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58: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自在天封神记
  4. 第1节 魔法新学徒

第1节 魔法新学徒

更新于:2017-10-05 08:36:54 字数:7078

字体: 字号:
  春日正懒洋洋地挂在空中。

  满眼都是一片蓝,从起伏的半月山脉上倾泄而下,蔓延到河谷与平原。林中的飞禽在溪涧上升降盘旋,走兽在花草树木中嬉戏觅食,由南麓溪水汇聚成的流花河裹挟着花叶,欢快地跳跃着冲向南方,与纵横的马路一起将蓝野分割成大小不等的蓝格子。源自半月山脉北麓的玉带河往西行了一段就突然绕着山脚转向南方,多行了几百里才赶上流花河,两条河并头而进最终汇合到大河里。

  从弗西斯城伸出的大道把原野割成方格,一辆载客马车穿过方格上的人流缓缓驶进北门。左转就是东区大街,这是本城最宽阔的道路,走过大街一半,马车停在一个宽阔的广场前,丢下几名客人扬长而去。

  两个年轻人伸了个懒腰,少男提着行李在前,少女东张西望在后,挤过宽达五十码的学院广场,面前矗立着四五人高的蓝色石拱门,石门足有三码厚。这就是格瑞恩魔法学院,玛伽公国弗西斯城唯一的魔法学院,这是东区的标志性建筑,因为魔法师在大陆上的尊贵地位,所以东区也被称为法师区。刚升入二年级的开瑞拉着同镇新生贝莉娅,终于站到了拱门下两侧门房前的队伍后面,等候着通行。透过大门上的栅栏已经能看到学院里的景色了。不管是坐豪华私人马车的还是步行来的学生们,一个个都在经过门房时停下,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圆形晶球,在门房窗前的水晶球上碰了下,听到滴滴的响声后才能进入学院。

  轮到小姑娘贝莉娅测试水晶球时,她瞄了一眼门房,里面坐着两个中年人,一个着宽松白袍的瘦子半闭着眼,一个穿黑衣软甲的壮实武士,则盯着自己,那凌厉的眼神令她吓了一跳,不敢再看,赶紧跟上前面的同伴。排在后面的学生们已经不耐烦的开始了检测。

  “开瑞哥哥,等等我,不要走那么快。”贝莉娅追上前面的同伴,问道,“那个穿白袍的就是魔法师吗,一点也不威风啊,还是昨晚没有睡好觉?”

  “哈哈哈,笑死我了,贝莉娅,那是法师在冥想,竟然被你当作在睡觉!”开瑞放下手中行李,回头看着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同乡。见到贝莉娅走在斑驳的小路上,稀疏的光影照射在她的身上,发出闪耀的金光,映着清纯秀丽的脸,正开心地追赶着跳跃的阳光,开瑞不由得呆住了,好像看到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一幕幕。

  贝莉娅没听到开瑞的回应,抬头看到他,奇怪地叫道:“开瑞哥哥,你在想什么?”开瑞回过神,自顾自地说着:“冥想是法师增加魔力的最好途径。你还不知道这位白袍法师是学院中最严肃认真的导师,从来不放过片刻冥想的机会,他的魔力在同级法师中是最深厚的。你最好不要做他的学生,不然你就惨了。魔法师的威风不是靠的身体,而是魔法,可以远距离作战,而被对手近了身就很危险了。像我学的是剑士,才是近身作战的。”

  贝莉娅气哼哼的嘟嚷道:“就知道笑话人家,等维里哥哥回来了要你好看。”不满地从开瑞手中夺过自己的小箱子。

  开瑞无奈地看着贝莉娅走到右边的林荫小道上,追了上去,叫住生气中的小姑娘,“不是这边,要走左边。”贝莉娅突然停住脚步,感慨道:“那个白袍法师只怕比我们村里的克里叔叔还要厉害吧。”

  “那是当然啦,克里叔叔只是个四级法师,威特导师可是七级法师了。要知道越是高级法师,晋级越难,只有达到五级才算是中级法师。七八级的法师都是高级魔法师,院长大人就是九级法师,已经很少见了。还有圣级法师那是传说中的人物,除了在四大帝国中有几个法圣、剑圣外,就是那些王国也少见,更别说像我们公国了。一个圣级法师都可以毁灭一座小城了。”开瑞带着憧憬,望着远空,“还能像云雀一样飞行。”

  贝莉娅静静地听着,睁大眼睛,很是吃惊:“圣师还能飞行吗?……那有多美啊,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去看一下,要和云雀一起飞,一起说话。还要摸一摸白云是什么样子。”

  俩人若有所思地静了一会,眼中渐现光彩,突然异口同声地说:“我要成为圣师。”俩人相视而笑,不顾路上莫明其妙的行人,继续前行。

  “走吧,先去宿舍。”开瑞招呼着贝莉娅,“然后去游览学院,保证你大开眼界。”

  在学院西区就是宿舍区,按入学单上的记录找到女生宿舍的113号,还是空无一人,在贴有贝莉娅名字的床上,简单放置好行李。而行李只不过是随身衣物与用品,至于床褥都是学院早有安排,也免了学生长途之苦。

  出了宿舍区就是林荫小道,来到学院的中心,一座大型操场。突现眼前的是半人高的白色石台,高台上横立着石碑,上刻有“公正、平等、博爱、自强”四项训言,并有格瑞恩学院创立的典故,是本国的上任陛下六十年前就藩于此时所立。读完这些,贝莉娅显得很庄重地说:“了不起!”突然身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俩位在凭吊什么啊,难道是附庸风雅?”二人转身去看,面前一伙人衣着锦衣,油光可鉴,为首者更是斜着眼,满脸的不屑一顾,后面几个趾高气扬地站着。

  “墓村缑,不关你事。”开瑞冷冷地回了一声,心里鄙视着这个无所事是的无赖小贵族。墓村缑看到贝莉娅,眼前一亮,好一个清尘脱俗的小美人。“不关我事?少爷我想认识这位小妹妹,怎么不关我事?”小贵族嬉皮笑脸地往前凑,贝莉娅厌恶地后退一步,看着开瑞不明所以。“走吧,不要理他。”开瑞拉着她,“你要是身上痒,尽管上来吧。”挥了挥手,墓村缑身后的数人快步散开上前,隐隐地包围着二人,贝莉娅不由地握紧了双手。

  这时对面过来了一群学生,都是素衣,看到这边的对峙也走了过来,其中有几人还提着行李。开瑞看到这些学生,暗暗松了口气。

  “墓村缑,你在干什么?”为首的学生盯着这几个锦衣人,很不屑的样子。而墓村缑看到来人,面色有点难看,继而笑了起来。“原来是伊文思同学,我们正在和新同学联络友谊。是不是啊,开瑞同学?”开瑞无可奈何,也不理墓村缑,只是说了声“走吧,伊文思。”待离墓村缑远了,开瑞才把贝莉娅介绍给对方,并约定明天参加伊文思的新生同乡欢迎会。

  送走了众人,开瑞二人才离开,继续参观学院。走在林荫下,不待贝莉娅动问,开瑞就详细地说了两帮人的情况。原来锦衣的墓村缑是个无赖流氓小贵族,还是二年级里小贵族学生们的首领,提醒她离这个禽兽远一点,不要受骗上当。而伊文思则是二年级平民学生们的领袖,正与贵族学生们作对,保护平民学生不受欺凌。

  贝莉娅更怪了:“那你为什么不教训他,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去坑蒙拐骗?”

  开瑞解释道:“教训他不是问题,但是解决不了麻烦。这个混蛋是个贵族,我们平民打了他,有理都是无理,只要不是太过分,就不要理他。他也不敢过份的,还有学院嘛。当然他要是惹到你,决不放过他。”

  但是贝莉娅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开瑞只好不停地说着好话哄她高兴,什么以后保证听指挥,有空就陪着她上街,去森林里捕魔兽作宠物之类的,只要小姑娘高兴,说什么都行。

  直到开瑞定下了这几项条约,贝莉娅才消了气,“开瑞哥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说话要算数啊。”直到开瑞保证一定算数,笑嘻嘻地说:“这还差不多。”路上来往的行人,有的还看着两人的样子,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窘得开瑞只恨未学空间魔法,不能一步飞到宿舍。

  次日新生们陆续到校了,贝莉娅的宿舍里也到齐了,包括贝莉娅在内共有四人,都是出身平民,三个魔法班的,还有一个战士班的,令三女奇怪了很久,要知道女生的体质比不上男生,一般都是去学魔法的。四人结伴去课堂看了下,才分开各自活动。而贝莉娅则在开瑞的陪伴下如约去赴宴。

  第三天,学院如期开学了。听到魔法广播传出的开学典礼通知,新老学生们纷纷向大操场集中,贝莉娅也随着人群,按年级分区站好。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上,学院的主要领导都上台亮相,还有弗西斯城的代表,一个高而肥胖的副城主和一个瘦矮子商会代表。

  先是来宾,后是院长、副院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长篇讲话,而各系的主任导师们的演讲就相当简短。内容不外乎是学院过去与未来,立校的四项训言,以及对学生成长的期望。在学院那特大的操场上的人群中,站在新生一年级队伍中的贝莉娅一句也没听进,身边的同学大多兴奋地看着台上的院长大人及导师们,期待自己也有成为魔法师的一天,退而次之没有魔法潜质的也能去学战士,共同朝着圣师的目标前进。

  回到一年级三班的学堂里,坐在闹哄哄的同学当中,贝莉娅呆呆地坐着,无聊地看着窗外,听着那些贵族们的吹嘘,同学们也把这个小姑娘当作一个不合群的怪人,还是个小小的平民,更不值得贵族们折节下交了。虽然这些贵族也只不过是些小贵族。当学堂中安静下来时,贝莉娅才回过神来,看到排成圆形的坐椅前面的讲台上,站着一个白袍的中年人,一脸严肃,在发觉有些面熟,尚未认出是谁时,白袍人说话了。

  “我是你们的导师,我的名字是维金斯·威特,主要教导自然类魔法。你们可能有人还记得我,同学们可以叫我威特先生,或是威特老师。”堂下嗡嗡声应声而起。“原来就是他啊,像一块门板。”这是女生说的,“难怪要坐门房。可以省下房门了。”“听说可严肃了,神啊,我的及格线难保,也没有机会溜出去玩了。”这是男生的话。

  看着台下一片喧闹,威特导师无动于衷,片刻后,轻轻一喝:“安静!”学生们恍如坐在船上晕浪的时候,还有炸雷在耳边响起,头晕耳鸣了一会,才听到威特导师的声音,“都好了吧!”一下子学生们就头不晕了耳不鸣了。

  真神奇!真厉害!这是学生们的共同体会。威特导师也满意地看着台下安静的学生们,还是恩威并用的效果好。

  “这是第一堂课,就不上正式的课程了。同学们先自我介绍,叫什么,哪里来的,有什么特长,志向是什么,然后分组,三十个学生,选出一个班长,还有三个组长。好了,开始吧。”威特先生满意地收起了下马威。

  从前排那些积极好动的学生开始了介绍,多数是平民,也有如出身子爵男爵家族的小贵族,无非是学成法师,能光耀家族,或是谋生。到贝莉娅时,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有些怯怯的,声音也是小小的。“我叫贝莉娅·托克,来自北方威尔逊郡的乡村,没什么特长,向往的是做一位圣师,能像云雀一样飞翔。”

  声音太小了,威特导师无奈地看着这个清秀的学生,双手环抱,一个淡淡的光环在空中形成,慢慢下降包着贝莉娅,声音刹时响遍全学堂。有见多识广的学生已经叫出了这个扩音魔法。

  “呜!”、“哈哈”、“好大口气”,一连串的嘲笑声掩盖了贝莉娅那弱弱的声音。威特导师也是很意外,这个怯弱的女生居然有这么远大的志向,值得鼓励。

  “安静,同学们请安静。”这次威特导师说话没用魔法施威,“谁都有可能成长为圣师,不能因为现在还是学徒就能否定。虽然成长为圣师是很难,仍然是有人做到了。你们之中也有人会做到,也许不仅仅是这位女同学一位。心中有了志向,就能更好地前进。你们说是不是啊?”

  堂下同学们的掌声响起,从稀稀落落到轰轰烈烈,在掌声中贝莉娅坐了下来。这掌声是为了贝莉娅,也是为了同学们自己。

  直到中午,威特导师才结束了新生第一堂的开头课,连推选带指定,定下来一位班长和三位组长。班长是出生商人家族的布莱恩·塞格,组长是乔恩·帕克、康斯坦丁·托金斯、谢尔特·舒。

  中午是和开瑞一起在学院的饭堂吃的。开瑞来一年级三班找同乡学妹时,受到热情过度的新生们的问候,如和贝莉娅是什么关系,认识多久了,还有是否已经晋过级了,是法师还是战士,等等诸如此类的,吓得开瑞拉着贝莉娅的手落荒而逃,留下长串的笑声。

  现在开瑞还是有些后怕。“你那些同学太恐怖了,真是难缠!”开瑞得出这样的结论。贝莉娅白了他一眼:“所以你以后要小心点,不可欺负我。不用维里哥哥,都有人教训你。”

  “哪敢啊,你不欺负我就感谢光明神了。”开瑞低声应了一句,立刻醒悟不能让她听到,在她明白之前赶紧转移到维里身上,“今天导师告诉我,今年的神恩节延长了,所以会晚几天回来。”

  “那维里哥哥会不会出事啊?”

  “不会的,他和教会在一起,而且他只是个编外人员,还是个学生,真正有事是不会轮到他的。你就放心好了,他的实力自保还是可以的,放心吃吧。”开瑞安慰道。

  下午还要上堂。这是一年级新生的待遇,要是到了二年级后,就只有半日上堂,其余时间要么自行练习,要么向导师请教,或是到博闻塔读书。当然也有外出玩乐的,这样的多是贵族。平民珍惜这样求学的机会,没有时间也没有金钱去挥霍。

  还是在一年级三班,威特导师正在讲解魔法入门,从魔法的原理、冥想的方法、魔法效应到意外情况的处理。

  “大陆上的魔法分为六大类,分别是光明、自然、生命、空间、亡灵、黑暗。其中亡灵与黑暗魔法是恶魔的邪术,是人类的公敌,每个魔法师都有责任除此恶魔。这是大陆三大神教、魔法师公会与战士公会共同制订的。自然类的魔法是应用最广的,包括土、水、火、风、木五大系。

  三大神教都听说过了,就是光明神教、自然神教与生命神教。光明类魔法是光明神教专用的法术,威力也是最大的,但是一般不会外传。生命类魔法是生命神教传下来的,每个人都可以学,只是能学会的人太少,却是最受人尊敬的,以拯救生命为己任,追求舍己救人。至于空间类魔法就很少见了,是最难学的,可是一旦学会了受用终生,也是高级魔法师的首选辅修魔法。亡灵魔法与黑暗魔法就不用多说了。”

  威特说到这里,停下来歇了下。这时一个小胖子站了起来:“导师,难道就只有这六大类魔法吗?”

  威特微微一笑:“塞格同学,难道还有第七类魔法?”

  布莱恩·塞格也不慌张:“我是没听说过第七类魔法是什么,但是光明神说过,只要有目标加上努力,就能成功。所以我认为第七类魔法在理论上是存在的,只是没人发现罢了。”

  “不愧是商业世家出来的,见多识广。你能说得仔细点吗?就你知道的说吧。”威特导师也不生气,让学生畅所欲言是他的一个习惯。

  “在自然界中,除了土、水、火、风、木外,还有从天而降的雷。教会说雷是神灵在发怒,这算不算是一种魔法呢?”

  这时学堂上嗡嗡声响起,学生们个个交头接耳起来,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威特导师看着学生们讨论了一会,才举手让他们安静下来,一个个来说出自己的看法。

  性急的学生纷纷抢着发言,有同意的,也有反对的,说教会是不会有错的,传达的是神的旨意。到最后贝莉娅发言时,才说到实质性的内容。

  “雷是自然界本来就存在的一种现象,有没有神灵的魔法用雷我没见过。但是雷是正负……,也就是阴阳两种能量的碰撞产生的。”

  威特导师也被引出了兴趣:“那什么是正负,或者说什么是阴阳呢?”

  贝莉娅结结巴巴的说:“阴阳就是阴阳,就是……,我也说不清了,反正可以理解为光明与黑暗,……”说到这里,她才想起在大陆上黑暗魔法是公敌,就不敢说下去了。

  威特导师也不想在课堂上谈论黑暗魔法,就让她坐下,作了总结性发言:“雷到底是神灵的发怒还是神的魔法,有教会去处理。但是如果谁能创造出发出雷的魔法,那他就可以被称为神了。虽然圣师是大陆上强大的存在,但并不是最高的,有待各位同学去努力探索了。今天讨论的都是随便说说,不用放在心上,以后用心学习吧。好了,放学了。”

  威特看着学生们一个个出去,走到贝莉娅身边,低声说:“你先留下。”

  只剩下二人后,威特看着小姑娘有些紧张的样子,笑了笑:“你不用紧张,你先前说的关于雷的话,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不是,是我维里哥哥给我讲的。导师,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没有啊,谁都不知道雷是什么,怎么能说是对还是错呢,你说是不是?你的维里哥哥在哪里?”

  贝莉娅有些奇怪:“也在学院这里啊,只是他和教会在一起,还没有回来。”

  “哦,我想起来了,是二年级的维里·司阔特吧,是个认真好学的学生,只是有点不务正业,一味钻研空间魔法。看来维里对你很好啊,你们是一个地方的吧,要是维里回来了就让他来我这里一下。好了,你先回去吧。”

  威特站起身,走了几步突然轻轻开口:“你有一个好哥哥,只是那些黑暗魔法的话以后不要在公众场合说起。”

  在新生第一天的下午学下课后,在公共食堂吃完晚饭时,夜色已经降临了。开瑞站在学院北区那座醒目的白色高塔下,向贝莉娅介绍着:“这就是学院的藏书的地方,叫博闻塔,整个塔都有魔法阵保护,防水防火。只有凭证才能出入,我和维里常常来这里看书,不仅有魔法书,还有天文、地理、]历史、技术类的书籍,不过没有政治与军事类的,那要到皇家学院才能见到。”

  贝莉娅好奇地跟着把手中的小晶球放在入口处的大晶球上,还向入口处桌子旁坐着的大婶打了声招呼。大婶也和善地笑了笑,赞道:“好可爱的孩子!开瑞,这是你的同学吗”。

  “是啊,容克大婶,这是新同学,是我的同乡。”开瑞笑嘻嘻地答到。

  “好小子,要叫容克老师。维里怎么没来啊?可真是少见,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就忘了维里啦。”容克大婶也没有生气。

  “是女同学不是女朋友啊。”开瑞要纠正这个小错误,“维里还没有回校哩。我先走了。”拉着贝莉娅上了博闻塔的楼梯。

  在二楼安静的阅读室里,贝莉娅轻声地问开瑞:“你和这个大婶很熟吗,她还知道你和维里哥哥的名字?”

  “当然了,我和维里经常来这里读书,就这样认识了。不过来得最多的还是维里,我是战士还要常去练剑。大婶可喜欢维里了,说没见过这么爱看书的学生。其实都是维里拉着我来的,我一个战士要看那么多书做什么?”

  “那你还来这里干什么?”贝莉娅有点不明白。

  “我……我来干什么?”开瑞简直要晕倒了,“我这不是为了让你来看看魔法书吗?你是魔法师啊,虽然是未来的,也要打好基础啊。”

  “可是我看这些书有用吗,连魔法学徒也算不上?一点魔力也没有。”开瑞气哼哼得直想把这些书都烧了:“不想看书那就走吧。”心里暗骂自己多事,没事找罪受。“我要上塔顶去看看。”贝莉娅一脸无辜地提出要求。

  二人站在博闻塔的顶上,开瑞指着前面几乎高耸入云的尖顶,告诉她这就是魔法宝塔,也是本城的是最高建筑,是受重点保护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