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0:31: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法之途
  4. 第一章 凑字发新书愿编辑谅解

第一章 凑字发新书愿编辑谅解

更新于:2012-12-21 16:43:57 字数:20682

字体: 字号:
无法之途目录
共1章
  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安城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断壁残垣之间也能看到闪烁着的眼神,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天空灰蒙蒙的,远处不时的响着闷雷,看情况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快看,安城政府军来了,大家快闪开啊”一个胖子边喊边推动着身后的人群往广场周边跑去,其他人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的推推嚷嚷的边骂边往周围散开,还伴随着小孩的哭闹声,霎时一个身着蓝色军装佩戴特殊徽章标识的人出现在了广场正中央。帽檐遮住了脸庞,黑影下只能看到弯月般的胡须,和一个微笑着的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巴。

  军队手持长枪,把广场里里外外的围了五层之多,一只满身黄斑绿眼猫跳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泉上,添着爪子,伸着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被围起来的人们。

  一个相貌美艳的女人急速的跑了过来,一样身着蓝色的,佩戴着特殊标识的徽章,对着早已站在广场中央的人敬过礼之后,平定下气息,附耳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忽然那人微笑着的嘴巴颜色有红转绿,咂巴了几下,始终不发一言。相貌美艳的女人看到了他嘴唇颜色的变化后面露恐惧,急忙说道:“对...对不起,大人,我...我会抓他回来的。”

  那人抬起了左手,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肩膀上,说了句:“美姬,不必了,你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话音未落,女人顿时美艳的外表像被盐酸腐蚀了一样变得丑陋不堪,身体就像花朵一样渐渐枯萎起来,直到变成了一地的碎屑。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人群中一阵骚动,都听说过安城军指挥官杨凌是一个恐怖的人,但从没人见过他杀人,这次算是大开眼界,而且杀的竟然是他的副官美姬。

  喷泉上的绿眼猫跳了下来,化成了男人形,黑色的披风裹身,一身蓝色军服,火红的徽章在胸前格外显眼,“大人,您怎么能,这次责任根本不在于美姬,可...”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杨凌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绿猫,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我自己的用意,她的死如果能让我亲手可以抓到慕云的话,那么她的死就是有价值的。而你们的命不过也是为我所用,随时为我赴死的,这次就饶了你,胆敢有下次,我就打散你的猫灵,让你灰飞烟灭。”

  绿猫低下了头,心中偷偷的淌着泪,他没想到这次安城之行,竟然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更可悲的是,连尸体都荡然无存。杨凌冷笑了一声,裹紧了衣服,瞬间闪身消失在了广场上空。

  安城的人一夜之间,见识到了两样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杨凌的杀人手段,还有的是这只黄斑绿眼猫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人。而这次聚集是因为政府军通知要在广场杀人示众而且要求他们必须到齐,被迫安城所有人才挤到了这个不算大的广场上,这个要被初四的叫慕云的曾为杨凌身边最得力的副官,可是慕云却触犯了安成军法,要被杨凌处以极刑,究竟什么原因要在安城广场处死而后示众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因为这个边陲古城,杨凌只手遮天。

  暴风雨终于来了,军队收兵后,人们也都四散跑回了自己家中,关紧了房门,这一会儿的事情已经可以让他们在惊恐中度过一整天了。

  绿猫坐在喷泉上,看着天空,漂泊的大雨砸在他的身上,过往在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着,从杨凌在绿都救他一命开始,便誓死追随在杨凌身边,替他卖命,打天下,也亲眼目睹过杨凌冷血的杀死过部下的场景,从少葱的死到如今的美姬,他都无能为力,作为妖精族的他也能够深刻洞悉杨凌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他一统这片无法大陆的宏心伟愿。而美姬一直都是最理解他的人,事事都在帮他,包括在他妖灵最虚弱的时候,也相守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回复灵气,只可惜自古人与妖不能结合,一旦结合便会遭到天谴,瞬间灰飞烟灭,他们也在刻意的抑制着的不让彼此陷入情孽之中,所以一直都在以最亲的人相待。而关于今日之事,却是杨凌一手策划的。所以才会令他如今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黑暗无比,绿猫起身正要走,忽然身边站着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猫一惊,想要回头却觉得全身如同灌入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心想,“此人修为如此之高连我自己都竟为察觉到,看来凶多吉少。”

  黑暗中此人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放在了他的手中,附耳说道:“杨凌已经查到了慕云的踪迹,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一一死在杨凌的手中的话用此物,可保你除掉杨凌。”话音刚落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绿猫的身体也慢慢的可以动了。他看着手中的金色叶子,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季雨森林无大人守护了上千年的金桐之叶吗?可是为什么会交予我让我除掉杨凌呢?此人是无大人?可远在天边的无大人又怎么会关心万里之外安城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自己去除掉杨凌呢?”一连串疑问让绿猫没有丝毫的头绪和办法。可是如今金桐之叶就在手中,本来心如刀绞的心变的平复起来,而杀意也慢慢的笼罩着他,他咬紧了牙齿,顿时化为了猫型,暗暗的下定了除去杨凌的决心,心想:“怪只怪他心太狠杀了美姬,虽然曾于我有救命之恩,大不了,杀了他然后以死以谢天下。”

  而后闪动身躯,也消失在了安城广场漆黑的夜空里,雨越下越大,阴谋,杀意,谜团成了夜空中的主旋律,轻唱着悲伤,按佛着已逝的灵魂,搅动着安城平民的心,小孩的半夜醒来的哭声随着风,消散开来。

字体: 字号:
无法之途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