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4:42: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晨界
  4. 第一章 天地不仁,以地葬之

第一章 天地不仁,以地葬之

更新于:2018-06-29 13:06:06 字数:7335

字体: 字号:
  明空灵界,便是这片世界的名称。为何是此称谓,已无史历可考证,反正自远古传下,自有其寓意。后人也顶多在饭后闲谈几句,而后便也代代传承下来罢了。自古以来,民间便盛产传说,倒

  也都说的头头是道,不知真假。然而其中一则,却是为数不多的事实。“东方有冰极山,山巅有浮空殿,殿内居神”。只是,这神不问世间之事,少有下凡之说,也不知是何缘故!......

  遥远的西方,有着一片诡异的丘陵地带。一眼望去,天地间是一片阴沉,零星的树木孤零零的耸立其上,透露着一股哀鸣的气息。枯寂的大地,被寒风一遍一遍的耕犁,偶尔飞起的落叶,像

  是大地的愤怒与反抗。然而,天地间,总有莫名的力量,无情的镇压一切反抗,抹杀了不合其意志的人和物。最终,还是眼前看到的平静,很可怕的平静,倒是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突然,一座孤坟,突兀的出现在了大地上,更有一青年男子,凭空现身。一身白色长衫,在这灰色的天地里很是显眼。一头黑色长发,随风在肩头飘逸。很平凡的面孔,然而那双眼瞳里的沧桑

  岁月感,透露出的是一股妖邪的气息。他背负双手站在坟前,注视了良久,方才转过身子,向下坐去。就在其坐在地上的瞬间,背后很诡异的出现了一座硕大的墓碑,竖立在坟前,正好

  抵住了青年向后倾斜的身体。“天”,在那出现的墓碑中间,赫然写着是那天字。难道,这坟中葬的是天?可是,天何以能葬?这诡异的场景,好生骇人。靠在墓碑上的青年却并没有因为这般

  变化而感到惊异,只是一脸茫然的望着天空,仿佛这一切,都没有他此时眼中看到的重要。也不知在何时,他缓缓的闭上了眼,却又猛的睁开,此时,眼里的丝丝精光,哪还有先前的茫

  然,只有坚定的信念和惊人的战意。他站起了身来,笔直的身躯,像是成了这世间唯一的支柱,可以去挡住任何风雨、磨难。“吾参悟道与法,于九死一生中,证的神位,当逍遥自

  在,造福世间,然,天降神则,不得忤其志,致天下苍生于不顾,视其为蝼蚁”青年愤愤的话语在天地间回荡,像是在诉说,或许又像是在对世人揭示真相。“吾不服,即天不仁,吾便以地葬

  之”当这话道出后,在那青年背后的墓碑上,凭空出现了一行血红的字迹,“天不仁,以地葬之”“轰……”仿佛是回应青年的话,滔天的杀意与恨意自墓碑中散发,如洪水

  猛兽般直冲天际。青年的战意终于也在此刻达到了顶峰。“滋…滋…”天空终于感应到了这股杀意与恨意,于那一瞬间,黑成了一片,惊人的威压自云中降临,压的空气都发出摩擦

  的滋音,更有紫黑色的雷电在那一片黑云中翻腾,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一般人看到此景,会生生骇死。更让人惊骇的是从那雷电中传出了威严而又无情的声音:“汝为神,犯神则,逆行吾之

  意志”与此同时,在世人心中充满敬畏与神秘感的浮空殿内,却是一片惊恐的喧哗声。从天而降的庞大威压,压的这些神们抬不起头来,一个一个的脸上都透着不可置信的恐惧,哪还有

  平日的高高在上的风采。“这······这是天!”“该死的,是谁····是谁触犯了神则?让的天降临”······相对于这里的嘈杂,在中央殿内,却是一片寂静

  。只见一中年男子,身着黄金龙袍,头戴黄金羽冠,英气逼人,正襟危坐在殿内首席之上。坚毅的脸庞,经历过多少磨难,唯有其自知,炯炯有神的双目,仿佛能看透世间万物,全身散发的威

  严,使人不敢直视。想必定是非凡的人物吧。即使面对此时这天的威压,并没有像外面那些神那样不堪。他紧紧的皱着眉头,透过面前的殿门,一脸凝重的望着远方的天空,那里,正是威

  压的源头。“唉!开始了么!”良久之后,方才一声叹息,像是在自问,又像是在惋惜。满脸的忧伤与无奈,更多的是恨,被其深深的藏在心底。漆黑的天空,满是紫黑色的雷电在

  游走翻腾时的轰鸣声,更有天那无情的决定在天地间回荡。在其下方站着的妖异青年,只是淡然的注视着这般变化。“你就是天?为何不以面目视人,还是,你本就没有面目?”对于上

  方无情的决定,青年并未理睬,反而是讽刺的质问。“轰隆”回答他的是一道拳头般大小的雷霆,瞬间划过天空,很霸道的当头劈来。像是天在愤怒这渺小的人类多次的挑衅“哼”

  青年瞥了一眼那道急速而来的雷霆,只是一声冷哼。然后只见他轻轻的抬起右手,朝那愈来愈快的光源,募然一抓,便见到那道雷霆自其掌中徐徐消散,而后归于平静。“你以为我郑智

  就是这般好对付的?”原来,这妖异的青年名为郑智。“难道身为天,就这点本事?呵呵,而且还是一个藏头露尾的鼠辈么?”郑智很是一脸不屑的吼道。“要战,就让我战个痛快”

  然而,对于郑智的不屑,天空中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声传来。若不是天空中紫黑色雷云在急速的涌动,定当使人以为天在畏惧郑智的威能,早已夹着尾巴远远逃去了。“扑哧···”

  “滋···”高速涌动的雷云,不时有雷电溢出,更有越来越来浓厚的威压,使天地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就在这时,只见那高速翻滚的雷云,猛然一滞,而后自其中央被徐徐的推

  向四周,一层一层的。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这浓厚的云层中爬出。良久之后,终于有那神秘之物的一角,自云中钻出。更有透过那云层间隙,瞅见之后的黑色星空,点点星光在尽情

  的闪烁。乍一见,便会不自觉的去猜测那神秘之物为何物,只是,它好像并不愿人去瞎猜,自那神秘一角出现后,便是突兀的,完全呈现在天地间,使人有种措手不及之感。“阴鱼眼”只见在那天空中央,一颗硕大的黑色眼珠,其内的黑,与星空一样深邃、浩瀚,使人易迷失其中。其被镶嵌在如鱼头般的乌色云朵上。其庞大的身躯横卧在方圆几百丈,其景如实骇人!

  阴鱼眼,对于修神者来说,并不陌生,更准确的说,是谈起色变。当修为突破到某特殊的境界时,就会出现阴鱼眼,降下雷罚,惩戒这些逆天修行者。境界越高,雷罚也就越恐怖,一不小心就

  会被轰的灰飞烟灭,自世间永世消散,这也是修神者憎恨的因在。这些暂且不论,当这骇人的阴鱼眼出现在郑智眼里时,其眼瞳猛的一缩。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其全力发动的话,即使

  这片世界里的最强者,不死也得脱层皮。他同样在这之下吃过苦头的。郑智一脸凝重的注视着上方的变化,小心应对着,不然阴沟里翻船,后悔也没地方去哭不是。那成型的阴鱼眼,终于在片

  刻之后发威了。只见的那睁开的鱼眼,募然闭合。“轰”一道水桶般粗的雷电自那眼中激射而出,直奔底下的郑智而来。只是,这并没有结束,那渗人的鱼眼以极快的速度再次睁开,而

  后又瞬息闭合,整整连续开合了八十一次,那因八十一次开合而激射出的雷电,却是瞬间重合为了一。然而重合在一起的八十一道雷电并没有因叠加而变得更加粗大,唯有其上散发的光亮,愈

  来愈刺眼,使人看不出真切,周身的虚空都在这般变化下有些扭曲,更有丝丝裂缝在那偶尔泄露的雷丝舞动中诞生。“啊!”就在这叠加了八十一道而威力大增的雷电轰然来临之际,郑智一声

  大吼,猛的抬起双手,在身前快速的结印。“破虚掌”旋即抬起右手,便是一掌拍出。只见一硕大的金色手印自其身前凝聚,其上散发大的庞大能量,使得虚空都有些沸腾的痕迹。

  没有丝毫犹豫,,手印同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奔上方的雷电而去。“天堑盘斩”当然,郑智并不会自大到就凭一道破虚掌就能灭了加持过后的雷电,因此,在拍出掌印之后,并未

  急着收回右手,徒然在其前方,猛的一划,一道黑色裂痕应运而生,其内翻腾着黑色能量,像是与空气相冲,狂暴的让人心惊。赫然便是撕裂了虚空才有的表现。“定”定字一出,便见那快速

  愈合的裂缝,募然一顿,凝固于此。郑智伸出未收回的右手,将其托起,举过头顶。目光顺着那道黑色裂痕,望向上方快要撞击的手印和雷电,眼神徒然凌厉。被举过头顶的那道虚空裂痕,突

  然以一种肉眼难以启及的速度旋转开来,赫然形成了以黑色锥形圆盘,嗡嗡声不绝。“哼”他喉咙间传出一道低沉的吼声,狠狠的一跺脚,犹如炮弹出膛般向上冲去,瞬息便没了踪影,

  却又瞬息出现在了金色手印之后。“轰”金色手印与雷电如期而遇,轰然相撞。强烈的能量冲击波自相撞出向四周扩散,一圈一圈的,天上的浓厚云层都在这般冲击下,消了一大半。金

  色手印也因此变得暗淡无光,随时都会消散。反观那撞击过后的雷电,却也只是消了一半的光彩,着实让下方赶来的郑智一愣之下,苦笑不已。还是错估了这雷电的本事。望着终于闯过

  手印,一样是霸道着劈来的雷电,郑智眼神徒然凌厉如剑,“噗”携带那黑色轮盘狠狠的对着雷电一幢,瞬间便将这不可一世的雷电冲散,诡异的是,并没有因冲撞而有丝毫能量溢出,只有四

  散的电花,徐徐在消散。“去”当灭了雷电后,郑智并没有就此罢手,手掌在轮盘上一拍,轮盘便以更快的速度,冲向上方,那方向正是天空中的阴鱼眼所在。他倒是想一股作气,灭了

  这厌人的阴鱼眼。只是,世事总违人愿。“嗡”黑色轮盘在这嗡声响起之时,冲去的姿势,募然一顿,被定在虚空。虚无中有紫气凭空出现在阴鱼眼之下,形成了一杆矛,看上去没有一

  点能量波动,只是紫的有些妖异。应该就是这出现的矛让的强势的黑色轮盘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良久之后,或许又是一瞬间,“咔嚓”,黑色轮盘像是受不了突然出现的紫色之矛的威胁,丝

  丝裂缝悄然出现在轮盘之上,最后,完全破散在虚空中,消散而去。当郑智瞥见这凭空出现的妖异之矛,眉头一挑,顿时神色大变,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笼罩在灵魂之上,忍不住一阵颤

  抖。“尼玛”郑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竟....竟然动用灭世之矛,果然,当真无情!”郑智此时眼神阴戾,额头青筋暴跳,声音格外的森冷,却也忍不住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

  他说这些,并不期望天会忌惮这句话,从而收回灭世之矛。因此,在灭世之矛始一出现,便已拼命的结印,必需得挡住这一矛之力,不然,后果极其可怕。

  而在遥远的悬空殿内,那身穿黄金龙袍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其狂变的脸色,让人不可置信。“灭世之矛,又是...当年最终一战,让我等败的彻底,难道,现在又会是这个结局么?没想到啊,没想到..”

  漆黑的世界,,浓黑的云层,一杆妖异的紫矛,其矛头正对大地之上的面色阴沉的白衣青年.

  “吾以大地之神,召,地心

  之炎,凝火炎阵;幽冥之泉,结冥王阵;龙脉之气,成风灵阵...大地之岩,造厚土阵。”低沉的吼声,自郑智的喉咙抖动间传出。随着一个个手印的结成,成片成片的光芒闪耀而出,那是代表着一

  个一个的强大法阵的成型。在其闪烁了七七四十九下之后,终是停止了下来,不是郑智技穷与此,而是那恐怖的灭世之矛自完全成型之后,便是像洞穿虚空一般,瞬息临至阵前,郑智不得不停

  止结印,专心应对那令人毛骨悚然一毛之力。令得其因结阵而苍白的脸更加惨白。可见这般消耗之大。“蹼”如穿透一张薄纸一般,灭世之矛轻易的便破了第一道法阵,让的郑智一阵心

  惊。“噗...噗嗤”在郑智阴狸的眼神,长矛一路势如破竹,连破了第九道法阵之后,才微微有些停滞,也只是停滞片刻,便再次突破第十道,然后,一路直下,当然,其威能也在一次次前进

  中,缓慢在消耗,其上的紫色也是在消耗中慢慢变谈,只是这消耗的速度,看得郑智焦急的心一阵发毛,咒道:“我就不信了,等你破了全部法阵之后,还会不会这般的嚣张。”

  一次次的突破,一次次的消耗,那在开始妖异的紫色之矛愈来愈谈,只是其上的能量依旧让人打心底的畏忌。终于,灭世之矛临至最后一道法阵之上,“厚土阵”,其上泛着土灰色的色泽波动,

  一眼看去,竟能能使人产生厚重之感,它是最强法阵,亦,是最后一道竖立在郑智面前的法阵。

  “轰”经过连番消耗的灭世之矛,力量已被磨去一半以上,谈谈的紫色,更有透明在其上忽隐忽现。带着一股奋不顾身的勇气,倔强的一头扎上厚土阵。于这一霎那,厚土阵上的土灰色

  色泽沸腾般的涌动,像是被刺激了一般,与那泛着谈紫色之矛,展开了拉锯战,一时倒也互相僵持着。“咔”一道破裂的声响在不久之后,自那对峙之中缓缓传出,像是不甘,又像

  是哀鸣,在这天地间格外刺耳。“啪”在郑智发苦的眼神中,厚土阵自那矛头所对之处,片片破碎开来。“你已是强弩之末,力量十去七空,就是死,我也挡住你”望着自破碎的厚

  土阵中穿透而出的灭世之矛,郑智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发狠的说道,“来吧”。说罢,猛地向前一步迈出,抬起双手,对着急速而来的矛头,猛地一推,护体罡气瞬间环绕全身,誓要于此决

  一生死。望着急速而来恐怖之矛,郑智也唯有就地摆出防御,他已无能力也无时间去准备强大的攻击法术了。“嗯?”在那长矛临近身前之时,郑智死死盯着长矛的眼猛地一缩,赫

  然是那长矛的紫色诡异的再次妖异起来,突然间获得力量补充灭世之矛,张开了其噬人的獠牙,在郑智狂变的神色中,狠狠的穿过护体罡气,然后毫不犹豫的撞向其颤抖的手臂。“撕”在强大的力量撕裂之下,郑智的手臂随着矛头所过之处寸寸破碎,而后,狠狠的自其胸膛穿透而过,募然消散在身后的天地间。“噗”郑智狂喷鲜血,瞪着圆目,眼中透着不可

  置信。“你....”脚步一阵虚浮,跪倒在地上。“哈哈...”突然,张狂到极点的大笑自云中轰轰传出。随着笑声,一道模糊地光亮身影自虚空扭曲而出,只能看出一道人形轮廓。“你一个卑微的人类,竟忤逆我的意志,屡次挑衅于我,你,该死!这,就是你的下场,哈哈”轻藐的话语之后,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得意笑声,在天地里回荡。就在人形光影抬头大笑之

  际,却并没有发现奄奄一息跪倒在地上的郑智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我挖了一个坑”当上方的笑声不绝于耳之时,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突兀的自郑智嘴里传出。“哈..呃”

  突如其来的话,打断了人形光影的大笑,犹如被掐住了脖子,生生难受之极,愕然的望着下方那道自认为快死去的身躯。一抹不好的预感自其心间流淌,却也一时发现不了什么地方不对。

  “你终于跳进来了啊!我的界灵大人”郑智猛的抬起头,满脸微笑的看着人形光影,只是一脸的鲜血,显的这微笑格外的阴森。“什么!”当听到界灵二字之时,人形光影身躯蓦然一震。“你...你怎么知道?”颤抖的声音,暴露了其此时恐惧的心,而后,快速虚化的光影,是想就此遁去。“现在想走,是不是晚了点啊?”听得郑智不咸不淡的话,着实让光影猛地一

  阵抖动,虚化的速度顿然加快。“哼!冥顽不灵”郑智瞥了一眼快速变淡的人形光影,半跪着的身躯,瞬间幻化出手臂,就是一阵变动:“冥土为基,幽木为柱,地火为眼,葬天大阵,凝”一阵乌光

  闪烁,那座自开始便耸立的坟墓,光华连连,无数颜色在其上涌动,原来这座坟墓是一座大阵啊,让人止不住心惊。在郑智变换了千万道手印之后,发红的双目,瞪着快要虚无的人形光

  影,惨白的脸颊,却是透着一股狰狞,徒然嘶吼道:“跑?你能跑得掉么?葬天大阵,给我吸”“吼”闪烁乌光的坟墓,赫然自其中间裂开,恐怖的吸扯之力自裂缝中如狂风暴雨般涌出

  ,瞬间便笼罩在了快速变淡的人形光影,大道之力相互交错,幻化出黝黑的道法神链,锁住了这界灵周身。被锁住的界灵快要虚无的身躯蓦然一顿,而后,以比其虚化还要快的速度,凝实下来,像是被强大地力量给拖出来的一样。“不,你不

  能这样,我是天”在这大阵的力量之下,自称天的家伙却是毫无反抗之力,不见先前的雄威,不知先前的力量,到底是不是属于它。郑智轻藐的望着天因恐惧而闪烁不定的光影,嘶哑的

  声音道:“哼,天地间本无天”顿了顿,神色阴冷的接着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黑风界与冥血界的那点勾当,你这界灵也是他们合两届之力生生炼化出来的,镇压我明空灵界,好在千年后夺我明空灵界。要不是你太多胆

  小谨慎,只调动世界之力镇杀突阶的修士,从不现身,我们也是无奈,只能自封在浮空殿,要不是今天我以自身为饵,还是抓不住你,所以,你还是老实点的给我进去吧”随即掌心一握,那坟

  墓里吸扯之力徒然猛增。“啊~不...”天终究没有逃脱被吸进去的结果,绝望和不甘的嘶吼,随着天被吸入墓中,而徐徐消散。平静了,天上的紫黑色乌云在慢慢退却,天地间只剩这寒

  冷的风,呼呼而过,其中夹杂的急促呼吸声,总算有了点生气。一束束温和的阳光,自那云层中透射而出,照在了一片狼藉的大地之上,照在了满身是血的郑智的脸上。同样应战斗的结束而平

  静下来的他,静静的望着归于平静的坟墓,其上依旧乌光缭绕。“我知道,你为界灵,是无形之物,我杀不了你。这阵法也只能暂时封住你,你还是可以借天地之力,慢慢耗出,只是”

  顿了一顿,而后自嘲一笑接着对坟墓里的天道“我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还是用我这残破的身躯为这片世界做最后的贡献吧,也可以说是,我在为儿子博一个未来”当想起自己那还在襁褓里

  的儿子时,神色透着慈爱,微微一笑,对着天空猛地一吼:“儿子,等你长大了,要过来见我啊!”“咳咳”强烈的吼叫,让得受伤的郑智咳出几口鲜血,微微摇了摇头“唉,还是早点完事吧

  ”随即神色凝重,手印翻飞“以我之身铸碑,万法不占,以我鲜血篆符,封四方天地,以我之魂炼锁,锁世界之力,镇、永恒”随着郑智的咒语吐出,大墓一震,金光闪耀,彩色的大道神链加持其上,而后坟墓

  便慢慢扭曲,化为虚无,隐藏在虚空中,同坟墓一齐化为虚无的,还有郑智的身影,真的与他所说的那般,融进了法阵之中。......天空慢慢放晴,没有了恐怖的威压,没有了心惊

  的紫黑色雷云,只有那大战之后变得一片狼藉的大地...于此刻,那因天降临而到处都是一片恐惧的面孔的浮空殿里。威压徒然消散。“嗯?天退走了吗?”“太可怕了,到底是谁发疯跑

  出去找死啊?”.....大殿里因突然消散的威压,于那一瞬,徒然宁静,而后便爆出了更热烈的讨论声。“天,已经被郑智封印,自此,浮空殿不在封印,望诸位,努力修行,造福世间,

  且,为千年后的三千世界大动乱做最后的准备吧”就在大殿里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自中央殿传出威严的声音。众神皆是顷刻严肃,安静下来,对着中央殿的方向蓦然一拜。但听到第一句时,

  皆是一阵变色,而后便是狂喜。“是,陛下,谨遵圣旨”又是一拜,之后便带着狂喜之色,纷纷掠身飞出浮空殿,去向四面八方。“郑智,谢谢你了!我会照顾好明空灵界的”中央殿内

  ,被众神称为陛下的中年男子,一脸哀伤的站在殿门处,看向外面的天空,望向那看不见的地方,像是看见了那消散的人影和坟墓,又像是,看到了明空灵界的未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