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8:49: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轮回之主
  4. 第七章 斩尊者

第七章 斩尊者

更新于:2013-08-25 08:58:43 字数:2678

  “喝吧,宝贝,马上会喝到更多的”

  战争骑士看着沾染陈凡血液的斩马巨剑,左手不断抚摸着剑身,好似抚摸着情人一样。

  这把通体赤红的斩马巨剑要比寻常的大上一倍,巨剑的两侧是犬牙交错般的锯齿闪着寒光,只要轻轻一划便能使人血肉横流。

  身材魁梧的战争骑士将目光从斩马巨剑上移到陈凡身上。

  狰狞的独眼瞄着的陈凡,看到陈凡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战意更加高昂,不由得咧嘴冷笑起来。

  在战争骑士眼里陈凡就如一只蟑螂一样,虽然顽强,但只要自己用脚使劲一踩就会压成粉末。

  什么公平道理,什么男儿血性,在力量面前全是狗屁!

  战阵骑士摸摸自己硬如钢钉的胡子,脸上的笑容更加残忍,他已经急不可待的想要斩下陈凡的头颅。

  那个时候,他会一边重重踩着陈凡无头的躯体,欣赏者着热血从脖颈‘咕咕’喷出样子;一边把玩着陈凡的头颅,告诉这只顽强的蟑螂什么才是道理!

  想到这里战争骑士的独眼发出嗜血厉光。

  战马巨剑当空一横,

  “去死吧!”

  战争骑士怒吼着极速冲来,快如闪电,巨大的力量使他每迈出一步都震得大地微微晃动,震得周围尘土飞扬。

  战争骑士速度越来愈快,黑色骑士重甲下小山般高大的身躯充满了力量,好像钢铁洪流般要将陈凡碾压成灰!

  此刻的战争骑士威猛无俦!

  战争骑士开始急冲时,陈凡的衣袂就已经被震得晃动起来,但陈凡没有动!

  战阵骑士冲到中间时,大地都被踏得轰隆作响,陈凡还没有动!

  战争骑士马上冲到陈凡面前,战马巨剑锋利无比的剑尖几乎碰到陈凡胸膛,但陈凡仍没用动!

  战阵骑士露出了嗜血的狰狞之色,眼前的这个小子已经被吓傻了,屈服于自己的无可匹敌的力量,下一刻自己就将斩下这只顽强蟑螂的头颅。

  但陈凡等得就是这一刻!

  电光火石间,陈凡动了!

  生死在此一搏!

  陈凡蓄力多时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右闪去。

  瞬间陈凡闪过了锐利无比的剑锋。

  但战争骑士的速度实在太快,陈凡全力闪躲却仍被外侧犬牙交错般的锯齿刮过。

  瞬间,寒光闪闪的锯齿在陈凡胸前,撕扯出一条横贯前胸的巨大伤口。

  鲜血直流,深可见骨!

  陈凡咬牙挺住剧痛,几乎贴着战争骑士一错而过,出现在战争骑士身后,双拳紧握,全力向战争骑士的后脑击去。

  这一拳用尽了陈凡所有力气,一拳击出,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破空之音如雷霆般轰隆作响,速度更是急于星火。

  而战争骑士被巨大的冲击力束缚着,无法转身。

  此刻巨大的力量反成了战争骑士的催命符。

  “砰”

  重拳之下,红白之物四溅!

  巨大的冲击力使战争骑士无头的尸体仍向前冲出十几丈远才踉踉跄跄的倒下。

  魁梧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大地上,激起一阵灰尘。

  其实陈凡在战争骑士冲来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之所以不动为了引诱战阵骑士冲的更快些。

  正所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

  只要自己躲过冲击,强大无匹的冲击惯性就会束缚住战阵骑士,自己就能攻其不备,一击必杀!

  看到战争骑士倒下,硬挺着的陈凡再也支撑不住,四仰八叉躺在了地上。胸前的巨大伤口不断冒着热血,转眼间陈凡前襟已是通红一片。

  陈凡望着蓝天,不禁自嘲的笑了,自己短短时间内就两次被迫‘仰望蓝天’了。

  陈凡用左手支住地面,想将自己撑起,可稍微一用力便牵动胸前的伤口,巨大的疼痛使陈凡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但堂堂男儿不能被敌人打倒,更不能被自己打倒!

  陈凡紧咬着眼,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殷红鲜血从胸前流出,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

  失血过多的陈凡喘着粗气,脸上血色全无,后背冒着冷汗,两条腿不停的哆嗦着。

  此刻的陈凡全凭一股男儿血性支撑着自己站着。

  “好有毅力的小贱种,难怪能杀掉战争骑士奥古斯特那个丢人废物”

  盛气凌人的声音背后传来,陈凡的心一沉,能在这么近距离不备自己发现,说话之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而听起口气,恐怕也是审判骑士中的一员。

  陈凡努力得转身,想要看清说话之人的样貌,就感觉一股大力狠狠拍在自己后背上。

  “噗”

  陈凡一口鲜血喷出,整被击得飞了出去,狠狠得摔在了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

  没有等陈凡缓过来,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陈凡的头颅之上,盛气凌人的声音再度响起:“这只是给你这个小贱种一点教训罢了”,

  陈凡咬牙想抬起头来,脖子上的大筋因用力过度根根暴窜,但头上的那只脚就像泰山压顶一样纹丝不动。

  “好执着的贱种啊”

  踩在陈凡头上的人感慨了一句,随即道:“现在我不会杀你,否则传出去有损我的威名,人们会说审判长大人踩死了一只臭虫,而且还是只受了重伤的臭虫。”

  审判长笑了起来:“那样我还怎么在跟别人说,死在审判长大人我手下的都是高手呢?”

  审判长俯视着脚下不断拼命抬起头的陈凡,重重吐出一口痰在陈凡的身上,无比高傲的道:“小贱种,我的鞋底都被你弄脏了”。

  审判长抓住陈凡的头发一把将提起,看着陈凡喷涌着怒火的眼睛,笑容更加灿烂:“回去好好养伤,快点痊愈,到时候审判长大人我会亲自收了你这条贱命”

  审判长松开手将陈凡重重摔到地上,看着陈凡不断努力想站起来的样子,脸上笑容更盛:“现在审判长大人要走了,世上贱种太多,下面的骑士又太丢人,真是苦恼啊。”

  说完审判长一教踢翻陈凡,瞬间消失。

  被踢翻的陈凡昏了过去,又陷入了那个奇怪的梦境。

  他又一次看到那本残破古老的《轮回不灭经》,古书又一次变成一座人声鼎沸的城市。陈凡又一次就站在紧闭的城门之前。

  陈凡茫然的看着眼前这座城市,心中疑惑万千。

  自己每次受重伤都会来到这里,直觉告诉陈凡这里一定有着巨大的秘密。

  陈凡观察着眼前的轮回不灭城,陈凡能看到的只是这座城市的城门和外围城墙。但这已经给陈凡极大的震撼。

  高大的城墙通体赤红,并且散发着腥臭之气,不断有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的从上面落下。

  漆黑的城门硕大无比,最恐怖的城门竟微微呼吸。没错,就是呼吸。硕大的城门微微起伏,一呼一吸,如同活物。

  这怎么可能!

  陈凡不相信的用手擦了擦眼睛,又向前走进两步,陈凡又愣住了。因为陈凡竟隐隐透过城门听见城市里人们的脚步声,商贩的叫卖声,儿童的哭泣声,老人的呢喃声,夫妻的吵架声,庆祝的鞭炮声,种种日常生活中的声音。

  这些声音原本平常无奇,可是现在竟从这样一座诡异的城市传出,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陈凡再联想上次自己到这里,城里出来一个童子进入自己的身体,使自己瞬间有了尊者境修为之事。越发觉得这座城市恐怕有着惊天的秘密。

  陈凡走到硕大紧闭的城门前,听到有类似人类打呼噜的声音响起,骇然发现这声音竟是城门一起一伏的声响。难不成这城门竟是活的!

  这情形太过诡异,饶是陈凡这样的赤胆男儿也不禁感到一丝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