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05:53:07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异界之冒险物语
  4. 开篇序章 电话,抗争与决定

开篇序章 电话,抗争与决定

更新于:2017-04-21 13:16:39 字数:9086

字体: 字号:
异界之冒险物语目录
共1255章
  四月份里的某一天,爱作怪的天气前几天还潮湿着让人难受十分,但今天偏偏又是闷热得让人奔溃,就好像缺了一场淋漓的大雨冲刷,让很多人都有种很不爽的压抑,除了某人。

  “社长,社长。”房门习惯性被暴力的打开后,传来一把急乎乎的喊声,刚满十八岁的小秘书用惯了这样的开门方式,当然,在特定的情况下她早已把礼貌选择性遗忘掉,毕竟礼貌也是得看对什么人的。

  陈大伟双手不停,眼角也不移,关键时刻,更是懒得理会这小秘书,让这位秘书再次吃痛的受到了无视。(秘书心里想,为什么说再呢?因为,习惯了)

  “啪”,小秘书虽说刚接触社会不久,但也不是什么都不会,至少在对自己的小男朋友发脾气的招数用在这个该死的社长面前,手中的文件被她狠狠的摔在办公桌上,一声下来,终于是打断了陈大伟的极限操作。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游戏!黄女士拜托我们捉她老公的奸情照片今天要交给她了,难道要我用PS的照片给她吗?我P上你跟她老公倒差不多!还有林小姐的吉娃娃不见了三天了,社长不是答应人家三天内找回给她吗?她都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了,我现在就快被她烦死了。最最最主要的,你不是接了帮人要债的单子吗?钱要回来了吗?有10%的提成……你这该死的混蛋社长!”小秘书都觉得自己这个月下来,会从十八岁直接来到四十八岁的更年期。最主要的是陈大伟只是瞄了她一眼又把视线转回屏幕。

  “小嫣啊,脾气大可是会起皱纹的,你那小男朋友不心疼你,哥哥我心疼。别急别急,因为该死的天气的原因,我都懒得出去了。”陈大伟手不停,目不移,只是翘翘嘴角随意的说道,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毕竟这个月的工作不怎么样还得靠这几张单子过生活,所以,他还是继续玩着游戏。额,还样子特欠揍的吹了下口哨。

  “汪,汪!”回应他的是一声特有节奏感的狗吠声,就像喊人名,别人应一样,不多不少,却是知道他应了你。从办公桌下,蹿出了一只乖巧的吉娃娃,小秘书郑小嫣一声惊呼,看到一个布娃娃一样瞪大的眼睛,喊了声卡哇伊就伸手想去抱那只吉娃娃,当然也是让她如愿而偿的抱在身上。

  “急什么呢,急什么呢,宝宝不过来住几天,那姓林的丑八怪会过来送钱给我们花?那黄肥婆要的相片,昨天晚上哥喝完酒就顺便去办了,嗤嗤,她老公倒会挑,一秘书一下属玩双飞,还故意跑到市外买的房子里,哥哥进去之后还洗了个澡才行动的。”陈大伟一脸戏谑,郑小嫣已经习惯当他的话归类于鬼话连篇当中,只是看着这个该死的社长把索爱手机扔到桌上,那不堪入目的相片确实是目标人物,当下也不好说话,只好装作时运高听不见继续逗着怀里不怯生的吉娃娃。

  “那烂账先不急着要,委托人知道这账不容易收,要急着用钱迟点会提高提成的,不急不急。”虽然这个月过来只是三张单子接到,但是佣金可是高的很,刚才怎么生气的事情她选择性全然忘记,向陈大伟哈哈两声笑声就抱着吉娃娃走出了房门。

  “社长果然是个幽灵般的人物!神秘神秘,还特么基情的(纯属腐女想法)玩游戏,恩恩,反正这个月不愁吃不愁穿,逛逛淘宝先。”郑小嫣的思想觉悟现已经被陈大伟拉到同一个水平上,那就是混吃等死的思想中心,只是怀里的狗吠声让她想起了得跟客户打个电话才行,就风风火火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无所事事侦探社,很独特的名字,幽灵社长,很有趣的名声,社长陈大伟,目前只知道任务完成率到达惊人的百分百和惊人的跟踪能力之外,其他一切都不详。最主要是陈大伟本人很懒,一个月只是接上几张单子,其余时间的他都是在侦探社里玩游戏。他的跟踪能力强硬有一大方面是归于他平凡外表下的真实影帝级般的演技,任务开始的时候,他会让人觉得他就是你们这群人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员,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就是如此,懂行情的,让很多贵妇贵夫都请他捉小白脸和小三,而因此挂上甩不掉的幽灵社长一名。

  郑小嫣又跑回房间里向陈大伟要索爱手机里的相片,只要拿内存卡就行。她还一脸的嘻哈脸对着这个社长,只是可惜电脑上的游戏貌似比她还有吸引力一样,陈大伟又一次华丽的把她无视了,伤人啊!

  刚把手机内存卡拿出来,突然陈大伟的手机就响了,是她熟悉而又有点恶心的爱情买卖铃声。

  陈大伟伸手向她拿了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是家乡区号开始的陌生号码,有点搞不懂,不过还是接听了。

  “喂,你好,请问找谁?”陈大伟难得的礼貌让郑小嫣见到了,让这小腐女突然想厚着脸皮留下来不道德的偷听,哦,不,是光明正大的听。

  只是,只见陈大伟的眉毛突然一皱,嘴角一沉,像是听到什么难受到事情一般,低声的“嗯”了一声向手机里的人安慰的语气道:“叔叔阿姨,我会回来的,请你们节哀。”

  手机挂了,陈大伟全身像是软了一般瘫坐在椅子上,见多了他没心没肺的戏谑,如今如此难过的表情,郑小嫣担心的向陈大伟问道:“社长,发生什么了?”

  陈大伟像是这才发现有个人在一般的表情,没有说话,可是没多久,他手机又响起来了。又是那熟悉又有点恶心的铃声。

  “嗯,对,是我。”

  “怎么会这样!请原谅我的语气,你们知道吗?刚刚耗子的父母也给我电话。你们也知道了?可是,可是这不是扯蛋吗?他们,他们居然,都发生意外了?”

  “不,不,愚人节才刚过几天,请别开这种玩笑,好吗?”

  郑小嫣没见过陈大伟会如此的慌张过,连挂电话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

  又是那恶心的电话铃声,还是那个熟悉的区号,陌生的号码,他忽然有种心脏快不跳的窒息感觉。那铃声更像是催命一般,可是陈大伟还是接了,这次的他,郑小嫣也被吓到了,陈大伟直接是瞪大了瞳孔,全身绷紧一般。

  “不,都是假的。”陈大伟失态的大声吼道,电话很快给情绪不稳定的他挂掉,正想静不下心来整理整个事情的经过,可是接二连三,那要命般的爱情买卖铃声又来了。

  陈大伟盯着那熟悉的区号,陌生的号码,他觉得必须得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宁愿这是个玩笑,自己被耍了也好。但如果都是真的话?如美国那部恐怖电影,死神来了一般,预测不到的悲剧接一而再的发生吗?那还是意外?不,绝对不会是意外,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电话接了,他也迅速的站起身,跟电话里的人聊了起来,人就顺便往外走,看着郑小嫣,只是说了一句,“回来再说”,也没多交代,只是后来,他就再也没回来了。

  “该死!陈小天你这个混蛋死到哪去!给你十秒接我电话!不然你会后悔有我这个大哥!”陈大伟很着急,他像是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就在年前那段经历,那段浑浑噩噩的醉酒经历,他就是突然想起那天的事情,其他的一切,像是空白了没有任何关联。

  电话越是没通,陈大伟越是着急,意外死了多少个最好的朋友了?还一起发生的,就接电话到现在,足足有十个,十个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喝过酒,唱过歌,还一起闹过事,打过架,现在呢?他们意外死亡了,走路被电线杆砸死?被飞来的啤酒瓶敲死,还有走楼梯都能摔死,吃饭被嗑死,睡觉被闷死,看电影被吓死,坐车被撞死,被抢劫犯误杀,遇上打架被打死,最离谱的一个是被基友求爱不成一起了断死了,拜托,他都有女朋友谈了三年了!还有,这再不是问题就真的要命了,绝对不是意外,唯一能联系到的真的只有年前的聚会,而包括自己在内,总共就十四个人,里面就有自己的弟弟,因为聚会那天,他过来送手机给自己的。

  陈大伟急忙喊上了的士,他本来有辆丰田车,可是他知道自己手抖的厉害开不了车,所以很干脆就上了的士,报出了陈小天读书的学校,在车上,电话又响了,第十一个了。

  司机大叔看着一直在颤抖的陈大伟,好心的说了几句话,意思大多是误会他HIGH了药,可是陈大伟哪能听进这些话,他还隔一下就给陈小天打电话,不通又给他打电话,可是接进来的电话铃声又如催命般响起,里面的哭声,还有不明情理的责骂声一同响起,到如今,说是意外就真的说不过去了,小时候一起玩的朋友,集体在这天内发生意外,是惹到什么神秘莫测的鬼怪还是得罪什么人,反正,没死的陈大伟现如今却遭到各方的重新来电,质问,哭诉,他现在就觉得的脑袋都快爆了。

  司机大叔看出异常,接电话也不用这么频繁吧,虽然想赚钱,但是,真要是惹到什么东西,那是多少钱能换的?不行,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HIGH药,这货不能让自己惹到麻烦。

  本来时间就紧,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说什么都让陈大伟下车,不管钱了,要真气是真的气不来。刚好这快学校路段车流都比较少,陈大伟目测一下距离,握紧拳头里的手机,就算自己有事也不能让自己弟弟出事,家里人最疼的就是他,最有出息的就数他,不像自己的侦探社那样混吃等死的人生目标。

  “小天,你这混蛋!”索爱手机被他被他狠狠的摔在地上,他不想听了些电话了,说什么都没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没轮到自己就不可能知道,但现在最主要是自己的弟弟陈小天不能出事,陈大伟没想太多,就开始往陈小天的学校拼命的跑。

  “好样的!好样的!”学校操场边篮球场上传来一阵阵喝彩声,一个漂亮的转身三步上篮赢得的。陈小天要是三年前真心没人说他长的高,因为他哥陈大伟的身材从小就是标志性的成长,一直是属于刚好高大的身高,而陈小天当年可至少少了陈大伟一大半。可如今,或许的家族血统的原因,陈小天也在最近几年长起来,人高了,自然喜欢上篮球这运动,难怪他没注意到他的手机。

  球场上攻守转换的很快,虽说不是专业比赛,但也不能小瞧这些年轻人的热血,特别是有很多学校的女生也在操场边看着,这群牲口当然是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挥洒汗水了。陈小天更不是例外,整个比赛中表现的非常出色,能攻能守,但是仅仅是他一个人出色的表现吸引眼球哪能行,不管对方和友方都在打着打着之间打出一种憋气的感觉,很不痛快,当然,他们也没想太多。

  球场上的碰撞是越来越厉害,现在陈小天都很难接到队友的球,不过有很大方面是因为对方让出两个人防他,篮球本来是五个人的比赛,他当然乐意一人拖住两人让队友来点空挡。适当的穿插在外内线,假装要球,一人拉着几人跑,打着打着,这群人更憋气了,只见陈小天的队友想来个三分的潇洒投篮砸到篮筐外筐上弹出来三分线外,陈小天看准路线飞快跑去接球,球刚一到手,这群人包括队友都莫名的火了起来,陈小天没注意那么多,稳住手中的球,控了两下就在三分线上优雅的投篮,标准三分,“嗦”的一声,空心入网,再次赢得喝彩。

  这次真把人惹急了,打球打到莫名怒火,连陈小天当场的队友都有点失控,场上的人好像说好了一般,接到篮球的对方主力再也忍不住用球砸向陈小天的脸上,看得场外的人一阵讶异的惊呼,而离陈小天最近的几个队友居然像是约好一般纷纷的抓住陈小天的手脚,让他一阵莫名的害怕。

  “草!小天。”陈大伟刚到篮球边,就见自己的弟弟果然还是出事了,虽然陈小天被人抓住,可是他还是机智的扭头闪开了摔过来的篮球,陈大伟见状,幸亏自己弟弟能刚好闪过,不然他真说不准会把这群人宰掉。

  陈大伟一喊,操场上的其他人像是回过神来,陈小天要好的朋友和其他篮球队的人都纷纷上前劝架,但就在此时。陈大伟一声怒吼,他双眼睛像是闪出了精光一般,让所有人都向他望去。

  陈大伟一眼望去,闷热的天气见不到阳光,但也是大白天的,可是半空虚浮的一列黑袍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人随陈大伟的目光望去均是没发现什么的表情,但陈大伟却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么一群黑袍人。,他不怀疑自己的眼神,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目标就是他们两兄弟。

  “你们究竟是什么怪物!”陈大伟向半空问道,陈那些球场上的人除了陈小天以为,刚才还怒火冲冲,仿佛个个都清醒过来一般突然退掉好几步,更是突然的大叫了起来。一群学生也是跟着不明所以的惊慌起来。

  陈大伟紧握住拳头,最好的朋友一个一个传来意外的死亡肯定是又原因的,现在这个原因的答案就在面前,即使,要他一刚个人要面对这群其他人看不到的“怪物”。

  “能看到我们?哼,那又如何,猪猡般的低等人,我们只要场上那少年的灵魂而已。”其中以个黑袍人率先说道,说完之后丝毫没有理会陈大伟,手中突然挥舞出一把镰刀,直指着陈小天。

  “不行,绝对不允许!你们已经夺走了我那些朋友的生命,我之前阻止不了,现在,想要我弟弟的生命,我绝不允许!”陈大伟注意到了他们这群人没把自己列为他们要杀的目标时感到非常讶异,但是,现在不是问清楚他们的时候,因为那黑袍人非常快速的用挥舞的镰刀向陈小天砍去。

  “混蛋,小天。”也不知道是骂谁,陈大伟飞身扑向陈小天,周围惊讶的人群看到这两兄弟扑了老远,就见陈小天刚站着的地方,居然“轰隆”的裂开了一道深坑,这下可人群炸开,原本还想看热闹的人们顿时鸡飞狗走的向四周逃跑,也顾不上自己的朋友,未知的危险才是最大的恐怖。

  陈大伟见他们不能讲情面,更毫无轻重之分,莫名的恐惧交杂怨恨的怒火瞪向这群黑袍人。

  这群人似乎也不想惹出什么大事一般,居然都齐齐没再动手,看是想等人群逐渐散开。

  陈小天这才醒悟过来一阵后怕,想要问自己大哥究竟怎么回事,但是陈大伟根本来不及向他解释什么,只是推着他离开,大叫到:“快往人多的地方跑。”陈大伟在赌,赌这群家伙不想惹大事,所以才让陈小天往人多的地方跑,怪不得自己自私,对生死之间的抉择,人的本性显露无疑,但不能怪他,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除非是他们这群人真的无视什么规则任意杀人。

  陈小天被陈大伟一推的老远,一听自己的哥哥这样说,他真的害怕了,比刚才被几个人欺负还害怕,所以他也没想太多就往人多的地方跑。

  “自私,贪生怕死,人类的劣根性会让你们走向更加绝望的深渊。”还是那个黑袍的家伙,他没有阻止陈小天逃跑,似乎是确定了陈小天的命运一般,这时,更加让人感到气氛异常的是闷热的天空突然间黑了一大片起来,乌云密布,像是要下好大好大的雨一般。

  见证这些异常情况的人似乎受不了这种压抑,居然组织起人来,将陈小天挡在教学楼外面,好在是他们都害怕跟他接触太近惹到什么,不然恐怕会被这群跟他一样害怕的一人一脚踩死。陈小天非常绝望,是人都是自私,他突然发觉怪不了谁,只是冰冷麻木的看着这群,好像猪猡般的人,是的,他突然有这种感觉。

  落寞的雷声响起,压抑的氛围让陈小天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大哥,不能怪他这么没心没肺,他刚才想着活,现在,却是不害怕死亡,绝望当中,还有他的大哥,给了他不一样的温暖亲情。陈小天向这群他认为的猪猡发出嘲笑般的表情,他的嘲笑深深的落入了这群害怕未知危险的同学心底,他们也许会自卑,也许会内疚,但现在只有愤怒,他们不敢有任何行动。不再理会他们,陈小天向自己的哥哥那边跑去。

  “怎么回来了?混蛋小天,你就是一个彻底的混蛋。”陈大伟愤怒异常,但是陈小天只是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他大哥很爱他,所以才骂他。虽然看不到这些要他性命的怪物,但是那又如何,陈小天平下心来随陈大伟望上半空的方向喊道:

  “你们要我的命可以,但是不能伤害我大哥。”顿了顿,又道:“还有这学校里的人。”他的话异常清晰得传达给这群人,更传到他身后那群拒他于门外的同学们耳边。

  “不行,爸爸妈妈托我在这城市里照顾你,我不能给你出事。”

  “轰隆”陈大伟话刚说完,一道雷鸣炸开,压抑久了,快下雨了吗?

  “哥!”陈小天也随雷鸣之声打断了陈大伟的话,“虽然我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但如果注定要死的人始终都要死,改变不了的。即使我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现在也改变不了这既定的命运吧。”陈小天假装无奈的耸耸肩以示自己的轻松,天上开始下雨了,他的表情已经之前那般害怕,只是请原谅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阻止泪水,陈大伟像是突然间失去了言语。

  “改变不了吗?”陈大伟内心不断的向自己问着,他知道答案,但却是少了份勇气告诉自己。

  “何必呢?也许死亡只是另一种重新的开端呢?带走你的灵魂是我们的职责。”

  这次陈小天能听到有人在跟他说话,听完这句话,他的心突然放松了好多好多。

  “扯蛋!真TMD的扯蛋!我说了我不允许,不允许!难道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好,既然你们夺走了我那么多朋友的生命,还想要我那混蛋弟弟的什么灵魂,真当你们是什么狗屁的东西吗?”陈大伟压抑不住心中怨恨的怒火,他真没想过今天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他是个小侦探社的社长,他是个毫无理想的混吃等死份子,他只会想着玩游戏过日子,他也没交到理想中的女朋友,他只有一群要好的朋友,一个全家人疼爱的弟弟,但是今天,不管什么事,什么原因,即使是要面临死亡,也不能让自己孤独终老,如果今日的一秒退却,将会换成这一生的懦夫,他不想。

  “我们是什么狗屁东西?这个‘远离尘世的彼乡’所生存着的愚民,你还是好好珍惜自己现在拥有的就好了?为什么非得与我们结怨?怨不得我们,神选之子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决定了结果,你是不可能阻止到的。”

  “狗屁扯蛋!”陈大伟怒视着他们,一字一字骂了出来,他感觉体内的怒火正融化成一股他不清楚的力量,他渴望能改变命运的力量。

  这群人无相对视了一下,各自点了点头,其中一人,挥舞着锋利的镰刀,二话不说就向陈大伟冲了过来,当中一人道:“快点收拾,九天之雷差不多要破开虚空,我们就要回去了。”

  镰刀直砍向陈大伟当前面门,看着当真向自己冲来的,陈大伟喊了一声:“小天,你先退后。”就往跟陈小天对立的另外一个方向闪开,锋利的镰刀一下砍在地上,裂开一道更大的坑,看到这一幕的人群无不心惊寒颤的害怕。

  “小子,闪得挺快的嘛。”那家伙说话不停手,手中挥舞的镰刀锋芒一闪,一道青光,这次可真正的实质化招式,让很多还糊涂的人看得真切这道青光,直射向陈大伟。青光速度之快更是在人的反应之上,但凭普通人想全部闪过话说真的不太可能,就连陈大伟自己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不是不想闪开,而是这道青光的范围很大,他没办法闪过,只好凭本能用双手抵挡住这道青光,即使这做法很白痴。

  可意外的是青光过后,陈大伟喘息的声音依然中气十足,没有停下,青光闪过的手臂一道黑痕,上衣更是受不了这种力量的冲击直接粉碎成碎布,但是……

  “不可能!”随着黑袍人一声惊呼,一阵雷声,配合闪电,见到陈大伟双手的黑痕在逐渐暗淡了下来之后,惊讶这强大的恢复身体,更是不可思议的望着对方,这一望,可是把他给吓得一半命有多。

  “K?”只见陈大伟的额头上,一个金黄色的“K”字像是某种神秘的刺青一样,这是刚才才出现在额头上的,但是连陈大伟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所有黑袍人如临大敌般望着陈大伟,当然,他本人并不知道究竟发生着什么,居然能有改变整件事情的发展。

  摸着自己的额头,陈大伟没觉得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的确,有个地方突出来般,摸了半天确实有点像是K字字体,但那又说明了什么?

  “被赋予王者之力的少年?我可没记得K里面的人有说过要插手这项重要的仪式,就是她想,也好像没这个资格吧?少年,你的代号是什么?拥有的王者之力又是什么?”落寞的雷声一阵又一阵的响起,他的声音却能穿透雷声,从远处走来的人,说不出的优雅气质仿佛与世界格格不入般,这个不应该存在于尘世中的美男子。

  “是什么仪式?什么神选之子?什么既定的事情?很多很多我都不知道,甚至在中午前为止,我都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到大街就见有好几十个的既视感。什么代号什么王者之力我更是一点都没听过,但是现在,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尽我所可能拥有的力量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人。绝对,绝对要阻止你们。”陈大伟额头上的黄金K字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

  “没用的,神选之子的仪式一早就决定了结果,而且是由你所知道的十三位,包括你弟弟在内自己选择的答案。”

  “自己选择的?”陈大伟望向陈小天,兄弟互望着,都眼里充满疑惑。

  “今生的种种就让它们随风过去吧。我只能对你说的是,他们这些人的死亡是他们早已选择的答案,但是这里的死亡并不是代表着这一切的终结,而是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可以拥有重新书写命运的开端。是神选定的人,将来必有一番改变世界的变革,所以,别再纠缠了,放弃吧。”陈大伟亲眼见着陈小天的灵魂被那人轻轻招手就提出他的身体之外,是一股透明的气体,灵魂!他轻柔的将陈小天的灵魂收入手上的戒指当中,陈大伟知道自己现在真没办法阻止,只能等瞪大双眼望住对方。

  “怎么能这样!我,还有其他人,我们都有家人,还有,很多很多,在这世上留恋过的的东西……但这样对我,还有我朋友的家人来说,这样子,公平,吗?”陈大伟发觉自己真的说不下去,雷声依旧,他鼓足了勇气。虽然知道答案会很好笑,但他依旧想问对方。

  “等下,如果我想问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带他们回来,你会告诉我吗?即使他们是什么神选之子选择下来的。我也不能,绝不能就这样放弃的。”

  “有,在卓越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只能看你这份羁绊当中能否让自己找到方法而已。而且日后之事谁能说得准?如果真的要去做,你就要做好让父母二人孤独终老的心理准备。”这话完完全全刺痛了陈大伟的内心。对方嘴角一沫邪笑,似乎要将他的内心摧毁到极点一般。

  “是这样吗?”陈大伟反问,不知道是问自己还是问对方。

  突然就见一到破灭的雷光,如巨龙般破开虚空,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一阵扭曲,半空中意道雷云慢慢转变成一道空间之门。来了,时间到了。

  “喂,妈!是我,大伟,我现在要和小天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以后别为了等我们再自己吃饭了,你们要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我和小天。我虽然不涨志气,可是侦探社做到现在真心赚了不少钱,我都给你们和弟弟存起来的,卡放在我床头柜的书本里夹着。密码是弟弟的生日,妈,你别问,车来了,我赶车。”陈大伟迅速的拿起自己弟弟陈小天遗留下来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他没打算要说多少实情,也没必要说。

  优雅少年根本就没想到要等陈大伟,雷光破开的空间之门只能持续半分钟,任务完成的黑袍人相继进入门,优雅少年轻轻一跳就上百米高处雷光破空的大门,见陈大伟向他们奔来,他像要再嘲讽,一个不会使用王者之力的人,要如何来到他们的世界呢?另一边,陈大伟向着大门的位置开始小跑,往着那个不知道哪里是未来的地方跑,“妈,告诉爸,我和小天,永远爱着你们。信我,我会带小天和他们一起回来的。”

  黄金K字闪烁着更强烈耀眼的光芒,在雷雨天沐浴着唯一的阳光一样。

  如果我真的被赋予所谓的王者之力,那么,请在这一刻,让我飞吧!飞向不知道未来的地方,陌生的新世界,虽然很天真,但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带我的朋友,我的弟弟,你们,一起回到我们的世界。只属于,只适合,我们的世界。

  “什么?!”

  “这就是我的能力,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半空之中扭曲的空间大门,已经开始慢慢消散,雨停了,像是一切也终于都平静了下来。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异界之冒险物语目录
共12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