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42:1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袁天明探案之罗盘之眼
  4. 第三章 密室干尸案

第三章 密室干尸案

更新于:2012-10-19 16:03:26 字数:2687

  第三章寝室干尸案

  刚走到寝室门口,一股巨大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袁天明,杜宇同时眉头一皱。死者和前几位一样,死在卫生间里,走进去看到卫生间已经用警戒线封锁起来了,其实封不封锁也一样,自从上次这里死过人之后再也没有人刚在这里上厕所。这里寝室是公寓式的,每间寝室住2个人,走到卫生间,看到死者的第一眼,袁天明很快联想到昨晚的那场梦,眼前的尸体和昨晚梦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全身干枯,四肢经脉被割断,血还没有干,坐在马桶上面,脸部农浓微笑的表情看的让人发寒。杜宇走近死者,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四肢别极细的利器划断,全身血都被放干了,但是奇怪的是加上地上的血,远远达不到一个正常人拥有的血液,那其余的血上哪里去了呢?袁天明没有上前去,只是在原地观察整个卫生间的情况,卫生间上面有一个小窗子,刚好塞的进一个成年人的脑袋,但是想整个人从这里面通过是完全不可能的,何况此时卫生间的窗户从里面反锁了,其余出口就只有门了。

  这一切袁天明都看在眼里,并没有出声,只是在默默的看着杜宇验尸。不一会,杜宇那边检查完了,就让法医进去了。

  “有什么发现?”杜宇走出来的第一句话就问。“你才是警察,我只是个学生,你这话问的一点都不专业”袁天明很不在意的回答道。听完袁天明的回答,杜宇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一下自己,这话问的是有点不专业,幸好在场的人没有注意,但嘴上还是说道:“行,那你可以出去了,别耽误我们办案”

  “别呀,宇哥,那好,我说还不行吗?”收起那副到儿郎当的样子,袁天明正经的说道:“死者死后,血被放干,但是卫生间和整个寝室里都找不到被放干的那部分血,更邪门的是死者是死在卫生间里,并没有要脱裤子上厕所的样子,看马桶盖还盖着就知道了,还有就是唯一一个窗户也从里面反锁了”

  杜宇听完没有异议而是补充道:“死者死后卫生间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是她的室友今天早上回来的时候,推卫生间门推不开,问到一股血腥味,感觉不妙就报了警,照你刚才的分析那岂不是密室杀人,而且杀人之后血被放干并且那部分血无影无踪。”

  两人分析完后同时一愣,袁天明当然不相信这是厉鬼索命的缪论,杜宇作为职业警察更加不信。“什么人作案手法这么高,几乎做不到”袁天明首先打破沉默,“具体情况还要等法医的验尸报告”杜宇说“走吧,剩下就没我们的事了。走,带你去见见我妹妹,她可是个大美女哦,你小子一会见了别流口水”。杜宇虽然比袁天明大,而且还是警察,但是两人天生就是那种没来由、不正经的“流氓”

  “你还有妹妹,没是你亲妹妹吗?”袁天明一副不相信的眼神。听完袁天明的话,杜宇怔了一下,没有说话,就向外走去。

  袁天明跟着一起出去了,两人来到食堂,忙活了一早上还没吃早餐呢,两人不理会同学们投来的鄙视的目光,一人拿五根油条五个大包子,一杯豆浆就狼吞起来。杜宇刚吃完一根油条,就见一个女孩从背后拍了他一下,把喝到嘴里的豆浆有吐了出来,“哥,你怎么来啦?”女孩问。袁天明抬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呀,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一次上课撞到的萧晴,想不到她就是杜宇的妹妹。没等袁天明开口,萧晴先开口了:“是你,昨天撞我的那个,真是冤家路窄呀,你怎么认识我哥?”听着萧晴阴阳怪气的腔调,袁天明不生气,反而嬉皮笑脸的说:“嘿嘿,美女,我找你哥是想跟你哥提亲呢,怎么样,嫁给哥吧”对付这样的人,袁天明痞样又上来了。

  “谁嫁给你呀,不要脸,哥,你怎么认识这个流氓的?”

  “别一口一个流氓的,他叫袁天明,我在一次任务中认识他的,今天到这里有案子,真想着一会去看你呢”杜宇可领教了这个妹妹的脾气,折腾起来没完没了,忙打圆场。袁天明听完杜宇的话,知道他在打圆场就没有啃声。

  “哥,我上午还有课呢,你中午再过来吧,我先走了”萧晴说完,瞪了一眼袁天明就走了。看着萧晴的背影,杜宇缓缓的说:“你说的对,她并不是我亲妹妹,他哥哥和我是战友,后来又一起专业到刑警队,但是在一次抓捕一伙国际盗墓分子的任务中不幸牺牲了,那时萧晴才14岁,她从小父母双亡,没有亲人,所以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

  想不到萧晴还有这样的身世,袁天明心里一阵伤感。两人吃完早餐就分手了,杜宇回队里整理侦破思路,袁天明则去上课了。

  转眼,一上午过去了,中午袁天明接到杜宇的电话,让他出去吃饭。按照杜宇的地址,找到了饭店,刚推开包厢的门,就看见萧晴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的袁天明心里一阵发毛。

  “天明,来了,快坐。”杜宇招呼道。袁天明走进去刚坐下,萧晴就发话了:“你就是袁天明,这两天学校传你打球很厉害呀,迷死不少女生哦”。袁天明贱贱的一笑:“那是,哥这气势,一电电死一片”刚说完,旁边正喝水的杜宇“扑哧”一声笑的把嘴里的水都喷出来了:“天明,不带这样吹的啊,还电死一片,正经点”

  袁天明和萧晴同时看对方一眼,没再说话,这两个典型的自恋狂,斗下去谁也讨不了好处。吃到一半,袁天明突然问:“法医那边验尸结果出来了吗?”

  “就知道你憋不住”杜宇似乎预料到了袁天明会问,“验尸结果出来了,死者昨天晚上凌晨一点多死亡,全身是血过多而死,没有其他死亡原因,也就是说死前被放的血,凶手真的太残忍了”

  “与前几个被杀的死者有什不同之处吗?”袁天明问。“目前还没有,这几位被杀的死者手法都一样,而且都是女生,都死在密闭的卫生间,而且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同一天生日”杜宇回答道。

  “肯定是女鬼索命,要不谁会密室杀人放血呀”萧晴说道,杜宇听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袁天明说道:“哪有什么女鬼,自己吓自己,不懂就别乱猜”

  “你说谁呢,就你懂”萧晴不甘心的说道。“好了好了,萧晴你吃完了先回学校吧,我和天明还有话要说”杜宇知道这个妹妹的脾气,赶紧把他打发走,省得在这里瞎胡闹。

  把萧晴打发走之后,杜宇说:“天明,今天上午我有查了一下这几件案子的卷宗,这些被杀的学生,死后颈部大动脉都有个血孔,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袁天明听完后心里一直在思考,没有说话。“这几件案子在社会上影响很大,鉴于学校这个特殊的地方,上级才把我派来,希望尽快破案,消除恐慌。”杜宇不慌不忙的说道,看得出来,他的压力很大。

  袁天明说:“只要是人做的,都会有破绽的”此时的袁天明,没有了平常的吊儿郎当,显得很干练,像是久经世事。“我需要查阅一下所有案子的卷宗,还有再去一趟所有的案发现场”

  “好的,我尽快安排”杜宇上次领教了袁天明的分析能力,当然所有的要求都照办。

  离开饭店,袁天明回寝室了,杜宇则回队里安排卷宗的事。几天无事,学校里人心惶惶,尤其是到了晚上,校园内几乎没有人。

  这天吃完晚饭,袁天明一个人走在校园内,他可不信什么女鬼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