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3 11:18:53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屠寇战雄
  4. 03章 独闯鬼域(二)

03章 独闯鬼域(二)

更新于:2017-04-21 17:27:15 字数:2235

字体: 字号:
  李东介从松本的口中了解到了,关押子墨等人的监狱,由于时势需要很多警力都被抽调加入了军队或者直接委派到朝鲜,中国等地,所以守备力量算是十分脆弱,但是想一个人去劫狱依然是痴人说梦。但是由于监狱内帮派林立人员复杂,如果真的想要成功的话只有制造一场大骚动,让这些犯人集体越狱,反而成功机会要高很多。

  李东介成功的顶替一名小混混的身份被关进了监狱,并且在松本的掩护下,把手枪也带了进来。可是已经过去两天了,其他人都已经找到了,却唯独没有发现子墨的踪影,听其他留学生说在李东介进来之前,司徒子墨被提走问话一直没有回来,有人猜测他已经被日本鬼子迫害致死了。

  李东介知道无论子墨死活劫狱的行动都不能再拖了,而在这里行动十分受限,也只有制造骚乱才能有机会寻找子墨的下落。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李东介除了打听子墨的下落也摸清了监狱内的形势,这狱中有三大势力同时存在,相互制衡。这三大势力分别是新田组,冈山组,和狗腿帮。其中新田组和冈山组的骨干都是新宿当地的帮派成员,而狗腿邦的靠山则是监狱中的副狱长。

  监狱中的资源十分紧缺,烟,酒和肉都有途径流入进来,数量却十分稀少,有钱也并不一定买得到。为此三大势力也常有摩擦,却因彼此相互制衡反而一直表面上彼此十分和谐。

  午后的天气不错,此时在操场放风的新田组老大菊次郎心情不错,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李东介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迎面走过来,让菊次郎停止了谈笑,看着这个新入狱的小子并没有说什么。而他身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则警觉的走了过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开。”

  李东介则并没有理会面前的大汉而是盯着菊次郎的眼睛说:“我有个大买卖想和您谈谈?”

  “哦,什么大买卖。”心情不错的菊次郎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这有一张门票,一张通往自由的门票。”李东介的脸上此时只有微笑

  “自由!什么自由。”

  “我想您也发现了监狱里的狱警最近被抽调的厉害,您不觉得这是一次天赐良机么?”

  “就算一个狱警都没有,一挺重机枪就能够碾死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几百次了!”说完菊次郎颇为不屑的往了一眼岗楼上架着的重机枪。

  “赤手空拳的小鬼当然不行,可是我不是。”说着李东介微微的撩起了裤腿,露出了藏在身上的手枪。菊次郎瞬间一愣,马上又恢复了镇定,走到李东介的身边郑重其事的说:“兄弟,有什么计划,成功的机会有多大?”

  “九成!”李东介笑着说。

  同一天晚饭的时候,三个势力的老大破天荒的坐在了一起,同桌还有一个人就是李东介。“他怎么也在着。”冈山组的老大铃木健警觉的问道。“以副狱长的胃口小松兄我早就填不上了。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狗腿帮的小松一脸怨恨的说。

  “现在大家既然都到了,我想东介君该说说你的计划了吧”菊次郎低声的说着。

  “其实没什么计划,我能做的只是帮大家干掉那个架重机枪,其他的就靠各位大佬了。”

  小松一脸欣喜的说:“干掉那台重机枪就好办了,现在狱中所有的狱警加在一起只有不到十个人,而且只有两个人是配枪的,我们这里三伙人加到一起有50多人,机会非常大。”

  “那就各自安排好自己的手下,明天你们帮我掩护如果我干掉了机枪手,大家就动手,如果我失败了,那对于你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到时候死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人。”

  “好!”三个人几乎同时回答道。

  “对了,前段时间被抓进来的中国学生里有一名被单独带走,已经几天没有消息了,你们知道什么消息么?”李东介问道。

  “他在重犯牢房尽头的刑讯室,听说被一个大人物亲自审问,那个大人物颇有来头,据说监狱长都不敢得罪他。”小松随口回答道。

  原来如此,李东介心中嘀咕,怪不得这边没有任何消息,竟然是被带到了重犯牢房,那个亲自提审的大人物又是何人呢?

  第二日的放风时间,三大势力的核心人物都已经准备就绪,随着李东介“啪啪啪”三声枪响,岗楼上的重机枪手应声倒地,随后早已准备好的犯人们齐力攻向持枪狱警,两把手枪瞬间被缴械,其他手持藤盾和警棍的狱警几乎连连后退,没人敢上前,监狱的守备力量一短短的几分钟就土崩瓦解,而李东介在放到重机枪手之后便离开人群,直奔重犯牢房。

  李东介第一次来到重犯牢房,发现这里和外面完全不同,没有可以观察内部的情形的铁栏杆,而全部是厚重无窗的铁门。当然相同的是废柴狱警,几乎没费什么力气李东介就手刃两名狱警。

  让李东介稍有惊讶的是,重犯牢房的尽头的确是有一间刑讯室,但是随着监狱中警报的响起,里面却似乎没有任何动静。同时李东介巡查了一下发现除了刑讯室之外,重犯牢房之中只有一间牢房有人,而在打开这间牢房的时候也颇让李东介惊讶了一下,里面关押着一个非常魁梧的大汉,身上刺满了花花绿绿的纹身,壮汉此时显得十分虚弱,被铁链捆住全身,身上还竟然还挂着一个点滴瓶。

  壮汉看着一身囚服的李东介,虚弱的说着,“我听见了外面的警报声,难道是你做的么,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你放了我,我都可以帮你。”

  李东介时间紧迫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我虽然能打开这个门,可是你身上的锁链我可无能为力。”

  “不需要你斩断铁链,帮我把这个掉吊针拔掉就可以了。”

  虽然觉得这个大叔十分诡异,不过李东介还是鬼使神差的拔掉了他身上的吊针。便转身直奔刑讯室。

  李东介试图透过刑讯室的门探听一下里面的声音,却毫无收获,只能强行推开那厚重的铁门,刑讯室的门比任何一道门都沉重,就连李东介都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推开铁门,而在铁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尽管李东介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是还是被眼前的场景吓的有些呆住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