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44:1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喂不饱的勇者
  4. 第一章 魔王和勇者的初次见面

第一章 魔王和勇者的初次见面

更新于:2018-03-17 18:04:42 字数:3469

  “陛下,领地的视察到这里已经全部结束了,是否今天返程?”

  身着铠甲的金发男子跪在地上,他所行礼的方向是一道悬崖,站在悬崖边上眺望着茫茫树海的年轻男子似乎是他的主人。

  年轻男子欣慰的笑了笑,金色的眼眸像一把锋利的镰刀,他转过头来,“瓦里安,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美景了,是否能让我再多待待?”

  “遵命,我的王。”

  名叫瓦里安的男子抬起自己头颅,挺直脊柱,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只是他脸上的三级魔纹似乎宣告了他的身份——这是一位高等魔族。

  瓦里安就这样站在年轻男子的身后陪伴他感受着悬崖边沉静的冷风,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仰慕的情绪,让人一览无遗。

  而在年轻男子面前所展现的是无尽的书海,大陆最东边号称“永无尽头的树海”的大森林,其内隐藏了数之不尽的宝藏和危险,是冒险者最想征服的圣地。

  “报!发现情况!”

  传令官的到来打破了短暂的平静,年轻男子皱着眉头冷然转身,斗篷随着山风哗哗作响。

  “发现了什么?”

  瓦里安看着跪倒在自己身边的传令官神色严肃。

  传令官抬起头不太敢回答,有意无意的往年轻男子方向看了看。

  “你说吧。”

  听到年轻男子开口,传令官才如临大赦的说道:“在队伍侧方的树林里发现一个晕倒的女子...”

  “这样的事情何须惊动陛下?”

  瓦里安一听只是这样的小事,却惊扰了陛下欣赏美景的好心情,不免语气不善了起来。

  传令官并没有被瓦里安的语气吓到,“回报瓦里安将军,这名女子带着兵器,我们不能触摸这把兵器,所以特来通报。”

  “兵器?什么兵器你们不能触摸?”

  瓦里安听到这话也有些惊讶。

  就在这时,年轻男子似乎来了兴趣,单手压了压,“带我去看看吧,我对你们无法触摸的武器有些兴趣。”

  “陛下!”

  瓦里安似乎有些担心,而年轻男子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瓦里安妥协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对我造成威胁吗?”

  霸气的话语宣告着这个大陆主人的最强实力。

  来到树林中,年轻男子见到了传令官报告的女子,这是一个身着粗布麻裙的女子,一头火红色的长发盖住了脸庞。

  待年轻男子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其实管她叫女子有些不太合适,因为从外貌来看,她似乎只有16、7岁的样子,和她的穿着不相匹配的是她白皙的皮肤,似乎也不像是务农的农民,这让人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年轻男子的目光扫过女孩之后,便把视线凝视在了女孩手边的兵器上。

  他眯起眼眸似乎有些哑然,这是一把剑柄上带着天使羽翼的直剑,剑颚上有一只长着触手的邪恶生物雕刻着,有着这样外形的兵器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把让整个大陆寻觅了300年的邪物,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面对着浑身是迷的女子,年轻男子愈发的兴趣大增,他迈开步子走向那把兵器。

  “陛下,请慢!”

  站在他身边的瓦里安急忙喊停。

  年轻男子回头看了看瓦里安,等着他的见解。

  “陛下,请让我先行试试,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

  年轻男子想了想点了下头。

  瓦里安在之前的路上也仔细的询问过传令官,这把剑一接近就会散发强烈的白光,让人无法靠近,好在士兵们没有伤亡,但是陛下要亲自触摸的话,瓦里安也要当仁不让的以身试法,才放得下这个心。

  瓦里安慢慢的靠近躺倒在地面上的直剑,当他的手指接触到剑柄的瞬间,顿时白光大作。

  年轻男子双眸闪过一道金光,金色的魔眼凝视着白色的光幕,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反观瓦里安的状况有些不妥,他金色的发丝显得有些凌乱,面对着强大的白光,他显得有些勉强。

  直剑被他缓缓的从地上拿了起来,但是似乎也快到了极限。

  “好了,瓦里安,把剑放下吧,再这样下去,它要生气了。”

  听到年轻男子的话,瓦里安如临大赦,松开手掌,剑掉落在散发着腐烂气息的泥土之上。

  其实他刚才已经到了临界点,额头上的汗珠证明了他已经拿出了全力,但是这样的剑却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随着直剑落地,那漫天的白光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无从得知它是否曾经出现过,抓不住一丝痕迹。

  年轻男子越过瓦里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面对着尤格索隆直剑,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尤格索隆...您...您是说?”

  尤格索隆这个名字听到瓦里安的耳朵里似乎让他惊讶的无可附加,仿佛见鬼了一般,类似于瓦里安这样的高等魔族中的翘楚,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年轻男子低下身子,抓起直剑,顿时漫天的白光闪起,但是这对他来说似乎没有用处。

  瓦里安被白光逼退了几步,当他担心的看向自己的王的时候,却看到年轻男子正站在白光的最中心把玩着这把传说中的邪剑。

  “陛下,您...您没事吧?”

  年轻男子似是丝毫感觉不到压力一样微笑的看着瓦里安,“无须担心,这只是一个微小的挑战而已。”

  然而长时间的霸主生涯让年轻男子失去了警惕的心理,突然他心口一疼,在战时每当他有这样的感受时,一般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这些年的和平让他丧失了一些危机感。

  “抓到你了。”

  在他心底深处一个缥缈无际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仿佛是万古寒冰,将他的灵魂的都冻僵。

  接着一道黑光从白光的最深处爆发开来,瞬间淹没了周围百里。

  “陛下!”

  瓦里安惊觉不对,大喊一声,但是声音却被无边的黑暗吸收殆尽,哪怕一丝一毫的都泄露不出去。

  ...

  “...恩...好香...谁在做吃的?”

  伊斯塔缓缓的从沉睡中醒来,鼻尖弥漫着浓浓的烤肉香味,让一般人都食指大动,更别说她这个已经三天三夜都没有吃到东西的人了。

  “你醒了?”

  突然身边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顿时让伊斯塔精神紧张了起来,她一伸手,直剑便已经入手,锋利的银色直剑横于胸前,做好了战斗准备。

  “喂喂喂,别随便动武啊,这东西太危险了些。”

  伊斯塔听到对方的话,感觉不到危险,其实说实话,虽然她还有些战斗力,但是其实她已经饿得两眼昏花,随时可能再次晕过去。

  伊斯塔晃了晃还有些昏沉的脑袋,定睛看了看面前的男人,那是一个黑色头发的年轻男子,穿着破破烂烂的冒险者长袍,不过随后她的视线就被其他东西吸走了,那是一只被放在火堆上烧烤的莫塔吉...

  莫塔吉?

  那不是魔物吗?这种东西能吃?

  “喂喂,你烤莫塔吉干嘛,那是魔物啊!”

  年轻男子看到伊斯塔似乎已经放弃了戒备,索性又坐回了火堆旁自己制作的简易烧烤架,他转动插着莫塔吉的木棍保证每一分肉质都获得同样的烘烤时间。

  “虽然是魔物,但是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不正好用来填饱肚子嘛?难道你不想吃?”

  年轻男子看到伊斯塔半天没有说话,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随着男子的手上动作停止,已经被烘烤成金黄色的莫塔吉滴下油脂,油脂落于火堆之上发出一声声的“滋滋声”,让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但是...从来没有人这么吃过啊。”

  伊斯塔跪坐在地上,直剑放于膝盖之上,有些着急的找寻反驳对方的理由,但是却无从下口,只好找了个笨拙的借口。

  “谁说从来没人吃过?莫塔吉的肉质非常细腻,和人类所饲养的猪肉类似,脂肪和精肉的比例分配非常完美,烧烤之后能让表皮香脆可口的同时能让内部的肉质也获得充分的烘烤,肉汁也能够得到充分的保留,吃一口想两口,只是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荒凉了,不然拿上艾桑德城里的香料加上些味道恐怕会更加好吃。”

  年轻男子说到最后还不由的摇了摇头,而他长长的介绍让伊斯塔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口水如同决堤一般流了下来,再加上她本来就已经饿得不行了,这个时候再听到这样让人食欲大开的话语,如何能够忍耐。

  她站起来,抱着剑,惦着脚,像一只小猫一样蹑手蹑脚的走到年轻男子身边,“那...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

  年轻男子没有理她,继续手上的动作。

  莫塔吉被烘烤的香味随着转动不断弥漫,坐在火堆边上的伊斯塔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她觉得自己这一刻一定生活在天堂之中。

  “好了。”

  过了良久年轻男子停下手上的动作。

  “好了?那我们快点开始吃吧?”

  伊斯塔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烤的金黄的莫塔吉。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视线在对方的和对方怀里的剑之间徘徊了一下之后,似乎想通了什么,眉头舒展开来,他笑着说道:“你既然想吃,那为什么不先介绍一下自己?”

  “啊?我?我是伊斯塔!勇者伊斯塔!所以现在可以开始吃了吗?”

  勇者?有意思,年轻男子再次看了看伊斯塔手中的剑说道:“伊斯塔你好,我的名字是修·夏布拉·霍迪思。”

  我是魔王,你是勇者,这个故事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呢,我开始期待后续了呢。

  想到这里,修用随身的小刀切了一块烤的金黄的肉递给伊斯塔。

  伊斯塔接过肉,也不管手脏,直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