“上次我狩猎的时候,碰到一个其他部族的人,他告诉我,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叫做极北之地。是最恶劣的地方,一直往前方走,哪里有一个更美丽的世界,哪里鸟语花香,树木茂盛,猎物繁多。而且还非常的温暖,很少会出现风雪。哪里还有大海,有像是小山一般的巨兽……而且,生活在那地方的部族的人,都很强大。一拳就能砸死一头猛兽。”

  “海是什么?你阿父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里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水。蓝色的水,就像这天的颜色一样……还有那么厉害的人?”

  “不知道,到我像父亲一样去世的时候,有没有能力带领着族人,生活在那样的世界。海边的世界!海是什么样子?!像天一样的颜色的一片水……难不成,就是一片扑在地上的天!?”有时候,秦钊就会像是这样的默默想着。这些,都是他对自己父亲嘴里的新世界的幻想,可是现在却不是秦想这些的时候,他既然已经接任了父亲的位置,成为了部族的新的族长,那么现在就应该为了整个部族的生存而着想!

  “整个族里,除了那些还年幼的族人。现在,全族加上我,才有三十个能够外出打猎的族人!如果遇到厉害的猛兽,损失了族人,那我们整个部族都完了……”秦的心中默默的担忧着。整个部族才三十个能狩猎的族人!可想而知,这个部族是多么的弱小。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族人,都不能失去。

  “罢了,以后要尽量小心一点。能避免伤害就尽量避免吧!”心里想着,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族人,秦钊大喝一声:“出发!”当下,背起了弓箭,拿起了放在地上的长矛!抬起包裹着兽皮的脚,直接踏进了眼前的雪地里。

  弓箭是拓拔自己做的,用的是捡来的梦艘的骨架做成的箭只,弓身是铁树上,最有韧性的枝丫。弓弦,挑选的是最坚韧的猎物的筋脉。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大多数族人的弓箭差不都都是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怕是就在秦昭的长矛上了,秦钊的长矛非常的锋利和坚韧,虽然他没亲自打猎过,但是族里猎杀带回来的各种猎物,都经不住长矛的轻轻一刺。这长矛可是秦用了好长时间,从小时候到到花费了大多数时间才慢慢磨成的。秦一直很好奇,那个让他磨了那么多长时间,才勉强把一根长骨磨成长矛的骨头,到底是何种生物的骨头。虽然,他都已经忘记长矛的前身,是从哪里得来的。

  “是,族长!”除了留下的两人,身后二十七个汉子,早已准备好了,当下听秦一声令下。紧随其后走出山洞,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一个猎人的秉性,霎时间暴露无遗。当然,这不是一个,这是二十七个顶级的猎人。部族的弱小,造就了他们现在的一切。至于他们的族长拓拔,只要给他一点时间,相信他也很快就像是这些顶级的猎手一样。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

  身后,站着的是满怀希翼的族人,甚至于连年长的族老也站在洞里望着他们走远。不同的是,族老的眼中,更多的是担忧!因为,每一次狩猎,都是未知的。待在部族的洞穴里尚且都有危险。何况狩猎!?

  “扶翼阿叔,离我们以前狩猎的地方有多远?”秦钊大步向前走,警惕的望向四周雪地的同时,轻声的向着紧紧跟在他身边的扶翼问道。

  “族长,平时我们经常狩猎的地方有三个。其中两个,已经很少有什么猎物了,运气好,一天时间能收获个两三头雪鹿。运气不好,可能一个都没有!”扶翼嘴里轻声说着,脚下却是不慢。紧跟在秦的身边,秦钊的父亲是因为他才出了意外。此刻,扶翼却生怕秦再有任何闪失。这才紧紧的跟在他跟前以免秦遇到危险!哪怕现在才走出部族没多久。根本不会出现猛兽!

  至于跟在他们身边的几十条汉子,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哪怕脚踩在雪地上,也因为也只是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而没有任何声音!除了这些猎手们对自己的力道控制的非常好之外,更多的是他们脚底穿着的皮毛。

  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并没有去听扶翼和秦的谈话,而是眼神不停的扫向四周。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雪堆,他们也要扫上几眼。因为,在这被茫茫的世界。所有的能活动的动物,都隐藏的很好。狩猎的时候,如果你不去仔细的观察四周,那么下一刻,你就有可能变为一些猛兽嘴里的猎物。它们,有时候也是狩猎者。

  相比这些猎人的老道,秦钊还是稚嫩了很多。不仅脚印略重,目光也没有像其他族人那样。当然,这也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所有的族人,都不是教出来的。更不是与生俱来的,都是时间一点点堆积出来的。没人知道老师是什么,可是时间就是最好的老师!没人去教别人,时间却教会了自己。

  之所以,你是你。不是别人,那是因为时间告诉了你……塑造了独一无二的你。

  当然,这些,现在的秦,是根本体会不到的。

  “那好,我们今天就先去猎物最多的一个点去狩猎。族里已经没剩下多少食物了。先把事物解决,然后我们在去找寻新的猎物点。”秦钊轻声的说道。

  闻言身旁的扶翼点了点头。

  一路走一路警惕,无话。直至快要到了狩猎点的时候,秦发现了扶翼有些异常。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瞅向远处的一片树林!其他人也是有意无意的看过去!虽然远,而且覆盖着白雪,可是还是难挡树木透露出的绿色。

  秦钊疑惑,不待他开口,倒是扶翼先说道:“昨天去狩猎的时候,族长带领我们想穿过树林的边缘去寻找猎物点!就是在树林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兽爪……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那猛兽到底长什么样子。”扶翼看向丛林的方向,心中充满了仇恨。

  秦钊闻言无声,听完这话,突然感觉对那片林子充满了愤恨,有心像不顾一切闯进林子寻找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可是又觉得。那片林子,好似有无数个张开大嘴的猛兽在等着自己。

  只能强压下心中的念头。

  走了很久,狩猎点终于到了。这时一片高地,相比其他一些地方,这里的雪很薄,甚至距离坚实的大地,不过只有不到一只脚的距离,有些翠绿的青草,甚至都能漫过积雪,坚强的生长!

  秦钊知道,他们的礼物基本都是吃草的。比如毛发长长好似一团会动的雪的雪羊,身子长,却不高的雪鹿。身体强壮,体型巨大,很有危险的雪牛。毕竟,会食肉的猎物,都不是善于的……猎物吃草,秦的族人们吃猎物……

  “就在这等,这个地方,雪很少,扒开雪就能看到青草,很快就会有猎物过来的!他们也需要吃食!”

  果然,猎人的经验都是老道的。没过多久的时间,一群猎物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如果不是特别仔细的观察,还以为是一团团蠕动的雪。这时一群雪羊,他们警惕的眼神望向四周的同时,扒开地面的积雪,惬意的啃食着。

  秦钊,拿起弓箭,想要招呼族人动手!雪羊体形肥硕,如果能猎下一两只,至少不用考虑族人两天的食物了!

  “再等等!”一边的扶翼看见秦的动作,连忙轻声的说道:“这一会说不定还有其他的猎物过来,现在就动手,猎到还好,猎不到,就要把这些猎物给吓跑了。而且,附近说不定还有其他的猎手!”

  秦钊虽然不明白其他的猎手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耐住性子于其他人一起等待起来。按照扶翼这么一说,他也忽然懂得现在不是最好的下手时机。猎物越多,成功的几率才越大!这点是准没错的!

  没等多久,果然,一群体形更大的雪牛赶了过来。这些雪牛横冲直撞,霎那间把成群的雪羊挤得七零八散。两个种群,混合在了一起。

  “是时候了!”秦钊心中暗想!当下,再不迟疑,拿出弓箭射向眼前的雪牛!不用呼喊,其他族人的动作,犹如排练好一样。在秦刚刚射出箭只,他们的箭只也已经飞了出去!大多数的族人和秦的目标是同一个,就是眼前的雪牛。要知道,这只雪牛离他们那么近。而且,体形相比雪羊更加肥硕,一只就顶得上五六只雪羊了。如果能猎杀到一个,比猎杀到几只雪羊都强!

  而且,这些雪牛虽然强横,但是胆子其实也很小的!就比如现在,那么一大群雪牛,愣是背着突然二来的袭击,给吓的乱七八糟的飞奔起来!

  来不及查看那只倒地的雪牛,甚至来不及从悲伤抽出箭只。秦,抓起身边的长矛,冲着乱哄哄的兽群就扔了出去。他没有目标,也不需要目标。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是运气太差,总是有一两个倒霉的猎物的。因为他们都挤在一堆!

  这时候,秦钊的眼角突然撇到,一只奔跑的雪羊,突然一下栽倒在地上。随后,白影一闪而过。雪羊消失的没了踪迹!依稀间,秦看到了一个很长的独角……这时候秦才明白,这就是扶翼嘴里的其他狩猎者。

  族人们的狩猎,直到兽群全部散去!留在地上的,竟然有十几只或者或者死去的雪羊,还有两头雪牛!活着的,大多数都是被惊慌的同伴踩伤的。至于那两头雪牛,身上插满了箭只。正中雪牛眼睛的一支箭,是秦射出的!

  “哈哈,今天的猎物实在是太多了!”到了收获的时候,不用安排,族人们一个个的抬起猎物!雪羊一个人就能搬走,雪牛。倒是要两三个猎手!

  “快!赶紧把这些猎物送**里。小心一会引来其他猛兽!”秦看着开心的族人,赶忙的安排到。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秦却清楚,血腥味,可能会引来一些食肉的猛兽!

  “族长说的是!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要赶回部落!”

  就在众人准备回程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头顶上异变升起!原本蔚蓝的天空,突然间换了模样。出现了翠绿的草地,硕大的湖泊,和连绵不绝的大山!好像是谁把大地搬到了天空上一般!

  而在这些湖泊大山草地的后面,出现了惊天的巨人!在这巨人面前,群山湖泊霎那间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巨人瞪着眼睛张口了:“吾乃中州轩辕一族仓颉!!!犹,深觉我人族立于大地生存不易。历时七十六载创出,传于异地,留于异时之物。乃名文字也……可记其言,命其名。查其数。传其法……文字一出我人族当立世无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