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2:08:1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仙道隐尘
  4. 第一章 梦境?

第一章 梦境?

更新于:2017-04-20 21:17:17 字数:3410

字体: 字号:
  “阳阳,回家吃饭了。”

  “知道了,妈,马上就快完了。”

  我是朱明阳,今年二十二,现就学于里老家不算太远的XM市的一所普通大学,主修的工商管理,今年已经大四了,本来是在XM市的一个超级卖场里实习的,不过,现在马上年关就到了,单位也是放假了,所以也就回家过年了。

  朱明阳回家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明天也马上就是大年三十了。在昨天,也就是朱明阳回家的第二天,无意中听到父母正在讨论,自家那块有二分的地,明年打算种些什么蔬菜。所以,今天一大早,我们的主人公朱明阳就拿了吧锄头来到了这块离自己家不远的二分地翻起了地,干起了活儿。

  “阳阳,你在那边上班实习已经很累了,回家就应该好好的休息,家里的活儿有你爸妈就行了,来,放下,跟我回家吃饭去。”

  “妈,不累的,您看,马上就完了。”朱明阳说完,擦了把汗,又抬起了锄头干起了活儿。

  朱明阳的母亲名叫周英,是一个典型的农妇,刚刚四十出头的年纪脸上已经爬上了几条皱纹,也有了些许白发。如果,要是跟城市里的那些老太太们比起来,城里人一定会以为朱母已经有六十了。

  朱母刚才一来地里,就已经看到地里的活儿已经快做完了,不过由于心疼自己的儿子,就假装没看见似得,催促儿子回家吃饭,其实是要自己的宝贝儿子回家去休息的,不过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还挺倔的,同时也是真的快完了,所以也就不催了,等了起来。

  ‘都说社会锻炼人,还真是没说错,儿子已经长大了。’看到儿子一锄一锄的干着活,朱母忍不住的心里一阵高兴的想着,嘴角不觉的露出的笑意。

  突然,‘哐噹’的一声响的同时,从锄头传来的反震力,也让正在干活的朱明阳察觉到自己的双手一阵的发麻。

  本来还以为是自己锄到了石头的朱明阳,当看到锄头的那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时,就推翻了自己的以为。

  一般如果是锄到了石头,也是有反震力的,不过最多的也就是碰出些火花,锄头一般是不会损伤的。

  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也解释不清的,一般都会有一些好奇心。对于朱明阳,由于是感同身受,还特别的强烈,仔细的用锄头在旁边翻了起来。

  不一会儿,朱明阳就已经在旁边翻了一遍,只有一块椭圆形状跟鸭蛋一样大小的金色石头。

  在‘哐噹’一声响的时候,朱母就已经来到自己儿子身边,直到现在看到儿子翻出的这块黄色石头,也就不奇怪了,在田里干活,谁家的不刨出几个石头,一副很平常的表情。

  而跟朱母不一样心里的朱明阳,弯腰捡起了金色石头,石头拿在了手里,很沉,外表也很光滑,根本就看不出刚才锄头碰出来的痕迹,也有点透明,能看到石头内是金色的,就像一个剥了蛋壳的鸭蛋,能透过蛋清看到蛋黄,可是蛋黄里却是看不透。

  朱明阳知道这个金色石头一定不一般,不说能崩掉铁质锄头的一块缺口,而自身却是没有一丝损伤,和它的重量及它的透明度,朱明阳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是捡到宝了。

  “好了吧,阳阳,不就是一块石头吗,有什么好高兴的,看你那傻样,去,你到旁边坐下休息一会儿,剩下的我来吧。”看到儿子那一副呆傻的模样,朱母捡起刚才儿子放在地上的锄头,把儿子推开后,自己锄起了那剩下不多的地来。

  “好了,阳阳,回家了。”朱母来到了自己儿子跟前,打断了还在看着那块石头发呆的儿子。

  “嗯,回家。”朱明阳反应过来,看了看地里,刚才自己分心的时间,母亲已经把剩下不多的一点地给锄完了。把金色石头装进自己的裤兜里,接过母亲手里的锄头,一起回家去了。

  回到了家里后,朱明阳梳洗了一番后,吃过了午饭,就来到了自己房间。

  熟练的打开了那个以自己实习半年来省吃俭用剩下来的工资买来的笔记本电脑,查起了有关这个金色石头的资料,却因为没有图片,据大概的文字资料,朱明阳自己初步的判断这块金色石头可能是一个年代久远而自然形成的琥珀。初步判断完后,朱明阳打算等回到XM市的时候,有机会的话再找个专业人士帮自己看看。

  难得过年时间才回家一趟,朱明阳也不想窝在家里做宅男,跟父母说了一声,就带着那块自认为是琥珀的金色石头出门去找自己的发小了,也顺便想问问看村里还有没有人见过这种石头。

  时间也到了下午四点了,转了一圈的朱明阳也没有问到村里有谁捡到过这种石头,看到的村里人,不管是朱明阳的发小或是同村里的长辈都说没见过这种透明的金色石头。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朱明阳看村里也没有人见过同类石头,也有点意兴阑珊的回到了家。

  帮母亲打下手做完了年夜饭,菜端上桌,摆完了碗筷后,朱明阳到房间里扶出了自己的奶奶坐好,叫了父亲,一家人坐在了一起。

  年夜饭在朱母不停的夹菜下温馨的吃完后,大家围在了电视旁打算观看每年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

  时间接近八点。

  电视里也正在播放着广告。

  “阳阳,现在快要毕业了吧?”八十多岁,身体看起来还不错的奶奶拉着朱毅阳的手问起了他的学业。

  “奶奶,在有一个学期阳阳就毕业了,到时候我找个好工作,然后好好孝敬奶奶。”朱明阳带着儒沐之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奶奶,有点撒娇的说道。

  “还是阳阳乖,不像那个不孝子,几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奶奶有点伤感的说道。

  听到奶奶伤感的话,朱明阳也知道奶奶说的不孝子是谁。

  朱毅阳还有个小叔,本来在老家的时候就已经有点不务正业,后来说是去邻市打工,可是已经有六七年没有回家了,连个电话也没有打回来,所以才有了奶奶所说的,那种表面责备,其实是心里担心的话。

  “奶奶,等以后有机会了,阳阳一定把小叔找回来。”

  对于这个小叔,朱明阳还是很有好感的。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七年了,可当初,小叔在老家的时候,虽然一直工作定不下心,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可一直对朱明阳还是很好的,所以朱明阳也是比较关心自己的这个小叔的。

  “唉,也不知还能不能再看到他。”对于现在自己的身体情况,也不知还能再活多久,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了。

  当初的情况朱明阳还是清楚的。由于小叔的不务正业,在老家这一带也是出了老名,致使到了接近四十岁了也没能讨上媳妇。有一次,奶奶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而脾气倔强的小叔第二天就不辞而别了,知道他去邻市打工还是从村里小叔的朋友那里听来的。

  “奶奶,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小叔也一定会回来的,您放心吧。”看出奶奶的消极伤感,朱明阳忙安慰着。

  “是啊,妈,弟弟一定会回来的,说不定弟弟现在已经是个大款了呢。”

  “是啊,妈,小叔可能明年就开着宝马回来看您了呢。”

  在朱母的心里,宝马就已经是最顶级的好车了,忙也跟着丈夫和儿子安慰起了自己的婆婆。

  看到大家一起安慰着自己,奶奶可能是也不想破坏了大家的心情,笑了笑后,“好了,但愿像你们所说的,开始了,大家看电视。”说完看起来刚刚开始的春节联欢晚会。

  虽然奶奶是笑了,但是朱明阳还是看出了奶奶那笑容的背后的那一丝伤感,朱明阳在心里想着:自己一定在奶奶的有生之年,把小叔找回来。

  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朱明阳在门口放了一串代表迎接新年的鞭炮后,春节联欢晚会也接近了尾声。

  “时间也晚了,阳阳你也早点休息,你姐她们明早也会过来的。”奶奶年事已高,在十点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去休息了,现在是一家之主的父亲说话了。

  朱明阳回到了房间,洗漱完,换过睡衣躺在床上后,拿起了下午放在了床头的那块金色石头,把玩着,不知不觉之中就睡着了。

  睡着后的朱明阳好像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梦。

  在梦里,朱明阳像是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自己站在一块长宽高各是两米的金色石头上,左边是一片大概有着一万平米左右,郁郁葱葱的小森林,里面长着朱明阳也说不出名的花草树木,而右边却是一个大约一百来平米的池塘,池塘里种着朱阳认识的莲花,不过颜色却是金色的,而在朱明阳的面前却是漂浮着一团小小的七彩云,就跟来到了仙境一般,不禁让朱明阳生出了一种在这里常住的想法。

  看着在自己跟前漂浮的七彩云,朱明阳好像感觉到有人在叫着自己一般,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去触碰七彩云。当朱明阳的右手触碰到七彩云后,那团小小的七彩云突然之间就散开了,然后包围住了朱明阳的右手,然后慢慢的减少着,到七彩云全部消失之后,朱明阳的脑海里呈现出了一副波澜壮阔的画面。

  画面里刀光剑影,朱明阳就好像自己来到了一个仙侠世界一样,一个名叫紫阳真人的修炼者,因为得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仙器或是神器的法宝,在同时期的修炼者中脱颖而出,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就修炼到了修炼者的最高境界—大乘期,却在渡仙劫的时候,遭人暗算,只剩下一丝元神在那法宝的帮助下逃了出来。

字体: 字号: