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2:58:0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袁天明探案之罗盘之眼
  4. 第五章 杀人动机

第五章 杀人动机

更新于:2012-10-22 10:14:13 字数:1895

  第五章杀人动机

  第二天是周末,没有什么课,袁天明给杜宇打了个电话要去查阅这几件凶杀案的卷宗,萧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非要跟着去,袁天明拗不过她,只好带着他一起去了。

  来到公安局杜宇早就准备好了,袁天明二话没话说,就开始看起卷宗,萧晴今天不知道是转性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安静的坐在一边跟着看,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袁天明大致把所有的卷宗看了一遍,和之前了解到得情况差不多,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倒是一片的萧晴不经意的说:“哎,都什么呀,走走文字过场罢了,不过这几个被杀的女孩到挺有意思的,差不多每个人被杀中间相差刚还一个星期”

  听完萧晴的话,袁天明眉头皱了一下,拿过卷宗重新看了一遍,的却,每个女孩被杀都是间隔一个星期,袁天明暗骂自己刚才怎么就忽略了这点呢,心里盘算了一下这几个女孩被杀的日期,心里咯噔了一下,所有女孩被杀时间,按照风水阴阳上来说,那一天正好是极阴之日,而所有人被杀时间差不多都是午夜12点钟到凌晨2点钟左右,属一天中极阴之时,难道,这些是巧合还是凶手有意为之,如果是有意为之,那么凶手一定是个懂阴阳风水术数的高手。袁天明心里想着。有一点袁天明想不通,如果真是这样,那凶手的意图是什么呢,要知道,所有极阴之日极阴之时被杀的人,怨气是最重的,难道凶手就是为了获得这怨气吗?

  见袁天明发呆,杜宇推了他一下:“天明,是不是发现什么了?”“现在还不确定,我还要到案发现场去看看,而且必须是案发时间那一刻去”袁天明说。

  “行,没问题,案发现场一直保存很好,那我们晚上去”杜宇爽快的说,因为他的压力太大了,必须尽快破案。

  萧晴见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不会放弃了,她将来的愿望可是想向他哥那样,当个警察,所以现在就一直朝这方面努力。杜宇从来那这个妹妹都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转眼,晚上快到十二点了,袁天明,杜宇,萧晴三人一行来到了案发第一个死者的案发现场,现场早就被封了,,寝室里也早就没人住了,走进卫生间,地上的血早就干了,但是还是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密封的窗户也没有被打开,袁天明,杜宇拿着电筒仔细的观察起来,希望能够发现新的线索,果热,不一会,袁天明就拍拍杜宇的肩膀说:“快看,这里有个小孔,在墙角上方一米的地方”。

  杜宇按照袁天明说的仔细看去,确实有一个孔,而且孔很明显,倒是从孔了穿过来一根电线,杜宇失望的说:“哎,我说天明,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这里是有个孔,可是只是穿电线用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袁天明听完杜宇的话失望的道:“我说杜大警官亏你还是个警察,就这点观察能力,你仔细看一下,穿电线需要这么大的洞吗,从里面都可以看到外面了”杜宇听完没有反驳,仔细一看真的如袁天明说的,洞口确实大了点,就算穿电线也不需要比电线大一倍的洞,看上去似乎不太正常。

  接着他们把所有的案发现场都勘察了一边,发现所有的现场,穿电线的洞口都比电线大了一倍,这是以前都没有发现,跑了一晚上,总算有点收获了。

  跑了一晚,大家都饿了,杜宇带着他们到学校附近的烧烤摊上吃点东西去,毕竟自己麻烦别人,说不过去,三人便池边聊,袁天明此时看了一眼萧晴脖子上的玉佩,问杜宇:“你知道她脖子上的玉佩有什么来历吗?”

  杜宇看了萧晴一眼说:“以前听他哥说是祖上传下来了,好像是一对雌雄玉佩,他哥带的那块是雄玉佩,和这不一样,那块玉佩背面刻着小篆,像是一串诗,但是可惜他哥牺牲的时候,那块玉佩也不见了,估计是那群盗墓分子见玉佩有点年份就一起拿走了”,杜宇说完看着萧晴的眼神有些伤感。

  袁天明似乎对这玉佩有些好奇,一见到玉佩心里就有一种念头一闪而过,但是总是抓不住究竟是什么,只是第一次见的时候见的时候就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袁天明没有多想,吃完东西,杜宇给他们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宾馆将就住一晚上,这么晚了寝室也进不去了,自己侧赶回局里去了,把今天晚上的发现回去好好分析一下。

  宾馆里两人睡一间双人间,因为今天刚好周末,一些情侣都出来过二人世界呢,房间很紧俏,只有这意见。估计是第一次和男孩子单独一起,萧晴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此时完全不见了,只是红着脸不说话,袁天明见他那样,故意逗她:“你看我们两大半夜的男女呆在一个房间里,是不是应该有点故事呢,说着准备脱衣服”

  “你想怎么样,流氓,我告诉你可别乱来啊”萧晴看他那样似乎有些紧张害怕。“看你说的,我又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想洗个澡睡觉,太累了,你是不是想歪了”袁天明满脸猥琐的笑容。

  “你……你去死,该死的袁天明”萧晴发觉被忽悠了,气的一个枕头丢过去,袁天明刚好关上浴室门。两人晚上闹了一晚,闹累了很快睡过去了,第二天上午10点钟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