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33: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六界封仙
  4. 第三章 放开那个妞

第三章 放开那个妞

更新于:2018-03-16 19:00:45 字数:3326

字体: 字号:
  吃过早饭的姜小白惬意的躺在家门前的老槐树下的摇椅上,看着忙忙碌碌的过往行人心中大为痛快,今天也不想去敲那根破铁棍子了,心里明白即使再怎么敲打熔炼也它不会有任何改变。

  柔和的微风吹过姜小白在摇椅上伸了个懒腰自语道:“早晨的空气真是新鲜,可惜镇子里一点新鲜事都没有,实在无聊。”

  “快去看看,镇外的长青山下来了两伙外地人人打起来了,各个都会妖法啊!”

  突然一名去镇子外山里打猎的猎户老李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一脸惶恐之色的大喊道

  “什么有人打起来了?还会妖法?在哪里?”

  “走走,这可是大事,要不要告知镇长!”

  “不要说了,我们镇子一向与世无争怎么可能会有外来人在我们这里火拼?先看看去!”

  街旁路口的镇民闻言开始纷纷议论起来,好奇心强胆子大的年轻人和一些当地的无业游民三五成群的向镇子外汇集了过去。

  “哎呦嘿!还真出新鲜事了!嘿嘿,还是百年不遇的大事。”一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姜小白一把抄起那布满锈迹的铁棍扛在肩头自语道:“嘿嘿,莫非是传说中的江湖人物!小爷这就前去会会他们!”

  加进了前往的人群,一行人沸沸扬扬的穿过了镇子门前的林间小路向着长青上山下涌去

  “老李,你说的人呢?”

  “哪里有人啊?老李你是不是被野兽吓昏头了。”

  “李大叔,你是不是眼睛花了?还是自己中妖法了?哈哈···”

  众人匆匆忙忙的赶到了所说的现场,却连一个人都没有发现,草木植被毫无破坏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打斗后留下的痕迹。

  “奇怪了!刚才明明是在这里的,现在人怎么没了?”猎户老李揉了揉眼睛自语道。

  “李大叔,您老不会是骗我们吧。”一名跟来的无业青年一脸失望的抱怨道

  “老李啊,你知道我们平时都很忙的,以后没事别开这种玩笑了。”

  “是啊,还好刚才没有惊动镇长,要不麻烦可就大了。”

  跟来的众人也都不满地纷纷出言指责

  “我没事骗你们作甚,刚才明明就在这里,谁知道现在他们都跑哪去了。”老李心中也是异常纳闷

  “算了,大家都回去吧,还一位出现啥大事了呢,结果是空来一趟!”起初出口的青年吆喝道

  “唉,走走走,家里还忙着呢!”

  “你说这个老李呀,真是没事找事!”

  一行人陆陆续续向小镇返回,唯有姜小白和猎户老李没有随着人群离开,老李颜面无光不想与众人一起回去,看着留下来的姜小白道:“黑子,你咋还不回去?”

  “不想回去,在这里吹吹山风,李大叔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恐怕他们在镇子上还不知道说您什么坏话呢!”姜小白躺在一片草地上笑道。

  “唉!这帮混蛋气死我了,我先回去了你在这儿玩吧!”老李愤愤的回了镇子

  待到老李走后姜小白霍然起身将破铁棍持在手中,刚刚众人刚刚到此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直觉告诉他那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并且就在不远的山中!

  警惕的凭着这种感觉寻找危险气息的来源步步登山而上,长青山巍峨而险峻漫山生满了古老的树木,山中猿啼虎啸一片原始的景象,普通当地的猎人只敢在山脚下猎捕一些小型动物,镇子里几乎没有人敢进入深山。

  姜小白也是第一次进入长青山深处,以前也曾想来过但在被姜涛所阻并未真的进入山中,这一次他是铁了心的想去见识见识所谓的江湖人士,一路上避开了大型凶兽的栖息地龙行虎跃地大步向前奔行。

  姜小白突然听到一段嘈杂的声音,脚步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向前接近,只见林中有一群灰衣人将一名身着白衣素纱遮面的女子围在当中,灰衣人与女子中间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身着灰衣和白衣人尸体,明显是经过了一场恶战,最终是白衣方不低灰衣方!

  “小丫头无路可走了吧!乖乖的把麒麟果交出来,老夫留你一具全尸!”灰衣人中一名为首的老者负手而立沉声喝道。

  白衣女子看着地上倒下的同伴轻轻一叹道:“前辈何人?雨烟从未听闻玄阴洞中还有前辈这等人物。”

  灰衣老者冷声道:“玄阴三老,玄冥。”

  听闻此言白衣女子心头顿时一跳,曾在师门时便听闻过玄阴三老。

  玄阴洞有三位隐世的太上长老,100年前在修炼界兴起了无数的血雨腥风在正邪两道都是凶名赫赫修炼界称其为玄阴三老,后遇一正道的绝世强者以一击三,大败而归后便开始隐世闭关,不曾想今日却因一枚麒麟果而破关出世,但想必这玄阴三老是寿元不多了,麒麟果最大的功效便是为寿元将尽之人续命百年。

  白衣女子虽然心中震惊但面色不变道:“早闻前辈英雄了得,为何对这一枚麒麟果这般为难小女?”

  “天才地宝千年不遇,莫要拖延时间,速速拿下!”玄冥冷声下令道

  玄冥左右的众人人缓缓向前逼近,顿时阴风大作,泛起蒙蒙灰雾,笼罩四野,所到之处,草木尽数枯朽,白衣女子冷眼面对逼近众人青光绽放,脚下一丝丝碧波扩散将逼来的腐雾化解。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碧绿柔和的光雨,将灰衣人所散发出的蒙蒙灰雾彻底瓦解,脚下起碧波步步生莲花,如同雨中仙子一般飘忽不定地游走在众人之间,外人看来这根本不像是在生死之战反而倒像是一位仙子在雨中翩翩起舞。

  短剑轻轻颤动缓缓划出道道碧芒,碧芒与碧雨交织将周围映成一片碧绿的空间将来袭的众人笼罩,碧雨中不时的绽放起朵朵鲜红的血花。

  “小丫头,你若把麒麟果交出改投老夫门下,老夫不会为难你!”玄冥面色看着下属的倒下,事不关己一般冷漠地对白衣女子道

  白衣女子浅浅一笑施礼道:“承蒙前辈厚爱,只是晚辈已入师门不敢有负师门之恩。”

  “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老夫便成全你!”

  幽冥一步迈出瞬息间出现在白衣女子身前,平淡的一掌拍出并未有丝毫阴风煞气出现,掌风却重如山岳令人窒息,周围山石草木皆成飞灰。

  白衣女子来不及躲避只好举剑相迎,外放的霞光瞬间向手中短剑汇聚而去,婀娜的娇躯立身在一朵光质的白莲之上,手中一尺多长的短剑化作成一丈有余的碧光巨剑迎向袭来的幽冥。

  藏匿在远处一块山石后观看的姜小白看的心中大为震撼,心道原来传说中的江湖人是如此的厉害自己是多么的弱小与无知,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躲的足够远。

  “轰!”

  一声巨响震得远方山石颤落,短剑碎裂碧光向四方疾射将附近巨木排排穿透,一道白色的身影应声而飞,接连撞断两棵古树后才停下来,正巧倒在姜小白躲藏之处附近。

  “我勒个去,你往哪飞不好,偏往老子这飞!”巨石后的姜小白魂差点被吓到九天之外去,心中骂道。

  白衣女子鲜红的血迹染红了身上的白衣,面带的素纱也随风破碎,露出一张绝美容颜,鲜血不断地从嘴角缓缓溢出,那微微颤抖的娇躯如同一朵即将凋零的莲花一般令人怜惜。

  “美美美···美女···女啊,怎么不再落得近一点呢。”姜小白当场眼珠子差点飞出去,暗骂自己刚才有眼不识美女。

  绿光消散幽冥丝毫未损的立身于原地,将白衣女子掉落的麒麟果拾起后向前走来道:“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修为,假以时日修为必将超越老夫,老夫不想扼杀天才现给你两条路:一则改投老夫门下,二则老夫送你去地下。”

  “承蒙前辈看重,师门有恩与晚辈,晚辈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负师门。”白衣女子倔强地用断裂的短剑将自己的身躯支撑起来,不卑不亢的回应道

  “既然你如此执意,那就别怪老夫扼杀天才了。”幽冥右手显化一只漆黑如墨的鬼爪向白衣女子抓去。

  “老贼!放开那个妞!”巨石后的姜小白见此顿时大怒一跃而起大喝道

  白衣女子听闻此言顿时口中又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雷得···

  听在他人耳中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听在幽冥耳中却如同惊天炸雷急忙转身看来,映入眼前的是一只大脚。

  “砰!”

  一脚封脸当场便被踹了个跟斗

  早在刚刚靠近这里的时候幽冥便已感觉此处的不同,仿佛沉睡着极为恐怖的绝世凶兽,此时又见一人无声无息的靠近自己自己却一点察觉都没有,又想到自己被人用脚踹脸顿时大怒双手化为鬼爪直接抓向姜小白的胸口。

  鬼爪直接闪现在姜小白的面前,此时远处小镇中正躺在院子中休息的姜涛豁然睁开双眼眼中精光湛湛,端起茶几上沏好的极品神农茶饮上一口自语道:“这玄阴洞的小崽子竟敢伤我儿子,活腻歪了吧。”

  姜小白心中大惊,还未来得及叹声吾命休矣。

  “咔”

  胸前传来一声轻响,探来的鬼爪却在靠近胸口一尺前寸寸炸碎化作煞气飘散在空中。

  幽冥在即将接触到姜小白的瞬间,身体被一股极为霸道的气息锁定,有如千钧压顶,整个身躯险些被其碾碎,鲜红的血液沿着布满裂痕的双臂缓缓滴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