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1 22:28:4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之预言战神
  4. 第一章 命运(一)卖身

第一章 命运(一)卖身

更新于:2018-03-25 13:06:42 字数:3687

字体: 字号:
  “下一个!”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几秒后,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带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进来。

  进到房间后,一家三口有些紧张地望着前面坐在桌子后的二人:布兰家大管家洛客和皮罗。年纪较大,头发已半白的是洛客,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是皮罗。

  小男孩进来后就一直紧紧地扯着父亲的衣角,脸上的表情很紧张,胆怯地看着洛客和皮罗,小眼睛里泪水快要掉出来。

  洛客慈祥地看着小男孩,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皮罗的表情则有些严肃,心里在想这孩子是否是自愿来的。

  洛客刚说完,小男孩就马上嗷嗷大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些不要,我不想去之类的话,这场面弄得孩子的父母有些尴尬,而洛客的表情也慢慢地变化,然后严肃地对孩子的父母说:“看来孩子不愿意,你们送他回去吧!”说完拂了拂手,让他们离开。

  这是著名雕刻大师家里招收童仆的地点,招收时间三天,招收名额十名,待遇五百金币十年时间。在过去的两天里已经招收到了八名,还差两名。五百金币,十年时间,这个条件还是很好的了,想着普通家庭十年都赚不到两百金币,而一个几岁的孩子竟可以在成年时便已赚了五百金币,甚至有可能得到雕刻大师布兰的教导,成为一个雕刻大师,那就前途无量了。大部分的家庭都禁不住这个双利的诱惑将自己的孩子送去试试,只是他们总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必须是孩子自愿的,布兰可不愿成天听到孩子们见不到父母时的哭喊声。

  喝了一口水,洛客示意皮罗继续。

  “下一个”皮罗对门外又喊了一声。

  这时,一个刘岁左右,身穿淡黄色麻布衣的小男孩走了近来。看到一个小孩走了近来,穿的还是那种很廉价的衣服,这个没有儿女的老人洛客来了精神,仔细观察着小男孩:白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稚嫩而漂亮的脸蛋,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

  小男孩开口了:“我叫罗羽!”他这一开口,倒让两人来了兴趣。

  洛客用双手撑着脑袋,露出了微笑,问:“你父母大人呢?”

  罗羽:“他们去药行了!”说完又是平静地看着二人。

  洛客与皮罗二人相视一笑。

  ……

  过了一会,洛客对皮罗转过头,对皮罗说:“找个人送孩子回去,顺便带上六百金币回去,额外的一百金币算我的!”

  皮罗有些吃惊地看着他,点头同意。

  令罗羽意外的是,除了一个护卫,洛客也跟着来了。

  走在大街上,往来的人都停下来,看着这个六岁小孩身后的洛克大管家,开始议论起来。

  罗羽没理会那些评论,心里想着,父母大人这会应该会高兴的,身子也挺直,略有一副慷概就义的气概。

  罗羽心里想着这也许是来到这里后做出的最伟大的事,十年的光阴,只为了那几千克的金属。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一个人。

  罗羽的家是个普通的院子,几间房子和一个有些空旷的院子。洛客和皮罗也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环境,会出这个性格如此稳重的男孩子。

  洛客和护卫站在院子门口没有进去,只有罗羽一人进去,院子很安静,估计罗羽父母还没回来,院子里却飘着一股烤面包的香味。难道家里还有其他人?

  罗羽喊了一声:“哥!我回来了”

  从旁边的小厨房里走出一个十一二岁的胖男孩,一张胖嘟嘟的脸蛋,眼睛鼻子嘴巴都有点小,显得很是可爱,只是,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眼睛比起罗羽的眼睛黯淡了许多,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罗羽假装生气,走过去,装作厉声地说:“身体不好就不用急着做饭,这些活还是等父母亲大人回来,或者我来做,要是你晕倒了怎么办啊?”

  胖男孩见到弟弟生气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用手抚着弟弟的头发说:“我知道了,做一下晚饭还是没问题的,你看,我的肌肉可是很发达的哦!”说完把短袖往上抽了抽,弯起手臂,露出了一团肥肉。

  罗羽又气又笑,真是拿这个家伙没办法,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门口的洛客和护卫,微笑地说:“你们进来啊!”

  洛客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走了近来。

  洛客看着罗羽的哥哥,露出慈祥的笑容,问:“你就是卡斯?”

  卡斯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心里还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出于礼貌,卡斯弯腰回了一礼,尊敬地说:“你们好!”

  看到卡斯的表情,罗羽解释说:“他们是来找父母亲大人的,他们是好人!”

  好人?洛客的心里略略一愣:或许是好人吧!想到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要带他离开,而且,一走将是十年。

  为了不让卡斯问更多问题,免得他知道‘童仆’的事情,罗羽领着洛客二人走进屋里,然后又端来两杯水。洛客打量了这个朴素的屋子,突然明白了罗羽为何会如此的果断做了这个决定,又看了一眼院子里正在和罗羽说话的罗羽的哥哥卡斯。

  “哥,我们多做些面包吧,老大爷和大叔可能在这里用餐!”罗羽拖着卡斯的手往厨房里走。卡斯看了一眼屋里喝水的洛客二人,尽管心里还是有很多疑问,但是父母亲一向教导自己要礼貌对人,能做好饭让客人留下来吃也是礼貌的一种,想到这,卡斯高兴地和罗羽走进了厨房。

  夜幕很快降临,镇上灯火阑珊,犬吠声在空荡的街道飘荡,让人感到宁静而美好。

  院子门口,卡斯正坐在门槛上,目光注视着空荡荡的街道,等待着拐弯处会出现父母的身影。今天早上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他们找到药材了吗?罗羽趁着这个时间,正在房间里收拾着衣服,把常穿的几套衣服叠得很是端正,抚着床上熟悉的被子席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张兄弟俩睡的床有着太多回忆。

  突然,外面传来卡斯的欢呼声:“父母亲大人回来了!”

  卡斯的声音惊醒了正在闭目养神的洛客,洛客让护卫回去了,让他告诉皮罗自己晚一些回去。罗羽将衣服放好在衣柜里,用手揉揉脸蛋,脸上又露出了微笑,走了出去。

  洛客说明自己身份后,卡斯的父母—卡哆夫妇完全震惊了,没想到自己的屋子里竟然还来了一个大人物。不过,随后又想到了这两天镇上闹得沸沸腾腾的童仆招收,脸上的惊讶很快消失了,换上的是一丝担心。

  卡哆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出去买酒,说是客人来了不能没酒,给了钱,两兄弟高兴滴出去了。因为卡哆还多给了一些钱,让他们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屋里灯火有些微弱,照在这对中年夫妇的脸上,洛客平静地跟他们说明来因,果然不出他们所料,罗羽是去了他们的童仆招收地点面试,并且通过了。

  卡哆的脸色不是很好,他知道自己的小儿子是个懂事的孩子,从四五岁起就开始帮着家里做很多力所能及的事,而且自己的衣服都还是自己的洗的,虽然每次洗完都是满头大汗,可那高兴劲让他们放下心来让这个小儿子自由发挥。而自己夫妇俩则每天出去经营着一家烤肉店,努力挣钱给大儿子卡斯看病。

  卡哆有些难过,说:“这对他的成长有没有影响?”

  洛客微笑地抚了一把胡子,说:“只有益处,没有害!”

  卡哆继续问:“会不会很苦很累?”

  洛客顿了顿,说:“若是他想争气,苦是在所难免!”

  屋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三人的呼吸声此起披伏。

  卡哆想起了今天在药行那瘦小的药商跟他说的话“一百金币一颗续血果还是有市无价,你们买不买无所谓,反正过两天铁定有人来买,所不定价钱还能上涨一点,看你们夫妻不是有钱人才一百金币,若是别人,估计一百二十金币都没问题!”

  过了一会,罗羽和卡斯回来了,除了手里的两瓶酒,没人手里还拿着一大块糖果,在买酒的地方买的。

  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夫妇俩差点掉下眼泪。

  罗羽看着桌子上的一袋金币,而洛客已经不在了,忍不住问:“洛客大爷走了?”

  卡哆走前两步把罗羽搂入怀里,没有说话。

  卡哆的妻子看到卡斯脸上不解的表情,赶紧说:“都累一天了,开始吃晚饭吧!”

  晚饭在有些郁闷的气氛中进行,卡斯看着沉默不语的父母亲和弟弟,心中充满了不解。卡斯身体不好,很少出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每次都是罗羽在外面听到后回来告诉他。吃完饭,卡斯的脸色开始苍白的有些吓人,额头上也冒出豆大的汗珠,卡哆夫妇赶紧将儿子抱回床上,罗羽则赶紧打了一盘水,把拧干水的毛巾擦拭这卡斯的额头。每天晚上,卡斯都会有相似的病情发生,小时候还会不停滴喊着难受,疼之类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也知道不喊出来,父母亲或许不会跟着难受,只是卡斯不知道,他不喊出来,他的父母会更难受。

  罗羽把毛巾敷在卡斯的额头上,回过身来,对卡哆夫妇说:“父母亲大人,药行的老板怎么说?”

  卡哆说不出话,卡哆妻子只好将药商说的有市无价的话说了出来。

  罗羽微微一笑:“听说续血果可以让老人延年益寿,也可以治愈重伤的人,应该对哥哥的病有很大帮助吧?”

  卡哆:“是的,罗德医师是这样说的!”说完看了小儿子一眼。

  罗羽呵呵一笑:“那就好!六颗续血果应该可以只好哥哥的病!而且,我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雕刻大师,对不对?”

  卡哆夫妇沉默了,眼眶里闪烁着泪花。

  第二天一大早,洛克就来了,是驾着一辆马车来的,车上有九个同是童仆的孩子!卡哆夫妇礼貌地与洛客打了招呼后,罗羽就抱着自己的一个四方形布包出来了。看着卡哆夫妇泪眼朦胧,罗羽强壮潇洒地说:“父母亲大人,等我十年,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离开你们!我会给你们过上好生活的!等我十年!”

  说完转身上了马车,眼泪却再也忍不住了,哗哗滴流着。

  洛客与卡哆夫妇点了一下头:“我会照顾好他的!”然后上了马车,马夫一鞭抽在两匹黑色壮马的背上,马车的轮子开始慢慢转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